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乔苏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花生大哥指了指花郎说道:“他所问的,就是我要问的。”

    辛三娘点头应

    花郎问道:

    “三娘可知这绣像女子是何人?”

    辛三娘说:

    “她很像我十多年前的一个徒弟。”

    花生问:

    “这位徒弟姓甚名谁?现在何处?”

    辛三娘说:

    “她叫乔苏苏,已经过世多年了。”

    花郎问:

    “她是怎么死的?是哪一年过世的?她还有什么家人吗?”

    辛三娘说:

    “她是病死的,死了快十年了;她只有个父亲,在她死后就不知去向。”

    花郎说:

    “既然她姓乔,是不是乔家庄的人?”

    辛三娘说:

    “她虽然姓乔,却是辛庄的人。她的坟茔还在村西头的墓地。”

    花郎又问:

    “这宫扇之上为什么很隐秘的绣着她的画像?我想不会是哪个大小姐的消遣之举吧。”

    辛三娘说:

    “刚才老妄语,那并不是谁家大小姐绣的,而是出自男人之手。”

    花郎问道:

    “男人绣的?三娘如何判断?”

    辛三娘说:

    “因为绣女子像的人,是我唯一教过的男人。我认得他的针法,他轮廓绣的时候,总有一个小毛病改不过来。”

    花郎问:

    “他是谁?为什么会学女红?”

    辛三娘说:

    “他是一个孤儿,从小被送到这里做小伙计。我看他生的灵巧,就时常教他些女红,当是玩耍;他倒也喜欢,只是终究不如女子那么细致,绣花的时候常犯一些小毛病。”

    花郎问:

    “他还在三娘这里吗?”

    辛三娘点点头说:

    “正是,小哥想要见他,我唤他过来就是。”

    花郎点点头。

    当辛三娘说是男人绣的女子像时,我差点喊出乔仙林的名字。没想到,绣花之人却是一个伙计,真是让人有些失望。

    不过奇怪的是,一个伙计怎么会有大内的宫扇?这扇子又怎么落到乔仙林的手中?

    更奇怪的是,花郎哥对这些疑问只字不提,这么明显的漏洞他怎么会疏忽?

    我想,一定是他另有打算。

    那伙计很快就过来了,二十多岁,长得倒是眉目清秀,带着一点娘娘腔。

    他神态恭顺给三娘和我们问安后,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等候吩咐。

    辛三娘问花郎:

    “要让他绣几下看看吗?”

    花郎说:

    “那好,让我等开开眼界。”

    三娘对伙计说道:

    “你绣个侍女吧。”

    伙计应了一声,左手拿起了绷好了素绸的花绷子,右手拿着绣花针有模有样的绣了起来。

    大约半杯茶的工夫,三娘说了声差不多了。

    我们一看:素绸之上,丝线已经勾勒出一个侍女的轮廓来。

    至于针法技巧什么,我们也看不出所以然,只好随意称赞一番。

    花郎问那伙计道:

    “乔苏苏你可熟识?”

    伙计说:

    “我听说过这个人——她也在这儿学过一段时间女红,不过后来病死了;我和她并不熟悉,印象很浅。”

    花郎接着问道:

    “那你为什么会为她绣了一幅绣像?”

    伙计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

    “我那时只是小伙计,蒙三娘恩典,让我学些刺绣;我并不敢和三娘的徒弟之间有什么瓜葛。”

    我们都不由看了三娘一眼,三娘脸上微微一红,正待怒斥伙计。

    花郎连忙摆了摆手,又问伙计道:

    “那你是否曾经在一柄宫扇上绣过女子绣像?”

    伙计想了想说:

    “确实有过,那是别人求我绣的。”

    花郎问道:

    “是什么样的扇子?谁请你绣的?”

    伙计说道:

    “那是一把做工很好的宫扇,上面本来就绣着花鸟;那鸟好像是金丝雀,还有不认识的花草。是我儿时的一个伙伴来请我绣的。他也是孤儿,从不说自己的世。我们是一次偷玉米的时候认识的,后来就经常一起玩耍。”

    “来辛庄后,我们好几年没再见面。那天他忽然来找我,给我一把宫扇,一张女子的画像,还有一捆透明的丝线。他央求我找人把画像绣在宫扇之上,而且不能让别人看出来。”

    “他并不知道我也会女红。我看那丝线晶莹剔透摸在手里凉凉的,以前从没见过。我一时心痒,没求别人,自己就在宫扇上绣完了绣像。”

    “后来他取走了画像,还很阔绰的给我了一两银子;我当时年幼无知,自己给花掉了。”

    花郎问:

    “你那伙伴叫什么?现在可有他的消息?”

    伙计说:

    “他姓乔,不知道有没有大名,我们都他叫大林子。后来就一直没有见过他,也没听过他的消息。”

    花郎点了点头,拿出了那把宫扇,问道:

    “你认识这把扇子吗?”

    伙计接过来只看了一眼,说道:

    “就是这把宫扇——女子绣像右侧正压着鸟的左翅膀,这就是当年我绣的。”

    三娘缓和了神,问道:

    “你可要看仔细了——不许乱讲!”

    伙计又仔仔细细看了遍宫扇,说道:

    “小的确定无疑。当初绣完后,还剩了一点丝线,我一直收藏着。我这就拿来给三娘过目。”

    不一会儿,伙计拿来了一小截透明丝线。

    花郎细验了一下,正是雪蚕丝无疑。

    花郎收了丝线,给了伙计一两银子。伙计连连道谢,离开绣房。

    花郎对三娘说道:

    “现在已经知道了这扇子和绣像的来龙去脉,还请三娘恕罪——弟子一开始隐瞒了这扇子的来历;只是事关重大,弟子也是不得已为之。”

    三娘摆摆手说道:

    “老不会怪你。这扇子和绣像已经搞清楚,还有一事老必须如实相告——那是老这一生最大的罪孽。”

    这件事是关于乔苏苏的。

    乔苏苏被父亲送到三娘这里学习女红时,刚满十四岁。

    虽然是豆蔻之年,她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眉目如画。再加上她xìng文静,心灵手巧,因此深得三娘的偏

    也许是自幼丧母的缘故,乔苏苏言语不多,神中总流露着淡淡的忧郁。

    三娘早年曾被一个男人始乱终弃,从此看透男女之事,不论婚嫁、更无子女。所以,在她内心里把乔苏苏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乔父因为常年在外,索xìng把女儿托付给三娘。

    乔苏苏平rì都吃住在辛三娘这里,只有清明和过年时才回家和父亲团聚。

    这样过了一年,乔苏苏的xìng也渐渐开朗起来,女红的技巧也进步很快。三娘也非常开心,在乞巧节的那天宣布收乔苏苏为养女。

    苏苏的出众和三娘的偏,在众多女弟子中不可避免的引来了嫉恨。

    一rì,一个徒弟偷偷告诉三娘,苏苏在和一个男人私会——这是三娘立的门规中第一止的。

    原来,那年清明。苏苏回家的路上赶上大雨,因道路泥泞,不慎摔倒掉入旁边的河里。是一位正在不远处土地庙里避雨的流浪少年救了她。

    那少年就是和伙计一起流浪过的玩伴——大林子。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