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寒水村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伊苇鱼 书名:净土天宗
    青狼部六英念着老七的安危,又有重任在,心念如一,发力狂奔,那一号鹏感激不杀之恩,也异常卖力。七人合力拉着爬犁,速度竟比那白玉骢的速度还快了几分。

    不到三个时辰,已经到了北冥海边的寒水渔村口。天sè已晚。渔村散落着零星点点的灯火,村民大多已经歇息。渔村西北头,有一间挂着幌子的一间茅屋,那是小村唯一的店铺,卖卖rì用杂货,也卖烧酒。

    七人悄然行走,没有惊动任何人,天寒地冻,连狗都懒得叫。当他们看到了小铺时,萧江洋舒了一口气说,“总算到了,快快安置好老七,咱们再带些烧酒上路。”

    石坤说:“有些奇怪,按这一带的习俗,店铺外挂着两个幌子的,是有酒有菜的。这一间小铺显然只能卖卖酒水和简单的卤菜,怎么也挂着两个幌子。”

    叶枫道:“恐怕连卤菜都未必有,这穷村小店都是杂货铺,只有掺了水的浊酒卖。”

    众人都点点头同意。

    昊天挥挥手,萧江洋和聂火一前一后护着老七,段铁和叶枫绕到小铺的后面。正面有一扇门和一扇窗,从门窗缝隙中透出昏暗的灯光。石坤捡起一块石子,左手指尖一弹正中木门,在寂静的黑夜发出清脆的敲击声,右手同时用剑尖跳开窗户的内销。木门没有一丝动静,窗户却无声的打开了,小铺在鱼油灯光在照明下,屋内的状况一览无余。屋内比想象中的还要局促,左边堆满了各种杂货,右侧挨着墙根摆着一排半人高的酒坛子,其中一个坛子已经打开,半盖着蒲草编的盖子,露出打酒木勺的长柄。酒坛旁胡乱摆了一张铺,板下和周围都同样堆满了东西。

    昊天和石坤走入茅屋,渔家特有的咸鱼海货的气味混合着酒香,扑鼻而来。屋内除了堆满的东西,并没有一个人,虽然杂乱,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这时叶枫和萧江洋走了进来,看到屋内空无一人,正待说话。萧江洋忽然看到那一排酒瓮,连话也顾不上说,直奔酒坛,抄着长柄木勺舀出满满一勺酒来。

    萧江洋馋酒但并不莽撞,他问叶枫:“四哥,你看有毒吗。”

    叶枫嗅了嗅说:“难得,难得——这土制烧酒居然没掺水;放心老五,这酒只能醉死人,毒不死人。”

    萧江洋先满喝了一勺酒,然后就开始找碗倒酒给大家喝。

    昊天忽然说声:“别忙”,开始用手挨个敲起了酒瓮,一连下去都是装满酒的沉闷声,直到最后一个则是空的回响。昊天对萧江洋递了一下颜sè,萧江洋并不放下酒舀子,上前一脚把酒瓮踢开,地面赫然出现了一个浅洞,里面还有一个黑影蠕动着。萧江洋伸手掐住那人后颈部五处大道,把他从洞中提了出来。

    那瑟瑟发抖的黑影,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低眉顺目的皮肤黝黑,因恐惧而浑颤动,不感直面众人。

    昊天把这孩子从萧江洋手中放下,轻声问到:“小哥莫怕,我们是店主的朋友,你知道店主现在何处?”

    孩子慢慢缓和下绪,嗫嗫地说:“天刚黑的时候有人敲门,我爹让我藏在这里,他开门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吗?”

    “在洞里什么都听不太清楚,好像就听到有什么东西被抛了屋顶。”

    昊天使了个颜sè,叶枫和萧江洋闪出门,片刻时间二人就回来说,屋顶有一具尸体,已经放下来了。昊天说抬出来,让孩子看看。一具消瘦的中年男人尸体被抬了进来,眼睛凸出来,嘴半张着。

    昊天还没有问,那孩子已经趴在尸体上大哭起来,正店主无疑。昊天让叶枫把孩子拉到一边抚慰,让外面二人把老七也抬了进来。

    几人围着店主的尸体,昊天道:“大伙都来看看能发现什么?”眼睛却看着石坤。石坤早已蹲在尸体前,先快速搜遍了全,空无一物。看看颜面四肢排除了中毒亡的可能,然后撩开衣物,看上几大致命要害区均无伤痕。石坤看了看死者半张的嘴,忽然想到了什么,拿近油灯,用手把死者嘴巴张大,然后用探入两根细长的手指,摸索了一番。抽出来时,手指上带上了一层浅红sè的血水。石坤皱了下眉头,用手按了按死者腹部,又点了点头。

    昊天问:“如何?”

    石坤看了眼一边抽泣的孩子轻声说:“他的颈部大血管被尖锐的东西从喉内刺破,气管和食管也被豁开,血液顺着食管流入腹内,体外半点伤口都没有。外面寒冷,血已经冻冰。我方才按了按他的腹部,里面有一个大冰坨。”

    段铁说:“如此岂不是像鱼一样被鱼钩勾死的?”

    “正是。”

    “可人又不是鱼,怎么会傻到吞下鱼钩呢?”——萧江洋问道。

    “如果我先打中你的膻中你会如何?”

    “我当然倒吸口凉气。”

    “那你的嘴巴就是张开了,这时候我把鱼钩从你张开的嘴巴抛进去,勾住你的血管和气管食管,用力一扯。。。。。。”

    “二哥你别说了,说的我嗓子都发紧。我服了你了还不成吗。”

    昊天也点了点头,石坤的仵作之术果真净土门无双,连教授他们的刘老爷都曾赞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石坤胃口不好,恐怕与太jīng于仵作之术有一定的关系。

    昊天接着问:“还有其他线索吗?”

    石坤道:“这里没有条件,也没有时间仔细查验了,我只能再细查一遍表面有什么异常。”

    死者双手张开,鞋内也没有任何东西,七窍除了嘴之外其余也一一看过。

    昊天一直盯着死者的嘴巴,总感觉他想要说什么。忽然他眼前一亮,说道:“看他的嘴里有什么。”

    石坤细细查看了他的嘴巴一遍,果然在门牙缝隙之中,发现了一小截红sè的丝线一样的东西,又像一丝淡淡的血痕,所以很容易被忽略错过。

    “这又是何物?”萧江洋问道

    “像是什么动物的毛发。”段铁说道

    “什么动物是红sè的毛发,再说这发丝的韧xìng十足不像是毛发。”石坤道。

    萧江洋挠了挠头:“哎,刘老头在就好了,天下还没有他不知道的东西。”

    昊天道:“好了,我们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找到渡船,不知那孩子知道不知道如何去摩天崖?”

    那孩子在叶枫的安慰下已经停止了哀嚎,只是默默抽泣。

    昊天说:“孩子,你爹是我们的朋友,你的血仇就是我们的血仇。我们一定会查出凶手,为你爹报仇。现在你爹走了,你就要变成男子汉——这也是你爹在天之灵最希望看到的。”

    叶枫接口说道:“本来你爹要带我们去摩天崖,你知道怎么走吗?”

    那孩子果然强行止住了眼泪,他抬起头,一双通红的眼睛燃烧着愤怒。他对叶枫说:“我知道,我带你们去摩天崖,但是你们要答应我,我要亲手为爹报仇。”

    昊天拍拍孩子的肩膀说道:“你和你爹一样有种,你叫什么名字,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孩子了,而是一名战士。“

    “我姓穆,叫铁叉,我爹平常叫我叉子。“

    “穆铁叉?是捕鱼用的铁叉吗?”

    “是的,因为我爹说,用渔网只能网到小鱼小虾,要捕大鱼还得靠鱼叉。所以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昊天赞许的点点头说:“你爹也常捕鱼吗?”

    “对,鱼讯的时候我爹会带着我一起捕鱼,这方圆几十里的海面我都去过。”

    “你娘呢?”叶枫问

    “我从小没见过我娘,小时候也问过我爹,他不许我问。有时候问急了还打我,打完后又喝酒,喝醉了就哭。后来我懂事了,就没有再问过。”

    “你知道摩天崖和流云岛吗?”昊天问

    “我知道,摩天崖在东十五里,流云岛在摩天崖的东北八十里。”

    昊天点点头。

    “夜间行船可以到达吗?”

    “现在天空有星星,不用罗盘都可以;而且海上风向也正对。”

    “好,我们立刻乘船先去摩天崖,然后你带着我们受伤的人去流云岛。岛上有一个高大的灯塔,灯塔后面是一个大宅院,你们去那里即可,有人会照顾你们的。”昊天说道

    穆铁叉带着众人很快来到寒水村的小港口,找到了穆掌柜备好的船,驶向摩天崖。

    北冥冬天严寒,近海多为冰封,只有幻云岭、老蚌湾一代和寒水村不结冰,可以行船。老蚌湾是深水大港,而寒水村的小港只能停靠一些小渔船。

    穆铁叉小小年纪,掌舵掌的稳稳的,隐然有见惯风浪的船老大架势。帆借风力,更兼众人则奋力划桨,不久就到幻云岭的百丈绝壁摩天崖之下。

    昊天命段铁留着船上,同去流云岛。一号鹏也同船,到流云岛再做处置。昊天又嘱咐了铁叉几句,看了眼昏迷中的易清尘。转率领剩下的人徒手向石壁上攀去。后轻轻的划桨声渐行远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重要声明:小说《净土天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