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火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五月廿二,清晨下了一场豪雨。

    中午,云散rì出,空气异常的清爽。

    城中郭家祠堂外,几棵大柳树上,噤声半rì的蝉们,又开始拼命的嘶喊——知了——知了

    它们不知的是:城南小霸王玉小福带着几百号人马,马上就要杀了过来。

    城北郭大器的总堂就设在郭家祠堂里。

    自从城南老城隍庙的地盘被占,吴大富就带着百十个手下投奔而来,暂住祠堂安

    虽然郭大器的势力范围主要在城北,但是他的总堂偏偏设在靠近城中的位置,扩张地盘的野心昭然若揭。

    不知是如何走漏了消息,玉小福的人马快到郭家祠堂大门时,郭大器已经布好阵势——黑压压的足有上千人之众。

    小霸王手下的混混们,谁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当时就吓尿了几个。

    玉小福一马当先,已骑虎难下。

    索xìng把心一横,挥舞着关公刀,冲向千人阵。

    才跑出几步,城北帮那头指指点点,发出了一片哄笑。

    玉小福脚步稍缓,扭头一看,后面居然只跟上来十来号人。

    玉小福转大骂道:

    “都给老子滚。”

    那十来号人却一起冲了过来,架着玉小福就往后跑。其中一人还边跑边劝:“老大,寡不敌众,保命要紧!”

    再一看,那五百多人马早已经乱作一团,狼奔豕突,四下逃窜。

    郭大器忽觉豪气干云,像手握十万雄兵的大将军。他纵跃上高处,一声令下,千人呼喊着,追杀城南小霸王。

    玉小福被裹挟着,已经不辨方向,不由己只顾拼命向前跑。

    跑着跑着,忽然被前面的一堵墙挡住了去路。

    玉小福抬头一看,正是玉府的院墙。

    他顾不上多想,踩着手下肩膀,翻进了玉府。

    紧跟着的十来号手下,又拉又拽,连滚带爬都翻墙进入了玉府。

    郭大器的一帮手下追了过来,大约有二三百人。他们眼看着玉小福翻过院墙,为首的几个,正在吵吵嚷嚷也想翻墙入内。

    这时,一群官兵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黑瘦的中年人,一捕快打扮,却不是本地的捕头。

    “跑到这块儿干什么,快给我散开。”——黑瘦汉子不客气的对领头的几个喝道。

    “哪来的黑皮,没看见大爷在追人?”一个同样jīng瘦、剃着光头的白衣人指着他的鼻子说。

    ——说话的是淮南鹰爪王的入室弟子,吴大富请来助拳的高手厉远鹏。

    黑瘦捕快嘿嘿一声冷笑,说道:

    “对官爷还敢这么凶?小心打断你的爪子。”

    历远鹏大怒:

    “现在大爷就剥了你这狗皮。”

    话音未落,一双手掌已变成青黑sè,双爪左前右后,闪电般抓了出去。甫一出手,招未用老,却突分上下两路,一路奔面门,一路奔下yīn。显然是下了狠手,志在一招夺命。

    黑瘦捕快未见动作,手中却突然出现了一把黝黑的铁尺。

    一道黑光,一声脆响,然后是历远鹏凄厉的惨叫声。

    他的双手除了拇指之外,其余八指都被齐根折断,露出一截截白白的骨茬。

    一众官兵已经抽刀在手,向前了上去。

    众人纷纷退散,只留下历远鹏还在原地惨嚎。

    黑瘦捕快用铁尺轻轻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

    “官爷孟三省,最恨人家喊我黑皮。看你好像是鹰爪王的徒弟,我放你一马,自己找个接骨大夫;接好了还可以自己拿筷子吃饭。”

    历远鹏停止哀嚎,毒毒的看了孟三省一眼,猛地一头撞向孟三省。

    孟三省连忙用铁尺格挡,却慢了半拍,被一头撞在墙上。

    手中铁尺硌断肋骨,嵌入腔里。

    孟三省嘴里喷出大口的鲜血,眼见不活了。

    历远鹏怪笑一声说道:

    “鹰爪功大爷没学好,俺这铁头才是要你狗命的杀招。”

    众官兵一看,急红了眼,乱刀把历远鹏砍成了酱。

    城北帮人众之中,不知谁喊了一声:“cāo家伙,砍死这帮丘八。”

    本来已经散开的人群一下子涌了过去。

    一场乱战之后,地上躺了几十具尸体。

    那些还有没死透的,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哀嚎着。

    空气中弥散着阵阵血腥。

    半个时辰之后,府尹大人震怒,亲率城中能调集到的所有人马,前往郭家祠堂围剿叛匪。

    未想到事发展成这样的郭大器、吴大富早已潜逃,留下一帮无赖混混还有叫花子,惨遭官兵的血洗。

    跟随玉小福翻墙逃进玉府的那十三个人,正是伪装成他死忠手下的我们。

    如今,玉府官兵已经被撤调一空,我们得以仔细搜查。

    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我们一行人一刻不停,一直搜寻了两天一夜。

    最后的结果令人失望:只搜到呼忽儿私藏的几万两的银票和几张房契地契,还有养蛊虫用的器皿和药物——似乎他并没有回到过玉府。

    花郎仔细看了看那些房契和地契,是两间商铺和乡下的一百亩水田——看来呼忽儿很早之前,就打算在扬州长期待下去了。

    看到最后一张时,花郎忽然兴奋的招呼我们来看:那是一张房契,卖房者姓名一处赫然写着:叶梓贤!

    花生大哥若有所思的说道:

    “上次我找神雀的时候,就知道叶家的房产被抵了赌债。没想到幕后的买家竟然是呼忽儿,他这么做不会仅仅是为了得到一处宅子吧。”

    花郎说道:

    “呼忽儿买下叶家的宅子,只怕没那么简单。事不宜迟,我立刻传书上报特使大人,我们马上刚过去。”

    玉府到叶家只有三、四里路。我们换了衣服,装扮成闲人,分批离开玉府。

    这次回家,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爹爹。因为我的逃婚事件,让他明显的苍老许多。要不是花郎提醒我一定要克制,我真的忍不住冲上前去,和爹爹抱头痛哭一场。

    因为rǔ娘在琼林别院,我并没有看到她。离开之前,我再三嘱咐小福,让他好好替我为rǔ娘尽孝。

    离开家的时候,我深深的看了一眼熟悉的宅院,想要永远把它们印刻在心里。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