第十章 亵渎

    现在叶岚夜无比感谢着上帝那个老头子,鸿钧那个老头子,佛祖那个满头包……总之他从所未有的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想不到我也有所谓的主角福利啊,如果是个美女,那么我就吃点亏,将她娶回家吧。

    不过拥有如此美丽@#ug¥$%的少女怎么可能不是美女呢。

    瑰丽神秘的桃源,平坦紧致的小腹,纤细如柳的腰肢,小可的小丘,樱sè的蓓蕾……叶岚夜的目光不断勇攀高峰。

    这里的水并不深,如果叶岚夜站直,那么也不过刚刚漫过他的腰部,不过他却是以横躺的姿态被传送到了水中,所以少女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叶岚夜的存在。当然这样不过是第一时间,所以第二时间她便发现了水中的异常。

    隔着水面,少年向上的视线与少女向下的视线相交了,两人的世界静止了。

    此刻叶岚夜将上一刻所有的感谢收回,并且在心里大骂:坑爹啊,美女是美女,可偏偏是最对萧炎死心塌地的薰儿,至于这么玩我吗。

    薰儿并没有像普通少女那般直接尖叫出来,而是用斗气一瞬间搅乱了潭水,同时自己也立即跳出水面,伸手一招,岸边的衣服立即向薰儿飞去,在空中翩然转,落于岸边的时候,少女的躯已被紫sè的衣裙包裹,三千青丝悬垂腰间飘舞,虽还没有成熟,却已经有了倾国倾城之姿。

    见薰儿已经穿好了衣物,叶岚夜也没必要继续缩在水中,手掌微微释放力量,岚夜快速地钻出水面,令人惊奇的是他居然没有溅出一点水花,水面上只有涟漪一圈圈扩散。他可不想引来薰儿的护卫,当然这一点,薰儿也是一样的。

    诡异的沉默降临在两人之间,叶岚夜想要开口,可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终于,叶岚夜打破了这份沉默,如果再不开口,他一定会被疯的。只是出声了,他依旧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我说……这其实只是个意外,你……相信吗……”憋了半天,叶岚夜才艰难地从嘴中出这么几句,勉强地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

    薰儿没有回话,只不过那双已变为危险的眼神始终都盯着叶岚夜。

    “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虽然很没有出息,可叶岚夜现在一分都不想呆下去。

    “……”

    叶岚夜努力将薰儿的反应脑补成默认,然后试着动了一下,嗯,没有反应,又试着走了几步,还是没有反应,可就在岚夜真正要迈开离去步伐的时候,薰儿却猛然爆发。

    感受着薰儿节节攀高的气势,沨弦算是了解了她刚刚为什么没有反应了,原来薰儿她是利用那段时间用自己的气息包裹周围环境,同时运行秘法,一下子提高自己的境界,现在的薰儿已经超越了大斗师的层次。至于目的,已经不言而喻了。

    薰儿的纤指之上凝聚出金sè火焰尖刺,然后猛然脱手而出,金sè火焰尖刺化为一抹金sè闪电,狠狠的刺向岚夜的膛。薰儿很讨厌动手杀人,也并不介意一些无谓目光,可这一次岚夜的目光已经关系到她的清白,若是没有萧炎存在,那么以她善良的天xìng或许还能原谅岚夜的窥视,可现在薰儿已经心有所属,她不容许自己的纯洁被玷污,即使在萧炎和岚夜眼中这只不过是被看光子,不过对这个世界的薰儿而言,却是一种亵渎,一个污点。

    岚夜见此立即往左侧一倾,直至脸部都快贴到地面之时,诡异地定住整个躯,然后如同不倒翁般又晃了回去,又闪过了之后的几发金sè火焰尖刺。

    “你究竟是谁?”少女轻灵嗓音此时显得格外清冷,那么从容地闪过自己现在的攻击,薰儿可以断定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在现在的自己之下,他不过只比自己大了一岁不到,而且还没有使用秘法来提高实力,这份妖孽的天赋已经远超薰儿的认知,所以她也绝对不会相信他是个简单的人,这不让薰儿的杀心更重。

    “熏儿小姐应该打听过我吧,我不过是个小家族的公子罢了。”叶岚夜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他说的是实话,可对方肯定不会相信。

    的确薰儿曾经派人监视过叶岚夜,本来以为他后还有神秘高人,不过监视了一段时间却丝毫没有发现,调查了他的世也一无所获,不过十年左右的所作所为却是摸个一清二楚。

    “……还不肯说实话吗?”已经不只是自己的事了,对方如此强大却特意与萧家结好,想必他必然对萧家有所图谋,任何对萧炎造成危害的可能xìng,她都要排除,“无论怎么样,你必死。”

    话落,岚夜后突然爆发出黄金烈焰,那是被岚夜闪过的火焰尖刺,如果认真观察就可以发现薰儿的几道火焰尖刺并不是杂乱无章地落于各个地方,反而更像是为了布阵落下的阵点。

    薰儿又从手中shè出两道火焰尖刺,这一次落于岚夜的前方,彻底将火焰阵法完成。这两道火焰尖刺也迅速壮大起来,一瞬间便将岚夜前方的空间掩埋。金sè火焰相互旋转交织往中心的岚夜缩进,连同其中的空间也被完全地焚为虚无。

    即使薰儿实力不如叶岚夜,她也有绝对的信心灭杀比她高阶的人,因为她还掌握着一种异火,而且还是异火排行榜第四的金帝焚天炎,即使薰儿她还不能完全的cāo纵金帝焚天炎,可要焚杀一个斗王还是非常容易的。

    秘法与金帝焚天炎的使用让薰儿脸sè苍白,不过薰儿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就在她想要收回火焰的时候,意想不到的变化发生了。

    金sè的火焰被切割,被划破,被粉碎。

    再也无法掩饰的惊骇出现在薰儿的脸上,不仅是因为自己的攻击被迫,更因为自己体内的金帝焚天炎居然退缩了、害怕了、恐惧了。

    叶岚夜毫发无伤地立于虚空之上,他周围的空间已经慢慢恢复,可脚下的土地却无法复原,闪着蓝紫sè电弧的双眼直盯着犹如普通女生一般柔弱可怜的薰儿。差点被人杀了,这样的遭遇点燃了叶岚夜的怒火,要不是他动用了最终底牌,他或许已被焚为虚无了。可他那坚韧的理智还是强制压住了怒火,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与古族抗衡的力量,就算他有信心保住自己,却也没办法保住他义父谭炼这些人。

    蓝紫sè的光芒从叶岚夜眼中褪去,薰儿这才好受一点,虽然她本人感受不到其中的威势,可是她体内的金帝焚天炎却确确实实地将那份畏惧传递给了她。稍微恢复一点平静之后,薰儿又发现了一点异常,他们闹那么大动静,按理说早就把暗中保护她的凌老吸引过来了,虽然她一开始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可后面的一击却是怎么遮掩也遮不住的。

    “你不用看了,这里不会有人来的。”不仅是薰儿,岚夜也设置了一层结界,而且不是用斗气,而是用他真正的力量。

    叶岚夜一步步向薰儿近,走了好几步,薰儿才反应过来,慌忙向后退去,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石子,竟然是一股坐倒在了地上,说到底她也不过是小姑娘。

    “你想怎么样?”薰儿有些逞强地抬起头,对着岚夜说道。看着这样的薰儿,岚夜心中的怒火又被削弱了一分,原来她也会露出这样的表啊。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岚夜倒也不介意再稍微吓一吓这个天之骄女,他突然犹如恶虎扑食一般,扑向薰儿,双手牢牢锢住薰儿的手腕,之后更是将薰儿死死的压在了下。

    “妈的,少爷今天要把你强jiān了!”岚夜压低了声线,故作愤怒地说道。

    “你敢!”薰儿一怔,旋即俏脸满是羞怒,死了命的挣扎,不过金帝焚天炎被威慑,秘法的提升依旧低于岚夜,薰儿自然无法挣脱岚夜的锢。

    “为什么不敢,不就是远古八族吗?你古族还不是一手遮天呢,大不了我去投靠魂族。”这样的想法倒的确在岚夜脑中一闪而过,只不过投靠对象是其他族而不是魂族,魂族那纯粹的反派绝对是过河拆桥的主。

    “!”被岚夜说破份,薰儿很惊讶,不过接着她便冷冷地说道,“魂族会为了你而与古族开战吗?”

    “如果我手上有陀舍古帝玉的话,那么又会怎样?”说了岚夜露出jiān笑,灼的气息扑打在薰儿的俏脸上,薰儿当即厌恶地将撇到一旁。

    “不可……”说道一半,薰儿就突然闭嘴了,陀舍古帝玉,远古八族,每一族都有一块,而萧家的便是已经没落的萧族。

    “想说不可能吗?也对,萧族那一块的确我还没拿到手,不过那也只是我拿与不拿的问题,跟某个失败的间谍不同,我可是确确实实地找到了哦。”说到这里,岚夜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接着又再次露出愉悦的笑容,“说起来,我好像也没必要投靠魂族呢,到时候我与你生米煮成熟饭,再将陀舍古帝玉交给古族,我想古族应该不会放弃我这个超级天才吧,我好像还有双修秘法呢,不仅不会破坏血脉,还能增强双方的修为呢。啊,对了,如果再将你‘真正’的目的告诉萧家,或者你的萧炎哥哥,顺便再杀几个人……”

    “啊哈哈哈哈哈……”岚夜突然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仰起头忍不住笑了出来,即使不愿意,崩坏狂气的笑容还是钻入了薰儿耳中。

    笑完之后,他又将脸靠近薰儿,邪恶地笑道:“你说怎么样?古薰儿小姐。”

    “你……”叶岚夜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轰击在薰儿的心里,逐渐将她带向绝望的深渊,此刻她真的后悔了,后悔来这里,后悔先动手,将这个恶魔出原形……

    “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唯美动人的泪水从眼角溢出,将薰儿说出了决绝的话语。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