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迷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花郎笑着问我:

    “你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些问题?是梦见鬼魂了吗?”

    我点头称是。

    花郎说:

    “是不是吓到你了?”

    我说:

    “没什么可怕的,我在梦中孤单而绝望,连你都离我而去;有个鬼魂陪伴,求之不得。”

    花郎说:

    “梦境很多都是反相,当真不得。说说那个鬼魂吧,是不是青面獠牙,吐着长舌头?”

    ——花郎伸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我却没有笑。

    我说道:

    “我并没有看见她的样子,却可以感觉到她的存在,她的声音很清晰的传到我脑海里。”

    花郎见我严肃的样子,也认真起来,他问:

    “是什么样的声音,是男是女?”

    “是女声。”我回答道。

    “你还记得她在说些什么吗?”

    我努力想了想,却一无所获,我说道:

    “奇怪的很——明明很清晰的记忆,那句话简直就在嘴边,却说不出来。”

    花郎安慰我说:

    “做梦都会这样的,感觉很清晰的记忆,很快就消失的一点都记不起来。”

    我摇摇头,

    “花郎哥,我总觉的那不是一个梦。我真真切切的听到一个女声,她反复说着一句话,这句话只有三个字——这三个字对她来说似乎很重要。”

    花郎问我:

    “这句话是平时常说的话吗?”

    我想了想,好像是常常说起和听到的一句话,于是点了点头。

    花郎接着说;

    “那我们把能想起来的,比较熟悉的三个字组成的一句话都说出来,也许可以提醒你。”

    我一拍花郎的肩膀,高兴的说:

    “对啊,花郎哥你真有办法。那你说,我来听。”

    花郎点点头,想了想,开始说:

    “救救我。”

    “快来人。”

    “我在这。”

    “有人吗?”

    “你是谁?”

    。。。。。。

    花郎一口气说了数十个三字组成的一句话,我边听边摇头,觉得都不是我听到的那句话,而且一点边都不沾。

    花郎并不气馁,继续说道:

    “出来吧。”

    “没什么。”

    “有没有?”

    “气死人。”

    “我饿了。”

    。。。。。。

    “下地狱。”

    “做道场。”

    我忽然喊了一声:

    “停!”

    花郎吓了一跳,他问道:

    “想起来了?是哪一句话?”

    我急切的说:

    “你最后说的那句话。”

    花郎说:

    “我最后说的是:做道场。——难道那是个冤死鬼,要请高僧超度吗?”

    我说:

    “不是做道场,也不是做法事,但是已经有很近的关联了。”

    花郎说:

    “难道与佛门有关?”

    我心里好像混沌中灵光一闪,叫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花郎也被我的举动激起了好奇心,他急忙问我:

    “快说,是什么?”

    我脱口而出:

    “做功课!”

    花郎不解的问道:

    “一个冤魂,为什么要说作功课呢?难道她生前是一个居士,或者是一个比丘尼?”

    我说:

    “我在黑暗封闭的密室中,难免会误以为那是鬼魂的声音;现在我越来越觉得,那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在说话——我并不是在做梦,这是我亲的经历。”

    花郎说道:

    “按照你的说法:你深陷密室,密室没有别人,也找不到出口;但是却听见了一个女人再反复说着一句话。如果这不是梦,那么我们都去了哪里?”

    我摇摇头,我真的无法解释。

    我也知道自己的说法是非常荒谬的,但是这个经历是那么的真实,刻骨铭心。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花郎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说道:

    “如果你的感觉是真实发生的,那么还存在一种可能。”

    我急忙问:

    “是什么?”

    花郎分析道:

    “我们同在密室的五个人,只有僧云大师、乔捕头、小二哥,这三个人知道开启密室门的机关。你、我还有花生大哥,则是安神香的催眠下熟睡之后,被抬出密室的。”

    我点点头,可是这和我的经历有什么关系吗?

    花郎接着说道:

    “你想一想:以僧云大师和乔五爷的份,不便亲自动手搬动我们。更不可能让家仆之类的人来帮忙——因为这是密室,知道人越少好。所以,可以断定:我们是被同一个人背出来,背我们的人只有小二哥了。”

    我忽然明白了花郎哥的意思,抢着说道:

    “小二哥一次只能背一个人,他先背出的是你们两个,最后才背的我——这之间恰好是一个时间空挡。我恰巧从梦中惊醒(我自己以为一直睁眼未眠,实际那才是梦),自然就看不到你们所有人。灯灭后,心里更加慌乱,最后心力耗尽,昏睡过去。”

    花郎赞许的点点头说:

    “正是——你昏睡中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声音,那个声音反复说,直到你彻底沉睡。”

    我想了想,总觉的还是有不少疑点,我对花郎说:

    “你醒来时,是什么况?”

    花郎说:

    “我醒来时僧云大师、乔五爷、花生大师和小二哥都已经离开了,僧云大师给我用血魂族暗语留了指示,命我在这里陪着你,等他们回来。我在这间厢房找到你时,你还在沉睡,而且似乎受到惊吓,在瑟瑟发动。”

    我说:

    “这么说,你也不知我们被背出密室的先后顺序?”

    花郎说:

    “我也只是猜测,不过等小二哥回来,一问便知。”

    我说道:

    “佛祖、菩萨保佑:但愿花生大哥他们早一点平安归来。”

    我们还在琢磨:“做功课”的真实含义,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声音是一个毫无内功根基的人,步履还有些蹒跚。

    接着有人敲门。

    花郎不敢大意,立刻闪到门后,用手势示意我去开门。

    我运气在手;一个飘花移莲,从上直接到了门前,突然把门拉开。

    门外人吓了一跳,吃惊的望着我,手中的东西险些给扔出去。

    原来是一位须发尽白的老者,穿着一干净的白衣,手中端着一个大食盘;里面放着两碗米粥,四碟小菜,一笼新出锅的包子和两个烤的金黄烧饼。

    花郎出来接过食盘,点头致谢。

    我问道:

    “老人家,你可是乔五爷的管家吗?”

    那老者摆摆手,从腰间摸出一个腰牌,递了过来。

    我和花郎一看:黄铜腰牌上面刻着三红sè的个大字——六扇门。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