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变身 一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乔仙林白天依然到乔五爷家打扫,晚饭后收拾妥当就回家休息。

    乔五爷的活动规律还是那么无迹可寻,有时候会整月待在老宅不出门,有时候则一去数rì不回。乔宅有时候会来一些奇怪的客人。看打扮和气质,有官府的,也有江湖人,甚至还有出家人。

    而龙得江自从中了乔仙林老鼠夹的暗算之后,神有些落寞,也不主动和乔仙林闲谈了。

    乔仙林看着这个单影只的老人,心里有些不忍;他不但决口不提那些天发生的事,而且还主动帮着龙得江做活计。

    乔五爷和龙得江在乔宅的言谈、举动,并不刻意避开乔仙林;也许是对他的信任,也许觉得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年轻人,不值得防范。

    时间久了,乔仙林慢慢发现,乔五爷和龙得江之间的关系有一些说不出的微妙,似乎并不是一般的主从关系。

    龙得江经常在送乔五爷出门后,目光看着他的背影,站在那里好久好久。而且,不管乔五爷在不在,龙得江经常会去乔五爷的房间,一呆就是很久。

    他出来时候的表也常常不同——有时是心满意足,有时候是面无表,有时候郁郁寡欢,有时候甚至会气愤难平。

    那一rì,是乔五爷回来的第五天。

    乔仙林发现,龙得江不知什么原因,变得心事重重,坐立不安。

    乔仙林隐隐感觉,他的绪一定和乔五爷有关。

    午饭时,龙得江说没胃口吃饭。连乔五爷的饭菜都是乔仙林送过去的——平时,都是龙得江为乔五爷送饭菜。晚饭时,乔仙林做好饭菜正要给乔五爷送过去时,龙得江却又要自己亲自送去。

    乔五爷习惯在书房用饭,他吃的也比较简单,对饭菜的味道也从不挑剔。

    每次估计着差不多吃完,乔仙林会过去收拾碗筷,擦干净桌子,然后给乔五爷送一壶碧螺chūn。

    龙得江端着食盒去了乔五爷的房间。

    乔仙林则等着乔五爷吃好饭,收拾完,泡好茶,就可以回去休息。左等右等,龙得江一直没有回来。乔仙林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决定泡一壶茶给乔五爷送过去。

    他端着茶刚走出厨房,就看见一个人从乔五爷的书房里走了出来。

    走近了一看,正是龙得江。

    乔仙林问:

    “茶现在要给五爷爷送过去吗?”

    龙得江点点头,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房间。

    乔仙林送茶进去,发现饭菜一点都没吃,全部扣在地上。乔仙林不敢多问,赶紧去拿来工具,打扫干净。

    乔五爷也没做解释,只轻描淡写的说:

    “不小心打翻了。”

    乔仙林小心翼翼的说:

    “侄孙马上再去烧几个菜。”

    乔五爷说:

    “不必了,收拾干净你就回去休息吧。”

    乔仙林收拾完书房,正打算回去;看见龙得江的房间还亮着灯,就走了过去,打算进去打个招呼再走。

    乔仙林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龙得江的声音:

    “进来吧。”

    乔仙林并没有打算进去,只想站在门口说一声就走。

    里面声音又说:

    “进来说吧。”

    乔仙林犹豫了一下,轻轻推开门。

    忽然门缝里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他,一下子把他拖进屋内。

    灯也几乎同时熄灭了,黑暗中,乔仙林觉得自己脚被一绊,人被推倒在上。

    他还来不及反应,一个体紧紧的压到他上;一只手在撕扯他的衣服,另一只手直接探向他的胯下。

    乔仙林想喊,嘴巴被一张嘴死死堵住;他想用手推开上的人,却触到了两团软软的东西。

    是个女人!

    龙得江的屋里竟然藏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软软的体内竟然有惊人的力量,她一只手已经把乔仙林的衣服的七零八落,另一只手也一招命中,抓住要害。

    最要命的是,她的手掌不知涂抹了什么药物,乔仙林的下体不受控制的立起来······

    乔仙林就在惊恐、愤怒和屈辱中,完成了人生第一场交合。

    上的女人也不再动作,压在自己膛上的两个柔软的团,还在微微起伏。

    乔仙林把女人推下,坐起来。

    他摸索着点亮了油灯,用带刀的目光搜寻着暗处的龙得江;他要看看这个猥琐的老东西是不是正躲在角落里,回味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活chūn宫。

    这个房间乔仙林也很熟悉——屋子不大,陈设也很简单,简单到无处藏,一目了然。

    乔仙林一眼没有看见龙得江,他又抬头看房梁,那里也没有藏着人。

    难道这老东西从窗户逃走了?

    可是窗户却管得很严实。

    乔仙林把油灯移向上的那个女人,她依旧伏在那里,长发挡住了脸。

    乔仙林冷冷的说:

    “龙得江藏在哪里?”

    女人并没有回答,却开始抽泣起来,肩膀和后背一耸一耸的。

    乔仙林说:

    “我并不怪罪你,快穿上衣服走吧。”

    那女人停止了哭泣,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把头抬了起来说:

    “女人为什么逃不过男人的苦?我真的只想做龙得江。”

    乔仙林疑惑的问道:

    “你说什么?”

    女人忽然用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说:

    “你刚才问龙得江藏在哪里?我来告诉你:龙得江藏在我体里——我就是龙得江。”

    乔仙林不退了一步,惊呼:

    “这不可能!你可以模仿龙得江的声音,甚至你可以扮装成他的样子;但是你绝不是龙得江,你是一个女人。”

    女人咯咯一笑,说:

    “你怎么知道龙得江不是女人?你看过他的子吗?”

    她不待乔仙林回答,已经骄傲的起了膛说:

    “你先好好的看看我的子,如果你真的看过龙得江的子,你就会知道:我就是龙得江。”

    乔仙林说:

    “我并不关心你的子,我只想看看你的双手。”

    女子笑着说:

    “你这死小鬼,居然也会暗下机关,差点把人家的手指夹断。你看看,这都是你做的好事。”

    说着把右手伸到乔仙林的眼前,乔仙林借着灯光,看那只有点粗糙的手指上确实有一道伤痕。

    乔仙林回想起做chūn梦时,抚摸自己的手也有些粗糙;所以他才确信是龙得江无疑。没想那却是一双女人的手。

    女子见乔仙林沉默不语,温柔的说道:

    “不要想了,想破头你都不会想明白的。你只要答应在这里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原原本本告诉你。”

    乔仙林想了想,说道:

    “你说话当真?”

    女子说:

    “人家都是你的人了,才不会骗你呢。”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