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发现精卫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我冲出屋门外时,见花生大哥、僧云大师、乔五爷他们已经站在院内,唯独不见小二哥。我的心中莫名的生出不祥之感,我不敢张口,害怕他们说出什么坏消息。

    花生大哥看出了我的忐忑,他对我微微一笑,我的心中的块垒如chūn风下的冰雪,开始渐渐融化。花生大哥不会欺骗我,他们此行真的成功了。

    正如花郎所料,那化云漫天藏玉府十多年的圣雪域逆徒呼忽儿,还是妄图利用着爹爹的家和影响力,为自己图谋不轨增加筹码。而且他并没有识破花生大哥的份,玉府之中还藏着血魂jīng卫鸟和他的那些行蛊的宝贝;他当然更不会轻易离开玉府。

    正是云漫天暗藏在玉府的那些行蛊之物暴露了他的住所,花生大哥很快就根据那些蛊物的蛛丝马迹判断出云漫天的住处。

    他们趁着云漫天不在时,在屋内搜了个遍,发现了一个隐秘的地下密室,却没有发现血魂jīng卫鸟。众人只好埋伏在屋内,只等云漫天入彀。

    等了足有三个时辰,云漫天终于回到住处。

    饶是云漫天手段毒辣、蛊术高明,也不敌四人协力设伏,被一举拿下。

    云漫天被押进自己暗自修造的地下密室中,还想百般抵赖,花生大哥喝到:

    “欺师灭祖的逆徒呼忽儿,你还没认出我是谁吗?”

    想前几rì,云漫天曾经借离魂蛊,侵入花生大哥的心神;最终控制花生大哥未果,却给自己的心神防御线上开了一个口子。花生大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反侵入云漫天的心神。

    云漫天直觉心念一震,心中一惊;这才看出眼前这个人正是前rì从他手中逃出的波斯商人。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自己的底细呢?——云漫天努力调整神智暗想。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花生大哥,忽然忍不住惊呼:

    “不可能,不可能,你已经死了十年了。你是人是鬼,是人是鬼?”

    花生大哥说:

    “你认识的那个人十年前是已经死了,如果你摒弃恶行、恶念,就可以让过去的你死去,让现在的你重获新生。”

    云漫天大叫:

    “你一定是鬼,你十年前已经被我的蛊虫吃的干干净净。你的鬼魂附在胡商上,所以可以逃过我的离魂蛊。你是鬼,是鬼。”

    花生大哥说:

    “你一生害人太多,闭眼就是索命的冤魂怨鬼;你的蛊术越厉害,越是害人害己,增加你的罪孽。”

    云漫天害怕的后退着,好像真的有无数的恶鬼来索命。

    他忽然干笑了两声,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明白了——你不是鬼,你这个贼秃,一定是你给我下了比离魂蛊还要厉害的蛊,让我产生幻觉;我要杀掉你,我已经拥有了血魂jīng卫鸟,我已经是天下最强的蛊师,我会把你们圣雪域的每一个人都变成我的人偶。”

    花生大哥说:

    “你连我是人是鬼都分不清楚,一只鸟又如何拯救你?”

    云漫天狞笑着说:

    “你错了,那可不是普通的鸟,甚至不是普通的血魂jīng卫鸟;我已经知道那是血魂族的宝贝——帝魄jīng卫鸟的备选。它很快就变成了天下最厉害的蛊物,不rì就会破笼而飞,圣雪域将变成它开刃之地——不出一个月,圣雪域必无一活人。”

    花生大哥说:

    “既然是帝魄的备选,又怎么会听你的呢?血魂jīng卫本来就是蛊虫的天敌,那些用血魂jīng卫鸟做蛊的传言,本来就是一些误入歧途蛊师的痴心妄想;此事大巫王早有断言,你却还在执迷不悟。”

    云漫天冷笑一声:

    “那老不死的一派胡言,只是为了保证他的地位,怕别人超越他的蛊术。他自己利用和血魂族长老的交,得到了一只血魂jīng卫鸟,暗中培养成蛊——这事别人不知,却被我无意中探听到。这个欺世盗名的老不死,恐怕我泄露他的秘密,找个借口把我赶出圣雪域,害我九死一生。此仇不抱,我不如变成一只蛊虫。”

    花生大哥说:

    “大巫王求得血魂jīng卫鸟确有其事,但是其目的并不是像你所想那样,为了一己之私;这件事关系到圣雪域和血魂遗族的命运,所以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你那时已经被邪念蒙蔽了双眼,所闻所见的无一不是心魔的外相。”

    云漫天道:

    “收起你这唬弄小孩子的把戏吧,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喜欢说教的蠢和尚,简直比那老不死的更愚蠢。你们都妄想挡我呼忽儿的路,我先让你下地狱。”

    花生大哥说:

    “心可生地狱,心也可生极乐净土,一切源于一念间。如果可以破解你的心魔,我愿入无间地狱,只是这地狱不知在何处?莫非是在城南叶李庄,叶家祖宅?”

    云漫天忽然心念一颤,马上被花生大哥捕捉到。

    花生大哥说道:

    “呼忽儿,你且看这是何物。”

    云漫天一望,花生大哥已经执铜磬在手,右指一弹,当的一声,云漫天轰然倒地,不省人事了。

    花生大哥不再理云漫天,和僧云大师三人环视了一下说:

    “呼忽儿三rì内不会醒来,我们马上去取回血魂jīng卫鸟。”

    僧云大师说道:

    “好,小二留在玉府,一来暗中保护玉老爷,二来看紧呼忽儿;我们三人即刻动去叶家祖宅。”

    花生大哥、僧云大师、乔五爷三人快马加鞭,很快到了叶家祖宅。

    三人径直来到老者服毒自尽的那间屋子。

    那吞服七星双叶草自尽的老者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尸体变得乌黑,乔五爷用铁尺捅了一捅尸体,竟然坚硬如铁石。

    乔五爷叹道:

    “早就听说七星双叶草的毒xìng天下无匹,中者化为铁石,千年不朽,今rì得见果然不虚。”

    花生大哥看了一眼尸体,说:

    “这尸体已经被人动过了。”

    乔五爷问:

    “圣僧何以见得?”

    花生大哥说:

    “中七星双叶草而毒亡的人,上是坚硬如铁,唯独膝盖韧带却会变的松软。如果挪动尸体,那么小腿必然会随着摆动。我前几rì见到尸体的时候,他的右脚的脚尖是上翘的,略微可以看到鞋底。可是现在他的右脚完全落地,左脚的脚尖却上翘起来。”

    僧云大师点头道:

    “不错,一定是有人动过尸体,又想恢复原状,忙乱中忘了左右。”

    乔五爷说:

    “据老朽多年六扇门的经验,这种搞错左右的行为很罕见,一般的小毛贼都不会,何况云漫天这种老谋深算的高手。”

    花生大哥说:

    “二位说的都对——左右脚确实是被搞错的,但是不是疏忽大意搞错的。这还是因为七星双叶草的毒xìng奇特——老者中毒亡后,体内的毒素在尸体冷却的过程中,少量从毛孔散发出来。移动尸体的人来时,还有一部分毒气在尸体周围,他吸入了毒气就会产生暂时的方位错乱,自己却并不察觉。”

    乔五爷说道:

    “这七星双叶草还有如此特xìng,真是闻所未闻。这么说,那鸟应该藏在尸体下。”

    三人小心移开尸体,果然在地板下发现了一个入口,进入后是一间小小的密室。

    那只血魂遗族的帝魄备选jīng卫鸟,正藏在里面。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