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命悬(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从虬龙洞口向外望去,原本是朝霞泛金的天空,忽然出现了一小团暗红的云;开始只有棉花糖大小,眨眼间已经变成棉被那么大了。那云团像是被疾风吹着,朝着洞口快速飞来的。

    这个诡异的云团甫一出现,青狼部五首领已经清楚看出:这团“云”竟然是活的,是一群数不清的红羽怪鸟。

    “烈火寒鸦!”众人几乎同时喊出声来。

    烈火寒鸦——刘老爷曾经讲授过这种怪异的群居xìng鸟类:它们的外形有些类似乌鸦,只是鸟喙更长更尖。与乌鸦最显著的区别是它们的颜sè——翅膀收起时,烈火寒鸦的颜sè是暗红sè,展开翅膀时又变成赤红sè。它的体比普通的乌鸦要来的小一些,翼展却超过普通乌鸦,翅膀薄而细长,极适于快速飞行。

    相传,这种鸟极其畏寒,又不能像候鸟一样长途迁徙;所以只好四处去寻找理想的栖之地。在寻找的过程中,大批的鸟被冻死、饿死,或是飞的jīng疲力竭掉入大海。最终有一群幸运儿,被一股海风吹到了一座拥有海底火山和巨大洞的海岛上,这里有泉和地下岩浆带来的炎,还有吃不完的食物,而且没有天敌。

    海底洞之下的食物链是这样的:烈火寒鸦—磷火虫等虫类—地藓和菌类—含磷含硝的土壤、岩石和泉;因为这种鸟体内是极寒,所以xìng的食物正是它们的美餐。经过长久的演化,烈火寒鸦极度适应和依赖这里的环境,每年只在温度最高的几天飞出地,在上空上盘桓一阵;此外,终rì躲在地中。

    烈火寒鸦被人发现也是一个偶然事件——数十年前几名在海上遇险的渔夫被不知名的洋流带到一个无名的小海岛,飘到小岛上时还活着的的一共是九人。他们在海上飘泊几天,已是饥渴难耐。一上岛后,还能撑着体走动的人就四处寻找水源和食物。最后发现了小岛之下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洞,里面栖息着的无数的红sè小鸟。

    渔夫们利用被海浪冲上岸的破渔网,很轻易捕到不少的鸟。靠着生吃这些鸟的血,他们填饱了肚子。没过多久,他们开始感觉到体内似烈火焚。当他们意识到这些鸟有毒时,为时已晚。渔夫们开始接二连三的在痛苦挣扎中死去,最后只剩下一个年纪最大的老渔夫。

    那老渔夫的幸存并不来自他的经验,而是因为岁数大牙口不好,吃的最慢,吃的最少,反而逃过了一劫。老渔夫想办法呕出了没消化的鸟,体内灼难捱时就泡在冰冷的海水里扛着。这样死去活来折腾了几天,总算活了下来。xìng命才保住,饥渴又袭来,简直生不如死。

    苦熬了几rì,老渔夫口渴难忍,又找不到淡水,终于忍不住捉了一只鸟,喝下鸟血止渴。喝完了躺着等死,等了半天却没有那种强烈的灼烧感,这才发现鸟血原来没有鸟那么大的毒xìng,饮少量血不会致命。

    于是,老渔夫每rì捕捉两只鸟喝血,只求维持生命,并不敢多喝。稍有力气就收集岸边的船板,用破衣服扎成了一个小木筏。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天,他发现了一股洋流在海岛旁边出现。老渔夫抓了百多只的小红鸟,用渔网兜着,趴在小木筏上,随洋流漂泊数rì,终于活着飘回了大陆。

    老渔夫离奇生还之事在当地越传越神,最终惊动了官府。县衙派一名县吏下去探究。这名县吏明为小吏,真实份却是圣雪域安插在此的一名暗探兼采买。

    小吏出自圣雪域,自小就接触医药、毒物,也被传授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他在寻访老渔夫的过程中,听了老渔夫的讲述,又看了老渔夫带回几只已经死亡的毒鸟(这些鸟尸因为被海水浸泡后又被风干,所以并未腐烂),深感奇异。他强行索要了这些鸟尸,次rì便派人快马送回圣雪域。

    圣雪域的药、毒、蛊冠绝天下,雪域之界云集了一批顶尖的药师、巫医和蛊师。看了小吏的书信说明,那几只毒鸟的尸体引起了圣雪域大巫王的特别重视。经过细致分析发现:小红鸟羽毛、肌、骨骼中竟然含有大量的磷、硝和其他不知名的高易燃物质。鸟尸不但有毒,而且干尸极易燃烧甚至爆炸。

    大巫王本就是“药、毒、蛊”的集大成者,他很快意识到这种毒鸟的价值——如果用适当的方法改良种群,再用神秘的练蛊之术加以控制和利用,这种鸟就会变成飞翔的火雷弹。大巫王当即为毒鸟命名,并启动了驯化、控制火鸟的“烈火寒鸦”计划。。。。。。

    可幸的是,之后的江湖历经了数十载,并没有出现这种恐怖的鸟群。这个曾经存在的绝密计划的内幕,也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略知一二。至于最终烈火寒鸦有没有驯养成功,因为活鸟没有出现,所以谁也无法判断;连刘老爷也不得而知,只是将其归为江湖传闻来讲授一下。不过,刘老爷为了学术的严谨xìng,还是根据所知,凭想象画出了烈火寒鸦的形状来,以便rì后有机会来映证。

    火云,这无疑是数万只烈火寒鸦组成的火云。它们同时煽动翅膀的声音,比最具破坏力的风暴更加恐怖,像一团地狱来的烈火,喷涌而来。

    昊天第一个念头就是:刘老爷要是在此,不知道会怎样激动?眼前的烈火寒鸦和刘老爷所画的并无二致。只不过这鸟的体型已经变大,和寻常乌鸦不相上下了。

    圣雪域和幻云岭之间相隔千里之遥,昊天虽不知幻云岭的北冥王族是如何得到并可以控制这些罕见的烈火寒鸦,但他已深深预感到这种鸟的恐怖。经历了大小百战,历经生死无算,青狼部的对手通常只是人,即使对手有不少的装备依靠,但怎么能比得上青狼部的jīng良?。而如今直接面对的却是无数长着翅膀的火雷飞弹,还谈什么凭险据守?

    青狼部五人心意相通,此时此景,只有先跟瘦老头溜之大吉为上策。五人的目光同时转向跪在老君像前面的瘦老头。那老头一转眼的功夫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神气,干枯的形止不住的颤抖,额头冷汗顺着皱纹流了下来。

    萧江洋大喝一声:“老头,密道在哪里?!”瘦老头并不回答,体发抖的幅度更大了,就如筛糠一样。萧江洋一把将老头提溜起来,正待发作,看那老头眼泪鼻涕都下来了,嘴里还反复念叨:“机关被毁了,机关被毁了。”

    昊天见罢大喊道:“先封住洞口!”萧江洋丢下老头,急之下,驱动体内十二分真气,双掌奋力击中石壁;只听闷响一声,如石墩夯土,石壁却纹丝未动,连一块碎石渣都没有震落下来。众人这才发现,这虬龙洞竟然像钢浇铁铸而成的,浑然一体。

    昊天等人见状,迅速把老君玉石像、石台尽数挪到洞口,勉强堵住半个洞口。昊天令四人jǐng戒,自己转过来,对瘦老头语气平静的说道:“密道机关在你刚才跪着的地方?”

    那瘦老头稍稍恢复了神智,点了点头,说:“那里本有一个小孔,里面有一个机关,现在已经被铁浆封死了。”说罢又长叹一声:“今rì老夫果真要葬虬龙洞吗?这下真是插翅难飞啊。”

    昊天道:“你之前说的新玩意就是烈火寒鸦?”

    老者一惊:“你也知道烈火寒鸦?”

    昊天点了点头,接着问:“你既然知道烈火寒鸦要来,一定有更多的了解,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老头摇摇头:“正因为老夫知道这东西的厉害,才如此绝望。刚才那龙兵扔过来的火雷弹冒起的红烟,正是指挥烈火寒鸦发动攻击的信号。老夫曾见过:两只烈火寒鸦就把一巨型野猪变成了烤猪。”

    “如果我们封住洞口,它们会怎样?”

    “这种鸟在极速俯冲时,如果撞到硬物就会爆炸,威力甚于火雷弹。如果你封住洞口,这些鸟就会前赴后继撞上来,直到用体炸开阻碍物。后面只要飞进来十只八只,就会把这里变成老君的炼丹炉了。”

    昊天看着光滑洞壁,心念一动:难道这里曾经被炼烧过吗?

    昊天不再理会老头,转到洞口说:“还有多少暗器,全部集中起来给老二。”

    “都在这里了,恐怕坚持不了多久?”石坤道

    “所有人都将裘衣脱下,用尿浇湿。”昊天道

    对于青狼部的武士而言,首领的命令,甚于圣旨,就是无条件执行——不管这个命令看起来多么古怪离奇甚至是荒唐。众人并不细问,依照昊天的命令动作着,双眼始终不离洞外越来越近的红云。

    昊天将淋湿的裘衣拎在手上,说:“老二你先出手——用漫天飞雨,其他人照我的样子抓鸟。”

    石坤和叶枫眼中同时jīng光一现,立刻明白了昊天的计划,忽然觉的信心大振。

    虽然净土门护法团的jīng英们都有直面生死的心理素质,但是他们对生的yù望更远超于他人,正如青狼之名。狼本就是最坚韧的动物。很多极端环境下往往是求死容易,求生却更难,需要超强的智力、体力和意志。

    昊天就是一个在任何危急况之下都不会放弃求生的头狼,在他的面前就算是一片死地,也会拼出一线生机。一生得遇这样首领可追随,夫复何求?

    萧江洋和聂火有些疑惑,却不多问。很快二人也先后明白过来,豪气顿生。那瘦老头躲在众人后面,看着五人的举动,浑浊的眼珠子一转,脸上竟然浮出了一丝笑意来。

    众人的这般许多动作,实则只在一盏茶的功夫间。此时,洞外群鸟煽动翅膀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寒风凛冽的清晨,甚至可以感受到人的烈焰的炙烤。奇怪的是烈火寒鸦并不鸣叫——不知是天xìng如此,还是被邪恶的练蛊之术后天造就成的这样。

    鸟群像翻滚的火云越越近,距离之近,连普通人都可以看清它们钢锥一样的尖嘴和疯狂血红的眼睛。石坤运足目力,不管“火云”中的那些烈火寒鸦的穿行如何眼花缭乱,他的目标始终是冲的最前,飞的最高的那几十只——鸟类俯冲之前,必然会先拔高,然后以最佳角度下冲,这样才会有最具杀伤力的效果,在猛禽的捕猎过程中,这样的动作必不可少。

    这些烈火寒鸦不知道该不该归类为猛禽,其实它们已经远远超出猛禽这个概念,这实在最疯狂、最具毁灭xìng的飞禽。

    眨眼间,那些飞的最前最高的几十只烈火寒鸦已经冲到到距离洞口十丈远的距离,猛然俯冲下来。。。。。。石坤双臂一振,几十样可扔的东西都激shè出去,如果刘老爷在场,一定会动的说:“这是百年一遇的漫天飞雨”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