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假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坐在交椅上的三个人,都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雷震海是特使大人所扮。

    董云是花生大哥所扮。

    龙天彪是僧云大师所扮。

    不仅如此,所有在场的飞旗帮的人都是血魂武士装扮的;其中帮主的随从之一,是花郎所扮。

    此时,大木楼上下,百名血魂武士们手握腰刀,昂首肃立;大厅之内,巨型火炬猎猎有声。

    特使大人威严的说道:

    “柳道远,现在到了你们露出真面目的时候了!”

    血魂武士们端上三大盆早已备好了药水,首先将书生的脸浸入药水中。

    片刻之后,花郎将书生脸抬起来,擦干药水。用手在他脸侧按着轮廓线推了一圈,然后轻轻一撕,一张完整的人皮面具就被接了下来。

    露出的正是柳道远那张苍白、绝望的脸。

    如法炮制,花郎又揭开假扮孙明仁二爷的人皮面具,露出的是一张似曾相识的中年人的脸。

    看到这张脸,特使大人、僧云大师和花生大哥三人不约而同喊出声来:

    “是你?!”

    这张脸正是时常躲在斗笠之下的那个神秘人,他竟然是小伽蓝寺的住持——僧宝大和尚。

    众人暂时来不及细究,把目光全部集中在最后一个易容者的脸上。

    花郎屏住呼吸,轻轻揭开了那张苍老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这个人竟然不是呼忽儿!!!

    血魂族一干jīng英,费尽心机,设下的连环计中计。最后只抓获了柳道远和僧宝,却没有碰到最重要的那个人——呼忽儿的一根毫毛。

    这种功亏一篑的感觉,真让人几乎呕血。

    花郎又仔仔细细验查了那人的脸,那张脸上再无易容的痕迹。

    特使大人、僧云大师、花生大哥离开了交椅,一起走近。特使大人步履有些踉跄,被僧云大师搀住时,手微微颤了一下。

    周围的武士立刻将火把移到那张陌生面孔之前,照的他纤毫毕现。

    花郎再一次查验了一遍,摇了摇头,用低沉的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道:

    “此人易容已除干净,不是呼忽儿。”

    花生大哥死死的盯着那张陌生的脸,忽然用圣雪域的话说了句什么。

    花郎一听两眼一亮,大声说道:

    “换颜术——花生大师说——是换颜术!”

    换颜术?

    世上真有这种接近神迹的奇术吗?

    花生大哥点点头,说道:

    “这是大巫王才会的奇术,炎果师尊曾经和我提起过。我当时还年轻,很好奇这种可以不借助任何外物,而改变容貌的易容术。”

    “师尊说,只可惜我不是两大家族的子弟,否则他真的希望我可以继承他的法座。他愿把所有的绝学都传授给我,因为他相信,我是可以善用这些奇术的人。”

    说完,花生大师对着那张陌生的脸孔说道:

    “呼忽儿,我不知道你如何偷得这换颜术。不过,师尊还曾经和我说过,任何假面都无法长久的。看你的内功还可以维持这张脸多久?”

    陌生脸孔叹了口气,面部诡异的扭曲起来。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完全恢复成那张令人生厌的嘴脸。

    呼忽儿冷冷的说:

    “我知道你们想从我嘴里掏出许多秘密。我也知道你们对我充满了恐惧,因为我掌握了让你们恐惧的蛊术。既然蛊术在你们这帮正人君子眼里那么邪恶,有本事你们审讯我时,别在我上动用蛊术和其他邪术。”

    众人听到呼忽儿的狡辩,一时不知如何对答。

    花生大哥看着呼忽儿,平静的说道:

    “我苦修佛法多年,一直不能参透真谛。我在打坐的时候常常扪心自问,最后我发现:参不透的根源只因我忘不了炎果师尊的交代;也就断不了尘缘。既然如此,我会不惜动用一切有为法,灭你的蛊术,除你心魔。然后,我再用百倍的苦修来参透。”

    呼忽儿不由的抖了一下,原来如此大恶之徒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特使大人说道:

    “呼忽儿,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你知道我们想要什么,你若不说,我们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你说出来。呼雷家族的所作所为,终将导致人神共愤,你若逆天行事,只会让这个家族更快破亡。”

    呼忽儿听见特使大人说出了他家族的名号,忽然昂起头,傲慢的说道:

    “圣雪域最高贵的呼雷家族,岂容你这等蚂蚁一样的民来评价?”

    特使大人冷笑了一声:

    “可惜我这个上流的却也是呼雷家族的血。”

    呼忽儿一楞,眼睛一动不动看着特使大人,足足看了半炷香的时间。

    他垂下头,低声说道:

    “你果然是呼雷家族的人,我知道你是谁了。如果我没有猜错,按你的年纪算,你应该是我父呼铁翼的孪生兄弟。我父始终怀疑你并没有死去,他可以感觉到还有一个和他相同的心脏在跳动。”

    特使大人点点头,说道:

    “我也可以感觉到,你父的心脏已经不再跳动。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你能做的,就是用你的一切来消除你的罪恶。”

    呼忽儿抬起头看着特使大人说道:

    “我只想和你一个人谈。”

    特使大人和呼忽儿进入了密室时,花生大哥神忧郁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过了一个时辰,特使大人终于走出了密室。

    他没有看花生大哥的眼睛,只是用空洞的声音对众人说道:

    “呼忽儿已经交代了秘籍藏在哪里。我答应了他——拿到秘籍之后,就放他走。”

    花生大哥转过去,无声的离开了。

    僧云大师yù言又止,最后狠狠的一掌击在木楼的立柱上。

    整个大木楼都震的咯吱作响,惊起了一群在楼顶栖息的鸟。

    “呼忽儿真的被特使大人放走了吗?”

    ——听完花郎的讲述后,我不问道。

    花郎点点头,说道:

    “我们都不知道密室之中,除了交代藏书的位置;呼忽儿还对特使大人说了些什么?我们放出血魂jīng卫鸟,把呼忽儿交代藏书的位置传给在附近搜查的血魂武士后。他们果然很快就找到了秘籍,并将秘籍迅速送到了江心岛;经特使大人仔细鉴定之后确认无误。特使大人履约,让雷镇海派人将呼忽儿送出了江心岛。”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