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逃之夭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看着方丈似笑非笑的样子,我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花郎一定是就在大伽蓝寺中,是方丈把他藏起来了。

    换做以前,我早就脾气上来,拆他的庙了。可是现在,我只想好好的求求他:求他让我见花郎,求他帮我们一起逃走。

    方丈似乎知道了我的来意,并不等我开口,忽然递给我一尊小小的玉佛说:

    “檀越与我佛门有缘,劳烦初十将玉佛送到小伽蓝寺,必结善果。”

    我正待细问端详,玉管家和云漫天已经走到禅堂门外了。方才路上遇到的那个白衣世家子和两个随从居然也跟在后面。

    我无心多想,也不便多言,接过佛像施礼后离开。转回正,我虔诚的上了一柱香,祈求佛祖菩萨保佑我:找到花郎,让我们一起逃的远远的。

    回到玉府,我心里充满了希望,心轻松了许多。我非常明白方丈大师给我的明示:初十那天,去东郊的小伽蓝寺,花郎会在那里和我重逢。我不知道,为什么方丈非要挑我出嫁的rì子?也许是考虑那天一定是全城围观,正好趁乱逃脱吧。

    爹爹知道我从大伽蓝寺回来,听了玉总管的汇报,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就让rǔ娘来陪我。rǔ娘见我气sè不错,就故作开心的告诉我说,柳家公子已经来了,看起来一表人才,更难得的是谦逊有礼。他知道我受了伤,特地带了千年圣地雪莲给我补养。他此时正在爹爹的书房,要不要去偷偷瞧一瞧?

    我告诉rǔ娘,我有些累了,只想一个人待着。rǔ娘轻叹了一口气,扶我上后离开了。

    初十,这一天终于到了。

    rǔ娘早早就唤醒了我,她指挥着一帮丫鬟为我梳洗打扮,帮我穿上凤冠霞帔。装扮完毕,丫鬟们都退下忙别的去,我的心里七上八下忐忑的厉害,表面却异常的安静,只静静的坐着,等着柳家的人马。

    rǔ娘终于忍不住了,她担心的说:

    “花娘,知女莫过母。我虽然只是你rǔ娘,可是我待你比亲生的还要亲几分。”

    “你知道,我十岁的时候就跟着你娘亲,一直随着她嫁到了玉家,她待我如亲姐妹一般。我懂得她的痛苦,也猜得出你的难过——你是不是有了意中人,不愿嫁到柳家去?”

    我没有回答,眼泪却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的流下来,弄花了红妆。

    rǔ娘帮我擦去眼泪,自己的泪水也流了下来。

    “孩子,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嫁到柳家,我让小福想办法帮你逃婚。”

    我摇摇头。我告诉rǔ娘,我的意中人已经消失不见了,我很快就会忘记他,忘掉伤心。我之所以哭泣,是舍不得rǔ娘,舍不得爹爹。

    rǔ娘将信将疑,也不好再说什么,重新帮我洗干净,又细细的画好。

    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那是道喜的宾客陆续开始登门了。

    不久,外面传来玉总管响亮喜气的声音:

    “吉时已到,请大小姐出阁。”

    丝竹响起,rǔ娘搀着我一步一步的走出我的闺房,这一走我再也没有踏进过这里。

    花轿轻微的颤动,我的心却是压抑不住的狂跳。我默念着佛祖,保佑我可以顺利的逃到小伽蓝寺。迎亲的队伍先会到达淮安府,那是柳家的祖籍,停留数rì再去往京城;小伽蓝寺正是必经之地。

    我的计划是:快出东门时,抢一匹快马,冲出东门直奔小伽蓝寺。因为出城之前,迎送和围观者众多,城门处一定十分拥挤,后面追来的人必会受阻,为我留出足够的时间逃走。

    我成功了,我抢了新郎官的马。也算他倒霉,因为我认得他骑是一匹产自西域大宛的天马——就是民间所谓的汗血宝马。

    当我突然从花轿里冲出来时,大家还都来不及作出反应,我已经跃上了宝马。新郎官惊异的看着我,他果然就是我去大伽蓝寺路上遇到的那个世家子。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那种眼神:有惊奇、有怜、有失落,好多好多绪都纠结在其中。然后,他做了一个让我大吃一惊的举动,他一下子跳下马来,然后给了马股狠狠一巴掌。

    汗血宝马箭一般的冲出东门,耳畔风声呼啸着几乎盖掉了后的惊呼声。我顾不得后,一口气策马跑出了数里地,这才回头一望,没有一个追兵来。

    事后,花奴告诉我:当我冲出东门之后,他随从中的几个高手,和我玉家的几个护卫也要冲出来,却被一群混混把城门堵的严严实实,一时不得通过。我知道,那一定是rǔ娘让小福带着手下一直混在人群中,见机行事的。知女莫过母,我真后悔没有喊过她一声:娘亲。

    小伽蓝寺坐落在城东北外的一片竹林中,香客稀少,寥寥数僧。没有大伽蓝寺那般的闹嘈杂,更显曲径通幽的妙趣

    我把马拴好,步入山门。里面端坐着一个大和尚,似笑非笑的望着我。我欣喜的跳过去拉他的手,忘了他是一名得道高僧。

    僧云大师念了一句:伽蓝都是寺,花郎却无花。

    我顾不上大和尚的禅机,着急的问到:“花郎呢?”

    大师笑道:

    “檀越真是雾里看花,不是花啊。”

    我心里一动,细细看他,伸手摸摸他的光头,笑的抬不起腰来。

    他真的是我的花郎,居然扮成僧云大师的摸样。难怪,刚才一看见他就觉得可亲。

    “死花郎,快变回来。”我喊道

    他随意在脸上抹了几下,露出了那张年轻熟悉的面孔,光头却是真的,变成了俊秀的小和尚。

    我笑了,又忍不住大哭起来。心中千百种滋味,难以名状。

    我们拉着手又哭又笑,仿佛这个世界就剩下了这座小小寺庙中这对儿疯癫的少年男女。

    好久我们才慢慢恢复了平静,诉说分手后各自的遭遇。

    花郎告诉我,他一直躲在大伽蓝寺的一处密室,方丈僧云大师不许他离开半步。直到今天早上,僧云大师让他易容成自己的模样,大模大样的出城来到这里等我。待到天黑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前往北冥仙渡。僧云大师已经安排妥当,一路上都有接应我们的族人。

    花郎还告诉我关于他的世,我第一次听说了“血魂遗族”这个神秘的部族:那是一个古老的皇族,为了躲避祸乱,从中原迁移到偏僻的西南,距今已经千年了。花郎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母是谁,按照这个部族的传统,所有男孩,三岁起都会被集中在一起生活和训练;一直到chéng rén之后,还要通过各种考验,才可以变成最骄傲的血魂武士。

    花郎虽然还不是血魂武士,他却已经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武士。当我把这个评价告诉他,他认真的说:

    “我今生实现两个愿望就死而无憾了:一是成为杰出的血魂武士,二是可以和你在一起。”

    虽然花郎把我排在第二位,让我有些小小的不快,但是我很快就不计较这些了。都说男儿当有远大的抱负,我一定会帮他实现你的两个愿望,因为他是我全部的骄傲。

    花郎也聆听了我受伤后的经历。当我说完之后,他忽然紧紧的拥抱了我。我觉得心跳加速到了极点,血都快涌出来了,我幸福并紧张的几乎晕厥。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声马嘶把我们惊醒——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忘记把汗血宝马藏好,它的嘶鸣声暴露了我们。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