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谋定后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两天之后,刘阿大、刘小宝和几名血魂武士就找到了抛尸的人。

    他们一共是四人,其中有一个是柳道远的手下,其余三个则是群芳楼的打手。

    四人被蒙着眼,带到了一处偏僻的宅院。

    经分别审讯之后,他们承认两具尸体是他们抬上马车,运到长江边上然后抛尸的。

    搬运尸体的时候,他们曾经注意到死者的伤口。

    死在巷口的刘豹,口中了一刀,但血流的很少。而且从外面来看,死者的伤口并不明显;只是伤处的衣服破开了一道窄窄的口子,周围渗出一些血。

    四人还回忆起一个细节:在抛尸的时候,从死者的左手掉下来一粒圆圆的珠子,好像桑葚果那么大,直接滚落到江中沉下去了。

    刘小宝判断:刘豹是被自己的匕首杀死的,因为他的青钢匕首就是那种又窄又薄的;这种形状的匕首并不多见。后来,匕首可能被柳道远收去了。

    那粒珠子则很有可能是从凶手上拽下来的。

    死在花魁房间的刘虎,后心的衣服上有一个小小的破洞,也没有多少血流出。

    有了前一个跑尸的经验,这次他们特别检查了死者的双手。果然发现,死者的手上攥着一支玉钗,这玉钗被柳道远的手下抢走了。

    柳道远的手下说,他拿走那玉钗,回去之后送给群芳楼一个相好的jì女。

    没想那个jì女认得那支玉钗,说是花魁头上戴的东西。她嫌死人的东西不吉利,不肯要。所以玉钗还在柳道远手下的上。

    我们仔细看了那把玉钗,根据抛尸人对伤口的描述,判断这就是杀死刘虎的东西。

    花郎还原了那天在群芳楼花魁房间了发生的事

    那天,呼忽儿在花魁上行采补术时,刘虎突然冲了进来。他并不知道在行苟且之事的那个男人有多么危险,只想赶快跳窗逃走。呼忽儿因为采补到了关键时刻,不能停止动作;就顺手拔下花魁头上的玉钗,扔出去刺死了刘虎。

    细心的花郎还发现,在那玉钗的花纹处刻着一个很小的篆体柳字。

    经柳道远的手下辨认后,说那正是柳家的记号。

    这玉钗应该是柳道远送给花魁的礼物。

    刘小宝还提起:群芳楼的老鸨媚仙儿曾交代过,花魁死后,柳道远命人为她买了一副上好的棺材,厚葬了她。

    看来柳道远内心并不愿意花魁死去,对花魁的惨死还表现出一丝愧意。

    呼忽儿不但在花魁上大行采补之术,还无的害死了她。这样的事柳道远居然也能容忍,说明他一定有求于呼忽儿,为他完成大事。

    什么样的事这么让柳道远如此看重?应该不会是六扇门一案。因为那些六扇门的高手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批鹰犬而已,死了一批再找一批。

    柳道远作为官宦子弟,他最看重的事,应该和仕途有关。

    他能够得到圣上的手谕,一定是柳相爷在起作用;这也说明柳相爷对他寄予厚望。

    这两天,虽然柳府已经被暗藏的血魂武士盯的死死的。但是,对如何抓捕呼忽儿,大家一直没有一个万全之策。

    最大的障碍就是,他躲在负皇命的柳道远的府上。

    呼忽儿和柳府内的人并不是待宰割的羔羊。如果强行进入,他们一定会拼死抵抗,结果必会引来大批官兵。到时候不但无法完成任务,还有可能把血魂族经营多年的基业——大伽蓝寺丢掉。

    这种损失无法估量。

    而且这一次如果失败,很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拿回秘籍。

    这种风险更是整个血魂族都无法承受的。

    但是时间一天天在流逝,族长还能支撑多久?

    这重重压力,让特使大人不堪重负,一夜白头。

    我们每一个人都看着眼里,急在心上。

    那晚,我同样是夜不能寐。

    我不停的在想:如何能进入柳府抓住呼忽儿,又不惊动他人。

    一直想到天明,没有一点头绪。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一个人的形象浮现在我眼前。

    他,就是我本来要嫁给的那个人——柳相爷的长公子,柳陶然。

    至今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我去大伽蓝寺路上,为了摆脱云漫天和玉如意,假装向他求救时,他关切的表;我逃婚时,跳上他的马背,他看我的那种眼神;还有他自己跳下来马来,用力拍击汗血宝马,帮我逃离的样子。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是值得信赖的人。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再也挥之不去。

    起之后,当我迫不及待的把这个消息告诉花郎时,花郎本能的反应是吓了一跳。

    不过,等他听完我的解释之后,也感觉到这确实很可能是一条通途——虽然同样也面临着许多风险。

    毕竟我和柳公子只是一面之缘,把所有的希望建立在我的直觉上,说起来这未免太荒谬了。

    但是,只要谋划得当,这种风险是可以规避到最小的。

    当特使大人,僧云大师,花生大哥听完花郎的想法之后,都击掌叫好。

    如果柳公子愿意配合,这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柳道远和呼忽儿绝不会想到——柳相爷的长子竟然会是我们的探子。

    这个计划最关键的部分就是争取到柳公子的支持。

    为了得到他的支持,我必须要得到他的信任,还要得到他的理解和同

    所以,从本质上说,这是一个美人计。

    想到这里,我多少有些后悔。

    我怕花郎以后会对我有了疑心,我们之间的感不再那么透明纯真。

    我怕会再一次伤害到无辜的柳公子,如果他真的肯帮忙,那这种负罪感就会更重。

    我更怕最后会假戏真做,真的要嫁给柳公子,用我的来作为报答的筹码。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我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听天由命。

    我悲哀的想:

    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悲,绕来绕去最后发现还是没有逃过宿命。

    唯一能让我感到安慰的是,花郎知道我的付出是为了他的血魂族。

    我在郭家祠堂找到玉小福,向他打听:在我逃婚之后有没有听到柳公子的消息。

    小福告诉我,自我逃婚之后,柳公子就匆匆回京了。

    小福还得意洋洋的告诉我:

    “我已经改了名号,不叫南城小霸王了。郭大器的地盘已经被我接管了,我现在是南北小霸王。这一切都蒙你们三位所赐,你们这招借刀杀人用的真狠。”

    知道柳陶然人在京城之后,特使大人决定:让花郎陪我一道,去京城争取柳公子的支持。时间期限为十天。

    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要利用血魂族的秘密联络地,换马不换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京城。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