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十三章 有惊无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花郎端着新沏的一壶茶走进房间,低声对我说道:

    “鲁平安说许掌柜屋里有条暗道,刚才他敲门,发现里面没人。估计许掌柜从暗道出去了,现在正是进去搜查的好机会。等一下我潜入他的房间,你就站在走廊里把风。如果发现有人要进入他的房间,你就假装失手打破茶壶;再惊叫一声,我在里面就知道了。”

    我点点头,看花郎从锦囊中取出一个折叠的小钩子。这时候走廊里没人,花郎走到许掌柜门前,先轻轻的敲了几下门;然后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下动静。确认屋里没人后,把小钩子展开,从门缝里插了进去拨弄了几下。再轻轻一推,门无声的打开了。

    花郎迅速闪入内,把门轻轻关上。

    我打开屋门,手里端着茶壶站在客房的走廊上。两眼jǐng惕的四处观望,一颗心因为紧张而不由的加速跳动起来。要是时间可以像我的心跳那么快就好了。我胡思乱想着,用深呼吸稍微缓解了一下紧张的绪。就这样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我又开始不安起来。我想着花郎赶快出来,千万别来人。

    这时候,偏偏从门外走进了一个人。我紧张的一抖,发现来人是恭喜发财客栈的老住客,一个通晓汉语的波斯人。这个人本名叫弗尔西,大伙都称呼他为老福。

    老福走进大门,急匆匆的就奔向二楼;我远远的和他打了声招呼,他都不理。我正在纳闷时,他已经在我面走过快步走过,直接向许掌柜的房间走去。

    我心里一惊,赶快把手中茶壶丢了下去,同时发出一声尖叫!

    老福吓了一跳,转一看,看见走廊地面一片碎瓷片和冒着气的茶叶;一摊水还在往低处流淌着。老福以为我手中的一壶茶是他不小心给撞掉的,连忙向我躬道歉。我却不依不饶的喊了起来,带着哭腔说我的手被烫伤了。

    老福自知理亏,一边赔不是,一边喊伙计去拿治烫伤的獾油来。

    正在楼下扫地的鲁平安听到动静,赶紧跑了上来。他看见一地的气腾腾的碎片,和不断的往手上吹着凉气我;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慌忙跑下去拿獾油去了。

    我这一惊一闹,估计花郎肯定已经听到了,差不多戏该收场了。等鲁平安拿了一小罐子獾油上来,我抹着眼泪接过獾油,正要回到自己房间。许掌柜的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许掌柜yīn着脸走了出来。

    鲁平安赶紧走上前去。

    许掌柜皱着眉头问道:

    “外面的人在做咩啊?吵吵闹闹的?”

    鲁平安小心翼翼的说道:

    “掌柜的,好像是老福碰掉了杨姑娘的茶壶,把杨姑娘的手给烫了一下;我已经拿獾油给她了。”

    许掌柜面无表的说:

    “你还站在这里搞咩啊?还不快去收拾干净!”

    鲁平安一溜小跑下楼拿扫把了。许掌柜很快换了一副面孔,转头对我说道:

    “小杨姑娘,让我来看看,你的手有没有事啊。”

    我含着泪摇了摇头。

    老福一下子挡在我面前,对许掌柜生硬的说道:

    “杨姑娘没什么大事。我这里有大事。”

    许掌柜问道:

    “老福啊,你有什么大事啊?”

    老福气鼓鼓的说道:

    “我的钱袋一直放在屋里,刚才我去旁边的玉器店买东西,发现里面少了一个金币。”

    许掌柜笑眯眯的说道:

    “老福啊,你知不知道:外面扒手是很多的;你自己不小心被偷掉钱,不要怪到我这里。”

    老福不服气的说:

    “我走路的时候钱袋背在上,我的手一直在捂住它。”

    许掌柜不紧不慢的说:

    “现在的扒手很厉害的,你要把钱袋抱在怀里才可以啊。”

    被吵醒后出来围观的住客们,都被许掌柜逗的笑了起来。老福又急又气,脸红脖子粗,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客栈外面的闲人听见吵闹声,也聚在楼下,仰头看闹。

    忽然楼下的人群里传来一个声音:

    “老福,你是不是丢了一个金币?”

    我们闻声一看,正是花郎。老福还没来得及回答,花郎突然一伸手,在人群中抓出一个缩头缩脑的中年人。花郎对着那个人伸出手说:

    “老兄,把你刚才偷的金币拿出来吧。”

    那人被抓住的手臂吃不住痛,乖乖的用另外一只手把金币掏出来,放在花郎手掌上。

    老福一见金币,嘴里怪叫着几乎是冲到楼下。他一把抢过花郎手里的金币,兴奋的喊道:

    “我的金币,是我的金币。可怜的金币,你迷失了方向,终于又回到主人的怀中。”

    老福念叨完,小心的收起金币,然后张开双臂对花郎说道:

    “高贵的钱三哥,感谢你帮我找回了金币,请接收我感激的拥抱吧。”

    花郎用一只手象征的抱了抱老福,然后说道:

    “这个小偷,你是打算送官呢?还是教训一顿放他走?”

    老福想了想说道:

    “放了他吧,让阿胡拉玛兹达惩罚他吧。”

    花郎手一松,那个小偷嗖的窜了出去。楼上楼下围观的人们,不住给花郎叫好。许掌柜也拍着手说道:

    “钱家三哥你好厉害。要不是你,我可要被老福冤枉死掉啦。”

    围观的人散去之后,我们回到屋中。我满腹疑问的问花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许掌柜明明不在屋里,怎么会从屋里出来了?你明明是进了屋里,却从外面走回来?搞的我头都大了。”

    花郎压低声音说道:

    “刚才真的好险。我一进屋,首先找到了暗道入口。一听见你的尖叫声,赶紧从暗道溜了出来。等我刚一离开暗道出口,还没走远;就看见许掌柜走了过来。我连忙躲到一旁的角落里。正好看见那小偷在美滋滋的欣赏着金币,我一眼看出那是波斯金币,就一直跟着他后面。没想到这小偷也贼大胆,竟然还敢跑进来看闹。”

    我念声阿弥陀佛,总算松了一口气。忽然想起花郎冒险进许掌柜房间的目的,我问道:

    “害我担惊受怕半天,那本明文到底找到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