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腾蛇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微风习习,天上的凉月似乎不忍心看到下的场景,悄悄地躲藏在了乌云之后,整个虚空一片安宁,寂然无声。

    腾蛇尊者的一句话,终于打破了全场的安静。

    秦帆微微的抬起头,那晶亮的黑sè眼眸,即使是在黑夜之中依然熠熠生光,这一幕,顿时让腾蛇尊者心中一寒,这时他才想起自己刚刚说出去的话是针对着谁,这个时候他是真的恨不得自己扇自己两个耳光,对面这个杀神即使只是一个眼神也让自己心底感受到透骨的冰冷,自己巴不得对方忘记自己呢,怎么还可以这样招惹呢?

    这一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不服!”

    秦帆的话语如同在暗夜中响起了一声雷鸣,虽然只是淡淡的话语,可是,听在腾蛇尊者的耳中却仿若晨钟暮鼓般发人深省,他不由自主的点点头,木然的回答道:“我不服!”

    “你不服什么呢?”秦帆继续说道,声音却是越来越大,在暗夜之中仿若天音激,让人心神震动。

    这一句话,让腾蛇尊者本来低垂下来的头颅猛然高昂,厉声道:“我就是不服,为什么?我这样辛辛苦苦的修行,才最终走到尊者境的道路,而你们只是靠着传承中的力量,就可以轻易的修行到我数千年才能够到达的修为;

    我不服?为什么,我苦心造诣数千年创造的秘法,才能够独霸一方,而你们只是靠着传承中的传承。那来自先祖的秘技居然就可以将我辛辛苦苦创造的秘法破除一空;

    我不服?为何老天对我如此不公,我的唯一的儿子死在了你的手中。而我却连报仇都不能报仇。

    我恨啊——”

    腾蛇尊者那凄厉的哀嚎响彻整个虚空,方圆万里之内只能闻听到那一句哀婉的“恨”。这一幕,若是让万妖大陆上的妖修看见恐怕都不得目瞪口呆,何时何地,居然能够将那虽然平时低调,但是高调之时却霸道异常的腾蛇尊者这样似乎走到穷途末路呢?

    “你恨?你凭什么恨?”

    秦帆的一句话,打破了虚空中的回绕之声。

    “你是不服别人的传承比你的高?可是,万妖大陆自从上古以降,难道没有那些天赋低劣,可是最后却成就惊人的妖兽?难道没有那些苦苦挣扎。最后求得一线机缘的妖兽?”

    秦帆的声音越发的激昂,将苍月之前所遮蔽的那朵乌云都生生的震开来了。

    “你凭什么恨?若是你恨,那么那些徘徊的生死边缘的妖兽、野兽该怎么办,难道他们也恨?若是你恨,那些被你儿子飞天妖虎和你的徒弟们杀死的普通凡人怎么办,难道他们也恨?”

    “不!”腾蛇尊者猩红的双眼爆shè出红光,疯狂的叫嚣道:“他们只是蝼蚁,自然生死不由自己,而我腾蛇尊者天纵奇才。怎么能够和他们相提并论!”

    “哼!”秦帆左手怀抱青衣,右手仰首向天遥遥虚指,厉声问道:

    “那么,你在我眼里就是蝼蚁。我杀死你,你因何而恨?”

    “你因何而恨?弱强食、优胜劣汰,你难道不服?”

    “你因何而恨?强者为猛兽。弱者为蝼蚁,你难道不服?”

    “你——因——何——而——恨?”

    秦帆这轻轻地五个字。彻底让腾蛇尊者化为的血sè雷鸟体之上的血sè光芒黯淡了下来,那本来凶唳至极的双眸也黯然无光。似乎这一刻,支撑着他的内心彻底的破碎了。

    青衣看着虚空中那恍若丢失了魂魄的腾蛇尊者,如同行尸走一般只是在嘴里面喃喃自语着:“我为何不服?”对着两个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元灵轻轻地叹息道:“道心已毁,腾蛇尊者,彻底完了!”

    三人将目光投向那虚空中昂然立的秦帆,那灼灼的眼神,那俊朗的英姿,那冷酷的话语,这一刻,秦帆似乎就是神,不,他就是这一片天空、这一个世界的神王。

    他,简直就是天之君王。

    “不——”

    不料,正当青衣等人以为大局已定之时,虚空中低垂头颅,黯然无神的腾蛇尊者突然将那血sè雷鸟的头颅昂然立起,银sè的鸡冠上充斥着浓浓的血sè光芒,在虚空之中扭曲变形,似乎化为了一团腐烂至极的块。

    “我要杀死你,杀死你,我才可以得到永生,杀死你——”

    腾蛇尊者利嘴之中獠牙伸出,利爪翻飞之间冲着永生飞了过来,此时此刻,他的躯体之上所有的骨头、血、羽毛居然都化为了血红sè,浓浓的血红sè火焰在他的体之上熊熊燃烧着,仿若要燃烧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

    秦帆脚踩虚空,形化为一道不规则的曲线,不断地躲掉腾蛇尊者的攻击,不论是利爪、利嘴、独角雷网、双翼血风,都不能沾染到秦帆的体,怀抱着青衣的秦帆,此刻仿若天上的一朵青莲之仙,濯濯而不染丝毫纤尘。

    腾蛇尊者口中不断地发出不知名的厉声怪吼,可是,无论是他如何的努力,可是就是沾染不到秦帆的体,本来虽然此刻的腾蛇尊者道心被毁,可是,那来自尊者境妖尊的经验还是对的,毕竟,正是秦帆破除了他的道心,那么,现在的秦帆其实就是他的心魔,而只要杀死秦帆,也就等于是破除了心魔,弥补了道心,自然可以修为恢复,说不定机缘之下还可以更进一步。

    可是,他打对了注意,却选错了对象。

    秦帆不断的闪躲着,而腾蛇尊者体之上的血sè光芒却是燃烧的越来越炽烈,那种红sè,仿若将万千血海燃烧了之后浓缩出来的火焰。瑰丽而心迷,但是。却是意味着那无边的黑暗。

    终于,秦帆不躲了。停留在虚空中看着那高举双爪狠狠扑来的腾蛇尊者,秦帆冷冷的一笑,而后,右手高高举起,五指并拢竖起成刀,向着腾蛇尊者化为的血sè雷鸟轻轻地一挥,仿若扇去了眼前的一股清风。

    一掌击出、妖尊亡。

    虚空中寂然无声,淡淡的血雾飘散,唯有一片金sè的落也在虚空中缓缓的飘落……

    金sè的枯叶在微风中悄悄地飘着。舞动出优美的旋律,在初升的骄阳下闪烁着淡淡的光泽,让整个虚空沾染了一丝安宁。

    蓦然,一只莹白如玉的手掌出现在枯叶下方,那片金sè枯叶随风摇摆着轻轻地落在了手掌心,手掌慢慢的抬起,终于,手掌的主人将目光投向了这片怪异的落叶之上,注目而视。带着好奇与询问。

    “秦帆下,你好厉害啊!”

    一声欢喜的惊呼打破了虚空中的安宁,而后,在骄阳的照耀下。两个女孩如同绽放的花朵般带着清晨那清澈的露水向着秦帆走了过来,他顺手将手掌心的金sè落叶收起,露出了一丝微笑。

    此刻的秦帆。哪里还有刚刚的yīn霾,脸上绽放着连天上的骄阳都要嫉妒的完美笑容。弯下腰伸出双手,微笑着等待着。果然,只见青衣和元灵一声欢呼,纷纷放开拉着青衣的小手,蹦跳着向着秦帆跑了过来,一声欢呼之后,两个元灵已经跳到了秦帆的上,不过,幸亏现在秦帆的怀里还抱着青衣,两个元灵谨慎的躲开了青衣的位置,而后“吧唧”一下,却是每人亲了秦帆一口,秦帆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的灿烂了。

    原来,这种感觉就叫做温馨啊!

    青衣露出一丝久违的、灿然的微笑,看着搂着两个元灵的秦帆似乎恨不得自己少生了一对手臂,嘴角翘起,琼步微摇,向着四人走去,不过片刻,就出现在了秦帆的边,对着秦帆微微一笑,而后秦帆也是轻轻地一笑,轻轻地点点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了,现在快点下来吧,没看见你们秦帆下怀里还抱着青衣姐姐吗?”青衣看着两个欢呼雀跃的元灵,心中虽然感到极其的舒服,可是,看着那被秦帆抱在怀里陷入昏迷的青衣,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哦!”青衣和元灵调皮的伸伸舌头,先后从秦帆的手臂上跳了下来,可是两个元灵的小手还是紧紧的拉着秦帆的手臂,似乎害怕秦帆会莫名的消失,这一幕,不由的让青衣露出一丝苦笑。

    秦帆也是苦笑连连,他无奈的说道:“青衣、元灵,放心吧,下这一次不会再走了,可是,你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放开下的手臂,下可还是要救治你们青衣姐姐呢?”

    青衣和元灵对视一眼,而后同时恋恋不舍的放开了秦帆的手臂,而后两个元灵一前一后堵在了秦帆的边,目光湛湛的看着秦帆,仿佛在说就在这里救治青衣姐姐吧!

    秦帆用轻松下来的右手揉揉自己的鼻子,无奈的摇摇头,而后,右手轻轻地一挥,天空中出现了一朵白sè的云朵,倏忽间云朵化为一片落叶状的铺,轻轻地飘动到了秦帆的边,他小心翼翼的将怀中的青衣轻轻地放在了云之上,仿若害怕惊醒熟睡中的元灵。

    此刻的青衣眼角的皱纹早已消失,一抹恬然的笑容出现在脸上,嘴角微微的翘起,似乎想起了什么让人愉快的往事。

    青衣轻轻地挪动脚步,走到了秦帆的后,看着眼前那高大的背影,在烈rì之下似乎沾染了一抹金sè的光晕,目光顿时迷离,这么长时间了,或许时间能够淡忘一切,可是却丝毫淡忘不了自己对他的思念,而他也是一如既往,只是平平淡淡的笑容,却总是让自己的心中感到那种难得的安宁。

    秦帆不是没有发现青衣的目光在注视着他,可是,此刻的他却是分乏术,毕竟,眼前可是还有一个重伤的小师妹需要自己救治呢?

    左手微微的抬起,一抹碧绿sè的光球出现在了青衣的指尖,他的面sè倒是轻松异常,毕竟。现在的青衣只是重伤而已,并且这种重伤还是因为灵力不济而消耗元气过大罢了。

    可是。在青衣体内徘徊的那一抹粘稠的血液却是让他感到稍微有些麻烦,若是看的不错。那应该是八爪鱼将青衣虏获之时八只爪子刺中了青衣的躯体后进入其中的血液,并且正式因为这一抹粘稠的淡黄sè血液,才是真正导致青衣昏迷不醒的罪魁祸首。

    碧绿sè的光球如同闪耀的荧光,带着一种奇异的sè泽,缓缓地飘向了青衣的眉心,而后缓缓地融入了她的躯体之中,不过片刻,青衣的体之上出现了一层碧绿sè的淡淡光芒,但是。这种光芒却是在逐渐的消失,变得越来越淡。

    秦帆嘴角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指尖再次出现了一个略大一些的光球,再次缓缓地飘入青衣的体之中,同样,过了片刻之后那碧绿sè的光芒会再次变得黯淡下来,于是,秦帆就开始了这种枯燥的循环。

    光球出现、融入,而后出现光芒。再次黯淡,这个过程周而复始,自始至终,青衣的躯体之上那碧绿sè的光芒从来没有真正的消失过。而秦帆的嘴角那一抹微笑却是越来越浓。

    青衣和元灵本来还颇为期待秦帆下可以快速的救醒青衣姐姐,这样一来,她们两个就可以缠住秦帆下让他给两人讲一讲这些rì子在万妖大陆的收获和经历了。可是,看着依然昏迷不醒的青衣姐姐。还有一直微笑着重复那枯燥的动作的秦帆下,青衣首先撑不住了。她张开小嘴,就要说话,幸亏元灵早有所觉,匆忙中将青衣的小嘴捂住,眼睛里面满是责备,青衣却是仿若未觉,小手抬起就要拉开元灵捂住自己的手,可是,一直沉默不语的青衣转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青衣才心不甘不愿的停止了挣扎,小嘴微微的嘟起,看来似乎是生气了。

    秦帆对于后两个元灵的动作早有察觉,于是,他一面cāo控着指尖的光球不断的融入青衣的额头,而后转首向着青衣和元灵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示意她们安静下来,这才让两个元灵收起了好奇,安静了下来。

    果然,当青衣和元灵停止吵闹,将眼神看向秦帆之时,只见秦帆指尖出现了一颗巨大的碧绿sè光球,迅速的融入了青衣的眉心,而后青衣那躯之上逐渐暗淡的碧绿sè光芒砰然响动,一道冲霄的绿光直奔天际,久久不散。

    青衣和元灵几乎同时跳了起来,在她们想来出现了这等异象,肯定就是秦帆下出手成功了,而且青衣姐姐也快要醒来了,经历了这么久终于团聚了,怎么能够不欢呼雀跃呢?

    甚至在青衣的心里已经开始想着怎么撺掇秦帆下返回清源岛,想一想到时候和小白还有小贝吹嘘在万妖大陆这一段时间的岁月和经历,再看看小白贝那璀璨的小眼睛带着满满的仰慕看着自己,世上恐怕再也没有比那更加让人感到得意的事了。

    幸亏,青衣一直在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秦帆,就在青衣和元灵跳起来的瞬间,她伸手就将两个元灵拉到了怀里,两个元灵的欢呼声全部被她临时放出的一个银sè光罩圈在了其中,面带不解的两个元灵刚刚看向青衣,就见秦帆终于动了。

    “啵”的一声,秦帆的指尖再次出现了一个银白sè的光球,而后金黄sè、火红sè、玄黄sè光球纷纷出现在秦帆的指尖,秦帆面sè肃穆,指尖微微跳动着,光球纷纷飞出迅速的融入了青衣的眉心、心口、丹田、天灵,接着,那道道光球如同连接在了秦帆的指尖,从他的指尖之上四道光芒组成了一条璀璨的光带,迅速的进入了青衣的体。

    青衣的体之上五种颜sè纠缠着,可是却每种颜sè都清晰可见,时而黯淡,时而璀璨,最后,在秦帆指尖出现了四团璀璨若骄阳的各sè光球并且迅速的融入青衣的躯体之后,终于,四道光柱同时冲霄而起,与空中的碧绿sè光柱形成了一道粗大的五sè光柱,直指虚空,此刻,就连那天际的大rì似乎都不能掩盖光柱的璀璨与夺目!

    “呼——”

    秦帆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在云边盘膝坐定,看着光柱喷发之后最终散于无形重归于平凡的青衣,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释然的微笑。

    这一次,青衣可真是因祸得福啊!

    青衣和元灵同时扯了扯青衣的衣袖,小眼睛眨巴着看着秦帆,眼神中满是询问,青衣无奈的笑着点点头,两个元灵同时跳起之后似乎惊觉了青衣还没有苏醒,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跑到了秦帆的边,一左一右将秦帆的手臂拉住,小眼睛中满是星星般仰慕的看着微笑的秦帆。

    秦帆轻轻地笑着,伸手揉揉两个元灵的脸蛋,宠溺的笑道:“好了,等会你们青衣姐姐就会醒来了!”

    “耶——”

    两个元灵不由自主的同时大声欢呼,青衣也是趋前几步,嘴角露出一抹灿然的微笑……

    不论如何,对于现在来说真是没有什么能够比青衣醒来更值得高兴的事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