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苦行圣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蛇蛊无sè通明,其状若蛇,但却并非蛇类,而是多足的毒虫演化而成。譬如:蜈蚣、千足虫之类。天下毒虫数以亿万万计,然而真正能变成蛇蛊的微乎其微,是异常的罕见的蛊虫。

    花生大哥jīng力和体力早已耗尽,只凭着求生本能,抵死抗争蛇蛊的入侵。

    人和蛊在一线生死间拉锯,无论哪一方稍有放弃之心,立刻会魂飞魄散。

    暴风雪在洞外肆虐,冰洞里的温度也降得更低了。

    一开始,花生大哥还可以靠着巨熊尸体取暖。随着时间的推移,温度的骤降,巨熊彻底变成了一只冰熊。

    因为体温的不断流失,花生大哥眼前已经开始出现了幻觉。这让他更觉加倍的艰难,一方面要对抗蛇蛊,一方面要对抗幻觉中温暖的景象。

    这种温暖的让人昏昏yù睡的感觉,比酷刑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就在极限已到,元神就要出窍的那一刻,花生大哥忽然看到了师尊一麻衣站在自己面前,洞外吹来的风雪都不能掀动他的衣角。

    在圣雪域,只有师尊的药、医、蛊术才当得起真正的三绝;连和师尊作对的护法都私下承认:炎果的智慧和修为是圣雪域百年仅见的。

    炎果师尊的幻象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指了指地面。

    花生大哥忽然心念一闪,师尊指的不是地面,而是那只冰熊。

    蛇蛊无法在低温下活动,所以它拼命要钻入自己温暖的体内。

    降低自己的体温就可以冻结蛇蛊。

    花生大哥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爬出洞口,暴雪很快将他埋没了。

    他和蛇蛊都彻底被冻僵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花生大哥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又躺回到洞里。

    一个同样来洞中躲避风雪的苦行僧救了他,那苦行僧不修边幅,也看不出年龄到底有多大。

    花生大哥吃了些苦行僧的干粮,渐渐恢复了体力。他发现,同样的得救的还有那条蛇蛊,它被苦行僧放在怀里用体温暖着冻僵的体。

    花生大哥慌忙对苦行僧说:

    “那不是一条普通的蛇,那是一只很可怕的蛊虫,你快把它交给我处置。”

    苦行僧笑了笑说:

    “我知道这是蛇蛊,我也看得出来你是蛊师。”

    花生大哥一愣,问道:

    “难道高僧也习蛊术吗?不知道平常在哪里练蛊?”

    苦行僧摇摇头说:

    “昨rì种种,譬如昨rì死——昨rì之事,和尚已经淡忘了。”

    花生大哥说:

    “高僧不愿提,弟子不会多问。可是这蛇蛊的厉害,高僧不能掉以轻心。它一旦苏醒入体,绝难驱除。弟子不愿看恩人遭难。”

    苦行僧说:

    “你且听听着蛇蛊的故事吧——它本是雪山泉旁的一只百年雪蜈蚣,本应在山岩泉水间自生自灭。却有一rì被一位年轻的蛊师发现,并把它捉回去练蛊。那蛊师自知能力不够,怕浪费了好材料;于是,求一位老药师帮其练蛊。蛊虫练有小成,果然厉害,却是难以驯服。一rì趁蛊师不备,反噬其主,侵入了蛊师的体内。”

    “老药师用自己体做饵,替年轻蛊师拔出蛊虫;自己却因中蛊而癫狂,整rì漫无目的的疯跑,结果被一只巨熊吃掉。蛊虫也因此进入了巨熊的体内,一直到被你杀死为止。你说,是蛇蛊害人,还是人害了自己和万物呢?”

    花生大哥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苦行僧接着说道:

    “如果我把蛇蛊交给你,你必定加以利用。看得出你的天赋很高,一定是同辈蛊师之中的佼佼者。如果你得到这条蛇蛊,你的蛊术会如虎添翼;但是你的魔xìng也将随之壮大,等你想要控制时,已经为时已晚。”

    花生大哥争辩道:

    “人为万物之灵,万物理应被人所用。我圣雪域世代以蛊术为尊,我师尊炎果大巫王蛊术冠绝天下,却心地仁厚,怎么不见半点魔xìng?。”

    苦行僧说:

    “你应知人xìng有善恶,为善不易,为恶不难。只要你有yù望,有恩怨,就会为自己的私念而伤害别人。你又怎么知道炎果闭关弃蛊,不是为了驱除自己的心魔?”

    花生大哥愣住了,他想起师尊闭关前所说的话,难道师尊的行为真的如苦行僧所说的那样吗?

    他问苦行僧道:

    “那么你有心魔吗?”

    苦行僧说道:

    “我之所以选择修苦行,就是自知心魔难除。”

    花生大哥说:

    “既然如此,那蛇蛊一会儿苏醒,侵入你体内,激起你的魔xìng该如何是好?”

    苦行僧说:

    “这你不用担心,和尚会和蛇蛊一起坐化,灭魔于心中。”

    花生大哥大惊道:

    “高僧万万不可,即便你要救蛇蛊的命,也不用搭上自己的xìng命啊。”

    苦行僧说道:

    “你不用着急,这里面有因果,我一说你就明白了。昨rì种种,和尚并没有忘——当年抓它的蛊师就是我,那老药师正是先父。我亲眼看见先父被巨熊拖进这个洞中吃掉。”

    花生大哥问道:

    “那你为什么不施救?”

    苦行僧说:

    “因为那时候我心魔障目,满心所想的是:蛊虫可以在巨熊体内继续演变,假以时rì,很可能会变成蛇蛊。有了蛇蛊,我的蛊术会jīng进十倍。到时候还有谁敢小看我?”

    花生大哥声音发颤的说:

    “你——眼睁睁看着巨熊吃掉了自己的父亲?”

    苦行僧忽然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表,他说道:

    “正是。而且我还在洞外设置了障碍,不让巨熊再离开洞。每隔几rì,我就会拿一些拌了药物的来喂巨熊,以增加它体内蛊虫的毒xìng。”

    “白天,我幻想着蛇蛊练成之后睥睨众人的得意;晚上却噩梦连连——梦中,残缺不全的父亲用自己的喂着蛇蛊。”

    “后来,山外来了一位游方僧人,听说会超度亡灵。我告诉他先父的遭遇,请求超度父亲的亡灵。那和尚做完法事之后,说我罪孽很深,却与他有缘。他劝我皈依佛门,随他云游四海。”

    “我成心羞辱他,把和尚带到万蛊池,指着黑压压的毒虫对他说,如果我出家云游,这些毒虫就会被饿死,那算不算他杀生呢?那和尚却说,佛祖以喂虎,如果我愿皈依,他愿以喂虫。”

    “我以为和尚在说大话,在先祖师石像前与和尚击掌为誓。没想到,和尚二话没说,除去僧衣,纵跳入万蛊池。我回过神来百般哀求,和尚既不上来,也不躲闪;只口诵佛经,任无数的毒虫噬咬。等我穿上防护甲下到蛊池,用药驱散毒虫时,只剩下一具白骨。”

    “这时,原本万里晴空突然雷雨大作,先祖师石像都被震裂了。我心知自己罪孽深重,已经遭天人共恨。只好依照誓言到山外的寺庙剃度出家,并按照和尚的遗愿做了苦行僧。”

    花生大哥听苦行僧讲完因果,一时间也呆在那里,。

    这时蛇蛊已经复苏,花生大哥想要出手,苦行僧快速后退一步,那蛇蛊迅速钻入苦行僧的体内。

    苦行僧微笑着说:

    “蛇蛊被我封在体内,一会儿你只需一把火烧掉我的皮囊即可。你有慧根,远胜于我。这么多年的苦修,我自觉难以jīng进,愧对师父传下的衣钵。唯有今rì之事,可以稍稍宽慰师门——希望你可以接过先师的衣钵,降魔度人?”

    苦行僧说完,脱下僧衣,和包裹一起交给花生大哥。然后,叠加趺坐,含笑坐化了。

    花生大哥含泪火化了苦行僧。

    他打开了包裹,里面有一本经文、一部《降魔秘要》和一个铜磬。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