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金鳞美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那一个离奇和荒谬的夜,乔仙林知道了龙得江不是一个老头子,而是一个充满魅力的成熟女人。

    在此之前,乔仙林对女人的经验基本是空白,他和乔苏苏的初恋时,最大胆的举动就是拉了一下对方的衣袖。

    但是,乔仙林的心中,不想和龙得江有再一次的纠缠。因为,乔苏苏的样子让他觉得揪心的痛。所以,他想了很多种办法,如何躲过龙得江的纠缠。

    然而,龙得江只是跟他在一间屋里平静的过了一夜,再也没有出格的举动。好像,龙得江又变成了老头子。

    第二天,鸡鸣三声。

    躺着地上乔仙林惊醒,发现睡上没人。再一看,龙得江正背对着他,面朝一面铜镜,梳着自己的长发。

    她没有回头,只是说了一声,醒了?

    乔仙林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怎么张口

    龙得江好像很了解乔仙林的心,她对着镜子说道:

    “男人第一次后,心也会有些乱。当你有过很多次后,你就会觉得这种事实在和吃饭一样平常。等你再老的时候,你又觉的做这种事开始变的吃力起来。那时候,你可以选择清心寡yù、修养xìng,也可以选择换换花样。比如,偷窥别人做这种事。这可以激起你久违的。”

    龙得江一席梦呓般的话,乔仙林听得似懂非懂,不过他听出最后一句话似有所指。

    乔仙林质问:

    “昨天,到底有没有再偷窥?”

    龙得江说:

    “你的感觉很灵敏,不止是昨天有人偷窥;以前我给你擦,每一次都有人偷窥。”

    乔仙林打了个寒战,心里泛起一种作呕的感觉。

    龙得江说:

    “其实知道这些对你并没有好处,不过既然昨夜我已经答应告诉你,那么你听,我也都要说了。”

    乔仙林咬牙说道:

    “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龙得江说:

    “我知道你并不是懵懂无知的乡村少年——你有复杂的经历,你有敏感的嗅觉,还有扮猪吃老虎的智力。你一定猜到是谁,只不过,你还要从我嘴里得到证实。”

    乔仙林不置可否。

    龙得江接着说:

    “既然如此,我告诉你他是谁。他是圣雪域顶级蛊师的关门弟子,他是血魂遗族的座上宾,他是六扇门总捕头,他是我的人,他是你的叔祖。”

    乔仙林虽然心里有所准备,还是被龙得江平静的话语给震呆了。

    龙得江仍然没有回头,手上的木梳还是一下一下的梳理着头发。

    她依然平静的说:

    “我这一生,本来只跟三个男人有交集,没想到你做了第四个。所以,你有权利知道另外三个男人的故事。”

    “第一个男人,就是我的生父。他是一个天才的工匠,最拿手的就是建造各种密室。他只有我这一个女儿,他只好把手艺传给了我,并且让我在死去的娘妻墓前发誓:只招婿,不嫁人。”

    “后来,我爹也死了。我接替了我爹进入了我们族的工部。再后来,我被派到扬州组建金鳞组,在扬州认识了第二个男人乔五。我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告诉我:他叫乔五,但并没有兄弟姐妹,只是他乔家人丁稀少,他爹希望有五个儿子,就给他起了这个名字。”

    “乔五是我族恩人,曾经冒死为我族通报消息,我族长老也曾替他疗过伤。我们来扬州建造了许多联络点,其中最隐秘的一个密室就设在乔五家的老宅下。”

    “密室建好之后,乔五请求我帮他另修一间小密室,说是在里面练习拔蛊术的时候,可以防止蛊虫外逃。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何况那时,我已经对乔五生出了愫,我私自安排金鳞组修造了那间小密室。”

    “小密室建好之后,我们接到指令去探查沉在江底的一座上古的墓室,据说里面有我血魂族的宝物。我们金鳞组全力打通墓室,进入墓室之中后,却遭人暗算,墓室被江水淹没。除了我一个人之外,其他组员全部死亡。”

    “我所以没死,是因为乔五救了我。他淹死了金鳞的所有人,却救了我的命。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师父要在小密室养一种神奇的药人,参与建造小密室的人都要被灭口。他舍不得我死,这才救了我。”

    “我在血魂族时也学习过一些药人的知识,我问乔五他师父是不是圣雪域的人?他承认了,还告诉我,他师父是圣雪域最厉害的蛊师。之所以收他为徒,是因为多种原因。”

    “第一,乔家老宅之下,是一个特殊的风水地,只有这里才可以养成那种药人。第二,乔五是六扇门的人,可以挡住很多麻烦。第三,乔五和血魂族有特别的交,方便获得很多珍稀的材料。”

    “我私自修造密室,还间接害死了金鳞组其他所有组员,我已无法回头。唯一的安慰就是乔五我,虽然他有家室,但是只有我是他边的人。为了防止泄露份,也方便同进同出,我易容成一个男子,化名龙得江。”

    “我们后来就去了京城,度过了波澜不惊的几年。有一年chūn天,乔五忽然带我回到扬州。我以为他只是思乡心切,到了之后才知道,是他师父要他回去。原来,他的师父找到了一位女子,是百年不遇的药人之选。但是,还缺少别的一些珍稀的药材做辅助,所有要乔五想办法去解决。”

    “我以龙得江的份回到了乔家老宅,除了照料乔五的起居,还利用血魂族的所学,暗中帮他解决了很多难题。我一直都没见过乔五的师父,他却在暗中观察我。我和乔五都没有想到——他竟然看穿了我的份。”

    “我第一次见到乔五的师父,是在佛堂之中。他当面揭穿了我,没有杀我,而是强暴了我。然后他告诉我,他是圣雪域最厉害的蛊师,大巫王的师兄,神圣的呼雷家族的继承人——呼铁翼。现在你知道,第三个男人是谁了。”

    “呼铁翼好像对我有些一见钟,他要我永远臣服于他,他会带我一起永生。他还说,他本来可以用蛊来控制我,可是他不愿意那样做,他希望我用灵魂来追随他。”

    “呼铁翼虽然强暴了我,我却不恨他。因为他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男人。他虽然是乔五的师父,但却是差不多的年纪,而且更显的年轻。他眼神里那种妖邪之气,真的会让女人甘心献出一切。可是,乔五救了我的命,我对他的感也算得上深厚;我不能答应做呼铁翼的女人。”

    “可是呼铁翼告诉:他和我颠鸾倒凤时,乔五一直在暗处偷窥。从那之后,我才知道:乔五最喜欢的不是和我行房,而是偷窥我和别的男人做那种事。”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