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惊雷青龙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终于落下了帷幕,漫天飞舞的异宝、神材完全被秦帆收入了大千世界中,分宝岩中再次凭空增添了数万件法宝,万宝元神之上点亮了无尽的窍,让秦帆显得愈发神秘莫测,白净无瑕的肌肤上,一层淡淡的光晕旋绕。

    此时的他,早已踏入了不死之境的巅峰,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步入天地开辟之后,从来无人踏入的不灭之境。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之体!

    满目疮痍的梵天界第一层,就连此前的绝地“污泥沼泽”也没有了丝毫的踪迹,大地之上遍布着深坑、火山、河流,好似沧海桑田般变换了地貌,就算是虚空,也出现了道道的裂纹,此时在法则之力的修复下,显得流光溢彩、璀璨无比。

    “惊雷天王,可以出来了吧?”

    忽然,秦帆淡淡的扬起头,望着遍布裂纹的虚空,轻轻一语,而后,大手一挥,顿时,一个遮天蔽rì的手掌拍向空无一物的虚空。

    “轰隆”一声,虚空之上一个孔洞出现,空间风暴汹涌而来,随之,一个修长静谧的影,豁然出现在了天空。

    “不错!”

    惊雷天王一袭黑衣,脸上覆盖着神秘莫测的面具,好似亿万生灵才面罩上流转不息,淡淡的一语之后,手中豁然出现一缕纯净无比的光芒,嘴角掠过一弯冷笑,而后。那一缕光芒自高空缓缓展开。

    刹那间——

    天地间金光璀璨,仿佛这是一个金sè的世界。漫天的金sè彻底的遮蔽了虚空,唯有天际高悬的金sè巨剑似乎在昭示着这个神秘空间之中的未知与莫测。

    金sè巨剑。仿若天罚之剑,巍巍颤动之间道道金光化为无数刀枪剑戟,轰杀四方,这股浩天威之下,似乎众生皆为蝼蚁,整个空间都开始微微的晃动,几乎将要破碎一般让人感到恐惧。

    唯有远方那浩的莫测天威,才真正引起了他们的重视,至于道雷柱道之中的天、地、人三道雷柱。居然在此刻合为一体,与眼前的一只硕大头颅大战,只见头颅通体玄sè,额生独角,仿若神道雷柱,但是,在浩天威之下,那只头颅居然仰天发出悲吼,更加疯狂的冲向了三个道雷柱头化而成的“天罚之剑”!

    天罚之剑却是仰天狂笑。滚滚道雷柱气浩浩般冲向星辰之中,无数镇封百年的白骨之上的莹莹光芒纷纷被吞噬一空,道雷柱气幻化的大手遮天蔽rì般抓向硕大的头颅,嚣张的大笑道:“任凭你是上古战道雷柱神。可惜,此刻的你早已陨落百年,就算是头颅也被镇封与此地。既然如此,就不如成全了我们吧!嘎嘎……”

    yīn狠的桀桀怪笑配合着浩而来的赫赫天威。让的整个虚空充斥着说不清道不明的yīn暗,只听“砰”、“砰”之声大作。仅仅只是道雷柱音和怒啸,就让这颗巨大星辰附近的三颗小小的星辰化为齑粉,其上封印的未知事物仅仅只能发出一声怒吼,便统统化为乌有。

    “万古匆匆,天罚之剑永存!”

    三道雷柱合一,居然如同要威临天地般让的天地震撼,就算是天棺之中被莫名封存的上古战道雷柱神的头颅都无法抵挡,仅仅片刻便砰然炸裂,化为一团巨大的滚滚道雷柱气,被天罚之剑吸入了躯之中,只见黑sè的道雷柱躯越发伟岸,如同那真正的上古道雷柱神复活一般,要毁灭这天,要封存这地,要把这整个世界化为乌有。

    这一些,秦帆都不知道,此刻,在他的眼前,唯有那把浩浩、代天行罚的金sè巨剑,双眸一金一蓝,变幻莫测,躯之中涌而出的世界之力将后的青衣护送到了远方,躯直上云霄,径直与那把金sè巨剑对峙在了一起。

    一剑,长达千里,天威浩浩;

    一人,黑发飘扬,岿然不动。

    但是,两者的气势却是如此的相似,都是yù与天比高的人物,是的,在那把巨剑之中,秦帆感受到了一股生命的活力,即使那把巨剑不是人类所化,至少,他也不是一把普通的兵器,拥有兵魂,是为神兵!

    “锵——”

    当两者的气势共同攀升到顶峰之时,终于,巨剑如同神兵出鞘般洒出万丈金光,化为滚滚金sè星海,以一种斩天辟地的气势径直向着秦帆劈了过来,剑未至,可是,那股气势早已将秦帆锁定,这让他,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但是,秦帆需要躲吗?

    此刻的他,躯早已如同天地瑰宝一般坚不可摧,手中什么都没有拿,无论是以前的五sè巨剑,还是曾经的黑白元神全部没有出现,而是躯昂然屹立,如同一把冲霄凶刀般径直向着巨剑迎了过去。

    真是可怖,一个人的躯,居然如同上古道雷柱刀般悍然发出无上凶威,让的整个虚空都震不安。

    “砰——”

    他的躯黑光涌动,刺透无数的金sè障壁,与金sè巨剑悍然迎到了一起,砰然巨响中,秦帆的躯向后急退千丈,而那把金sè巨剑的攻势也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其上金光越发璀璨,微微的“嚓嚓”声传来,如同上古食人道雷柱王在咀嚼人般令人感到恐惧,凶威更甚,灿然中一道巨剑再次攻了过来,划破虚空,割裂大地,几乎不可阻挡。

    秦帆眼见巨剑攻势更猛,不仅没有沮丧,反而战意越发高昂,口中厉声大喝:“再来!”凝若实质的音波将四周的金光排斥而出,化为金sè光点,居然融入了秦帆的躯之中,若是细看,就会发现分明就是大千世界镇界碑的地带此刻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座巍峨神山,此刻吸收着金sè光点的正是神山的自主行动。不过,这点点金光显然非同小可。让神山需要花费许久的功夫才能吞噬一点,不过,这也就够了,至少,这把金sè巨剑显然是可以消灭的事物。

    “砰”、“砰”、“砰”……

    一声爆鸣传遍天地,现在的秦帆似乎化为人形暴龙,完全是和金sè巨剑硬碰硬,不用一丝一毫的神通,经过漫长的时间。其实也就是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但是,此刻不论是秦帆的盖世道雷柱躯,还是金sè巨剑的神兵之体,都是遍布裂痕,伤痕累累,丝丝缕缕的血液布满了躯体,让秦帆整个人显得如同太古大战归来的道雷柱神归位,但是。他绝不会退后!

    终于,还是神兵害怕了,即使天地瑰宝,即使代天行罚。可是,这把金sè巨剑还是没有秦帆的战意,或者。应该说他没有秦帆的那股疯狂,在退却之时。金sè巨剑终于选择开始和秦帆拉开距离,使用自己的巨剑之躯。远远地攻击秦帆。

    不过,面对着盖世神兵的退却,秦帆的双眸中泛着深沉的杀意与疯狂,他仰天一声嘶吼,躯百丈、千丈的长高,最后,头颅直插云霄,变得和金sè巨剑一般高大,双手如同遮天的巨手般径直向着劈来的金sè巨剑抓去,双掌如同锁天之链、碎天之掌般狠狠地将金sè巨剑抓在了手中,一声道雷柱吼,边万里之内的金光完全被驱散开来,秦帆终于动用了躯之内的世界之力,双掌之上汹涌的红sè光芒要生生的将金sè巨剑炼化开来。

    青衣惊得目瞪口呆,真是太疯狂了!即使与秦帆相交百年,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秦帆这么疯狂的一面,此刻的秦帆哪里还有平时的那种温尔雅,活生生就是一个盖世道雷柱王!

    不过,金sè巨剑作为天棺之中的盖世瑰宝,怎么能够容忍被人这样如同一条死狗般托在手中而后被生生炼化,只听一声惊天虎啸,秦帆巨大手掌之中紧紧抓住的哪里是什么金sè巨剑,分明就是一只巨大无匹的金sè老虎。

    “弑天虎——”

    小白发出怒吼,其他众人也是心中惊疑,顿时就要冲破秦帆的封锁,前去帮助,可是,不等他们有所行动,只见秦帆仰天怒吼,道:“弑天虎,即使你为圣兽,可惜,此刻你灵识泯灭,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帮你解脱吧!”

    此刻的秦帆,牙龇目裂,血流满面,躯之上滚滚鲜血流淌而下,巨大的手臂如同道道虬龙被封在里面,一种悍然无匹的力量从躯之上冲了出来,他左手紧紧地抓住虎头,右手狠狠地抓住虎尾,厉声仰天大喝:

    “开——”

    这一声,惊天动地;这一幕,鬼神皆惊;这一战,圣兽陨灭……

    只见那巨大无匹的弑天虎被秦帆生生的撕为了两段,接着,从他的躯之中涌出一道道世界法则,顿时,漫天的金光、迷茫的世界、通体散发着凶神恶煞的庚金弑天虎,完全被秦帆灭杀了。

    这一刻,秦帆顶天立地,生撕弑天虎的英姿,彻底的让青衣、月月迷醉了。

    这,才是真正的盖世伟男子,才是真正的汉子、真正的男人!

    此刻,他恍若就是——

    神!

    秦帆一把将手中的弑天虎影躯朝天一抛,仰天怒吼中体之中一声虎啸附和而出,接着,遮天蔽rì的弑天虎之躯完全化为道道凝若实质的金光,涌入了他的躯体之中,若是此时仔细去看就会发现那些金sè光芒哪里是融入了他的躯体,分明就是进入了早已和他的躯体融为一体的大千世界之中,漫天金光径直冲入了仰天怒啸的西极龙雪的躯之中,接着,漫天威压遍布,整个大千世界似乎发生了某些实质xìng的变化,玄妙莫测,让人叹为观止。

    “走!”

    此时此刻,唯有向前才是活路,因此,所有的语言都会变得苍白无力,秦帆率先向着弑天虎消失之地出现的古传送阵冲去,后的青衣纷纷对视一眼,目光中满是坚定,毅然紧随其后。向着传送阵冲了过去,倏忽间。传送阵爆发出冲天的光芒,众人早已消失在了原地。之后,整个虚空变得黯淡无光,继而化为点点碎片,消弭与无形。

    狭路相逢勇者胜……

    在修行的道路上,在大劫的yīn影中,唯有一往无前的幸运者,才能得到最终的涅槃,直至浴火重生。

    这是一个树的海洋,这是一个绿sè的世界。但是,那些来点缀时光,绿化空气的高大树木现在却纷纷化为有手有脚、有脸有拳头的巨大树人,向着秦帆攻击着,这种漫无止境的攻击,自从他们从传送阵中走出,便没有一丝的停止。

    大地、虚空皆是一片沉默,那些远古树人如同悍不畏死的死士一般挥舞着巨大的木槌,向着秦帆攻击着。而他们也是只能苦苦的煎熬着,最为主要的是这些远古树人不仅防御超强,更是有着强大的自我治疗能力,除非一击击杀。不然不过片刻他们躯之上那笼罩的蒙蒙绿光便会将他们受创的躯体完全治疗好,简直如同不死之躯。

    不过,秦帆的眼神中显露出的却是超乎寻常的冷静。看着众人边的绿sè海洋,那一颗颗高可遮天的巨大树木纷纷化为了远古树人、战争古树。向着自己面无表的杀了过来,终于数目差不多了。秦帆和青衣会心一笑,纷纷停止无用的攻击,闭目dú lì,不只是祈祷还是杀招。

    石中火、木中火……

    天火、地火、心火……

    不过片刻间,熊熊大火燃烧在整个绿sè的世界,无论温度无止境的太阳之火,还是焚尽八荒的地脉心火,亦或者无物不化的天雷之火,还是那九霄之上的苍天怒火,纷纷在这个世界燃烧了起来,有形之火焚烧着远古树人的躯,而那无形之火,却在灼烧、毁灭着他们的灵魂,看着那即使焚烧至最后一丝残躯也要奋勇先前的树人,青衣和月月不由的闭上了眼睛。

    他们,到底是不灭的战魂,还是不悔、不朽的jīng神。

    秦帆的目光,早已透过那无数燃烧的绿sè,直指世界的中心,哪里,等待的又会是什么呢?

    “嗷呜——”

    一声惊天龙吟,不用回答,众人都知道了这里的守护者绝对就是那在原界早已消失百年的惊雷天王之魂,即使只剩下一缕残魂,但是,龙魂不灭,战魂不朽,在面对着秦帆这个强大的入侵者时,它还是毅然发出了不甘的怒吼,同时,在秦帆的躯之中也传出了一声声的龙吟,却是大千世界中的紫金剑令不甘之心,想要和惊雷天王一争高下。

    秦帆心神微动,安抚着法宝的jīng神,脚下轻轻抬起,一步即是万里,无论是遍布在虚空大地之中的树人,还是那有形无形的烈焰,都似乎朝拜君王般朝着秦帆让开了道路,一步一步,终于,秦帆来到了那长达不知多少里的长龙之下,看着那飘渺不知所踪的青sè躯,心中宁静而有着不知名的悲哀。

    这,可是当初自己为人时候,所崇拜的,所敬仰的——图腾啊!

    龙!

    “嗷呜——”

    一声龙吟,似乎在咆哮,似乎在诉说,当盖世称雄,庇护世界的图腾都仅仅存留残魄之时,这一声来震慑天地的龙吟,却让人显得那样的悲凉。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你这个曾经骄傲无比的图腾,在这一刻彻底的解脱吧!

    一人、一龙,大战起!

    小白想要上前帮忙,青衣急忙拉住他,面对着小白不解的眼神,青衣目光迷离的看着那纵横不败的躯,喃喃道:“这是他曾经的图腾啊,那么,就让他将自己心中的信仰,自己亲手毁灭吧!”

    对此,众人若有所思,但都明智的没有说话,只有月月眉心的幽蓝弯月显得越发的深邃。

    “砰——”

    青sè雷龙猛然一甩尾巴,长达千里的龙尾将秦帆一击砸向万里之外,可是,秦帆对此似乎恍若未觉,轰隆一声再次从地底杀出,脚下迅捷如同雷电般双手猛然将惊雷天王的尾巴抓住,仰天一声怒啸,嘶哑一声将不知长达多少的惊雷天王猛然间高高的拉扯了起来,向着大地之上就是狠狠地一甩。

    “轰隆——”

    轰然巨响之中,青sè的巨龙之躯变得黯淡了些许,可是,其上的伤痕却是仅仅瞬息间就再次平复了下来,可是,秦帆对此及若未闻,嘴中大声的嘶吼,“砰”、“砰”的巨响之中,将惊雷天王之躯狠狠地摔着,不过片刻,居然就向着大地狠狠地砸了数百万下,即使以惊雷天王的神兽之躯,但是,毕竟仅仅剩余的残魄和jīng魂所产生的战力,终于将要挥霍一空了。

    “撕拉——”

    只听一声破布被拉扯坏的声音,只见那长达万里的惊雷天王之躯,被秦帆生生的撕扯为了两截,此刻的秦帆,脚踏大地,头顶虚空,手中抓着两截不知多长的惊雷天王残躯,只见青sè的龙血依然在滴滴答答的流淌着,简直恍若道雷柱神。

    惊雷天王残躯化为的jīng纯木之力,瞬息间被吸入了大千世界之中,而后,大千世界之中的紫金剑令一声嘶吼,开始了莫名的进化,同时,大千世界也是产生了丝丝的变化……

    但是,对此秦帆丝毫不顾,仿佛杀起了xìng子,他仰天一声唳啸……(未完待续。。)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