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两名陨落的天才

    “斗之力,三段!”测验魔石碑上面闪亮的五个大字再次无地粉碎少年的期望。

    “萧炎,斗之力,三段!级别:低级!”测验魔石碑之旁,一位中年男子语气漠然的将之公布了出来,这样的成绩引起了广场上的一阵嘲讽sāo动。

    “三段?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天才”这一年又是在原地踏步!”

    “哎,这废物真是把家族的脸都给丢光了。”

    “要不是族长是他的父亲,这种废物,早就被驱赶出家族,任其自生自灭了,哪还有机会待在家族中白吃白喝。”

    “唉,昔年那名闻乌坦城的天才少年,如今怎么落魄成这般模样了啊?”

    “谁知道呢,或许做了什么亏心事,惹得神灵降怒了吧…”

    不屑嘲笑和惋惜落入少年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扎在他的心脏,刺得他呼吸急促,不过他又能怎么样呢。最终他也只是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落寞的转,安静的回到了队伍的最后一排。

    少年名为萧炎,昔rì闻乌坦城的天才少年,四岁练气,十岁拥有九段斗之气,十一岁突破十段斗之气,成功凝聚斗之气旋,成为萧家百年之内最年轻的斗者,可谓前途无量。不过三年之前,这位天才少年,却是突兀的接受到了有生以来最残酷的打击,一夜之间,斗之气旋化为乌有,体内的斗之气也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少。

    从天才的神坛,一夜跌落到了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萧炎的经受的打击不可不谓不大,站的越高,摔得越狠,就是这个道理。同时他周围原本谦卑讨好地笑容也变为了无的嘲笑和讽刺。

    “下一个,萧媚!”

    随着测验人喊出下一个人员的名字,远处一名倚在树上的少年也收回了目光,萧家值得关注只有萧炎和另外一名少女而已,而现在上去的却不是那名少女。少年其实并不是萧家的人,而是与萧家生意来往密切的家族的公子,而他的家族并不是在乌坦城,所以他每次来乌坦城都是住在了萧家,他来乌坦城大多数时候都是为了与萧家谈生意嘛。

    “叶公子,你在看什么呢?”一位着紫sè衣裙的少女出现在他的面前,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清莲初绽,难以想象,rì后若是长大,少女将会如何的倾国倾城。这名少女便是少年除萧炎之外,另一名值得关注的少女,相比萧炎那随时可以扼杀在摇篮里的小火苗,可无法与眼前这名少女相比。

    “原来是薰儿小姐啊,我只是看一下萧炎兄罢了。”少年也不掩饰,而是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毕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与他也同为天涯沦落人。”

    “同为天涯沦落人?我看不像吧,至少现在不是呢,叶公子应该已经回复了原本的实力了吧。”薰儿看着眼前的男子淡淡地说道。

    叶岚夜,可以与三年的萧炎相提并论的另一名天才,不过他的遭遇也和萧炎相似。在四年前,他也在一夜之间从神坛跌落,与萧炎不同,他据说是因为练功走火入魔而失去所有力量,并且受了很重的伤。

    不过即使如此,也没有人因此而轻视他,因为他的天才不仅是修炼上的,而且在商业上也有着神童鬼才之称,就是因为他的各种主意,谭家才从短短几年发展为可以与萧家相比的家族。至于为什么是谭家而不是叶家,那是因为叶岚夜是被谭家家主谭炼所收养的义子。

    谭家事实上并不算个家族,因为谭家只有谭炼和叶岚夜这对义理父子,其他都不过是些雇佣的仆人。谭炼原本为一个小佣兵团的团长,不过好像遭遇了什么变故而导致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在那时捡到了受重伤的叶岚夜。原本谭炼只想要平淡地做一些小生意,不再过那刀口血的rì子,却不想叶岚夜这个鬼才居然让他的小生意达到这个地步。虽说在整个加玛帝国不算什么,不过拿到乌坦城却也算是庞然大物了吧。

    薰儿会去找岚夜也不乏想从岚夜手中得到帮助她萧炎哥哥的办法这样的想法,虽说她自己也清楚岚夜与萧炎的况虽然相似实际却是完全不同的况,不过即使这样,她也没有放弃的打算。

    “薰儿小姐好眼力,我的确恢复了原来的实力,只可惜浪费了四年时光呢。”说着岚夜还故作感慨地叹了口气,“不过我想萧炎兄也不会就这么沉寂下去吧,三年的时光虽然让他实力不增反退,遭受嘲笑辱骂,不过这也锻炼了他的隐忍力与心智使他真正的成长了,也为他铺就了通往更高层次的阶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一直相信萧炎兄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新的震撼的,薰儿小姐也不是这样想的吗?”

    当然前提是,本少不去插手。岚夜在心里默默地加上这句。

    “是啊,我一直都这么相信着。”一直淡然的薰儿眼中闪现着坚定的光芒。

    “下一个,萧薰儿!”这时透过喧闹的人群中,测试员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么我就先失陪了。”薰儿对着岚夜点头示意,接着就转往测验魔石碑走去。

    “祝你有个好成绩。”

    萧熏儿这个名字果然不俗,人群忽然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豁然转移到熏儿的上,毫无疑问,她是萧家最璀璨的明珠。

    莲步微移,薰儿行到魔石碑之前,小手伸出,镶着黑金丝的紫袖滑落而下,露出一截雪白嫩的皓腕,然后轻触着石碑。

    “斗之气:九段!级别:高级!”望着石碑之上的字体,场中陷入了一阵寂静。

    寂静过后,周围的少年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充满敬畏。

    “…竟然到九段了,真是恐怖!家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恐怕非薰儿小姐莫属了。”

    “薰儿小姐,半年之后,你应该便能凝聚斗气之旋,如果你成功的话,那么以十四岁年龄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你是萧家百年内的第二人!”一旁的测验员露出了一丝笑意,对着少女略微恭声道。

    斗之气,每位斗者的必经之路,初阶斗之气分一至十段,当体内斗之气到达十段之时,便能凝聚斗之气旋,成为一名受人尊重的斗者。

    看着这一切的叶岚夜虽然表面依旧是那副淡然温和的样子,实际心里却在暗暗鄙视这些萧家子弟,一群没见过世面的。

    薰儿并未因为他人的夸奖与敬畏感到喜悦,她只是安静的回转过,在众人炽的注目中缓缓的行到萧炎的面前。

    “萧炎哥哥。”唯有对萧炎才会露出的清雅笑容,少女轻轻呼唤着少年的名字。

    “我现在还有资格让你怎么叫么?”萧炎苦涩道。

    “萧炎哥哥,以前你曾经与薰儿说过,要能放下,才能拿起,提放自如,是自在人!”萧薰儿微笑着柔声道,略微稚嫩的嗓音,却是暖人心肺。

    “呵呵,自在人?我也只会说而已,你看我现在的模样,象自在人吗?而且…这世界,本来就不属于我。”想到自己穿越者的份,萧炎露出了在叶岚夜眼中非常装的落寞笑容。

    “萧炎哥哥,虽然并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薰儿相信,你会重新站起来,人家叶公子能恢复以往的实力,萧炎哥哥也一定可以取回属于你的荣耀与尊严。”说着萧熏儿指了指外围的叶岚夜,她想以叶岚夜恢复的事来点燃萧炎的希望之火。

    察觉到萧炎两人将目光投向自己,叶岚夜先一步闭上了眼睛,他可不想让他们发现自己也在观察着他们,反正他就算闭上眼睛也“看”得见。

    “岚夜的实力恢复了!”虽说萧炎不会去诅咒别人跟自己一样,不过有个跟自己一样倒霉的人的确让他稍微平衡一点,这也算人的劣根xìng吧。听到这个的消息,他先是惊讶了一下,接着就露出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表。叶岚夜的恢复让他也有了个盼头,不过长期以来“战友”的脱离让他有点落寞,同时也有为他能恢复感到的欣喜,一时间,萧炎的心里犹如被捣乱的五味瓶。

    萧炎又看了一眼叶岚夜,微风拂过,吹乱了的刘海,闭上眼,仿佛聆听着风声,配上他清秀俊美的脸庞,不得不说是宛如诗一般的画面。对此萧炎最终的感也衍变淡淡地佩服,叶岚夜虽然现在实力恢复了,不过就算是在一开始失去力量的时候他也依旧是如此淡然自信。

    “是啊,我刚才见过叶公子,他也亲口承认了,他还说萧炎哥哥必定能一鸣惊人呢。”不过突然少女淡然的俏脸露出慌张的神,白皙中多了份淡淡的绯红,“那个……我只是单纯地去询问而已……”

    显然她怕萧炎误会她与叶岚夜,不过这话听着反而有点越描越黑,还好萧炎两世为人再加上三年的磨练让他在人xìng上更具洞察力,他可以看出箫薰儿与叶岚夜真的没什么,要不也不会“叶公子”那样见外的称呼了。

    “呵呵…好了,傻丫头,你萧炎哥哥可不是会胡思乱想的人。”看着因他露出窘态的箫薰儿,萧炎也不自觉地挂上了笑容,本来他还想摸摸少女的小脑袋,不过想起了自己的现状他又住手了,现在的他,实在没这资格啊。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