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秦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于是,此刻的他也只能捶顿足,责怪自己刚刚大意之下居然没有斩草除根,若是刚刚分出一丝元神,那么就可以轻易的灭杀那只蝶类神兽,而当时自己却将注意力完全的聚集到了两个小女孩上,对于她们上所穿的灵宝垂涎之下才忘记了此事,这个时候,他的心中若说对于自己利yù熏心之下没有及时作出正确的应对没有后悔之意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但是,后悔有用吗?

    自然无用,作为天尊的老牌妖尊,秦皇妖尊几乎是瞬间便回过神来,对于刚刚传来的那股气势,直到现在依然让自己心神不宁,仅仅是感觉,他就知道那股气势的主人不是自己可以匹敌的,可是,现在若是让他逃遁,他也没有那个胆子,莫说能不能逃遁的了,就算是那只蝶类神兽的速度也是比起自己逊sè无多,要是自己逃遁之时被追上纠缠住,恐怕自己也是丝毫落不得好,再说,天尊的妖尊自有其的尊严,怎么能够没有见面就逃遁呢,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被万妖大陆上的妖修们耻笑。

    不过,对于那股气势的主人秦皇妖尊自然是忌惮异常,能够争取一点主动权他还是丝毫不介意的,况且,若是能够让其投鼠忌器,那么一来,自己真是来去自如了,到时候即使前来的那股气势的主人不能力敌,至少也可以让自己全而退。

    他将眼神投向另一边尴尬异常、默然无语的四个女孩,看来,自己这一次逃生的机缘或许就在那边刚刚给了自己不少教训的女孩们上了。

    于是。他将注意力完全的投注到了泠泠和清清、佛主和歩惊魂的上,心中不住的思量着。那个神兽女孩是不能招惹了,对方虽然刚刚进阶天尊。可是,即使自己可以将对方抓获,恐怕也不是片刻之间可以完成的事,至于那两个小女孩虽然只是元婴期的修为,可是那一的灵宝却是诡异之极,要是一不小心被对方察觉,放出刚刚的那种防御罩,恐怕自己也是不能随意的逃脱,说不定就会被四个女孩纠缠住。那个时候自己可就真是危险了。

    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个目标了。

    秦皇妖尊将目光投向脸sè惨白、心神恍惚的佛主上,这个人类小女孩虽然修为也有元婴期顶峰的修为,可是灵宝却是一般,虽然也有好几件但是却对于自己不能产生丝毫的妨碍,况且对方刚刚受重伤,元气大损,恐怕现在实力也是十存一二,倒是最好对付的对象。只不过四个小女孩现在所站的位置却是紧密的挨在一起,若是想要顷刻之间将那个人类小女孩抓住,也是需要思虑一番,不过。秦皇妖尊现在最为缺少的就是时间了。

    那么,就只有拼力一搏了。

    想到这里,秦皇妖尊化为的血sè雷鸟双眸中闪烁着妖异的红光。闪闪烁烁的盯着四个小女孩站立的地方,若是刚刚的话。说不定歩惊魂就会发现秦皇妖尊的不对劲,可是。现在四个小女孩却正是心神恍惚的时候,自然没有发现秦皇妖尊的异常。

    佛主是被泠泠的一句话打击的不行,本来自从在青峰观和原山相遇,之后相知,之后分离后的团聚,让她觉得两人真是有缘分,虽然之后再苍茫之海相遇时知道原山边有着歩惊魂陪伴,可是,她依然选择留下来,就是为了心中的那一份亟盼,可是,刚刚泠泠的话语中却是默认了歩惊魂才是原山的心中人,这怎么能够不让佛主黯然神伤呢?

    至于歩惊魂却是尴尬的不行,虽然说对于原山她一直朦朦胧胧的有一种感存在,可是,她们两人却都是初哥一级的人物,对于感都是没有什么经验,自然也就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但是,此刻被童言无忌的泠泠将自己内心中从来都是模模糊糊的感宣之于口,顿时心中又羞又急,虽然想要责怪泠泠,不过对于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她却真的是不知该怎么责骂,或许,在她的心中也有一股淡淡的喜悦存在,毕竟,自己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语,现在被泠泠说出了口,虽然不是自己说出来的,至少也是将那一层薄膜打破了,以后或许面对佛主时会存在一定的尴尬,但是,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生活下去要强得多了。

    泠泠呢!却是对于自己刚刚口中无所顾忌说出口的话语后悔万分,虽然不可否认因为和歩惊魂生活的时间长了许多,心中对于歩惊魂能够和原山在一起存有幻想,毕竟,原山是她们两个小女孩心中最为值得依靠、最为值得信赖的人,那么,她们肯定也是希望和原山在一起的人是她们所熟悉,所能够接受的人,但是,佛主姐姐对于自己也是不差啊!自己怎么刚刚就如同鬼迷了心窍一般口无遮拦呢?

    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真是覆水难收了。当然,对于她们这些修士来说覆水难收貌似不存在,可是,要让她将时间倒退,泠泠却是没有那个本事了,因此,深知自己犯了错的泠泠现在真是一言不发,就那样默默地低着头,使劲的揉着自己的衣角,好像对于自己的衣服不满意一般,不过,谁都知道现在的泠泠可不是对于自己的衣服不满意,而是心中尴尬,所以给自己找了个干的事罢了。

    清清对于泠泠刚才冒失的言语可以说是最为后悔的,早知道泠泠是个大嘴巴,可是,这一次的嘴巴也有一些太大了吧!

    再说,其实在清清的心中她早已知道不论是歩惊魂姐姐还是佛主姐姐,恐怕在原山哥哥的心中一样重要吧,正是因为如此,原山哥哥才一直不会单独和她们两个中的谁在一起。而是尽量的让大家能够一起开心的生活,正是因为无法割舍。因此他才选择了离开清源岛,虽然说那个时候有些是因为修为无法进展。原山哥哥想要出外寻找机缘,但是,对于歩惊魂姐姐和佛主姐姐的感不知该如何选择,也是原山哥哥离开的原因之一吧!

    清清的心中不住的叹息着,但是她也不知到底该如何说出口,只不过,现在可不是这样僵持下去的时候啊,她抬头打算看看那只可恶的笨鹰到了哪里,然后。再告诉歩惊魂姐姐和佛主姐姐,让她们明白现在可是战斗的时候,不能这样一直下去啊!

    可是,当她抬起头时,刚刚站立在那个虚空中的血sè雷鸟却是不知所踪,同时,她们四人头顶上罡风猛然落下,只见血sè雷鸟头顶独角之上迸发出强烈的血sè雷电,径直向着四人击落了下来。

    “不好——”

    清清心中大急。匆忙大声喊道,但是,她却没有发现在她们四人后的虚空中,缓缓地出现了一抹淡淡的虚影。若隐若现般距离她们越来越近……

    “不好——”

    泠泠的一声惊呼惊醒了心神恍惚的其他三个小女孩,歩惊魂、泠泠、佛主三人匆忙之间抬起头,只见秦皇妖尊化为的血sè雷鸟头顶独角之上充斥着浓浓的血sè雷电。倏忽间化为了一道粗大的电网,狠狠地向着四人罩落了下来。距离她们的体早已不足百丈,浩浩的血sè电网直径达百里。根本无法闪避。

    但是,心中怒极的歩惊魂三人现在早已将秦皇妖尊当做了发泄怒气的最佳废物,怎么可能退后呢?

    “秦皇妖尊,你还真是贼心不死啊!”歩惊魂嘴角冷笑,看着那罩落下来的巨大血sè电网毫不畏惧,双手倏忽间出现了一条银sè的长枪,高举朝天,口中一声叱,只见一道粗大的银sè火柱冲霄而起,直直的迎向了电网,歩惊魂毫不怀疑若是秦皇妖尊发出的电网胆敢和自己的银sè火柱交击,顷刻间便会化为齑粉,毕竟,血sè雷电虽然威力强大但是更是污秽不堪,而银sè火焰却是天地间至刚至正的火焰,整个世界上虽然总是在发生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故事,可是若是修为相同的正与邪相遇时,往往都是邪不胜正,这个才是世界的最高准则。

    清清更是在歩惊魂发出攻击之前就将手中的长鞭飞出,化为一条粗大的长鞭,倒刺根根竖立,扭曲之间缠绕向秦皇妖尊的双爪,毕竟,她是最早发现秦皇妖尊攻击的人,虽然出手慢了一点,可是对于她来说知道此刻打倒秦皇妖尊就是四人的共同目的,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家暂时忘记刚刚的不愉快,而后找个时间再慢慢地弥补,或许到了那个时候,大家又会开心的在一起呢!

    但是,可怜的小女孩哪里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难以弥补的东西,或许就是心中的裂缝吧!

    泠泠也是不甘人后,刚刚自己的冒失造成了严重的后果,这让她心中十分委屈,毕竟,自己只是一时不小心而已,谁会想到居然让佛主姐姐和歩惊魂姐姐产生了不愉快,佛主姐姐刚刚更是脸sè苍白、泫然yù泣,这更是让小女孩心中委屈至极,不过,现在这个送上门来的笨鹰可真是个好东西啊,完全就是用来给大家发泄火气的吗?

    这一下,泠泠可是将自的宝贝完全出手,只见脚下的白sè莲花化为了两朵银sè莲花状火焰,飞舞盘旋着消失在眼前,径直击向了秦皇妖尊的血sè雷鸟头颅;手中出现的白sè长鞭如同一道曲折的光线,蜿蜒曲折之中向着秦皇妖尊缠绕而去;头顶上用来束缚头发的丝带更是迎风轻舞之中化为一道白sè玉桥,连接到了秦皇妖尊的脚下。

    她脚步一抬,随着玉桥的挪移,倏忽间就出现在了秦皇妖尊的双翅上空,小女孩的眉心白sè莲花闪现之间冲去一道白sè的霞光,径直击中了秦皇妖尊化而成的血sè雷鸟的左翼,顿时,那狰狞的左边骨翼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孔洞,白sè的光芒在其中缠绕着,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哀鸣。

    秦皇妖尊再也不敢大意,此刻他才发现这四个小女孩联手之下自己居然没有丝毫抵挡之力,她却是不知,刚刚若是歩惊魂早早的便是天尊的修为,再加上泠泠和清清两个小女孩以及佛主的凌霄剑的速度,他还真有可能yīn沟里面翻船,不过,现在却也是让他苦不堪言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骨翼剧烈的扇动,卷起阵阵罡风,努力的将自己倾斜的体向着远方逃遁,三个小女孩自然不肯放过,纷纷瞠目怒喝,想着他追了过来,但是,秦皇妖尊化而成的血sè雷鸟却是既有人xìng化的露出了一丝邪恶的微笑。

    这一抹微笑,顿时让歩惊魂等人心中升起一股惊悸,匆忙之中歩惊魂、泠泠、清清将目光四处张望,唯独忘了脚下的虚空,在哪里可是还有一个重伤的佛主呢?

    只见在秦皇妖尊的骨翼被泠泠的白光击中的同时,佛主等人站立的背后虚空中那若隐若现的影子终于出现,却是一只通体黑sè的八爪鱼,黏糊糊的体之上沾染着无数的黏液,就那样狠狠地将八只爪子伸向了佛主,而此时,其他三个小女孩却是沉浸在对于秦皇妖尊的胜利之中,毕竟,刚刚正是这个老怪物让她们差点陨落,有仇不报非君子,可是,往往那些小女孩等的心中对于仇恨有着更加直白的认识,若非如此,世间怎能留下“宁惹君子、莫惹小人”,“最毒妇人心”,“世间唯女子难养”的话语呢?

    可是,正是因为如此,歩惊魂被八爪鱼的爪子狠狠地一拉之下就被卷入了八爪鱼的口,而后八只爪子收拢之后顿时了无踪影,本来佛主是有机会将呼救的声音传出来的,可是不知为何,看着那在虚空中携手搏杀的歩惊魂和两个小女孩,佛主却是眼眸一闭,眼角滴落泪珠,颓然的一笑之后悄无声息,也是,心已死,留此何用?

    “佛主姐姐——”

    泠泠和清清几乎是同时发现了被八爪鱼卷去的佛主,不由惊呼出声,心中顾不得懊悔,两个小女孩脚下的莲花化为两道流光,径直冲向了那巨大的八爪鱼,歩惊魂也是吃惊之下心神恍惚,后蝶翼扇动之下,如同一道曲折的光线,沿着诡异的路线径直冲向了那只巨大的八爪鱼,手中的银sè长枪之上枪芒直冲百里,心中怒极之下或许只要一下就可以将那只八爪鱼化为齑粉。

    但是,这样一来秦皇妖尊却是没有人追击了,顿时,秦皇妖尊形停止在虚空中,看着那惊慌的三个小女孩,嘴角冷冷一笑,利嘴怒张发出一声唳鸣,那只八爪鱼顿时形化为虚无,居然凭空消失在了虚空之中,三个小女孩顿时停下来,转怒目看着在虚空中得意洋洋的大笑的秦皇妖尊,虽然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可是,投鼠忌器之下却只能束手无策。

    “这一下,你们没有办法了吧,哈哈……”

    秦皇妖尊随手将从自己后虚空中出现的八爪鱼一招,指着从八爪鱼的口上仅仅出现了一个脑袋而且昏迷不醒的佛主,猖狂的大笑着,这一下,他可真是将这几个厉害的小女孩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这,怎么能让他不高兴呢?

    〖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