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门丁犀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很快到了曾经的叶家,本以为这里是一派萧条、破落的景象。

    到了跟前却见门前打扫的干干净净,青石台阶还用清水冲洗过;通道两侧摆了几棵花树,门口居然还站着一个穿黑衣的门丁。

    花郎让十名武士分两组留在附近,一为了接应特使大人,而是为了预防里面的人逃跑。

    我们三人走上前去,花郎对那有些诧异的门丁说:

    “我们是从江宁府来的,都是叶大少的朋友。此次来扬州办事,顺路看看他。”

    那个门丁愣了一下,说道:

    “我家主人不姓叶,这已经不是叶家的宅子了。”

    花郎故作吃惊的问道:

    “这是几时的事?叶家人去哪里了?”

    门丁摇摇头。

    花郎又问:

    “那请问你家主人姓什么?没准也是朋友。”

    门丁骄傲的说道:

    “我家老爷是当朝一品柳相爷的亲侄柳道远。”

    我心里一惊——这柳家人怎么赖在扬州了?

    花郎笑了笑说:

    “原来是柳相爷的尊侄住在这里。俗话说,相爷门房七品官,小哥你怎么着也算是九品了吧。”

    那门丁嘿嘿一乐,语气也客气了许多:

    “这位公子真会说笑,我一看门的,在仆人堆里都是最下等的。唉——谁让咱不是柳家的人呢?这一朝主人,一朝奴啊。”

    话一说完,家丁心知说走了嘴,四下看看,见附近没有熟人,才放下心来。

    花郎听出了门丁话中的意思,他以前多半是叶家的仆人。

    花郎摸出一两银子,悄悄塞入门丁的手中,压低声音说:

    “小哥,我和从前的主人是莫逆之交,现在不知道去哪里寻他?还劳烦小哥指点迷津。”

    门丁手指尖触到那锭银子,兴奋的手都有点抖起来。

    他满脸堆笑的说道:

    “无功不受禄,这怎么好意思——不过既然公子这么仗义,请稍等一下。一会儿有人替我看门,我要帮厨房的二皮一起去买菜,我们到菜场找个僻静处细谈。”

    菜场和鸟市隔着几条巷子,从这里过去最多一炷香的时间。

    花郎让十名武士留在这里,我们三人等门丁和一个胖厨子走出门,就远远的跟在后面。

    到了菜场,门丁跟胖厨子说了句什么,就捂着肚子飞快的朝着一条小巷子里跑过去;后面跟着胖厨子的斥骂声。

    我们三人快步走进小巷子,却没看到一个人影。

    又向前走了几步,看见一家院门大开,往里一看:院子的一角有一个茅厕。

    我们走进院子,花郎轻轻喊了一声:

    “小哥,我们来了。”

    茅厕中哼了一声,这小子真的闹肚子跑人家上茅厕来了。

    不过,这家好像没人在,屋里也静静的。

    我下意识的捏住鼻子,对着花郎做了个鬼脸。

    这时候,门丁在茅厕里说:

    “三位公子,真是对不住了,小的真是闹肚子。不过这里是小人一个老相识的家,不妨事。把院门关上,三位进屋里坐坐吧。

    花生大哥对我两使了个眼sè,花郎顺手拿起地上一根棍子,走向屋门口,用棍子把门推开。

    咣当一声,一把厚背大砍刀直劈下来,棍子应声而断。

    屋内人见一刀没砍中,破门而出。那是一个高八尺的大汉,挥着大砍刀一路砍来,沉重的大刀使得如同木头片做的一样轻巧。

    大刀后面跟着闪出一个矮小的影,甩出一道银光直奔花生大哥而来。

    花生大哥早有防范,伸手一抄把那银光捏在手中。

    矮子用力一拉,原来是一根九节鞭。最后一节尖刃正在花生大哥手中,任凭矮子如何用力,就是纹丝不动。

    几乎同时,门丁也从茅厕里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两把短刀,刷刷刷刷双刀交错,连出四刀,得我倒退着飘出两丈之外。

    花生大哥看见我的窘迫,手腕一转,九节鞭带着矮子悠了起来,直卷厚背大砍刀。

    大砍刀急忙一闪,露出破绽,被花郎欺上去一掌砍在他手腕上,又一拳打在他的软肋。

    大砍刀当的一声掉在地上,然后拿刀的大汉抱着肚子倒下了。

    九节鞭并没有稍停,直接朝着门丁而来。

    门丁已经有了准备的时间,拔地而起,躲过了一鞭子。

    没等他落地,我已经冲了过去,一个指剑戳在他涌泉上。

    门丁哎呦一声,直坠下来,按照我手上的力道,他应该是半都麻痹了。

    那矮子被了一圈,等九节鞭速度一缓,正要松手跳下来;花生大哥手腕一抖,直接把他摔在地上。

    花郎走到痛的呲牙咧嘴的门丁面前,问道:

    “是谁让你们来偷袭我们的?”

    门丁倔强的说道:

    “你杀了我们吧。我们死也不会出卖少东家。”

    花郎说道:

    “小哥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叶梓贤的仇家,更不可能杀你们。我们只想了解一些事。”

    门丁冷笑了一声:

    “你当我是三岁小毛孩?老子八岁开始走江湖,什么人没见过?什么花招不明白?少罗嗦,来个干脆的吧。”

    花郎脸sè一沉,说道:

    “那我就送你上路!”

    他用脚尖一挑,厚背大砍刀就飞了上来。

    花郎用手一抄,顺势一刀,向门丁的后项砍下去。”

    门丁双眼紧闭,就等着“咔嚓”人头落地。

    只听“啪”的一声,却是砍刀的后背轻轻的拍在门丁的后颈上。

    花郎笑着说:

    “跟小哥开个玩笑,你试一下是不是可以站起来了。”

    门丁睁开双眼,疑惑的看着花郎,试着双腿一用力,居然站了起来。

    我也松了一口气——这故弄虚玄的花郎,把我都惊出一冷汗来。

    花郎正sè道:

    “小哥视死如归,忠心不二,真让小弟敬仰。我们也不是恶人,既然小哥义薄云天,我们也就不再问——这就告辞。”

    说完,花郎使了个眼sè,我们三人头也不回的向大门外走去。

    出了院子,三人沿着原路一直往菜场方向走。

    眼看还有几步就到菜场时,忽然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有些奇怪,一脚轻一脚重的样子。

    转一看:原来是那个矮子,瘸着一条腿居然也奔走如飞;一边跑一边向我们招手。

    花郎问道:

    “兄台有何见教?”

    矮子客气的点了点说:

    “我家三哥请你们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