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成人仪式前的预测

    药老看过配方在结合存留的一点药液,也可看出叶岚夜炼制药液的水平并不高超,如果由他配置的话,或许能让效果再上升一个层次,不过也因此,药老相信了叶岚夜真的只是从古籍上所得,同时也不感叹人外有人,居然有人能创造出如此神奇的配方。他又借萧炎之口询问了那本古籍的况,让他可惜的是,岚夜回答是他只是得到残页,上边只有这一个配方。

    之后的rì子里,萧炎依旧进行着艰苦地修炼,如果等着岚夜将药材运到,那时候估计还比不上萧炎的修为呢,现在的他可是等不起啊。期间,他为了资金而将药老配置的筑基灵液拍卖了,不过坑到的却是自己的父亲萧战,萧战将筑基灵液拍下又送给了他,这样的发展着实让他无语。

    而叶岚夜则是钻进自己的屋子再也没出来过,专心地开辟最后的二魄。本来他以为随着自己衍天化神决的不断完善,可以一齐完成二魄的开辟,却不想花费的时间比单独一个的时间多上不少,再次从房间内出来,炎的夏季已经被凉爽的秋天所取代,甚至快要步入寒冷的冬天。这一次他在萧家居住的rì子怕是抵得上原来的好几倍了,不过他是萧家重要的生意伙伴,萧家自然不会赶他走。

    “都说修真无岁月,我这算不算修真呢,居然闭关那么久。”不过岚夜又想到修真闭关都是百年、千年,又觉得自己这样不算什么了。

    又好好洗了个澡,穿戴整齐后,岚夜踏出了房门。

    巨大的青石训练场,足足百多米少年少女伫立其中,阵阵喧哗声,冲天而起。在萧家举行chéng rén仪式的前一月,所有人,都需要参加一项预测,预测的作用,自然是剔除那些斗之气不及格的人,斗之气在第七段之上的族人,在chéng rén仪式完毕之后,就能获得进入斗气阁寻找功法的资格,而在第七段之下的族人,却将会丧失这种权利,等chéng rén仪式一过,就将会被分配到家族的各处产业中去。

    叶岚夜没想到自己醒来的时机居然这么巧,刚好赶上萧家的预测。

    “薰儿小姐,一星斗者!”有些震撼于那金光灿灿的四个大字,测验员忍不住惊叹的摇了摇头,大声喝道。

    “啧啧…十五岁的斗者…真不愧是…”高台上的萧战轻吸了一口气,三位长老微微点头,同样是满脸震撼,更不用说下边的族人了,就连人群最后的萧炎惊叹的咂了咂嘴,十五岁成为一名一星斗者这是何等耀眼光环啊。

    只不过石碑下的少女转还是平淡地回到人群最后,见到萧炎的惊叹的表后才翘了翘小嘴。

    “别得意了,以你的天赋,有这成绩并没什么让人意外的,如果你在一年内没有进入斗者级别,那我才会感到非常惊奇。”耸了耸肩,萧炎戏谑道。

    闻言,薰儿小脸顿时跨了下来,有些幽怨的白了他一眼。拉着薰儿再次席地而坐,无聊的望着那继续上前测试的族人。

    十五岁左右将斗之气修炼至第七段,萧家达到要求的人,也不过只占十之二三,萧炎已经懒得再去观看那些测验,而是扭了扭头颅四处张望,突然他的目光定在了外围的叶岚夜上。

    “我说薰儿,你认为岚夜他现在多强了?”对于这位当初与自己并驾齐驱的少年,萧炎还是好奇的,可惜岚夜到现在都为表现过实力。

    “叶公子吗?此次他闭关了那么长时间,想必有了重大的突破,就算说他已经成为斗师了也不奇怪。”刚刚萧炎没有老实地夸奖她,现在薰儿也借叶岚夜打击一下萧炎,所以她将自己的猜想稍微夸张了一点。

    “不会这么恐怖吧!”听到薰儿的猜想,萧炎也控制不住露出震撼的表,不过他看到薰儿狡黠的笑容之后,就明白自己被耍了。

    可当萧炎刚要报复一下,却听到了检测人员叫了他的名字,无奈他也只好先上去检测。

    缓缓的站起子,萧炎扭了扭头颅,将视线投向高台上的萧战,微微一笑,今天他就要让那些想要出声嘲笑的族人尴尬的住嘴,还父亲族长的威严。

    在满场那紧紧注视的目光中,萧炎膛缓缓起伏,手掌平探而出,轻抵在了冰凉的黑石碑之上。石碑略微平静,片刻之后,强光乍放。

    “斗之力……七段!”

    满场寂静,死一般的寂静。一年时间,提升整整四段斗之气,这种修炼速度,太过骇人听闻了。

    “咳…”高台之上,萧战站起来咳嗽了一声,作为族长,他还必须让仪式继续下去,不过满脸的chūn风得意却未加掩饰。

    下一项的内容是未合格之人向合格的人发出挑战,那是他们最后的机会。未合格的大部分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萧炎上,将其看做软柿子,他们还未接受现实呢。再见到他边的薰儿,他们目中的火光更甚。

    “萧炎表弟,请!”名为萧克的壮硕少年率先向萧炎发出了挑战。

    只是他的挑战的结果却是被一掌击败,这下原本还怀揣着希望的众人总算认清了现实,他的作用不过是证实了萧炎的实力罢了。

    “还有人要挑战吗?”萧炎目光在场中缓缓扫视,不过凡是接触到这对漆黑眸子的人,都是有些胆怯的闪避,无人敢上去做那第二个吃螃蟹的。

    平静地望着这一切的叶岚夜哑然失笑,接着又不知怎么的摇了摇头,就要起离开。

    “叶公子,难道不看到结束吗?”少女甜美的声音叫住了叶岚夜。

    叶岚夜转过,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进入在他的眼帘,淡淡的妩媚,柔柔的清纯,来人正是萧媚。

    叶岚夜虽然吃惊萧媚叫住自己,不过略作思考,他就明白了。与原著不同,萧媚作为一开始的目标便不是萧炎,至少叶岚夜出现以后,她的目标便是岚夜,与萧炎不同,叶岚夜就算真的失去了力量,也可以吸引到不少女人,这个世界实力为尊,岚夜吸引萧媚的原因自然不是“美sè”,而是家室。

    作为强者的女人哪里有作为强者来的直接,如果成为谭家的媳妇,那么谭家的资源必定会分配到她的上,由于谭家“小家族”的特质,她分配的资源绝对不会少,足以让她成为一名强者,至少成为她自己眼中的强者。谭家家主现今已经是一名斗灵了,就实力比起乌坦城的三大家族的家主高上不少,正是由无数资源的堆砌而成的。

    “我这个外姓人一直看着总不太好吧,而且最jīng彩的一幕已经演完了。”叶岚夜讪讪地答道,“话说,萧媚小姐来这里没关系吗?仪式好像还未结束呢。”

    “我想没人会选择挑战我的吧。”虽然带着淡淡的自傲,不过萧媚现在更偏向于开玩笑。斗之气六段与七段之间就有极大地差距,萧媚现在都已经斗之气八段了,自然不会有人选择挑战她了,“而且叶公子说的不错呢,萧炎的表哥还真是给我们一个大惊喜呢。不过现在最jīng彩的已经结束了,所以我也逃了。”

    “不知萧媚小姐这是要逃到哪去呢?”

    明知故问。萧媚心里有点幽怨地抱怨着,不过她可不打算就这么放弃。

    “叶公子,你直接叫我媚儿就可以了,一直称呼人家萧媚小姐,难道叶公子就这么讨厌我吗?”萧媚并没有正面回答岚夜的问题,而是将话题转移到了称呼上。只不过她刚说完,她的小脸就红了起来。

    说出来了!我居然……怎么办!他会不会以为我是个很随便的女人,这……

    让岚夜叫她媚儿,未免显得太过亲密了,虽说她也期待着那份亲密,不过萧媚知道岚夜并不是那些sè狼,就连面对她都自愧不如的箫薰儿,岚夜也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样子。对岚夜一步一步的比较好,一下子大突进的话反而会起到反效果。萧媚开始有点恨自己的名字了,要是三个字就好了,或者干脆叫萧媚儿也好。

    “这样啊,那么相对的,萧…媚儿,你也直接叫我岚夜,或者岚夜哥哥如何?”看着少女羞涩担心的样子,岚夜不莞尔一笑。他并不是那些迟钝的男主角,他能看出到萧媚对与他的心意,虽然称不上,却也可以说是强烈的好感,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一开始接近自己的那份现实了。

    或许一开始萧媚是抱着某种目的而接近岚夜的,不过几年的接触下来,岚夜上的那份温柔,那份淡然也慢慢吸引了她。叶岚夜并不是没有魅力的男人,他之所以吸引不了那些女主的原因是她们并不了解叶岚夜,叶岚夜并不是萧炎,可以得到剧的加持短时间内便会发生什么事件让女主们了解到他的好。如果能给予岚夜足够的相处时间,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吧。

    “真的吗?”萧媚有些不安地问道,老实说,她很怕岚夜突然说出这不过是开玩笑这样的话。

    “你难道没有听到吗,我叫你媚儿了哦。”

    “嗯,听到了,听到了。”萧媚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太过于激动,她拍了拍那初具规模的口,“那个,叶,不对,岚夜哥哥,明天有空吗?陪我逛乌坦城吧,我对某些材料一直搞不清楚呢。”

    至于她父亲明天要教导黄阶高级斗技,这种事,她已经忘了,她可是清楚的,称呼的改变才只是第一步,并不能代表什么。

    反正父亲也一定支持我这么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