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灭蛊行动(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次rì一早,柳陶然到翰林院向掌院学士告了个假。他说想去扬州、京口一带搜集一些古籍善本,用作编撰资料之用,顺便去玉家探访一下况。

    掌院学士欣然批准,还给同年科举中进士的扬州府尹赵明哲写了一封亲笔信,以便为柳陶然此行提供方便。

    六更天,天sè已亮。我们一行四人,出南门离开皇城。

    为照顾柳陶然,我们决定路上不再像进京时那么赶得太急,多留了一些休息时间。

    饶是如此,对一个翰林来说,这也大大超出他的体能极限了。

    然而柳陶然xìng格坚毅,咬牙坚持,从不叫苦;甚至不肯落在后面,紧跟在花郎的马后。

    四天之后,我们回到扬州。

    抵达之后,我们并没有直接去大伽蓝寺;而是根据之前的指令,去了另一处秘密的地点——北郊的一处乡绅的大宅院。

    安顿好柳陶然和青衣护卫柳勇之后,我们立刻前往大伽蓝寺,向特使大人他们汇报详细的况。

    特使大人已经收到了花郎的传书,看见我们之后,非常欣慰。

    他特别夸赞我机智沉着,不辱使命,起到了别人不可替代的作用。

    听完我们的陈述之后,特使大人、僧云大师和花生大哥一致认为:柳陶然不但明辨是非,还有一副侠胆义肝,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众人一起反复商榷,最后制定了一个行动计划。剩下的时间,分头安排准备;明rì一早就开始正式实施。

    特使大人称这个计划为:灭蛊行动。

    特使大人和僧云大师亲自安排布置细节,让我和花郎抓紧时间休息。

    虽然饱受奔波之苦,但我们的jīng神反而更加亢奋,谁也不想去睡觉。

    于是,就留在禅房和花生大哥一道分析计划中可能存在的漏洞,和突发况的应对。

    一直到了子时,困意袭来。我再也坚持不住了。趴着桌子上就睡着了,连何时被花郎移上都不知道。

    第二天晨,鸡鸣三遍。我忽然惊醒,发现自己和衣睡在禅房。

    我赶紧去找花郎。找到时,他已经整装待发。

    我生气的责怪他,为什么不喊醒我。

    花郎说道:特使大人交底,让我留在寺内——正是血魂族的军令,不可儿戏。

    虽然我知道,这次的灭蛊行动,柳道远和呼忽儿一定会狗急跳墙,在行动中也难免会有死伤。

    特使大人的让我留守在寺内,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

    不过,我还是有些沮丧——自己毕竟只是女流之辈,还是无法胜任很多男人做的事

    想到这里,我又不由的担心花郎他们的安危,同时也为将柳陶然卷入此事,而感到惴惴不安。

    不管我如何担心,一切都在按照计划执行。

    后来发生的事是这样的:

    上午辰时,按照特使大人最后敲定的计划,柳陶然带着随从柳勇骑马去扬州府去见府尹赵大人。

    赵明哲正在批阅公文,听到门房来报。赶紧正了衣冠,快步前去迎接。

    弱冠之年柳陶然被年过不惑的赵大人略显夸张的搀扶着,一直走进厅堂才放手。

    落座之后,衙役立刻奉上了香茗,端上的一盘盘蔬果茶点摆满了一桌子。

    二人寒暄之后,柳陶然说明了此行的来意——来扬州收集一些散落在地方的古籍善本,带回翰林院做资料之用。然后,他还拿出了管院翰林学士亲笔书信,交给赵大人。

    赵明哲看过书信后,连连点头。

    信中,他的同年进士对柳翰林不吝溢美之词,最后恳请赵大人大力支持,特别要好生接待。

    柳陶然和赵大人又谈了一些官场之事,都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那赵明哲也曾是饱学之士,从翰林院外放到扬州做府尹,本是想奔一个更高的前程。没想到就任多年,一直也得不到升迁。

    而且近几个月,在辖内还出了几桩大事;搞得他焦头烂额。

    为了应对政敌的弹劾,赵明哲又派人进京四处活动,送出不少金银珠玉,才勉强保住了自己的官位。

    柳陶然本来就厌恶官场上俯仰皆是的尔虞我诈、结党营私,和赵大人促膝长谈纯粹是为了执行计划才勉为其难。

    说到最后,几乎无话可说时,他发现墙上挂了一幅字画,是临摹顾恺之的《斫琴图》,落款正是赵明哲本人。

    柳陶然仔细看了看画作,说道:

    “赵大人这幅画颇有深意啊。”

    赵明哲笑着说:

    “柳翰林见笑了,这还是下官当年刚入翰林院的时候摹的。一直没有扔掉,只怕rì后再也没有这份闲逸致了。既然柳翰林看见了,就请指教一二。”

    柳陶然点点头,说道:

    “指教学生可当不起,学生看到这幅画倒是颇有感触。你看,这些文人雅士做琴的时候,都带着一份惆怅。我想,他们一定是为步入仕途之后,不再有造琴、抚琴的雅兴而感到失落。”

    赵明哲不击掌赞叹:

    “柳翰林见微知著,令人叹为观止。下官当年作画时,正是那样的心绪,所以特意把上面的人物画出一丝惆怅来。”

    二人谈起了书画,兴致顿起,高谈阔论,一发不可收拾。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衙役来请用膳时,还觉得意犹未尽。

    午饭是赵夫人安排的别致的家宴,用的是望江楼的名厨。菜品多是扬州特产的鱼蟹虾蚌,当然少不了大煮干丝和蟹粉狮子头。

    二人酒量都不佳,不过还是多喝了几杯。

    赵明哲推心置腹的说:

    “早闻柳翰林风流倜傥满腹经纶,上回来扬州无缘一见。这次相见才知,柳翰林堪称大才,远胜于传闻。”

    柳陶然也客气的说:

    “学生上次来扬州娶亲,出来一些变故。事后就匆匆回京了,没有来得及拜访大人。这次和赵大人一晤,真有相见恨晚之意。在扬州逗留这几天,学生一定要向大人多多讨教。到时候,赵大人可不要嫌学生叨扰啊。”

    赵明哲端起酒杯说道:

    “翰林言重了。翰林这次能来扬州,下官求之不得。更何况你我同出翰林院,又是一见如故;恨不得秉烛夜谈,还有什么叨扰不叨扰呢?”

    二人又喝了一杯酒,赵明哲接着说道:

    “不过,今天恐怕无法夜谈——我已经派人通知七品以上官员,今晚在望江楼为柳翰林洗尘。”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