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昔有仙人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我们出了大伽蓝寺,花郎特意绕了一段路,让我远远看了一眼自己的家。这一次,我没有流泪,我已经做好了亡命天涯的准备;强迫自己变得坚强。出了北城门,我们离开了扬州城。一路向北,朝着曾经以为是今生不可能踏足的地方——北冥而去。

    这是我第一次远离故土。在旅途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觉得那么新奇。一种zì yóu的浪漫洋溢在心,像野马,像飞鸟,让人想一直这样走下去。

    慢慢的,眼前的景物越来越陌生,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远。

    虽然,不用像八百里加急似的那样狂奔;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至少要rì行三百里。此时,胯下的坐骑,已经换了一匹又一匹。开始还觉得有些伤感,后来渐渐习以为常了。

    一路上守护我的那两名血魂武士,始终和我们保持着一段距离。按照事先的安排,我们要装作是互不相识,这样更有利于他们来保护我。

    其实并不需要刻意的假装,因为这两名武士和我们之前就未曾谋面。花郎也想不起曾在血魂族见过他们——也许是因为他们很早就离开血魂族的缘故。我常常想,既然这两位血魂武士是特使大人特别指定的,想必都是很厉害的。

    在途中住店休息的时候,我也曾因为无聊,在暗中偷偷观察过这两名武士。他们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看上去并不起眼;这让我联想到京城里那个拉着我们兜圈子的马车夫。花郎说,能做到这样内敛也是一门很难的功夫。

    越往北行,越觉凉爽。好像行走的不是道路,而是季节已从盛夏提前到了深秋。“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当我们渡过玉蟒河,到达仙渡时,其实还不到八月。

    七月末的仙渡已经有了些许寒气,清晨的原野会被雾气铺上一层轻薄的霜。夜晚入睡时,需要盖一厚厚的棉被。这一切都在提醒我:故乡已经在遥远的那一边。陌生的风景,陌生的路人,变成了一种无助的孤独。断肠人在天涯。

    唯一给我安慰的是边的花郎,有他时时刻刻的陪伴;为我驱散离乡的惆怅,让我觉得没有那么的凄凉。但是,越是如此,我越是为即将抵达目的地而忧伤。因为真的进入北冥沙家,就意味着和花郎真正的离别。

    昔有仙人渡,幻云得飞升

    仙渡是指玉蟒河以北一直到大海的这片土地的总称,属于北冥王族的全部封地。那是沙家先祖波斯人沙万里一手开创的大片沃土。虽然名义上,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和中土的一样,都是天子的臣民。但是,这里的人风貌,律法习俗已经和中土大不相同。准确的说:这里是“王土”而非“皇土”。

    单说这里的住民,不光有来自中原、江淮、吴越、岭南、巴蜀等地移民的后代;更有不少西域诸国、波斯、大食和天竺人的后裔。不过这里最多的还是汉民。所以这里的语言和文字都是以中土语言文字为主导,掺杂了多种民族的印记。

    到了仙渡,我们和两名武士之间不必再装作素不相识。因为来这里的客商多是成帮结队的,我们一行四人,也算小小的商帮。否则,只有我们两个人出现在这里,反而容易引起别人的疑心。

    花郎和血魂武士决定,送我去北冥王府之前,先找一个地方落脚。毕竟我们对沙家几乎是一无所知的,在没有弄明白状况之前,贸然把我送进去未免太过草率。因为北冥地处偏远,所以血魂族的势力还没有到达这里,所有消息都只能靠我们自己打探。

    我们决定在老蚌湾附近找住处。老蚌湾是一个开埠几百年的大港,从港口到幻云岭下的北冥王府之间,是仙渡最繁华的所在。成片的商铺林立,往来客商络绎不绝,光是提供食宿的客栈就有上百家之多。

    我们走马观花看了一圈之后,花郎特地挑了一家波斯后裔开的客栈。这在客栈的牌匾上就可以看出端倪:在这个地区,凡是汉人开的店铺通常只用汉字书写牌匾;而波斯人开的店铺则会使用两种文字——除了汉字之外,还有波斯文。

    这种习俗据说是因北冥第一圣地——神龙庙而来。那幻云岭之上的神龙庙,大门上悬挂的,除了当年圣上御笔亲提的“神龙庙”三个大字之外;还悬挂着一块波斯文写的“先祖之陵”。

    花郎之所以挑一家波斯人开的客栈,还是别有用心的。因为北冥王族沙家本就是波斯后裔,他们一直都保留中许多波斯习俗;对同为波斯后裔的住民应该更加信任一些。所以,在波斯人开设的客栈里面,有可能打听到更多关于北冥王族的消息。

    这家波斯人开的客栈有一个很喜庆的名字——恭喜发财。看见牌匾上写的店名时,我们都不约而同笑了起来。这么直白的祝福语,往来的商客想不进去也难。想必这家客栈,不光是波斯商贾,汉人更是会争相投宿。

    果然,进去一打听,客栈里面已经客满。不过花郎主意已定,越是客满的地方,越方便打探消息。花郎让我们稍等片刻,他很快物sè到四个波斯人。看样子,那四人应该是结伴而来的商人。波斯商人有一个好处,几乎所有东西都是有价格的,只要价格谈的妥,没什么不可以交易的。

    花郎用一锭银子换了四个波斯人的两个房间,波斯商人满意的离开恭喜发财,去另找住处了。临走时,他们中的一个还送我一个小小的石头护符,上面刻着古怪的符号和图案,连花郎都看不懂。

    我们四人就在恭喜发财客栈住了下来。每rì中午和傍晚客人最多的时候,就在客栈里打听消息。客人少的时候,就四处走走。如此住了七八天,和客栈的伙计和一些常住的客商都混熟了;对方圆十里之内的环境也了然于

    按照花郎对外的说法,我们是江南来的绸缎商。此行的目的,是想来这里开一家绸缎庄。因为对当地的风土人都不甚了解,所有难免会多打听一些这里方方面面的况。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