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做个伴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这么说那个药人已经放走了?”

    ——乔仙林问道。

    “没有。”

    ——龙得江摇摇头,接着说道:

    “乔五根本就不想放走药人,他说药人已经没有魂魄,算不上是人了,放出去的结果也是饿死后被野狗吃掉。后来在我一再迫之下,他才勉强同意。但是,药人已经离不开小密室,最多只能到佛堂。如果离开佛堂,就会有剧烈的反应。我没有办法,只好让药人回到小密室。我能做的,只是经常去看看她是否安好。”

    乔仙林又问:

    “你们昨天在书房是不是有过争吵?”

    龙得江说:

    “有过——因为我发现他对药人做了和呼铁翼一样的事。他不知是如何知道要这么做的?也许我偷看呼铁翼的同时,他也在更隐秘的地方偷看——这本来就是他最擅长的事。他说他一直在这么做,只是我以前没有发现。”

    龙得江继续说道:

    “我问他为何还要伤害药人,就算她没有灵魂,毕竟还是一条人命。他说事已至此,他必须要完成药人的培育。这是上天赐给他的机会,他不能违背天意。他家五代单传,到了他这一代又没有了子嗣,如果药人培育成功,他不但可以长生,还可以生出后代。古籍记载,这种药人有治疗一切人间杂症的奇效。”

    乔仙林问:

    “那天我昏倒在菜田的粪池内,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得江说:

    “那是乔五让我干的,那个粪池有一个隐藏的出口,正是小密室另一个出口,这可不能让别人发现。乔五本来让我除掉你,可我下不去手。因为在这个乔家老宅只有你是无辜的。”

    乔仙林说:

    “你不杀我灭口,乔五又能怎么善罢甘休?”

    龙得江说:

    “我已经清掉你那段记忆,乔五也就不在坚持杀你了。我想,他也是为了以后还可以继续偷看我们······”

    乔仙林说:

    “我怎么会找到那么隐蔽的出口呢?”

    龙得江说:

    “这个问题我们也想不通,乔五甚至怀疑你和呼铁翼有关系。不过,他查过你的体,你不但不懂蛊术,就连最基本武功都不会。”

    乔仙林说道:

    “你清掉了我的那段记忆,我再也想不起来是什么原因让我找到那里。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我天亮就要离开这里。”

    龙得江黯然的说:

    “你是我第四个男人,又那么的年轻,我不想你死的这么早。乔五担心你可能会泄露老宅的秘密,不会许你离开的——他是六扇门的总捕头,你逃不出他的手掌。”

    乔仙林说:

    “难道我要陪你们一起老死在这个见不得阳光的地方?”

    龙得江点点头:

    “其实,我们两个也像那个药人——她不能离开密室和佛堂,我们也注定要在此终老。除非,我们两人联手,让曾经的故事再重复一遍——你敢吗?”

    乔仙林明白龙得江的意思。

    可是杀人的事,正如龙得江所说,他想都不敢想。

    乔仙林不由想起自己凶险的命格——幼年克死至亲的父母,长大克死至的恋人;接下来的岁月,就在这诡秘的老宅中苟活一生。

    这就是命。

    既然无计可施,那就认命吧。

    人,一旦认命,颓废就随之而来。

    乔仙林上了酒,只要是乔五不在的时候,他就会喝的酩酊大醉。

    每次他醒来都会发现睡在自己家里。

    他知道一定是龙得江送他回来的。有一次,他忍不住问龙得江:为什么这样做?

    龙得江说:

    “你一喝醉就会来找我,要完之后就马上要回家,我只好送你回去。难道你一次都不记得了吗?”

    乔仙林努力想了想,好像有些模糊的印象,但是他宁可不记得。

    有印象说明还是清醒,清醒说明酒里掺了水——他想。

    一定是清除记忆时留下的后遗症——龙得江这样想。

    乔仙林已经很久没有看那柄宫扇了,他把它藏在自己家中最隐蔽的地方。不是怕人发现,而是怕自己无意中看见。

    然而,越是不敢看,越是不忍看,就越是忍不住要看。

    乔仙林那天酒喝的格外多,当他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手里握着那把宫扇。

    他忍不住看了苏苏的绣像,心中像被重锤狠狠敲了一下,霎时间,涕泪交加。

    他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哭了整整一天,枕头都被浸湿了。他想就这么抱着扇子死掉吧。

    旁晚,龙得江来到了他的家里。

    她坐在他的旁无言看着他,两个人就这样不知呆了有多久。

    夜已经很深了,龙得江忽然长叹了一声,说道:

    “没想到,一个男人真的可以对一个女人痴。我一直以为,痴只是女人才有的。”

    黑暗中,龙得江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昨晚你酒醉,我送你回来,是你自己拿出这把扇子。你还喊着苏苏——是女子的名字吧。然后,你把我当作苏苏,对着我说了很多很多话。你睡着后,我看了那把扇子,看见了苏苏的绣像——她真的很美。我现在很后悔——我真不该让你卷进来,你还那么年轻,你应该有自己的未来。”

    龙得江说着,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黑暗中,一双手抚摸她的脸庞,为她擦干脸上的泪。

    “我没有未来——这就是我的命。”乔仙林轻轻的说。

    龙得江俯紧紧的抱着他:

    “仙林——如果你可以把我当成苏苏,我愿意用死来改变你的命数。如果你觉得我不配,我帮你清除记忆,让你不再记得我是谁。”

    乔仙林体颤抖了一下,把龙得江抱的更紧。

    龙得江嘤咛一生,有些羞涩的说:

    “仙林,你真的不介意吗——我比你大十几岁,可以做你的阿姨了。”

    ,真的有一种魔力,让暗无天rì的人生变得有一丝亮彩。

    让人可以在最艰难的时候,有一个理由活下去。

    乔五爷在老宅的时间越来越短。

    乔仙林还是白天呆在老宅,晚上回家。

    不同的是,他不再喝酒。

    只因为龙得江说过一句话:

    “你清醒的时候来找我,才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发泄的工具。”

    有时激后,乔仙林也会心有余悸的问龙得江,乔五是否还会偷看?

    龙得江说,乔五已经没有心偷窥了。他更关心的是药人的培育——现在好像是到了一个关键的时期,他必须要找到那些罕见的材料做药,喂食药人。

    说完,龙得江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对乔仙林说:

    “对了,你养的那只黄雀好像有些古怪。近来,我发现乔五好几次都在观察它,我不确定他看出了什么。但是,我担心他是不是想拿你这只鸟做药?”

    乔仙林有些着急,他说道:

    “那可怎么办?这只黄雀确实不一般,它本来是一只神雀,扬州鸟市的赌鸟的之王。后来被喂了麻药,才变成这样。”

    龙得江说:

    “我看它不是赌鸟这么简单,我们族有一种血魂jīng卫鸟,可以负载人的灵魂;它虽然是黄雀,我总感觉它和血魂jīng卫有类似的地方。你知道它的来历吗?”

    乔仙林说:

    “说来话长,它本是我以前少东家的物。被我害的失去灵xìng,没人要了,我才把它带走的。”

    龙得江说:

    “以我之见,你还是把它放生的好。它现在的况,自己生存没有什么问题。要是被乔五看中,那可是死无全尸。”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