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七情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轰——”

    不等白骨尊者的惊呼声喊完,那被碧玉尊者捧在手心的七花瓣的锦囊已经轰然一声巨响之后爆炸了开来,顿时,七sè流光飞舞中,四溢的能量如同肆虐的狂风,形成了一朵巨大的七sè云朵,将碧玉尊者以及白骨尊者都包裹到了其中,但是,这一朵七sè的云朵并不是让人能够温和的欣赏的美景,而是催命的宝物。

    漫天飞舞的七sè流光之中,碧玉尊者如同遁世的jīng灵一般,终于张开了一直紧紧闭合着的眼睛,脸上漾着一种解脱,或者超脱似的笑容,璀璨的双目带着平和的微笑,似乎看向了遥远的虚空,也不知此刻在他的眼中出现的是谁的影子,能够让她那样的柔和,不,或许更多的是对于那一份曾经的纯真的回忆罢了!

    白骨尊者却是狼狈不堪,虽然四只骨臂上的祖宝纷纷发出血sè光芒,将他完全的笼罩在了一个血sè的光罩中,但是,这一个七sè锦囊却不知到底其中蕴含着什么东西,爆炸的威力居然是如此的巨大,冲击的能量流似乎比那虚空中时不时溢出的空间风暴还要强烈,眼看着就要把白骨尊者的血sè光罩撕裂了,在能量的不断冲击下,白骨尊者别说是逃遁了,就连支撑着血sè光罩的血sè长刀、血sè长枪、血sè巨斧、血sè长鞭都居然开始了微微的颤抖,白骨尊者的脸上更是充斥着一股绝望之sè。

    七sè的流光在漫天的飞舞着,不断的汇聚、炸裂,随着时间的推移。七sè的流光居然慢慢的汇聚到了一起,生生的将要在虚空之中形成一朵七sè的花朵。而碧玉尊者,正是花朵的白sè花蕊之中。如同万花丛中孕育的一个天造地设的生灵一般绚丽。

    “曾经,你送我这一个锦囊,说是其上的七花瓣什么时候主动开始绽放,那时候,你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可是,当我将七sè锦囊完全的激发之后,才知道其中居然蕴含了你数千年的功力,再加上七花那天赐异宝的巨大威能。原来你是不会出现在我的眼前的,你送我的只是保护罢了!”碧玉尊者在喃喃自语着。

    她那晶莹璀璨的双眸凝视着将要形成的七花,嘴角的一抹微笑越发的璀璨:“你将自的法力和自己最强的至宝七花全部给了我,就连荷包的锦帕也是用毒蛟龙的龙皮制成,若是我想的没错,恐怕那也是从你的防御祖宝毒蛟龙甲上融炼出的jīng华部分吧!”

    蓦然,她的嘴角浮起一丝苦笑:“为何呢?直到我想要死亡的一刹那,你才让我明白了当初的你到底有多么的在乎我!可是,为什么当成你却是什么也不说啊!不就是师徒关系吗?值得你这样的在乎我。却不能说出来吗?”

    “但是……”碧玉尊者蓦然一笑,如同梨花绽放,寒风中的一枝独梅峭立雪中:“现在的我,还是要来找你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那里,没有什么师徒;那里。没有那么多的仇恨;那里,只有两个相的人……

    “千峰。我来了……”

    喃喃的一声低语中,空中的那朵七花终于成型了。而白骨尊者手上形成的血sè光罩也终于被七sè流光击破了,白骨尊者本来充盈着血sè的脸庞不由的一白,看着那已经成型了的七花,白骨尊者头上的独角微微颤动着,四只骨臂终于开始了挥舞,后的一条尾巴都开始刺向天穹,“荜拨荜拨”的响声中,血sè蝎尾如同被剥离了的竹笋一般,从中出现了一条如同撑起的雨伞一样的血sè球,将白骨尊者的头颅包围了起来,同时,白骨尊者手中的四只武器同时劈向了体四周将自锢住的七花瓣,口中更是大声的暴喝着:

    “一刀破苍穹!”

    血sè长刀之上充斥着血sè的刀芒,与以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刀芒长度仅有数尺,但是,却充斥着一种浓浓的血sè,甚至是一种妖异的红sè,在劈到了七花之上的时候,不仅没有出现任何的响声,倒像是在狂风之中逆行的凡人一般举步维艰,几乎是一步步的挪移着想着七花瓣的中心的碧玉尊者劈了过去。

    “一枪穿乾坤!”

    血sè的长枪这一次仅仅只是仿若一道血sè的血液形成的长枪,枪头如同一只狰狞的恶兽一般径直穿透了白骨尊者脚下的七sè流光,向着七sè流光形成的花瓣的结合地方而去,这一次确实恍若闪电,唯一可惜的是那些花瓣的结合之处却是向无垠的虚空一般,看似近在咫尺,却让长枪飞舞之中貌似遥不可及。

    “一斧劈混沌!”

    血sè巨斧发出一道斧影的同时,以开天辟地的气势斩向了空中的七花,这一次却是威势不小,一连劈开了三片各sè花瓣,但是,在劈开第四片花瓣之后,巨斧也终于被一朵黄sè花瓣挡住了,而且如同刚刚开始的血sè刀影一般开始了在七sè流光之中的龟速。

    “一鞭束长空!”

    血sè长鞭这一次飞舞出了似乎是无边无际的一条鞭影,这一道鞭影似乎无穷无尽的长度,完全就将七花瓣一片片的包裹在了一起,而后开始了一圈圈的缠绕,仿佛一条亘古永存的血sè蟒蛇要开始吞噬这一个世界。

    当白骨尊者的四个攻击一次xìng的发出后,虽然叙述起来好似用了好久,其实也就是短短的一瞬间罢了,碧玉尊者口中的低吟也终于告一段落,当她的眼神落入那无尽的虚空之时,七花也终于成型了。

    最终,白骨尊者的四道攻击还是没有一处落到了七花中心的碧玉尊者上,看到这一幕,白骨尊者的脸sè终于彻底的煞白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七次巨大的爆炸声中,七朵花瓣全部爆炸了开来,最后,所有的各sè爆炸实质xìng的流光汇聚到了碧玉尊者的后,带着安详的笑容,碧玉尊者的整个体彻底的化为了虚无,如同一道无sè的气流,化开来融入了七sè流光之中,顿时,整个七sè的流光在碧玉尊者的体融入其中的时候,终于化为了一道黑白交杂的混沌之sè。

    “砰——”

    这一股巨大的混沌sè气流如同一朵绚丽的烟花一般炸了开来,黑白两sè直冲云霄,遮蔽了周围三千里的虚空,而爆炸的中心——

    正是白骨尊者……

    “啊——”

    白骨尊者被七sè流光与碧玉尊者汇聚成的混沌气流包裹到了中间后,只是发出了一声惨呼,接着便悄然无声,只有那黑白交杂的混沌气流在急速的沸腾着,恍若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急速的搅拌着,在虚空中带起了一阵阵的逆流,使得整个空间都似乎有一些不稳定,时不时的从虚空中掠过一道空间风暴,在加入混沌气流后更是促使爆炸更加的剧烈。

    半个时辰后,蒸腾的混沌气流才开始渐渐地复苏,时不时会破裂一个口子的虚空也慢慢地开始了自我修复。

    “咳咳……”

    急剧的咳嗽声中,白骨尊者在平复了的虚空中显露出形,不过,此时的白骨尊者哪里还有刚刚想要擒拿住碧玉尊者,然后豢养的那种气势,只见后的蝎尾从中间彻底的断裂了开来,一股股的蓝sè血液从中不断的出现,不及滴落到大地之上就化为了虚无,而四只骨臂更是破裂了不止一个口子,一股股的蓝sè血液从虚空中浮现,而后不断的消失无形。

    而更加让人心惊的是白骨尊者四只骨臂之中本来紧紧握着的四把武器,血sè长刀从刀背上彻底的断裂了开来,本来霸道之极的血sè长刀,此时却变成了悲催的残刀;血sè的霸气长枪更是可怜,居然枪头彻底的化为了虚无,此时的长枪哪里还有长枪的影子,完全就是如同一根黑sè的细棍子一般丑陋;至于血sè巨斧,斧刃不知为何也消融了大半,此时的巨斧真是斧头不是斧头,成了一个四不像,而且其上的血sè光芒也黯淡至极;最后的那一条血sè长鞭则是最悲催的,因为当七sè流光形成的花瓣爆炸的时候,正是血sè长鞭形成的一条鞭影完全将七花包裹起来的时候,所以血sè长鞭完全的被炸裂了开来,此时的血sè长鞭哪里还有一点鞭子的影子,完全的化为了一根短短的细棍子,被白骨尊者的手中紧紧地握着。

    头顶的独角也是完全的断裂了开来,而从头顶上滴落的蓝sè血液,映衬着白骨尊者那yīn沉的脸庞,却是显得越发的狰狞!

    “好恨啊!”白骨尊者一边感叹,一边大声的咒骂着:“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女人,居然拥有六万年前千峰尊者的七花,而且最让人无语的是那个千峰老怪物居然将自的修为完全的融入了七花中,真是太气人了!”

    〖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