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天见

    叶岚夜在小密林中穿梭,再次行走了一段距离,昏暗的视线,忽然大亮,抬眼一看,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面有些陡峭的悬崖,在悬崖下方,布满着葱葱郁郁的绿林,颇为美丽。

    他现在已经离开了萧家,毕竟说到底他也只不过是个客人,这一次已经居住了那么久了,也该是时候离开一下了。当然他并没有回谭家,他可没有继续管理谭家的意思,现在的家产已经足够了,再发展下去想必会与加码帝国那些大家族交锋了,虽然他并不怕,可他却讨厌麻烦。而且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谭炼也算与叶岚夜相处了快十年了,耳濡目染总会学到一些东西,再加上叶岚夜亲自打造的商业团队,稳固现在的地位已经不需要他了。

    他现在正在寻找原著中小医仙找到的那个山洞,他可是对那本七彩毒经感兴趣的,当然他不会那它来修炼什么的,他又不是厄难毒体,不过以他的功法来到达相同的效果也不是不可能,就算不能完美的化毒、衍毒,至少可以让他在毒这方面长足的进步,以后面对一般毒师,他也能应付自如。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花了半个月时间居然没有找到那个山洞,不过也对,要是那么容易就被找到了的话,也就轮不到小医仙她们了。

    “我的人品不会这么差吧。”他可是已经找遍这附近所有的悬崖了,就差这一处了,就算他找到了,可就运气而言依旧不能算好呢。

    叶岚夜笑了笑,脚尖在悬崖之上轻轻一点。整个人便径直的对着漆黑的悬崖底下投落而去。他可以使用自己的力量衍化出双翼,可相比较而言,他更喜欢这样zì yóu落体的感觉。

    察觉到什么的岚夜突然在半空中踏空后蹬,眼可见的冲击便从岚夜后发出,整个人往一处山洞弹shè而去。望着洞口处密布的碎石与怪木,叶岚夜劈出一掌,巨大的推力,从掌心中喷薄而出,犹如狂风扫落叶一般,将那一堆堆互相盘结的碎石与怪木,吹进了漆黑的山涧之中,而自己则稳稳当当地进入山洞之中。

    行走在幽静而黑暗的山洞之中,淡淡的寒意,缭绕在周,安静的通道中,只有着一人细微的脚步声。

    叶岚夜在这般安静的氛围中行走了足足十来多分钟,终于看到了一处散发着淡淡黄sè光芒的石门。岚夜蹲下了子,伸手触摸着石门之下地一块小小凸点,手指微微下按,一阵嘎吱的声响,便是在山洞之中缓缓地响了起来。

    随着石门的上移。淡淡的毫光从石门内部散发而出,将附近的黑暗。全部驱逐一空。

    岚夜踏进石门,眼前的视线,骤然变得宽阔了起来。石门之内,是巨大的石室,石室看上去有些简朴与空旷,墙壁之上,镶嵌着照明所用的月光石,在石室zhōng yāng位置,有一处座椅,座椅之上,一具枯骨坐立其上,深陷地骷髅头,掉落在惨白地大腿骨处,这种模样,在这安静的氛围中,看上去很有些yīn森地味道。

    在石室的三个角落中,竟然堆放了不少金灿灿的金币与其他珍惜的财物,这般大的金币数量,恐怕不下于几十万的数量。叶岚夜当即将财宝与金钱收入纳戒,他虽然不缺钱,可再多一点,他也不讨厌。之后他便找到了装有七彩毒经的三个石盒。

    叶岚夜当然不会直接就将毒经拿走,这可是影响剧的重要物件,他现在可没有破坏剧的觉悟,所以叶岚夜只是花了几天时间将毒经完全记住,接着又将现场复原为原来的样子,接着就离开了山洞,找了一个僻静的小镇消化毒经上的内容。

    叶岚夜并不害怕一不小心就真变成了厄难毒体,化为人形灾祸,或许转化为厄难毒体之后那些毒完全变为新的毒之后他无法控制,可是他却可以在毒体生成之前完完全全地将其中止,因为全部所需的毒物、药材中的毒xìng、药xìng都可经自己的功法衍化生成,自然他也可以在不可控制的时候将其中的毒再次化为自己体内特殊力量。当然能这样的前提是他能完全摸清楚毒经上配方的每一种毒物、药材的xìng质,并熟练地掌控其中任何一种的转化。

    所以之后的时间内,他基本都只是以配方上的毒物、药材为伍,每天啃啃药草,吸吸毒水,然后在试着衍化出那一部分的毒xìng、药xìng。

    “也是时候回去了。”虽然还未完成所有配方的转化,甚至连一半都未完成,可是岚夜预计萧炎成为斗者的rì子快到了,他可不想错过焚决,说到底厄难毒体不过给他了一种新的攻击手段,更为重要的目的是防

    实际上以他的手段,未必斗不过药老附的萧炎,不过像萧炎、药老这般正面人物,总会有着宁死不屈的xìng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觉悟,就算他们真的将焚决交给自己,岚夜也会怀疑他们是不是会将自己坑成另一个欧阳锋。至于像许多同人里那样,与萧炎一样拜药老为师,他可没有那么天真地认为药老会那么轻易地收下自己,毕竟他就是被自己的弟子坑害的,而且药老实际也并不教自己什么,毕竟自己的功法那么特殊。

    萧炎也的确如同岚夜所想的那样,快要进入斗者,在薰儿血液的帮助下,他成功地进入了斗之气九段,这段时间他又忙着搜集药材,让药老帮助炼制聚气散。

    叶岚夜回到乌坦城的几天后,萧炎便借助着聚气散成功成为了一名斗者。

    萧家后山,一处隐蔽的峭壁之下,药老伸出干枯的手掌,双手微晃,一黑一红两卷有些虚幻的卷轴分别出现在手掌之上。

    “红sè卷轴,是火属xìng地阶低级的功法,黑sè卷轴,就是那卷‘焚决’……”药老笑着扬了扬手,干枯的老脸上略微有些柔和,轻声道:“你自己选择吧,考虑你自己的因素,只要你记着,不管你如何选择,都是我的弟子,我并不会因此而怪罪什么。”

    药老虽然这么说,不过在那之前,他可是说了不少话来干涉萧炎,那卷焚决可是将萧炎的心挠得直痒痒。

    愣愣的望着面前的两卷虚幻的卷轴,萧炎手掌撑着下巴,许久之后,方才嘴,耸着肩懒懒的笑道:“我虽然有些怕死,不过,没有实力,就没有尊严,纳兰嫣然那种辱,我并不想吃第二次,再说,万一实在不行,到时候转修其他的功法不也一样么。”

    摇了摇头,萧炎清秀的脸庞上扬起灿烂的笑容,伸出手来,在药老那略微泛红与湿润的老眼中,一把抓住了那卷黑sè的卷轴。

    手掌触着卷轴,后者便是化为一股信息流,径直的灌进了萧炎脑袋之中。

    同时萧家后山另一处隐蔽的山涧之中,叶岚夜正闭眼盘坐在一块巨石上,他知道传授功法是靠卷轴,靠眼的偷窥,耳朵的偷听是无法得到焚决的,所以他使用了一项秘术,天见,短时间内将自己的“眼睛”转换为天之视角的秘术。并不是说找到了遮掩物就可以瞒过天之视角,否则他也不会在明知道萧炎他们进入山洞还使用天见,天的层次并不是凡人可以触及的,天之视角也不是单纯地往下看,天见更像是前世全能神的全知。

    当然叶岚夜的天见现在还完全达不到全知的领域,否则他也不需要趁着这个时机来偷看焚决了。

    “呼!”叶岚夜如释重负地呼出了一口气,记录完焚决之后,便立即解除了天见,就算只是单纯的“看见”,可消耗却极大。

    “使用了‘天见’,反而觉得焚决没什么大不了的呢。”的确如叶岚夜所说,如果他真正的完成了天见,那么焚决什么的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他能凭借那双眼睛看到更为神秘深远之物,比如众生之命运,万物之因果……

    不过现在的岚夜并没有触及这些的资格,光是现在不完全的天见,就会让他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在世界的真理之中,亦或者被庞大的信息量撑爆脑袋。

    事实上,四年前他所受的伤害正是他妄图利用天见一窥万物之死,就像直死之魔眼一般,结果却被“死”反噬,差点被完全地抹杀。最终的结果是他一的斗气被“杀死”。

    嘛,不过就更深远的意义上,这也可以说是天大的幸运。穿越以来,他除了修炼自的衍天化神决之外,也进行着这个世界斗气的修行,毕竟衍天化神决中间还有个转化过程,得花不少时间去了解斗气和多次尝试的转化,并且进度也比不上斗气的修炼。虽然他现在的类似斗王的层次可以吓趴下不少人,可是他是知道的,他的体可是经过天劫洗礼,又吞噬了上一个世界众多强者的灵魂,就起点而言,可以说这个世界没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

    现在或许还未有所影响,可是随着修为的加深,斗气反而会限制住岚夜的发展,如果没有源气,斗圣便无法突破变为斗帝,源气却是少一分便少一分,虽然知晓剧的岚夜要得到源气也并非不可能,不过这本便是一种极限所在。

    衍天化神决没有这一层束缚,通过天见,岚夜已经知道真正的“无限”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衍天化神决或许也同样存在着极限,可那份极限却是斗气乃至源气的尽头都无法触及的高度。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