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四十四章 饕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幽暗的星空广阔无垠,除了点点的星辰的闪动以及连接其上的各sè光带飘忽闪烁,恐怕谁都以为这个空间,或者说这个世界早已了无生机,而秦帆等人经过不知岁月的流转,终于踏着光带接近了蔚蓝sè光带所连接的第一个星辰。

    暗红sè的星辰。

    秦帆只是靠近了这颗星辰,就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死寂与灼,明明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可是,在这里却偏偏完美而怪异的结合在了一起,灼着他们的神魂,死寂着他们的内心。

    这两者,密不可分。

    这种感受顿时让众人本来就紧绷着的神经再次悬吊了起来,秦帆一马当先,率先走在了前面,其后星君和月月两个大帝期的高手紧随,至于两个小女孩和小宝一家居中,毕竟,小宝和小贝也是大帝期的神兽了,至于玉翅猎手和清水妖王却是不声不响的落在了后面,即使任何一个人都知道一只队伍的首尾是最为危险的地方,而这里,则是整支队伍的最后方,谁知道从那无垠的虚空之中会不会冲出什么未知的危险,因此,此刻清水妖王拢在袖中的双手早已化为龙爪,至于玉翅猎手更是显眼,眉心一个硕大的“王”字,昭示着赫赫威名。

    此刻,他们相信即使有大帝期高手发出一击,他们也可以抵挡无疑。

    “噗通——”

    秦帆的脚步终于随着蔚蓝sè光带的终点踏上了暗红sè的星辰大地,只是微微的一脚,居然就让这个星辰发出微微的抖动。好似这是一颗即将腐朽的星辰,只需要一星半点的外力。就会让这里完全化为乌有。

    这一下,紧随秦帆后的众人顿时立足于蔚蓝sè光带之上。目视秦帆,等着他发出指令。

    秦帆目sè沉重,凝滞的眼神目视着这个暗红sè星辰的大地,脚下的土地一直延伸都无尽的远方,可是,依然仅可见暗红sè的大地,地面之上的暗红sè也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被什么东西染红了,浸透着脚下的大地之上到底是石头还是泥土都不可分辨。星辰之中寸草不生、万物无踪,唯有幽幽暗红,映彻天地。

    不,这里没有什么天,没有什么地,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红sè。

    深沉的红sè,凝重如同鲜血。

    而且,随着秦帆的脚步踏足其上。不知为何,整个星辰似乎活了过来,居然发出了微微的抖动声,好似在星辰的核心之中孕育的什么即将出世。一股沉闷的感觉涌上众人的心头。

    不过,也仅是如此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也就预示着秦帆等人早已没有了退路,现在别说只是yīn霾的气氛。只是暗红sè的星辰,就算前方千万妖魔挡道。也不能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虚空中无数星辰,这里,仅仅只是起点。

    他朝着后微微示意,星君等人对视一眼,纷纷走下蔚蓝sè的光带,踏入了暗红sè星辰的大地之上,随着最后一个玉翅猎手的脚掌离开蔚蓝sè的光带,星辰之后无止无尽的蔚蓝sè光带倏忽消失,好似羚羊挂角,无处可寻,而本来包裹着众人的蔚蓝sè光罩,也无声无息间化为了点点星光,消弭与无形。

    顿时,众人如同赤一般立足于星辰之中,一股肃杀之意,迎面而来。

    这种几乎凝结成了实质的杀气,似乎聚集了无尽岁月之中的天地杀气,更是包含着一丝天地之间的先天本源杀气,要知道,先天之气,即使一丝也是渺无可寻,而在这里,秦帆等人居然轻易的感受到了一丝,即使微微一缕,可是,就好似俯与鸡群之中的仙鹤,依然卓尔不群,此刻,这漫天杀气好似成为了陪衬那一缕先天杀气的绿叶。

    先天杀气,飘渺不可追寻,可是,此刻无端端的众人心中都是涌出一种直觉,这一缕先天杀气,肯定就是在前方。

    暗红sè星辰的前方,而去往另一颗星辰的不知sè光带,必然也是如此,既然这样,那么无论如何都要前去闯一闯了,毕竟,先天之气飘渺难寻,一定要把握住,至于前进的方向,更是不可疏忽。

    先天之气,为天地灵气之中至高至上的灵气,天地万物,其实皆可吸收,不过至于能不能消化得了,那就要看各个的造化了,而传说之中,若是想要突破大帝期,进入皇者期,就是要吸收天地之中的一缕先天之气,以求天地契合,继而为本源所容,其后才能进入皇者期,真正的遨游天地之中,得大自在逍遥。

    这一缕先天杀气,若是被修炼杀生正道的修行之士得到恐怕旦夕之间就可以突破大帝期,进入皇者期,其后融合先天之气,调理自,轻易的就可以化为先天之体,其后飞升成仙自然指rì可待。

    虽然秦帆一行人中无人修行杀道,可是,无论何种先天之气,即使与自属xìng不合,至少也可以改造自,即使躯之中有一鳞半爪化为先天之体,也是可以得到无穷尽的好处,对此,众人自然不愿意轻易放过,况且,恐怕这一缕先天杀气,也是进入下一颗星辰之中的通行证,冥冥之中,众人皆有所感。

    天地大劫,本来就会导致天地规则散乱,天机泄露自然无可避免,上古之时有大神通者,甚至可以从一草一木中推演天机变化,弱者趋福避凶,强者甚至可以蒙蔽天机,改天换地。

    由此可见,先天之气实在是妙用无穷,而此时天地大劫之中,却也是最为有可能得到适合自己的先天之气。

    众人一路前行,脚下颤抖声愈来愈强烈,最后甚至让整颗星辰都变得如同一颗心脏般开始跳动,秦帆等人依然面不改sè,亦步亦趋的向前走去。终于,星辰的抖动如同天地倾覆般变得无可制。秦帆等人的脚步也终于来到了这颗星辰的中心地带。

    这是一座巨大的血sè祭坛,其上没有任何雕饰。满目所见,尽是无尽血sè。

    此刻,终于星辰的剧烈抖动停止了,至此之时,足足八十一下,而祭坛之上一道浓郁血光充斥琼霄,蒙蒙血雾之中,一只高达千丈的异兽顶天立地,凛然而来。

    黑sè兽。白净人面,肋下暗红双眼竖立,两侧耳朵状翅如同两把怪异钢刀丝毫不动,刚刚出现在虚空之中,就是一声状如婴儿啼哭般的仰天怒吼,悲咽哀鸣,声闻天地。

    “饕餮!”

    这只异兽刚刚出现在血sè光柱之中,未等容貌全显,星君、玉翅猎手、清水妖王就是神sè惊怖。状恐不已,等到异兽发出婴儿般的啼哭之时,玉翅猎手和清水妖王早已面如土sè,心若尘灰。就算是星君,也早已不复波澜不惊之sè,双拳紧握。后蝶翼悄然出现,缓缓走到秦帆的边。目光坚定之中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然之意。

    秦帆对于星君等人的惊呼若有所思,双目直视虚空中半笼罩在血雾之中的异兽。心中沉思,头也不回的对着旁的星君问道:“这就是凶兽之中的饕餮?”

    “对,兽、人面、肋生双眼,再加上两侧那状若耳朵的翅,以及这弥漫天地的无边杀气,以及其中蕴含的那一缕先天杀气,无不表示这只异兽就是亘古之前的凶兽之一:饕餮!”

    星君神sè郑重,秦帆倒是神思如常,缓缓点头,低头看了看脚下暗红无边的大地,以及崩坏无遗的血sè祭坛,而后将目光对准了仰天发出一声婴儿般的啼哭之后,只是虎视眈眈的看着众人的凶兽饕餮,倒是微微一笑。

    这一笑,星君心中惊疑的同时不由一松,不知何时,秦帆的笑容就是拥有了这样的魔力,只是微微的一笑,却可以让众人忐忑不安的心思安定下来,即使眼前狂风暴雨、无边杀劫,依然会让众人相信他能够取得最后的至高胜利。

    此刻,亦如是。

    “哇哇——”

    饕餮大嘴一张,尖锐的獠牙遍布口中,可是,从中发出的却是世上最为无邪的婴儿的啼哭声,这一幕,不知是不是天地的讽刺,或许,即使最大的凶恶,也会如同婴儿般开始缓缓地成长起来的,因此,一切的罪恶,不过就是来源于生命的本罢了。

    人之初,xìng本恶。

    不仅人是如此,天地万物,莫不如是。

    因此,才有了那所谓的“天生万物以养人,而人无一德以报天”的说法,而在飘渺大陆之中,这种说法恰恰正是天地之中所有灾劫的诠释,即使那些修为高深的修真者,依然相信无疑。

    越是修为高超,越发对于这个世界存在着敬畏之心,只有那些什么也不懂的人,才会以为人定胜天,他们可曾知道,天地规则若是人力可以改变,那么要来天地本源又有何用。至于那些可以篡改甚至是修改天地规则的人,难道,那些人那个时候依然还可以算做人吗?

    “初生牛犊不怕虎”,由来如此……

    饕餮嘶吼啼哭,声若婴儿,状若凶神,真是形成了一副鲜明的对比,对此,秦帆只是微微一笑,恍若对于眼前的异兽饕餮那凶残的杀气凝聚成实质的威压丝毫没有感受到,只是淡淡的一笑,而后趋前几步,仰视着虚空中狰狞恐怖的饕餮,朗声道:

    “饕餮,即使你是上古凶兽,可是,既然已经陨落,又何必故作姿态?”

    秦帆话语落下,玉翅猎手和清水妖王顿时哗然。

    怎么?这只饕餮居然早已陨落,莫非,众人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但是,那又怎么可能?莫非众人所感受到的这种滔天的威压,都是虚幻不成?

    当然,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而秦帆接下来的话语,顿时揭开了众人的迷惑。。)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