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老松擎雪白娑婆(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青狼部四人互相对视了一下:难道老者的故交是神龙庙的人?

    天下的龙王庙何止千、万个,然而被帝王御笔亲题的恐怕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这正是幻云岭的三圣地之一,世袭北冥王族的开山先祖沙万里的陵墓所在地——神龙庙。世人习惯称呼为:北龙庙。

    幻云岭的三大圣地之中,北龙庙位于仙渡半岛海拔最高的幻云岭之上,另外两大圣地正是:老君洞和北冥王宫。

    奇怪的是居三大圣地之要位,这北龙庙周围竟然不见一个龙兵把守,只是崭新发亮的朱红sè描金山门紧闭,也许山门之内藏着龙兵的jīng锐也未可知。

    昊天心想:“既然出了虎,也就不怕什么狼窝了;何况看老者的行径是友非敌,就算他有很深的yīn谋,如此大费周章也值得去探究一二。”

    昊天正思量着进了山门可能发生的况,故意把脚步放慢了下来。可青衣女子经过了山门并没有停步,甚至看也没有看那山门一眼,仿佛那就是一个寻常的民宅而已。

    众人心中疑惑,也不便发问,那个老者一直走在最后,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经过了山门,顺着北龙庙的院墙西行,一直走了八百步。众人随着围墙转弯过去,前面出现了一围半人高的女墙,横纵不过十步。墙内一座小小的庙宇,高度不及北龙庙的围墙。庙宇虽小却古朴雅致:青砖青瓦,飞檐斗拱,正是江淮一带寺庙的模样。

    小庙前面是一颗苍松,后面是一片北方寒带特有的白桦林,那树木的叶子早已经落尽,树干上的一个个睁的圆圆的大眼睛更加突兀,好像在为小庙jǐng戒。

    女墙的门是一个窄窄的白桦木栅栏,此时半开着。那青衣女子示意众人在门外等候,脚步很轻的走进屋内,片刻就出来对老者说:“师父要先见你。”

    那老者一脸的不愿,踌躇了片刻,又想了一下,还是摇摇头就要进去。

    昊天抢前一步说:“姑娘,刚才你说令师答应见我,何不让我和老先生一同入内,拜见你的师尊呢?”

    昊天其实并不担心老者会有危险,因为,既然老者危急时,青衣女子的师父会出手相救,那么必然也不会加害于他。至于老者那番话,多少有一番嗔怪的意味,当不得真。昊天此举目的,是为了请求青衣女子的师父提供帮助,尽早救治萧江洋,安顿聂火,并设法通知净土门长老会此行的变故。

    那青衣女子低头道:“师父吩咐过,只可他一人入内,其他人在此等候。”

    昊天道:“老先生对我们有救命之恩,不管是上西天,还是入地狱,我自当奉陪。”

    青衣女子并不动怒,依旧轻声说:“方才你对老先生可是又打又杀的,怎么一忽儿快变得知恩图报了?况且师父答应见你,就不会食言,你暂且等候吧。”

    昊天提高嗓门说:“姑娘误会了,方才我们只是在洞中呆久了,嬉闹一番,活动一下筋骨。倒是姑娘那一雪球,力道惊人,准头却差,很容易误伤了老人家。”

    昊天已经猜出了老者和青衣女子的师父的关系非同一般,故意说出青衣女子差点失手的话,来刺激她,没准还可以惊动她的师父。

    果然青衣女子抬起头,斜了昊天一眼,虽然依旧黑纱遮面,但是一双秋水剪瞳,黑白分明,生气时也带着一抹的柔波、一丝迷幻和神秘。

    昊天如此之近的被这女子的眼波击中,心中强势一下子被软化了,渐渐开始消解于无形;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呵呵呵”小庙内忽然传出清脆的笑声,众人眼前似有百花闪过,出现了一名着云锦华服的女子。

    这女子一头乌黑的云鬓,随意挽了一个发髻,几缕发丝散了出来,妩媚又俏皮。弧线完美的鹅蛋脸上,一双长眉入鬓,媚眼如丝;素面如雪,鼻梁灵秀直,红唇丰满yù滴,嘴角微微翘起;成熟中透着一丝天真任xìng,竟看不出有多大年纪。

    可以说:这是一个可以让所有男人都心跳加速的女人。不过在场的至少有两人例外:昊天和瘦老头。

    昊天还没从青衣女子那眼波致命的一击中回过神来,那老者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看到了母夜叉。

    那大美女好容易笑完,素手指着昊天说:“你就是那个净土门护法团的大首领啊,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我这小徒弟俘虏了?回去和你们长老建议一下,要增加破解美人关的训练课了。”

    大美女正是青衣女子的师父,她不等昊天答话,转向青衣女子说:“你先带这几位去林中小屋安歇,然后拿一些凝玉膏和雪山蟾酥给他们解毒。”

    青衣女子点头应承,昊天也示意石坤带着青狼部兄弟随她去疗伤。

    大美女师父待众人走远之后,笑意盈盈的对昊天说:“说实话:我就欢喜你这样的xìng格,不做作,有担当;不像这个老头子,死相样子,分不清生命中孰轻孰重,不识好歹。”大美女师父假装生气的瞪了那老者一眼,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者苦大仇深的脸孔,好像快哭了。

    昊天本来猜测青衣女子的师父应该是位神尼、师太之类的化外高人,早些年和那老者有些感纠葛,至今依然尘缘未了。

    他万没想到:青衣女子的师父居然是这样的一位风万种又风趣爽快罕见的大美女。而且听她的口音,还带些江淮官话的余韵。分明是天下闻名的扬州美女。

    如此风华绝代的美女,本应出入繁华都市的王侯巨宦府邸,或者朱门贵胄之家;为何却住在这孤冷清寒的幻云岭巅峰之上的一座小庙中。又为何有这么一位哀怨神秘的女弟子?为何净土门的报对此一无所知?

    昊天脑子飞快转了几转,神恭敬的说到:“晚辈曾听说过一个特别的故事,却不知真伪,想请前辈指正一二。”

    昔rì淮左名都,有一位传奇女子,生于盐商巨富之家。不但是艳绝天下,而且jīng于玉女剑术,诗文书画也不多让名师大家。不过她生xìng叛逆,恣意妄为;竟然在和当朝相爷公子的大喜之rì,掀了花轿,扔了凤冠霞帔,打了新郎官,夺了骏马,一走了之。

    相爷颜面尽失,气急之下派出六扇门最顶级的十名高手追捕,最后将这女子堵截在一个小庙内,同时被围的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青年人。那相爷不顾盐商亲家的苦苦哀求,给六扇门下了道密令,务必除掉这女子和她的人。然而,后来的结果却是六扇门十名高手无一生还,女子和她的人却不知所踪。

    有传言说这女子和她的人是被一高人所救。三人一路向北逃亡,一直到了北冥大洋的岸边。最终女子和人一起乘了艘大海船去了海外,做起了神仙眷属,那高人则入老君洞潜修,终得以飞升。

    讲完之后,昊天问道:“前辈可否听说过这个故事呢?”

    昊天说话时,不忘观察着大美人师父的反应。没想到她神sè没有丝毫异常,反而像听着别人的故事那样津津有味。

    一直到昊天说完,她才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难得有年轻人还知道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前面你讲的基本不错,只是结局不对的——后来女子、人、和救命恩人一起逃到了北冥;不过没有渡海,而是一起上了幻云岭。最后的结局是:人跑了,救命恩人出家了,那个女子却还在小庙里面等着。”

    昊天已经彻底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昔rì艳绝天下的扬州美女就是眼前这位大美女师父——就连岁月也只是给她添了些成熟的韵致,而不忍摧毁她的容貌一丝一毫。当年飘逸俊朗的少年,却已经是一个干瘪的瘦老头了。那救命恩人定是在这北龙庙里修行的高僧。

    那老者不停的咳嗽,恨不得把昊天咳的失忆,好忘了眼前的这一切。

    大美女师父并不理会他,接着对昊天说:“对了,你知道那么多,却也未必知道我在娘家时的闺名吧。不只是你,现在在世的人,也就只有三个知道,就连我的小徒弟都不知道。

    昊天说:“晚辈猜这三人是:老先生、相爷的公子、和前辈的救命恩人吧。”

    大美女师父赞许的点点头:“净土门的护法大首领真是一代强似一代,还难得不拘于陈腐的道德说教——今天我们真的很有缘,我就告诉你吧,我叫玉琼花”

    “玉琼花,琼花?”昊天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说:“时有诗人吟诵维扬琼花的诗句,其中一句是:老松擎雪白娑婆。既然前辈名讳中有琼花二字,晚辈已经知道前辈的救命恩人是谁了——可否就是这北冥圣地北龙庙的主持娑婆大师?”

    大美女师父有些惊讶——这年轻人之学识之广博,思维之敏锐,当真是出乎意料。这么多年来陪伴她的只有幻云岭的rì出rì落,云卷云舒,后来多了以沉默寡言的小女徒弟。这及其偶然碰到的一个外人,竟然深得我心,堪称知己。

    大美女师傅天xìng中的洒脱豪放的气概被彻底激活,她拉着昊天的手说:“我二十年没喝过酒,但我有一坛埋了二十年的女儿红,走——我们现在就把它喝光。死老头子,便宜你了,你也沾沾光。今天我要一醉方休!”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