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问与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我在大伽蓝寺再一次见到乔仙林。

    这个实际年龄不到三十岁的男人,这一段时间憔悴了许多。乍一看上去,竟然像五十多岁的老人:神呆板,微驼着背,两鬓也出现一簇白发。

    虽然一直没人告诉他,关于乔苏苏或者燕婕的任何消息。

    但是他一定感觉到了什么,他本来就是一个极其敏感而聪明的人。

    我和花郎认为他有权利知道真相,就在一个有些闷的午后,我们决定把乔苏苏和燕婕的死讯告诉他。

    我本以为:这个饱经沧桑的多男人,听到噩耗之后,一定会彻底崩溃、痛不yù生。

    我甚至已经和花郎说好,要防备他一时想不开自寻短见。

    可是我彻底猜错了。

    在我们讲诉时,他始终保持着一个静止固定的姿势。

    如果不是还有微微的呼吸和心跳,我都会误认为他是一个木头人。

    燕婕死于爆炸,死的很突然,所以没有痛苦。这个我们原原本本告诉他了。

    乔苏苏的死状太惨,我们没有敢说出实,只是说她水土不服,病死了;又因为她的体内有危害很大的蛊虫,所以马上被焚化了。

    她的骨灰就保留在大伽蓝寺里面,僧云大师、花生大师和寺内十位高僧一起为她做了法事,超度亡灵。

    我们建议乔仙林选一个吉rì,把乔苏苏的骨灰安葬在她父亲的旁。

    直到说到乔苏苏安葬的事,乔仙林才动了一下体,语气平淡的说道:

    “就请花生大师帮我挑一个吉rì吧,我会好好安葬苏苏的。我还欠她很多东西,我这就去给她买回来,到时候做陪葬用。”

    乔仙林边说边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我在后面叫住了他,把那把宫扇还给他。

    看着乔仙林有些佝偻的影,我忍不住又湿了眼眶。

    “他已经被命运折磨的完全麻木了。”——我说道。

    花郎也深深叹息一声,说道:

    “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源于人xìng的贪婪。最可恨的就是呼雷家族——贪得无厌,荼毒生灵,必遭天谴。如果天不灭他,有朝一rì我也会灭掉他。”

    我点点头,轻轻的靠着他。内心充满了自豪:我能做的只是用铁铲劈开大金蝉的脑袋;花郎才会成为扫乾坤的大英豪。

    不过,我也要多学,多问,多思考;免得花郎成了大英雄之后,会嫌我还是那么白痴。

    我也确实心存好多的疑问,需要他的解答。

    想到这里,我扭头对花郎说:

    “花郎哥,你那天的推断真的很神奇,乔苏苏一下子就被你找到了。我也想试着推断一些问题,你帮我判断一下对错,可不许笑话我哦。”

    花郎笑着说:

    “那怎么敢呢,你尽管放心大胆的说,这屋子里又没有别人。”

    我认真想了想,说道:

    “那天你是先说疑点,然后再做分析。——我可不跟你学,我要自问自答。”

    花郎笑着点点头:

    “小童洗耳恭听。”

    我把肚子里的疑问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一问:我在大密室听到乔苏苏的声音,是她从乔仙林的厨房下面发出来,然后传到我耳朵里。既然乔苏苏不能离开小密室,又怎么会去厨房那里呢?

    答:是乔五把乔苏苏带到那里的,因为“皮仙”生病了,需要带给呼铁翼诊治。诊治的时候她发出声音,声音传到大密室,恰好被我听见了。

    二问:乔苏苏为什么不停的说“做功课”?是谁让她这么说的?目的是什么?

    答:她不停的说“做功课”是为了提示开启佛堂暗门的方法。——这个花郎哥之前已经解答过了,哈哈。是呼铁翼让她这么说的,目的是提醒某个人,这个人应该是呼忽儿。

    三问:乔仙林厨房下面的密室是谁挖的?

    答:是乔五挖的,因为密室和地道都很粗糙。如果是呼铁翼,他不会容忍这么劣质的工程。

    四问:呼铁翼被寒体锁链锁在墙上,他又是怎么从厨房下的密室中逃出来的?

    答:这个问题请当时查验现场的花郎哥回答。

    五问:乔仙林那只神雀本是呼铁翼所养,只有遇到呼忽儿时才会飞去“皮仙”的藏处,因为呼忽儿上藏着呼铁翼的毛发。为什么后来神雀会带着乔仙林去“皮仙”藏处呢?乔仙林上又没有呼铁翼的毛发。

    答:这个问题同样请花郎回答。

    我一口气提了五个问题,自己回答了三个。

    我有些洋洋自得的对花郎说:

    “怎么样?五个问题,我答三个,你答两个。三对二,我胜出。”

    花郎苦笑着说:

    “既然我反正是输定了,可以不回答后两个问题吗?”

    我假装嗔怒道:

    “小童犯上——你敢不回答。快说,快说。”

    花郎装模作样的做了个揖,一本正经的说道:

    “花娘姑娘的自问自答非常jīng彩——都能自圆其说,没有明显破绽。尤其最后两条,回答的简直是天衣无缝。”

    他不顾我笑弯了腰,接着说道:

    “小童来试着解答第四条,就算狗尾续貂了。根据我在现场的查验,我发现,锁呼铁翼用的寒铁锁链已经被腐蚀坏了一环。据花生大师推断,那有可能是被“皮仙”的眼泪腐蚀掉的。因为大金蝉蛊虫在“皮仙”体内会产生腐蚀xìng的毒素,需要通过流泪才可以排出。想必是呼铁翼每次都偷偷把“皮仙”的眼泪涂抹在铁锁的同一个位置,rì久天长后,终于把寒铁锁腐蚀开了。”

    我拍拍手说:

    “花郎这狗尾巴续的不错,接着来续第五条吧。”

    花郎说道:

    “第五个问题,我是这样理解的:神雀是呼铁翼jīng心驯养的,本来只有呼铁翼的毛发才可以激发它飞去“皮仙”藏处。不过后来事发生了变故,神雀被叶梓贤偷走,又被乔仙林安排下了麻药,所以影响了神雀的感知能力,使得它把宫扇上的雪蚕丝当成了呼铁翼的毛发,从而激发它飞去“皮仙”藏处。”

    我摇摇头说道:

    “这第五条狗尾巴有瑕疵。我觉得:是因为神雀后来和乔仙林产生了深厚的感。神雀带乔仙林去找“皮仙”不光是因为受到雪蚕丝的刺激,更多的是因为它理解了乔仙林的相思之苦,所以才那么执着的带他去找乔苏苏。”

    花郎点点头说:

    “这个我也赞同,灵鸟比很多人都更重感。”

    我不满的说:

    “那你跟你的jīng卫鸟过一辈子吧,别想再让我对你好。”

    花郎连忙哄我说:

    “很多人当然不包括你,你的意至少和神雀一样深。”

    笑闹了一阵,我又有些可怜那只神雀:它那么聪明、重,最后却被一个狠毒的老头活活捏死了。

    我问花郎:

    “乔仙林不是把神雀放飞了吗,怎么它又会回到叶梓贤手里?”

    花郎说:

    “这个我也曾经问过乔仙林,他说,他曾多次放飞神雀,神雀却顶多出去一两天又飞回来了。他没办法,最后只好去了一趟鸟市,把神雀交给黑驴。他想鸟市里面有那么多的鸟,至少神雀不会太寂寞。”

    “他再三交代黑驴要善待神雀,不要再用它去赌鸟。黑驴倒也守信,真的没再用神雀赌鸟;不过他想出另一个生财之道——用神雀替人相鸟。很快神雀再一次名声大震,只要是它认可的鸟,不论品种品相,一律价百倍。”

    “神雀的名气很快传到老太爷耳朵里,老太爷有心想收神雀。黑驴得到消息,不甘心拱手相让,又怕得罪老太爷。左思右想后,用最快的速度把神雀高价卖了出去,得了一大笔银子。”

    “神雀被卖后,不知为何,相鸟的本事就开始打折扣。时而神奇,时而平庸。所以,很快又被主人卖掉。就这样转手多次,最后回到了叶梓贤的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