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老松擎雪白娑婆(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刚才那生死一线间,青狼部五人拼尽全部内力,再也无暇分神他顾——瘦老头定是那时候趁机逃走了的。

    萧江洋昏迷在地,石坤和叶枫封住了他体内的毒气,只要不动真气暂无大碍。聂火虽然也吸入不少毒气,但是方才使出排云手对抗毒雾的时候,吸入的毒气被体内的罡气出很多,所以中毒并不深。此时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再有几天的调养即可全部恢复。

    昊天看二人都无xìng命之忧,稍稍放下心来,对大家说道:“任务约定的时间已过,既没有接头的信号,又发生了这么多变故。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再作打算。老五、老六伤如何?”

    石坤焦虑的说:“老五中毒很深,不及时根治怕是会内功尽失。”

    叶枫说:“老六还好,可以自行恢复。”此时,聂火已经睁开双目,点头示意自己已无碍。

    昊天点点头:“叶枫背着老五,石坤照顾老六,大家跟我走——我们找条捷径。”

    聂火此时神智刚有所回转,还不知洞里面少了一个人,听见昊天的话急忙说:“崖壁陡峭,你们都去照顾五哥吧,这点小毒奈何不了我。”

    昊天道:“我们不走崖壁,这就有条现成的暗道。”

    聂火道:“密道入口的机关不是被毁了吗?”

    叶枫说:“老六,你刚才运气疗伤没注意:那老头走暗道逃了。——既然他能走的了,我们也能走的了。”

    聂火四顾一下,果然不见瘦老头。他气愤的说:“这yīn险的老山羊,刚才就该扔出去喂鸟。只怕他这下真的把机关毁了。”

    昊天说:“他并不是我们的敌人,否则我们对付烈火寒鸦的时候,他有的是机会下手?我看,他只是不想我们知道他的底细而已。”

    聂火说:“既然他说密道机关被毁,他又如何出去的?分明就是老山羊的yīn谋。”

    二人对话间,石坤已经细细查看了瘦老头跪拜太上老君的位置,他说:“这里确实有被封堵的痕迹。”

    叶枫道:“也许机关并不在那里,那里原本就是那样。”

    石坤点头附和:“的确有这个可能。”

    聂火正待破口大骂,昊天道:“还有一种可能:机关确实被毁,密道入口是从另一面打开的。”话音刚落,石洞上方一声轻响,紧接着一个脑袋倒悬着伸下来,上面是一张皱纹深刻的脸。

    “诸位久等了,老山羊给诸位带路。”瘦老头乐呵呵的说。

    密道开口于洞内上方的石壁,这确实超出常人的思维定势。进入密道之后,是一个向上的斜坡,每爬行约五百步,密道的方向就会变化。来回几个之字形,走势一直向上。

    洞内无光,昊天紧随瘦老头,石坤后。凭借听力和手掌的触觉,昊天知道老头前面数丈远还有一个人。那才是真正的带路人,无疑也是她开启了密道的入口。

    心跳、呼吸的差异,还有女xìng特有的淡淡体香,昊天判断那个带路人是“她”而不是“他”。

    须知在这种幽闭的密道环境下:人的神经会高度紧张,感觉会敏锐很多,心理也会发生微妙的变化;最明显的就是:恐惧感和依赖感都会大大增加。

    昊天很小的时候就受过这种幽闭环境的训练,他知道如何克服恐惧,消除紧张;如何保护自己,打击敌人。然而,他从来就没有尝试过和一个异xìng同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很想看看“她”是什么模样。

    曲折向上爬行了五千八百步,他们终于可以站起来。昊天发现,此时他们正处在一个竖洞的洞底。一个软梯从上面垂了下来,顺着软梯向上,他们看到一线久违的光。

    洞顶上是一个茅草棚,棚里堆满了半人高的干草垛子。

    带路人的体香消失了,一股羊膻味扑鼻而来。外面不远就是一个羊圈,里面一只母羊正在喂着几只小羊吃nǎi,冬rì的暖阳洒了一地金。他们彷佛从黄泉走了一遭又回到了人世间。

    聂火看着咩咩叫的山羊,又看了看瘦老头,吞吞吐吐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最后抱歉的笑了。

    那老者看出了聂火的窘态,连忙摆摆手道:“小兄弟你不必抱歉,你们救了我的老命在先,是我的恩人啊。再说净土门的长老喜欢青狼啊,雪狼啊,老夫我吃素,就喜欢做一只老山羊。”

    昊天四人都笑了起来。

    笑罢,昊天对那老者做了个揖:“先生乃化外高人,现在我五弟中毒很深,这里我们又从未来过,还望先生指点迷津。”

    那老者嘿嘿一笑:“大首领抬了,不过老夫真不是什么高人,老夫不过有个故交恰巧住在这里。是他派手下弟子来开启了密道入口,并带我们到这儿的。”

    昊天问道:“先生可否带我去拜见你的老朋友?”

    那老者忽然表一变:“这个,恐怕实难从命。不是我不帮,是我那老友太古怪,他救我其实不是怕我死,而是怕我没死在他手里。不过大首领莫急,我有个办法让他来见你。”

    昊天问:“先生明示?”

    那老者做了一个追杀的手势。

    昊天心有灵犀,立刻明白了老者用意,低声说了句得罪了,忽然大骂:“死老贼,既然你见死不救,那么让你陪我兄弟下黄泉去吧。”说罢,一掌击出。

    那老者的逃命工夫也确实了得,顺着掌风,一个后仰摔碑,堪堪躲过。饶是如此,颌下白须还是被掌风扫飞了一缕。老者后仰之后,并不等落地,脚跟一蹬,已经平行飞出去几丈远。没料到昊天那一掌并没用老,顺势一个虎扑,掌变鹰爪直扑老者面门。老者见昊天鹰爪照着面门就抓来,只好就地一滚。后脑直接被罩在鹰爪之下,眼见着脑浆迸流。

    忽然白光一闪奔着昊天鹰爪而来,昊天五指一紧,已经把那个东西抓在手里,凉凉是却个雪球。

    昊天凌空侧翻落地,看着不远处站着一个青衣人,头戴着一个大大的斗笠遮住了双眼,脸上还蒙着黑纱;一阵风吹过,宽大的青衣紧贴体,再也遮不住她曼妙的姿,正是一妙龄女子。那个青衣女子微微抬头,只飞快的看了昊天一眼,就低下头来轻声的说:“请跟我来,别难为这个老人家了。”

    昊天问:“我们可以一起同来吗?”

    青衣女子略一思忖,说:“好吧,但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见师父。”

    昊天一行人随着青衣女子,离开了羊圈。昊天又一次闻到了那淡淡的幽香,他自己都诧异无法控制的心跳。

    清风、山岗、暖阳,似曾相识的景让昊天一时间不知在何处,他恍惚看到了那只红眼睛的野兽,穿过了无边雪原,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他们并没多远,翻过一个巨大的山岩,就看见一个庄重却有些怪异的建筑伫立在眼前,像是寺庙却又不同寻常。很像是不相干的两个东西拼凑起来的感觉,譬如老虎的子长了一个雄狮的头颅。不过他们很快就知道这确实是座庙,至少其中的一部分是作为庙的功能。因为两块平行悬挂的竖式牌匾立在山门正上方——一个是魏碑体书写的三个大字:神龙庙。一个牌匾上则是一些古怪的符号,昊天知道那是波斯的楔形文字:意思就是先祖之陵。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