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灭蛊行动之江心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四十桨的大渔船上的船老大已经看见远处暗绿sè的江心岛。他朝天空shè出三支火箭,火箭飞到空中炸开,是三面红sè的三角鱼鳞旗——这正是十万火急的信号。

    不一会,一艘快船出现在大渔船的船头前面的水域。快船上的一个**上的汉子,朝船老大招了招手。向江心岛方向驶去。

    江心岛周围是一片芦,大船无法驶入。大渔船开到一处芦苇丛外围附近抛锚后,船上的人一个接一个下了船,跳到芦苇丛里。

    这一大片芦,南北窄,东西狭长把江心岛包围其中。芦中,常多迷雾,水面浑浊;多水禽、水鼠、水蛇类。

    从前,只有最有经验的渔民才敢偶尔进入里面捕捉野鸭、水雉等水鸟。

    后来飞旗帮看中了这是个躲避水师追击的好去处。于是,不惜血本,经过十多年苦心营造;把芦连同江心岛建成一个易守难攻的超级水寨。一度成为江南、江北水师的噩梦。

    这也是飞旗帮多年横行长江屹立不倒,朝廷屡次清剿未果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看似普普通通的芦苇,却是擅入者的无间地狱。

    芦苇远看是整个一大片,到了近处看:既有大片相连的,又有一丛丛散长的芦苇。

    在芦苇丛之间的水面下,暗藏无数的刺网、倒钩、喷火水龙、水中浮雷等各种防御xìng设施;以及其它更为致命的防御手段。这些东西中的随便一样,都足以让擅入者尸骨无存。

    只有乘坐一种特制的、船可以弯曲扭动的平底小船;在指定的水道之内,才可以保证安全通行。

    走水道,是寻常帮众来往江心岛的通行方式。

    遇到特殊状况,还有更为便捷、隐秘的路径:这片杀机四伏的水面下,隐藏着一条秘密的通道——璇玑浮道。

    这条浮道非同小可,乃是十方族宗师级大师的杰作。

    如果可以将璇玑浮道水下的结构浮出水面,你就会发现:这是一项如此巨大的木结构工程,就结构本而言,甚至远超大多数的皇陵地宫。

    首先,派人深入南方大山,雇用土著过万人次;单选合抱粗以上的百千年楠木采伐。之后,将砍伐下的巨木直接滚入山下河流中,一直飘入长江中。然后,将散木绑成木筏,顺江而下,一直漂到长江下游的江心岛。

    如此,凭借长江水路,最终将数百根巨木运到江心岛芦。再以奇门易术布局,上合星宿,下接地脉,将数百根巨木夯入江底土层。最后形成坚固、复杂的水底架构,再在其上分段铺好可活动栈板。

    那些栈板藏在水面一尺之下,不知内者根本无法得知,在这片芦苇中zì yóu行走的秘密。而熟悉栈道之人,凭借记忆和转折处的暗记,就可以行走自如。常年出入芦的,甚至闭着眼睛也可以行走如水上漂。

    更为神奇的是,这条浮桥栈道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可以根据需要随时进行位移。万一现有的路径被敌方发现,可以在瞬间之内将栈道后面的部分移位;让通途变成断桥,让生路变成死门。

    如果敌方试图从水下潜游通过,必被困于水下巨木阵之内;不是死于各种机关,就是被活活溺死。

    大渔船上的人下了渔船之后,带路的汉子拔了一片苇叶,放在嘴里吹了三下。不一会,从芦中出现两条造型奇特的小船。

    红脸汉子让人将书生抬上其中一条船,他和两位老者也分别上了这两条船。船灵活的扭动着,向芦中驶去,三下两下就消失在芦中。

    原来,雷震海的旗舰和五艘同样的大船一起,在江心岛附近游,这只是他布下的一个**阵。雷震海并不在他的旗舰上,而是在江心岛的水寨之中。

    同样人在江心岛的,还有翰林柳陶然和扬州府尹赵明哲。

    如此绝密的消息,在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就被柳道远所掌握。

    现在想起来,柳道远仍是暗自得意。

    飞鱼帮虽有水战之能,却还是一群只懂砍杀的乌合之众。怎知高手相争,毫厘之差可定生死。说到底,就是雷震海太低估了柳道远的智力。

    柳道远得到戴斗笠者亲自出马相助的承诺后,心头的压力大减。他立刻想到在望江楼的时候,那个蒙面的黑衣人,很可能就是破解飞鱼帮的关键。

    道理其实很简单:所有的江匪中只有他蒙面。如此做法,真乃yù盖弥彰。不以真面示人,一定是因为现场有人认识他。

    而且,蒙面人既然可以指出是柳道远杀了孙猛,他一定是当时在场的人。就凭这两条,这个蒙面人的真面目就应该很会被排查出来。

    然而,结果出乎柳道远的意料。当时砍孙猛脑袋时,只有孙猛手下的几个兵士在场。而这几个兵士在望江楼事发当晚,一直都待在兵营之中——有负责营房巡查的校尉和其他兵士为证。

    眼看最重要的一条线索断掉,柳道远并没有气馁。因为在排查过程中,他发现了一个可疑之人,正是那名巡查营房的校尉。

    柳道远天资聪颖,有过目不忘之能。他在排查蒙面人之前,就凭着记忆,把蒙面人的形和明显的肢体动作都画了出来。

    他暗中拿图比照,发现这名校尉和图画上的蒙面人,果然非常相像。

    再做这名校尉的背景调查,结果令柳道远欣喜若狂——这名校尉不是别人,正是当年飞龙帮的二当家,随孙猛招安的王五斤。

    王五斤被密捕,直接关入柳府的密室之中。

    呼忽儿的一条小小的蛊虫,不费吹灰之力,就撬开了王五斤紧咬的牙关。

    原来,孙猛被柳道远砍头时,王五斤正好往那里赶,远远的看见了孙猛被砍。他立刻离开躲在一旁,等柳道远带着孙猛人头扬长而去时,把柳道远的样貌牢牢记在心上。

    王五斤把噩耗传给雷震海,雷震海痛的肝胆俱裂。他发毒誓:必将柳道远剁成泥,做chéng rén馒头,祭奠义兄孙猛。

    王五斤也想方设法收集消息,寻找下手的机会。这次望江楼的接风宴,他的顶头上司团练使大人也在受邀之列。王五斤敏感的意识到,柳道远很可能也会受邀出席这次宴会。

    他通过特殊途径,迅速把消息传给雷震海。结果就发生了后面的望江楼事件。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