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人生无处不别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城北三十里外,古道旁破落的长亭。

    天将午,酷无风。

    我带着一顶遮阳的大斗笠,装扮成村姑的模样;坐在那里,等候一队人马的到来。

    我真正要等的,只是其中的一个人。

    这次我坚持没有易容,因为我不愿在和柳大哥告别的时候,还带着一张陌生的脸和他说再见。

    柳大哥已被提前告知我会来这里为他送别。

    快到长亭时,他让护送他的那队车马远远的停下来;他坚持一个人走了过来和我话别。

    长亭内,简陋的石桌上,简单的摆了一壶酒,两个杯子。

    我素手斟满后,敬柳大哥一杯。

    我从来都不懂酒,更不知喝下的是种什么样的酒。小小的一杯酒让他的脸变红了;我也觉得自己的脸在微微发烫。

    几乎没有言语,我们沉默中喝完了一壶酒。

    我几次想说珍重,却始终没有开口;因为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自私、最虚伪的女人。

    柳大哥站了起来,催促我快些回去。我知道,他是担心万一有官兵看到我的真实容貌,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

    我默默的起,走到他的面前,轻轻的靠过去,把滚烫的脸颊贴在他的膛上。

    他的心跳的好快,就像在京城的那驾小马车局促的车厢里那样。我可以想象,他是怎样的手足无措。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了一丝恶作剧似的满足感。

    柳大哥忽然抱了我一下,虽然只有轻轻一下,但我还是可以分得清:那不是轻抚,是拥抱。

    随后,他又轻轻推开我。看着我的眼睛,郑重的说道:

    “我想过了——我认你做我的亲妹妹。”

    柳大哥的车马走出了很远,尾随其后的一个商队也看不见了——我知道那是血魂武士所装扮的;我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他的前世,一定是我的亲哥哥,而且对我很好很好——我坚持这么想。

    几天后,巡查特使大人也踏上回血魂族的路。临行时,他再三嘱咐僧云大师,一定要挑两名最干练的血魂武士和花郎一起,来负责保护我的安全。

    特使大人走后不久,僧云大师也带着僧宝去金山寺闭关。

    我和花郎躲在大伽蓝寺里,过了一段晨钟暮鼓的时光。

    花生大哥一直没有音讯,我每天都要在佛祖面前为他祈福。每次当我跪拜合上双眼的时候,总觉得他在哪里看着我,脸上一直带着亲切、温暖的笑容。

    难得这么平静祥和的rì子,可是我却感觉有种说不出的愁绪。

    一天下午,我读着一本《金刚经》在禅房不知不觉睡着了。朦朦胧胧中,花郎走了进来把我叫醒,他对我说:

    “特使大人指定来保护你的那两位血魂武士,已经从江宁府赶到这里;我们准备一下,很快就要启程了。”

    我似醒非醒的问道:

    “就要启程——要去哪里啊?”

    花郎看我迷迷糊糊的样子,让我等一下。转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他端着一大碗酸梅汤跑了进来。那是我最喜欢喝的汪记老号酸梅汤,店铺就挨着伽蓝寺不远。

    我有些奇怪花郎为何这么殷勤,他笑而不答,让我先把酸梅汤喝下去。我一口气喝下,清爽酸甜,人也感觉清醒了很多。

    花郎这才说道:

    “还记得我们从琼林别院的地道钻到府衙后,我对你说的话吗?我们要去找北冥幻云岭,在那里你才可以真正得到庇护。”

    我微微点了下头。

    我记得花郎说过的话,说那些话的时候,我仅仅只是要逃婚。后来,我又深陷到六扇门十名高手被杀的大案之中;在普天下的王土之内,我都没有安全可言。

    我也曾想过,和花郎一起浪迹天涯。可是今天他旧话重提,就意味着我的设想只是一厢愿。我也没有埋怨花郎,我很清楚:无论特使大人和僧云大师对他多么信任,他也只是血魂族的一个小小的学童。尘埃落定之后,不可能由他自己来决定我的去留。

    花郎看我默不作声,忍不住拉着我的手,用安慰的语气说道:

    “去北冥只是权宜之计,等风声过去后,我也完成了历练。到时候,我再去接你一起浪迹天涯。”

    花郎不说还好,听他这么一说,我不窜起一股无名火。

    我大声质问花郎:

    “除了北冥之外,难道天下就没有我玉琼花的安之地了吗?想我一个不谙世事的女流之辈,也曾经为血魂族甘冒生死,你们血魂族不是讲知恩图报的吗?为什么不愿意收留我一个女子?”

    花郎等我气息少平静之后,轻柔的说道:

    “我曾经请求过特使大人,请他把你送到我的家乡——血魂族的聚居地。特使大人告诉我,你一旦到了那里,就必须要遵守血魂族的所有族规。你会一辈子留着那里不得出来,而且我可能再也不可以见到你。”

    我有些惊讶的问:

    “我到了你族中,成了你的族人,为什么反而见不到你了?”

    花郎沉默了一下,才说道:

    “我本来也不知道,是特使大人特意告诉我,我们血魂族还有这样的一条族规:非本族的女子进入血魂族后,如果正值妙龄,不得随意出嫁;而是作为奖品奖励给最出sè的血魂武士。因为本族聚居地很多年都没有外来的女子,所以大多数的族人不知道还有这条族规。我族对最出sè的武士是非常尊重的,包括对他的妻子,都不可以随便轻视。”

    我明白了,如果我真的去了血魂族那里,我必须要嫁给族中最出sè的武士。花郎再也不会被许见我,因为那是对最出sè武士的不敬。

    花郎坚定的说:

    “花娘,我保证少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两载,我一定去北冥接你。”

    我看着花郎,轻轻的点了点头,幽幽的说道:

    “花郎哥,我是怕冷的——你一定要早点来接我。”

    花郎笑了一下,故作轻松的说:

    “花娘,莫要伤别离,还没有到离别时啊。别忘了,我们还要一起去北冥幻云岭。”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