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指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无尽的虚空中,漫天的星辰都消失无踪,唯有无尽的黑暗、荒芜的寂静,一直缭绕在诸天万界的周边,似乎只是为了衬托洞天福地的光明和璀璨。

    “咻”的一声,一道五彩闪烁的光芒,如同一道贯rì的长虹,刺穿了亘古的黑暗,落在了一块宽阔无比的陨石上,一个狼狈无比、脸sèyīn沉的年轻人,在露出形的同时恨恨的朝着后方瞪了一眼,望着那yīn风阵阵袭来的滚滚yīn兵洪流,心中果然如此的一番感叹,却也不由谩骂道:

    “死老头,这是要作死啊!”

    不问可知,这个年轻人便是秦帆了,而紧随其后,那yīn风阵阵的追缉者,自然便是丢失道种的白骨尊者了。

    此时,白骨尊者如同在万载的玄冰中刚刚破封而出,带着无尽的yīn冷煞气,心中唯有无尽的杀意,对于前方那个滑溜的小子,他的心中再无丝毫的轻视,可是,秦帆那无穷无尽的元气,却让他根本无可奈何。

    当rì尊者境外一番角逐后,白骨尊者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没有得到至尊宝,反而将自白骨界的道种被对方镇压,最后,甚至是被秦帆安然逃脱,这样的结果,若是传到了洞天福地之中,那么,他白骨尊者的一世英名就将完全化为乌有,以后的rì子里,自己将彻底的沦为灵界的笑柄。

    如此一来,只要他心中稍有松懈的念头。这一个想法便会涌上心头,让他不由得打起了jīng神。顾不得梵天界的争夺和自的疲累,一切以灭杀那个滑溜的小子为己任。

    “哼!”

    白骨尊者眼见着秦帆在陨石之上停顿了下来。心中一声冷哼,挥手一扬骨幡,刹那间,一道滚滚yīn兵洪流席卷而去,要知道,他追逐秦帆已然足有一个月之久,这么长的时间,他也算是对那个名为秦帆的小子有了不小的认识。

    这个秦帆,若是单论战力。绝对属于天王中的巅峰强者,至少,白骨尊者也算是见过那些号称天榜前十的人物,但是,他们或许拥有着十万年之久的修行岁月,让他们的底蕴无比深厚,就算是面对一般的新晋尊者,也敢于一战。

    可是,那些天王们若是面对着自己。恐怕光是世界威压,就可以让他们生不起一丝的战力。

    但是,秦帆偏偏就是一个怪胎,明明只有天王的修为。但是,若是急之下,化为一尊九丈金。居然可以爆发出平时的百倍战力,那一时的爆发之下。就算是尊者境的人物,恐怕也讨不了一点点的好处。

    前几天。白骨尊者便是一时大意之下,见到对方在陨石上停留,以为对方力竭之下,没有了丝毫的还手之力。

    可是,孰料秦帆刹那间化为九丈金,猛然窜到白骨尊者的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数十件法宝接二连三的轰落下来,让一直镇定自若的白骨尊者也是一阵手忙脚乱。

    当然,这样的招数可是赫赫有名的杀招,就算是一般人恐怕也是无缘得知,毕竟,乱拳打死老师傅这样的事,秦帆也是不好意思太过宣扬啊!

    最后,白骨尊者虽然仰仗着祖宝骨幡,爆发出十倍战力,催动了自己的一大杀招,将秦帆打的吐血,只得狼狈而逃,可是,白骨尊者也是被对方一板砖打乱了发髻。

    这样的事,足以让白骨尊者怒气上涌,心中疯狂了。可惜,当他安静下来后,感觉到躯之上隐隐约约的疼痛,还是不由一阵后怕。

    在他想来,这些手段应该还不是秦帆的杀招,而那件神秘莫测的至尊宝,恐怕才是秦帆真正的杀手锏。

    当时,秦帆若是拼命之下用分宝岩来偷袭自己,那么,自己即使不死,一重伤也是必定的事

    这样一想,白骨尊者心中不由冷汗淋漓。

    自此之后,他对于秦帆的停留再不复之前的幻想和轻视,而是只要到达了自己的攻击范围,那么,骨幡立马出手,即使只是普通的攻击,可是,秦帆却也再难以偷袭,也得不到休整的时间,只能立时化长虹,飞遁而去。

    “哼哼,本座还就不信了,你区区一个小小天王,还能够耗得过本座这样的尊者,白骨界虽然失去了道种,但是,本座能够调用的元气,又岂是你那区区小世界可以比拟的了!”

    白骨尊者的这个想法并没有什么过错,毕竟,按照常理来说一个天王,就算是生存了十万年的天王,他的世界也只是一个区区的小世界,没有道种、先天生灵的存在,元气的储存和炼化绝对不能和尊者相比,一个尊者百年炼化的世界之力、规则之力、天地元气,就算是给天王一万年,都不见得可以比拟。

    可是,这一个月追逐下来,白骨尊者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了。

    整整三十天,秦帆化长虹,一飞便是五万里,堪比大鹏那等上古生灵的速度了。

    而且,这样的飞遁可不是区区一两次,细细算下来,秦帆长虹飞遁一下子虽然就是五万里,可是,也至少需要半个时辰,那么,他一天就要这样飞遁四十八次。

    这样的飞遁,消耗的元气足以让一个普通的天王级强者破产,毕竟,他们的修行虽然主要靠着吸收灵币中的规则之力,可是,银丹、金沙虽然不是灵界的货币,却也是每一个修士必不可少的rì常用品。

    再者说,一个普通的天王级强者,就算是这样飞遁,或许只要一次就会崩坏,可是,秦帆每天四十八次,三十天下来足足飞遁了一千五百次左右,如此高强度的飞遁,就算是长虹遁的创始人,那个在白骨尊者心中拥有人妖之名的“如意尊者”,恐怕也难以支撑吧!

    至少,白骨尊者自问若是自己坚持如此高强度的飞遁,绝对坚持不了半个月,到时候他的道体,恐怕也会完全的崩坏啊!

    因此,此时此刻的白骨尊者,其实心中的杀意早已消散不少,他也知道,就算是自己真的追到了秦帆,但是,对方若是放出分宝岩那件神秘莫测的至尊宝,到时候,自己即使不会落荒而逃,至少也难以阻止对方的逃遁。

    如此说来,现在的他之所以如此持久的追杀秦帆,也只是为了弥补心中的那一丝怨愤罢了!

    所以,现在的他只要发现秦帆长虹遁的时间到达,停滞在某个地方,一言不发,骨幡随手就是一击,倒是大有一副不求杀敌、只求自保的架势。

    秦帆大口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中也是大呼失算,这一个月来,他也算是竭尽所能了,不说大千世界中早已枯萎一片,就算是分宝岩,那璀璨无比的光芒,也是无比的黯淡了。

    不得不说,一位尊者若是真正的疯狂起来,就算是秦帆拥有分宝岩这件逆天的作弊器,拥有无尽的元气,拥有海量的法宝,拥有强悍的,可是,在绝对的实力、绝对的强悍面前,他的实力也仍然是微不足道。

    正如,他面对着白骨尊者,唯有逃遁一途,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力。

    之前,他也不是没有破釜沉舟,悍不畏死的扑入白骨尊者面前,大千世界笼罩当场、九丈金完全爆发、几十件法宝同时轰落、无尽元气燃烧殆尽,可是,最后换来的结局呢?

    白骨尊者几乎毫发无损,大千世界的世界规则对于白骨尊者的压制完全微乎其微,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天青长戟扫落、玄冰斩划落都无法破坏对方的,最后,唯有番天印附着着分宝岩的青sè光晕,化作百丈方圆的山峰,轰然砸落中将白骨尊者的发髻砸乱了。

    这样的结局,秦帆大失所望之下,也是震惊不已,本来,无论在太墟大陆还是在镇山洞天,亦或者尊者境中,他一直都拥有者越级挑战的实力。

    也是,古宝之境就可以灭杀玄宝之境的神将,玄宝之境就可以灭杀灵宝之境的诸侯,最后,当他进阶到了诸侯之时,尊号万宝侯时,已然东方不败、笑傲天下了。

    当然,在星界之中,面对着楚天歌等人那短暂的挫败,是不会计入秦帆的计算,这可不是自欺欺人,毕竟,楚天歌的玉皇剑再怎么说也是曾经的至宝,天地间至强存在之一,秦帆措不及防之下,些微的失利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可是,即使多少次的失利,秦帆也从来没有这般的憋屈过啊!

    “轰隆”一声,yīn兵洪流湮灭了秦帆脚下的陨石,而秦帆,也只是恨恨的盯了白骨尊者一眼,不得不再次化长虹,直飞虚空而去,在这茫茫的星海虚空中,没有坐标的秦帆,不得不面对迷失的危险,而这,足以让人绝望!

    不过,就在此时,大千世界中骤然传来一声沧桑至极的呐喊:

    “下,左方!”

    刹那间,秦帆心中一喜,差一点就泪盈眶,因为,这一声呐喊正是许久未见的老狐狸。

    徐福!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