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神雀的发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乔仙林见神雀反常的样子,以为是佛堂里进来了蛇虫或者野猫之类的动物。

    他仔细查看了一下,没发现任何闯进来的动物。佛堂内的东西都原样不动,小香炉内的香灰还是清晨上香后留下的

    神雀在佛堂内飞了一圈,落在一面墙壁前,啾啾叫了几声;然后侧着头好像在听什么动静。

    乔仙林看看那面墙壁,看不出异常;又把耳朵贴在墙壁上,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神雀却更加兴奋,一边鸣叫着,一边用爪子抓着墙壁。

    乔仙林看墙壁上被抓的一道一道,怕龙得江责怪,急忙把神雀抓住,离开了佛堂。

    神雀在乔仙林手中不停挣扎,乔仙林怕伤了它,并不敢用力。最后,神雀一下挣脱出来,直接飞出了后墙。

    后墙是一片菜田,本来也是乔五爷家的田地,一直租给一个菜农种。

    神雀平时虽然随意乱飞,可是从来不飞出大院。乔仙林放心不下,爬到院墙,看看神雀飞到哪里去。

    等他爬上院墙时,神雀已经飞得无隐无踪了。

    乔仙林异常懊恼,没想到就剩下这么一个相依为命的,如今也弃他而去。

    乔仙林正在垂头丧气,忽然不远处传来啾啾的鸣叫声。他定睛一看,神雀就在一百多步之外的菜田上盘旋。

    乔仙林顾不上院墙高矮,一下子跳了下去,朝着神雀的方向跑了过去。

    还没有跑到跟前,一阵阵刺鼻的臭气传来。乔仙林顾不上许多,很快跑到神雀的下面。

    原来神雀在一个粪肥池子上盘旋,难怪臭气熏人。

    神雀却好像丝毫不受臭气的影响,还降低高度,直到快接近粪水才重新拉高。

    如此几次下来,乔仙林心想,如果不是神雀疯了,那一定是这粪肥池里有什么玄机。

    乔仙林找了根长长的竹竿,用布条系住口鼻,在粪池内捅了几个来回;直熏的双眼流泪,却还是一无所获。

    乔仙林对神雀说:

    “神雀兄,你是不是被麻药药傻了,一会儿是佛堂,一会儿是粪池。这粪池子里能有什么宝贝啊?快跟我回去吧。”

    神雀看乔仙林的双眼都被熏的红红的,无奈的啾啾了两声,朝乔家方向飞了回去。

    经过了这次事件,乔仙林更加细心照顾神雀,生怕它旧病复发,再去乱飞乱撞。

    神雀也安分了许多,顶多在乔仙林的视线范围内飞一下。叫声也很少,显得郁郁寡欢。

    乔仙林心想,神雀一定是很孤单,需要有一个伴儿。

    他趁一次赶集的时候,在集市上买了一只黄雀回来给神雀作伴。

    神雀见到那只黄雀,轻轻叫了几声,就不再理睬。那只黄雀就像见了猎鹰一样,惊恐的直撞笼子,羽毛都撞掉一片。

    乔仙林怕黄雀自己撞死,只好打开鸟笼把它放生了。

    乔仙林不死心,又买了一只说话八哥回来。

    神雀还是轻轻叫了几声,那八哥倒没有乱撞,而是缩在角落里浑发抖,一整天水米不进。乔仙林怕八哥饿死,只好送给别人了事。

    乔仙林不明白为什么神雀啾啾几声,别的鸟就怕的要死?最后,索xìng找了一个机会去了趟鸟市,买回了一只猎鹰。

    这只猎鹰站在一个木架上,右脚带着一个铁环,上面系着一根铁链,一头拴在木架上。

    神雀见了猎鹰,好像来了兴致,竟然飞到木架上和猎鹰只隔着一尺远。

    乔仙林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神雀会自己送到鹰嘴边,猎鹰一伸爪子就能把神雀撕碎。

    乔仙林又不敢做什么动作,怕激怒猎鹰,后果更惨。

    神雀好像不知猎鹰的厉害,在木架上挪动双脚向猎鹰走过去,嘴里还啾啾叫了几声。

    乔仙林的心都悬到嗓子眼。

    没想到,猎鹰看了看神雀一步步走过来,忽然往挪到边上,把中间的位置让出来。

    神雀站在木架中间,不再理睬猎鹰。

    又过了一会儿,大概觉得索然无味,翅膀一张,飞到了猎鹰的头上

    乔仙林目瞪口呆,看着猎鹰头顶着神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一个雕像。

    第二天,乔仙林把猎鹰送给了一个猎户,彻底死了给神雀找伴儿的心。

    闲暇时,他就拿出宫扇来看。

    时间一长,乔仙林发现,只要是神雀看到了乔苏苏的绣像,就会径直飞到菜田的粪肥池上盘旋鸣叫。一直到筋疲力尽才肯回来。

    乔仙林怀疑粪肥池里面真的有什么的东西,他决定找一个机会好好的探个究竟。

    秋天一过,菜田的菜已经被收光。粪肥池也完成了一年的使命,池里的肥料大部分淘出来,用作冬麦的肥料。

    天气渐冷,冬天到来,粪肥池底剩下一层浅浅的粪水,上面结了一层薄冰。

    乔仙林找了一双厚底木屐绑在鞋下面,这样就可以比较从容跳进粪肥池仔细查看。

    他一寸一寸的查看,终于发现了秘密所在。

    在粪肥池的一面侧壁上,有一块明显不同于周围的黑石板;用手敲击,感觉石板很厚,石板后是空的。

    乔仙林试着打开石板,却无从下手,只好回去再作打算。

    第二天,乔仙林带着撬杠过来。废了半天力气,黑石板纹丝不动。他又试着挖去周围的土,土层冻得有些发硬。好容易挖掉一层,却发现再往里面都是石头。

    第三天,乔仙林带着从石匠那里借来的锤子和凿子,对准黑石板,叮叮当当敲了起来。

    黑石板刚飞溅起几个火星,他的后脑就挨了重重一击,立刻晕了过去。

    第四天,乔仙林醒过来。只觉得后脑剧痛,眼前晕眩,却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

    龙得江告诉他,他掉进粪肥池摔晕了,是挖藕的人从那里路过发现了他,把他送回乔家。

    龙得江问他,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乔仙林怎么也想不起来,也许是追一只野兔,不小心掉下去的。冬天的菜田里,经常可以看到野兔。

    龙得江也没再问什么,只让他好好休息。

    龙得江走后,乔仙林仔细回忆曾经发生过的事。却只有一些破碎的片段,还有一些好像是梦里的事

    梦中有一个面目不清的人,用巾替他擦。擦到下体时,竟然停在那里,摩挲了半天。

    乔仙林这时忽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掉,换上了一干净的衣服。

    又过了些时rì,乔仙林渐渐伤愈。他大部分事都可以回忆起来,就是那天掉进粪肥池的经过怎么也想不起。

    不过这次受伤还是带来了一些后遗症,他每到夜里熟睡时,就会做一个同样的梦。

    梦中,一个面目不清的人会替他擦;擦到下体时,会摩挲半天,直到他忍不住喷shè出来。

    乔仙林每天早上醒来,都会羞愧难当。

    他知道自己也是正常的男人,体会不受控制的想要女人。

    可是这样无耻的chūn梦,无疑是对乔苏苏最大的亵渎;更何况梦中人不是苏苏。

    为此,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那段时间,他甚至不敢看乔苏苏的绣像,他怕看见她伤心yù绝的目光。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