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傀儡莫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说起那只灰sè的鹦鹉时,花郎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我知道他联想到了他的血魂jīng卫鸟。因为路途遥远,目的地地处严寒;jīng卫鸟无法跟随花郎远行北冥,只好留着大伽蓝寺。花郎再三叮嘱负责照顾血魂jīng卫鸟的寺僧的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许掌柜继续说道:

    “常听说鹦鹉能言,那也仅限于鹦鹉学舌。没想到那只灰鹦鹉可以说大段大段的人言,而且一讲就是那么长时间。我当时真的不敢相信。后来,又连续偷听了两天,确定说话的是那灰鹦鹉无疑。第三天,灰鹦鹉就再也没来;那间民宅也是人去屋空。我回到客栈一问,果然那个神秘的波斯人已经离开了客栈。”

    花郎说道:

    “都说人为万物之灵,其实天生万物皆有灵xìng。蠃、鳞、毛、羽、介五属之中,都有人所不及之处。若论灵xìng也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我明白花郎这段话是有所指,如果许掌柜见识过血魂族的jīng卫鸟,圣雪域的蛊虫,或者是乔仙林的神雀;他再看见会说大段话的鹦鹉,肯定不会再觉得匪夷所思了。

    许掌柜说道:

    “在下见识短浅,对飞禽走兽花鸟鱼虫一概不知。不过,那个灰鹦鹉确实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没想到,在那个波斯人离开客栈第二天,老金就来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他的鹞子早上抓来一只死鸟,扔到院子里。老金一看,正是那只灰sè鹦鹉。老金还把鸟尸带来给我看,我查验后发现这鸟是被毒死的。”

    花郎和我的脸上都沉下来,灵鸟死于其灵,这只善说人言的鹦鹉也没逃过人类的戕害。

    许掌柜看见我们脸sè一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赶紧说道:

    “三哥和小杨姑娘是嫌在下太啰嗦了吧,那我挑要紧的赶紧说啊。”

    花郎笑了笑说:

    “我们只是听了灰鹦鹉被毒死,想起了另外一只惨死的鸟儿。许掌柜别见怪,请继续。”

    许掌柜这才放心的点点头,接着说道:

    “我见这鹦鹉被毒死,一定是有人怕走露消息。我又一想:如果这鸟不是被波斯人毒死的,那么波斯人也有可能遭到不测。我赶紧让老金带人四处搜寻,最后在海边发现了波斯人的尸体。想必是被人抛入大海,又被海浪冲了回来。我事先嘱咐过:活见人死见尸。所以老金把尸体抬回来,让我查验。”

    花郎说:

    “原来许掌柜也jīng通仵作之术?”

    许掌柜说道:

    “不怕诸位笑话,我在京城当小吏时,就是一名仵作。我家祖孙三代人,都是干这个的。所以,我看见波斯人尸体时,就知道他并没有真死。虽然他浑被海水泡的发白,脉搏、气息全无;但jīng气未泄。很可能是用了一种类似龟息功的内功。我将犀角、雄黄、麝香、冰片和蚌壳一起研磨成粉末。吹入他的鼻孔中,他打了几个喷嚏,醒了过来。”

    花郎说道:

    “幸亏有许掌柜在场。否则他被海水中泡了这么久,体温一定很低了。就算是会龟息功,如果不被及时救醒,也会一命呜呼。”

    许掌柜点点头,接着说道:

    “那波斯人醒来之后,知道是我救了他,对我感激涕零。我问他的来历和此行目的,究竟是谁要杀他灭口?他告诉我,他叫莫斯。在从东海来北冥的海船上,结识了一个自称是年四的男人。那人见他虽然是波斯人,却可以说一口流利的汉话。声称愿意出一万五千两银子,让他充当使者,去北冥王府传话。”

    “莫斯不信,年四当即掏出五千两银票交给他作为定金。到了老蚌湾之后,莫斯和年四一起到钱庄兑换,果然是十足的五千两。莫斯喜出望外,当即同意做年四的使者。”

    “年四交给他一只灰sè鹦鹉和一本手写的书册,让莫斯牢记书上的内容。并叮嘱他:每次只能说一页内容,不可多说,也不可少说。对王府的提问和答复,只做记录,不做回答。回到客栈后,还要把当天记录的内容读给灰sè鹦鹉听,连续读三遍才可以。然后,第二天早饭前把鹦鹉放飞。以上如果有出错的地方,错一次扣除一千两。”

    “莫斯按照年四的交代,每天去北冥王府传话一次。直到最后一天,他完成使命后,在半路遇到年四。年四带他去停在老蚌港的一艘渔船上,拿剩下的报酬。没想到上船之后,年四趁其不备痛下杀手,用绳索紧紧的勒住莫斯的脖子,直到他咽气为止。”

    “年四不知,莫斯早年在波斯时,曾经练习过祆教的闭气功——一种类似于龟息功的气功。所以只是进入假死状态,并没有真正殒命。年四以为莫斯已经气绝亡,搜后把他扔进大海。”

    “至于灰鹦鹉被毒死,莫斯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但他肯定是年四干的。我又去莫斯住过的房间里,寻找他所说的那本书和他的记录,早已不见了。我让莫斯凭借记忆把那本书上内容写出来,他的记xìng很好,回忆起了大部分内容。”

    “我在偷听灰鹦鹉说话时,已经把它说的内容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我又让莫斯把北冥王府的答复写了下来,比对灰鹦鹉说的那部分,基本是吻合的。根据这些,我判断莫斯所言不虚,他也只是被人利用,之后又险些被灭口。”

    “我又问了莫斯许多和北冥王族交谈的细节。莫斯说他只是照本宣科的传话筒。书册上的那些内容都经过jīng心准备的,北冥王族的提问和答复也是字斟句酌,不露半点破绽。所以,莫斯当了那么多天特使,对自己代理的那一方究竟是谁,依然是一无所知。而且,他收人钱财听人摆布,并不关心别的事。这也是年四选择波斯人当传话筒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让莫斯在客栈住着,暂时不要露面。等到一艘波斯大船要返航回波斯的时候,我把莫斯送上船。还给他备了盘缠和路上的米粮。莫斯千恩万谢之后,拿出了藏在鞋底夹层的一张纸,说送给我作为一点心意。”

    “我见那张纸上面都是一些古怪的文字和图画。就问他那是何物。莫斯说是他当年去圣雪域的时候,用价值一万两的宝石珠玉换来的一个秘方。按照这个秘方配出来的药叫做五步散,主要有两个功效。一是可以让半不遂的中风病人恢复原状。如果正常人服下,立刻四肢酥软无法站立,二十四个时辰后才可消解。本来莫斯这次来北冥,是打算把这个秘方高价卖给北冥王府。因为老王爷就是患中风,半死不活的躺着檀上多年。结果到了王府后,莫斯私下里和王府中人透露出这个意思,却被王族的人拒绝了。”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