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剑海无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ps:

    在魔尊那“桀桀”的怪笑声中,眼看就要一触即发。

    “轰——”

    三方的气势终于蓄积到了顶点,顿时,整个天心界空间风起云涌,天空中风云激((荡dàng)dàng),威压无际,让仅存的玉皇的星君目瞪口呆,仅仅是气势的碰撞,就引起了这么巨大的变化,直到此刻,他们才知道道极境天君真正的威能。

    果然,真灵境和道极境,真是一个地,一个天啊!

    随着气势的碰撞,整个天心界空间似乎不堪重压,竟然开始了阵阵的颤抖,而在这种(情qíng)况下,居然是独自一人的魔尊首先发起了攻击。

    “嗖——”

    魔尊凭空一步,就出现在了道祖的(身shēn)边,浑(身shēn)血se缭绕,在他的头顶出现了一颗巨大的血se骷髅,呼啸间,那颗骷髅就向着道祖的砸了过去,同时,骷髅中喷涌出道道的红se雾气,笼罩了方圆百里的天心界空间。

    可是,道祖又岂是好惹的,看到魔尊出现在自己附近,而且,一颗巨大的血骷髅向着他飞来,道祖冷声一笑,双手一动,数千数万的法决蜂拥而出,本来在他的(身shēn)体周围缓缓旋转的剑海猛然发出灿烂的各se光芒,一把把飞剑都变得巨大而绚丽,上万的飞剑化为一道巨大的河流,在包裹了自(身shēn)的同时。向着血骷髅迎了过去。

    同时,妖皇临虚化为的血蛟龙本体。蛟尾一摆,瞬息出现在了魔尊的(身shēn)后。巨大的爪子就向着魔尊的(身shēn)体拍了过去。

    “铿——”

    剑海和骷髅相遇,发出璀璨的响声,同时,魔尊肩头上出现的两只臂膀上高举着巨大的骨棒向着妖皇临虚的巨爪迎了过去。

    顿时,乒乒乓乓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天心界空间,同时,剑海、骨棒、巨爪纷飞,那些太始大帝天心界中普通的山峰,几乎是只要挨上就会化为齑粉。

    不过。仿佛是有着什么顾忌,他们的打斗都尽量远离了平顶广场上的太始大帝雕像,而玉皇和星君在看到哪儿都不安稳后,还是不得不躲到了那高达百丈的雕像下面,仰望着三个道极境天君的惊天搏斗。

    “你说,师尊他们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啊!”星君看着空中那越加激烈的打斗,白se的眉毛抖一抖,轻声的问玉皇,仿佛害怕高声就会惊动魔尊一般。

    “是啊!不过。我想最后肯定是道祖获胜吧,毕竟,他们可是两个人呢?”玉皇看着空中那剧烈的争斗,不由的回答道。可是,眼睛却是丝毫没有从打斗中收回,毕竟。三个道极境皇者的争斗,对于真灵境的天君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借鉴机会,说不定自己的某一个功法就会豁然贯通呢!

    “咦。这是什么?”星君忽然发现了雕像底部的一行字,断断续续的几个字,而玉皇也急忙收回目光,看向底部的几个字。

    只见,在雕像的背后,地面上散落着几缕衣服的残片,仿佛有人是在这儿坐化,同时,在雕像的底部,居然是几个字:“天外……世界……死亡……”

    两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于是,只好蹲在一起,仔细的观摩,想要从这儿找出疑团,毕竟,能够在封闭数千年的天心界之中留有字迹,说不定就是当初太始大帝的某位弟子,甚至,有可能是太始大帝的真迹。

    想到这里,两人顿时悚然而惊,对视一眼后,明知四周没有天君了,还是谨慎的四处看看,而后,两人目光一沉,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或者达成了某个约定,隐藏在了巨大雕像的后面,开始专心的研究那个地方。

    而这时,空中的争斗却已经进入了白(热rè)化。

    道祖地剑海已经彻底的化为了一道星河,如同众神之鞭一般,随着他的法决,一次次的击向魔尊的(身shēn)躯,而且,因为魔尊的(身shēn)躯此时已经变成了如同怪物的集合体,所以,道祖的剑海专攻魔尊的尾部,而魔尊只能用朝着后面的那一颗骷髅头颅来抵挡,而这可骷髅头颅确实犀利,但是,毕竟他要承受两个道极境天君的围攻。

    于是,这颗血se的头颅现在彻底的被剑海包裹住了,任凭魔尊发出各种巨大的嘶吼,甚至漫天骷髅虚影乱飞,可是,因为没有了可以供魔尊夺取的天君,他的气势在无时无刻的下降着,同时,道祖的剑海却是愈发的绚烂。

    在魔尊的前方,妖皇临虚凭借着自己的蛟龙之躯,特别是他那四条巨爪,如同四只极品的攻击灵宝,在催动道道的血之力的同时,与魔尊的骨棒、尖角不时的进行对碰,结局,当然是魔尊占了下风。

    只见魔尊的骨棒已经坑坑洼洼,而他的(身shēn)躯更是布满了伤口,这些伤口都是道祖的剑海和妖皇临虚的巨爪造成的伤害,而且,随着“魔尊化傀诀”的激发,魔尊那高达百丈的(身shēn)躯已然开始逐渐的干瘪,而魔尊之所以能够和两个同级的道极境天君抗衡这样长的时间,就是因为“魔尊化傀诀”激发了他的血(肉ròu)潜力,将其全部化为战力,而此时,随着弊端的到来,魔尊的神智也开始变得不太清醒,只会机械的与道祖的剑海、妖皇临虚的巨爪争斗,在空中飞舞的血影也是越来越淡,那被困入剑海的血骷髅,也在剑海的撕磨下,再没有初期的那种晶莹、璀璨。

    看到这一幕,分攻两边的道祖和妖皇临虚不由的相视一笑,看来,魔尊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顿时,道祖手上法决陡然加快,空中的血海化为旋转的漩涡,将血骷髅完全的包裹在了其中。

    “剑海无量!”

    接着,从道祖的袖中突然飞出数道灵符,化为巨大的霹雳,劈到了血骷髅之上,顿时,血骷髅轻烟缭绕,渐渐的开始一道、两道……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口子,眼看就要化为齑粉。

    和道祖交相呼应,妖皇临虚也陡然整个龙躯盘绕,头顶的龙角化为一道流光,如同霹雳雷霆一般,向着魔尊有着独角的头颅击去,同时,四只巨爪翻飞,如同连击一般,向着魔尊手持的巨大骨棒而去。

    “锵——”

    四次连击化为一处,顿时,魔尊的骨棒不能拦住妖皇临虚发出的尖角流光,只能无奈的放出自己额头的独角,两相撞击。

    “轰——”

    两个尖角分开,各自飞回两人的头顶,只见他们的独角再没有以前的绚丽,就如同里面蓄积的能量都化为了乌有。

    同时,魔尊那巨大的骨棒也在妖皇临虚的四只巨爪的轮番攻击下,化为了齑粉,消散于无形。

    顿时,魔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局之中,血骷髅被毁、骨棒被毁、独角被击中,除了那对两个道极境天君无用的骷髅虚影之外,似乎魔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攻击手段。

    魔尊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困境,巨口大声的嘶吼着、四只蹄子飞腾到空中,随意的翻蹬着,不时的从上面飞出一道道的光柱,向着道祖和妖皇临虚而去,但是,对于两个道极境的天君来说,那样简单的光柱攻击,简直没有一丝效果。

    两人一声冷笑,同时调动了体内的法力,向着魔尊的近前而去。道祖的剑海如同一条五彩的巨龙,在肆意激((荡dàng)dàng)的同时,衍生出不同的阵法,在这个最后的时刻,他似乎也有一些等不及了,双手飞速的捏动着法决,脸se都有一丝的苍白,可见,一次xing调动这么多的飞剑,对于他来说也是极大的负担。

    “万剑归一!”

    所有的飞剑光芒暴涨,如同一只只贪食的虫子,瞬间凝聚在了一起,化为了一道粗大的杂se光剑,在道祖的掌控下,向着那巨大的魔尊的魔躯刺去,顿时,天心界空间风起云涌,沿途的那些小山纷纷化为齑粉。

    与此同时,妖皇临虚(身shēn)躯猛地一个凝练,长达千丈的(身shēn)躯化为百丈长短的蛟龙躯体,从血se变成了黑红se的(身shēn)躯,(身shēn)体上的鳞片更是散发着寒光,四爪如同开天之刃,随着蛟龙之躯的旋转,化为一道黑血流光,向着魔尊迎面斩去。

    两相夹击,而在空中的魔尊却似乎没有了丝毫的神智,(身shēn)体红光闪耀,形成了一道充满诡异花纹的血甲,而后,就那样静静的等在空中,两颗头颅茫然的看着无天无ri,只有大大的几颗宝石闪耀的天心界,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

    千丈、百丈……

    瞬息之间,道祖的剑柱和妖皇临虚的黑se血光就飞到了魔尊的近前,看着那百丈高的魔躯,两人一阵兴奋,从此之后,整个太始世界,就再也没有玄冥岛了。

    “桀桀……”

    就在两人的攻击就要击中魔尊的(身shēn)体之时,魔尊突然发出了阵阵的怪笑,接着,他们的攻击击中了魔尊的魔躯,顿时,黑气弥漫,再过片刻,魔尊必定神魂湮灭。

    可是,魔尊为何在临死时还有怪笑呢?从魔尊仅存的手上不断变大,罩向三人的那个白骨项链回答了道祖和妖皇临虚的问题。

    瞬息间,那一串巨大的白骨项链将魔尊、道祖、妖皇临虚三个道极境的天君圈(禁jìn)在了其中,同时,魔尊那疯狂的声音也在他们的神魂中同时响起。

    “一起去死吧!桀桀……”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