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天吃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血魂族在利用飞禽做远距离传信时,通常不会动用血魂jīng卫鸟。

    因为血魂jīng卫鸟并不如鸽子那样有持久的耐力,可以长距离飞行。

    但是,特别重要的信息还是会选择血魂jīng卫鸟;因为这种鸟更智慧,更可靠,而且速度更快。

    这次传信来的正是巡查特使的那只随血魂jīng卫鸟。

    花郎取下信管中的信,放飞特使的血魂jīng卫鸟;然后回到密室,把密信交给僧云大师。

    僧云大师看罢,突然出手如电,点到乔五和燕婕的睡。二人闷哼了一声,倒地不醒。

    僧云大师这才说道:

    “特使大人发现:店小二的右手手背有一个硬物划出来的痕迹,经辨认,是一个展翅的飞禽形状。特使大人怀疑这个飞禽印记和圣雪域有关,特意把图形也画了下来。”

    僧云大师把信条递给花生大哥。

    花生大哥仔细看了一下,说道:

    “看轮廓形状很像是呼雷家族的族徽。花郎,你把辛三娘的白绸拿出来。”

    花郎听了花生大哥的话,立刻从锦囊中取出一块白绸缎,展开捧在手中。

    白绸上绣着一只黑sè的秃鹰,张开翅膀的样子和信条上画的轮廓非常相像。

    花生大哥指着白绸对僧云大师说道:

    “这是我们在与呼铁翼有关系的另外一个女人上发现的,你看着上面绣的秃鹰,这就是呼雷家族的标记,黑sè是呼铁翼专用。”

    僧云大师仔细对比了一下,点头说道:

    “难道是呼雷家族又有人来到这里?”

    花生大哥没有做声,看着白绸和信条沉思了片刻,忽然说了声:

    “再来看看尸体。”

    为了防止有变,我们将昏睡的乔五和燕婕也搬到了呼忽儿面壁的那间房。

    花生大哥先脱掉尸体的一只袖子,让花郎抬高尸体的右臂,露出了腋窝。

    圣雪域的蛊师有一个传统,为防止跳蚤、虱子之类的小蛊虫寄生到自己上;所以会把全的毛发都用特别的药水脱干净,只留头发。有的甚至头发都要剃光。

    呼忽儿腋窝下正纹着一只展翅的秃鹫,颜sè是青黑sè。

    “果然有问题!”——花生大哥说道。

    他不等我们发问,指着呼忽儿的纹说道:

    “你们看这只秃鹫——翅膀的羽毛数量九根,这是呼雷家族嫡系子孙的份象征。再看颜sè是黑sè,这是嫡子嫡孙才可以用的颜sè。我少时曾经见过呼忽儿的纹,他也曾告诉过我:呼雷家族嫡系子孙的纹,是十五岁的时候由在任的族长纹上去的”

    “算起来,他上的纹不足二十年,颜sè应该是黑sè;但是现在这个纹却变成了青sè——陈旧的程度远远超过了二十年。。”

    我问:

    “会不会是纹也随着他的样貌一起衰老啦?”

    花生大哥摇摇头:

    “这种纹并无奇特之处,时间久了也会褪sè。”

    僧云大师说道:

    “和尚以为是什么原因?”

    花生大哥说道:

    “我怀疑,此人不是呼忽儿。”

    我们都一惊:异口同声问道:

    “那是谁?”

    花生大哥说道:

    “刚才我问乔五和燕婕,呼铁翼的尸体是怎么处理的?二人的回答中,却找不到答案。如果一个人尸体下落不明,要么是被毁尸灭迹,要么就是根本没有死亡。”

    僧云大师问道:

    “如果真是呼铁翼,把呼忽儿救走就可以了,自己怎么会死在这里?”

    花郎说道:

    “小童有一个猜想,不知当不当讲?”

    僧云大师摆摆手说:

    “特别时期,不必拘礼。有什么想法快说。”

    花郎点点头,先问花生大哥:

    “大师,如果这是呼铁翼的尸体,那之前你为什么会误认为是呼忽儿的。”

    花生大哥说:

    “他们本是父子,高体貌有诸多相似;再说呼忽儿忽然变老,相貌已经改变,并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面孔。而这具尸体死于聚神蛊吸干jīng气,体貌也变得衰老。所以,只要把衣服换上,很难察觉到底是谁的尸体。”

    我们都点点头:如果没有明显的标记,确实很难区分突然变的同样衰老的父和子的尸体

    僧云大师用赞许的语气说道:

    “小童,你接着说。”

    花郎说道:

    “如果这具尸体就是呼铁翼的话,那么多半是呼忽儿杀了他。花生大师说过,呼铁翼死之前被吸干了jīng气,这种行为本来是无意义的,除非jīng气可以为己所用。”

    “乔五交代过,呼铁翼似乎已经找到了把别人jīng气据为己有的方法。如果,他把这种方法传给了呼忽儿,呼忽儿完全可以用这种方法杀掉父亲。而他杀人的好处是:一是李代桃僵,让我们误以为他已经死掉;二是吸干呼铁翼jīng气为己所用,内功增加几倍;三是独霸药人皮仙,求得长生不老。”

    我叹道:

    “这世间真有如此邪恶狠毒的人吗?”

    花生大哥说道:

    “圣雪域有一种冰蜘蛛叫天吃蛛,食xìng贪婪。平时蜘蛛父母出去觅食喂养一群小蜘蛛,遇到找不到食物的时候,这群小蜘蛛就会把自己的父母吃掉。呼忽儿心魔太重,比天吃蛛更没有人伦”

    花郎接着说道:

    “我们离开乔家老宅后,留下小二哥在这里。小二哥一定是去密室查看时,遭到呼忽儿或呼铁翼的毒手。他临死前,在二人上看到了秃鹫族徽,所以用指甲刻画在手背上。这是血魂族特有的一种暗记,当时看不出来,过了几个时辰才会显现出来。”

    僧云大师点点头说:

    “店小二正是用了这种暗记。呼忽儿把小二的尸体扔到大伽蓝寺山门前,是为了转移视线,误导我们,让我们以为店小二是在到大伽蓝寺的路上被害的。”

    花郎说道:

    “小童也是这么猜测的,不过还是有一个小的疑点:小二哥是怎么发现呼家父子体隐秘处的纹的?他们是不是还有别的明显的标记露在外面?”

    花生大哥说道:

    “在圣雪域之外行走,他们不会带有明显的标记,因为那样容易被人发现行踪。”

    花郎说道:

    “我也想过另外一种可能:秃鹫会不会是别人故意画在小二哥手背上?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人必须同时对血魂族和圣雪域的呼雷家族都有很深的了解。”

    听了花郎的话,我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躺着地上的乔五和燕婕,他们不正是符合条件的嫌疑人吗?

    花郎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两个人说道:

    “所以,他们其中的一个人,一定知道更多的内。我们必须要想办法撬开他(她)的嘴。”

    僧云大师说道:

    “我的人马即可就到,等他们到了之后,全面彻底搜查乔家老宅;这两个人,我们押回大伽蓝寺处置。”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