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困天锁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订阅不需要了,那么,来一张月票吧!好不好?

    一声虎啸震天动地,裂天王震动自己那巨大的白虎双翼,一道道的白sè庚金之气形成了无数的白sè光刃,而后,那些细小的白sè光刃由小及大、有淡转浓,最后,形成了两道长达百里的巨大长刀,呈白sè,主杀戮,浩浩的向着秦帆斩了过来。

    白虎杀招之一:虎刃斩。

    虎刃刚刚发出,仰天怒啸的裂天王发出的呼啸声波还在虚空中震着,可是,那血盆大口和狰狞的獠牙却并没有收拢,而是越发张得巨大,一道粗大的金黄sè光柱向着秦帆径直击了过来,刚刚开始还是一道粗大的有着十余丈的黄sè光柱,可是,在飞出裂天王的巨口十余里之后,巨大光柱猛然一变,变成了一把巨大的黄sè巨大长枪,枪头之上闪烁着凌冽的寒光,以一种排山倒海、毁天灭地的气势向着秦帆击打了过来,周围的虚空顿时化为了片片的废墟,时空变得扭曲,空间风暴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之中,开始了肆意的肆虐。

    白虎杀招之二:虎啸波。

    “啪——”

    虚空中一声清脆的响声,而后,无声无息之间一道粗大的黄黑sè夹杂的巨大鞭子向着秦帆击打了过来,可是,站在千里之外的小白和青衣仔细一看,那哪里是什么鞭子啊?分明就是裂天王那裂天王之上面的尾巴,此刻,猛然变得长达百里。以一种裂天辟地之势狠狠地向着秦帆的头顶劈了下来。

    白虎杀招之三:虎尾剪。

    这三招本来就是裂天王那属于白虎得到的传承秘技,可是。除了这三招,在秦帆的后的虚空。无声无息的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座黑黝黝的山峰从中突然冒了出来……

    裂天王的三大杀招:虎刃斩、虎啸波、虎尾剪,虽说比起当年那守护灵界西方的四大之一的白虎来说是大大不如,可是,在万妖大陆西南区域来说也失望威名赫赫,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因为当年裂天王用其闯出来偌大的名声,光是当时陨落在裂天王手中的就足足有近十个,其中更是不乏声名卓著的知名。

    虎刃斩。专斩妖修的,毕竟,妖修本来大多都是妖兽化形,体自然强大异常,再加上化为人形后刻苦修炼,自然是水涨船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般的那些结丹期的修士的法宝根本就不能对这些的产生丝毫的影响,其中。就更不要说那些专修的妖修了,而这其中就有威名卓著的尸妖。

    尸妖,就是那些妖兽在某些特殊地域死亡后,神魂泯灭。可是在特殊的环境下重新诞生了特殊的灵魂,体更是在初期就坚愈金刚,随着修为的增加。尸妖在神智玲珑的基础上,的坚硬更是与rì俱增。直至最后金刚不坏,据说。在蛮荒时期,曾经有一只陨落之后,被埋葬于九幽之地,九百九十九年之后破土而出,不仅修为臻至大乘期,坚固更是让那些天生的利爪尖嘴都无可奈何,直到最后那只尸妖大肆杀戮,搞得天怒人怨,上天降下天谴,才被化为齑粉。

    因此,修行的妖修的厉害可想而知,但是,在裂天王的手底下,就曾经陨落过一只天王中期的尸妖,而且对方陨落之前的就是以坚固著称的土龟。

    天王中期的土龟的龟壳防御就已经近似于天王顶峰的妖修了,再加上那只土龟化为了尸妖,防御更是厉害,直驱尊者级的妖修,可是,在裂天王的虎刃斩之下,仅仅一击,就被击碎成了片片尸块。

    虎啸波,看似一道长枪,可是它的实质并不是那些妖力凝聚而成,而是裂天王发出的虎啸声所凝聚成的攻击力,当声波凝聚成了实质之后,它的厉害可想而知,不仅对人的神魂、五识能够造成极大的伤害,更是可以眩晕修士的神魂,让对方在被击中之后神魂陷入迟钝状态,不仅反映缓慢,敏捷更是大大降低,就如同那些世俗之中的凡人在听到凡俗之中的野兽老虎发出声声虎啸之后,脚腿发软,无法逃遁一模一样,现在,虎啸波的威力增强,修士也是不可避免。

    再说,虎啸波本来就是群体攻击,就如同山林中的虎啸声震四方一般,可是,现在裂天王将其凝缩成了一道实质的光柱,更是让其威力变得无与伦比,不敢说天下无双,但是,在天宝之境的妖修中恐怕裂天王的这一下声波攻击也能独步天下了。

    虎尾剪,是裂天王将自尾巴化为兵器攻击过来的一招,或许相对于传承于白虎的其他两招来说这一招的本质是最为薄弱,但是,想一想世俗之中的老虎对付凡人都是三招,一扑一掀一剪,那一扑就是老虎的利爪扑击,一掀则是老虎巨口的一咬之力,一剪,更是老虎的本力量最为完善的尾巴的攻击,凡俗中的那些所谓高手,大多可以躲过老虎的一扑一掀,但是,唯独这一剪却是根本无法闪躲,大多都殒命于这一招,而老虎能够号称“丛林之王”的原因,也是因为这出其不意的一剪,全的力量凝聚与尾巴上的一甩,自然所向披靡,锐不可当而凡俗之中能够躲过老虎这尾巴一剪的勇士,都被尊为英雄,被万世敬仰。

    因此,裂天王的这尾巴一剪,虽然看似最不起眼,但是,正是因为其不起眼,所以,攻击时则是带起的影响最小,也最是出其不意,看似虎尾巴的根部还在裂天王的后,可是,尾巴的末梢却早已带着凌厉的罡风刺透虚空,降临到了秦帆前不远的地方,虎尾末梢那黄白夹杂的老虎皮毛,虽然只有寥寥几根。可是,当其倒竖而起。那种威势,比那些一般的长枪灵宝的攻击力更加让人感到惊骇。那是一种似乎早已达到了极致的穿透力。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貌似忠良的裂天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然就是这种狠厉的攻击,将自杀招完全释放了出来,恶狠狠的就向着秦帆攻击了过来,人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可是,此刻这只。攻击力最为强大的白虎的直系裂天王刚刚展开攻击,就是这样不顾自的搏命打法,或许他也看清楚了,对面的那个一直淡然处之的年轻人,并不是对自己没有办法,而是对方不想罢了。

    特别是秦帆那种淡淡的看着自己,任由自己将所有的攻击力全部展现出来的目光,更是让本xìng高傲的裂天王心中直要冒火,何时开始。自己这堂堂,然要这样的一个小子前来怜悯了。

    对,秦帆的目光中就是怜悯。

    即使裂天王心思深沉,在发出三大杀招的同时更是借用了千峰那穿梭虚空的特xìng。在无声无息间将其攻入了秦帆的背后,想要趁着秦帆在前方抵挡三大杀招的间隙,暗算秦帆。而此刻那本来黑黝黝的千峰被秦帆击打的那些坑坑洼洼早已化为了乌有,看似平滑的千峰之上冒着的也不是那乌油油的黑光。而是黑红黑红的光芒,好似无数的血液在其中沸腾、灼烧。

    这。正是血祭的现象!

    没有想到,这只天之骄子的,再被秦帆狠狠地打了一拳之后,然激起了心中的惨烈之心,丝毫不顾自己能不能斗过秦帆,毫不犹豫的就将自己住的宫,也是自己师傅狂风尊者赐予自己的千峰融炼,燃烧了其中的宝心,更加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裂天王更是将其中自己的弟子、侍妾、宠姬等统统血祭,所求的不过就是给千峰本来极强的威能增加一分。

    这,是何等冷血的妖啊!

    裂天王拼出了自己最后一分力量,自更是饿虎扑食向着秦帆扑了过来,四只利爪寒光四shè,獠牙之上血光盈盈,浑黄白夹杂的毛发更是根根竖立,显然,此刻的裂天王将自的潜力也是发挥到了极致。

    小白和青衣双目似要爆裂,虽然知道裂天王厉害,可是,怎么厉害到了这个地步,可恨自己然没有插手这场战斗的丝毫能力,此刻,他们的心中悔恨至极。

    而在虚空中安然静立的秦帆,缓缓地抬起头,看着那从四面攻来的四大杀招,只是轻轻地摇摇头,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秦帆那莹白如玉的手掌,朝着裂天王的方向缓缓地抬起,此刻,裂天王那狰狞的斑斓巨虎脸庞上都是煞气,而秦帆却是淡然若水,好似这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都是笑话一样。

    当然,这白虎的三大杀招以及千峰的最后一击,自然不是什么笑话,不过,那也要看在谁的手下,在秦帆的手底下,这来自四方的攻击,也就和笑话差不了多少了!

    “砰——”

    光洁的手掌上似乎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攻击力,可是,那本来煞气如天威降临的虎刃斩却是瞬间崩溃,而那些溃散的白sè白虎煞气、庚金之气却是没有消散,从最初的刀型白sè刀芒化为了丝丝白sè雾气,向着秦帆所在的方向缓缓地飘散而去,看哪个样子,小白和青衣刚刚有所气馁的样子瞬间振奋了起来,他们可都是知道秦帆可是超级的,其他的或许会对白虎的庚金之气无所作为,但是,落在秦帆的手中,即使那锋锐无双的庚金之气,也只有被吞噬一空,被化为乌有,被消耗殆尽,被化为己有的命运。

    这,就是的厉害之处,即使修为在弱,但是,因为这吞噬一切的属xìng所在,一般都不会遇到自妖力不足的时候,因为,别人的妖力,其实就是他的补充,别人苦苦修行百年、千年、万年的妖力,能够轻易的让秦帆化为自妖力的补充,在万妖大陆遇到这样的一个修士,那些妖修,恐怕即使是尊者级的尊者也是心神不宁,害怕自己在yīn沟里翻船,或许哪一天就会着了道,这也是秦帆不让小白和青衣将自己的真实份告诉其他人的原因之一。

    至于那铺天盖地而来的虎啸波虽然声势骇人,不过。若是其他的妖修,其他的天宝之境。对这种神魂攻击的招式都是无可奈何,可是。谁让秦帆拥有大千世界保护神魂呢?

    在虚空中散发出无尽的无xìng波纹的虎啸波,降临到秦帆边时也是和其他招式一模一样,撕裂虚空对于秦帆那坚韧超过普通灵宝的体无所作为,可是,无数的细小波纹凝聚成一片后进入秦帆的神魂,对于秦帆的体却是没有丝毫的作用,因为,秦帆作为,他的那鲲之吞吸本来就是神魂攻击的祖宗。要知道,秦帆发出的吞噬诸天的根本所在其实就是先用黑sè之力影响修士的神魂,而后,无所不用其极的吞噬之力降临体,当修士懵懵懂懂之时,被吸入了神兵空间之中,当修士被吸入神兵空间之中时,就算那些天王顶峰的,也只能徒唤奈何。毕竟,在别人的体空间之中,早已就成为了别人的鱼,可以随时的被杀死。但是,因为这一招那些宫类至宝也有相同的功用,因此。一般的修士都是有所防备,这也是秦帆一直没有使用这一招的原因所在了。

    妖修的体确实厉害。即使普通妖兽就是他们的利嘴都是可以裂金断玉,更不要说这些进入天宝之境的了。裂天王作为直系的白虎。正宗的,的强度自然是不落人后,可惜,今天他遇到的是秦帆,这个不论是血脉传承,还是自修为,抑或神魂强度都要比他强大许多的怪胎,因此,他的三大杀招之一的虎尾剪更是不值一提。

    那一剪,不仅裂天王将自的所有力量全部凝缩到了尾巴之上,更是将自残存的白虎之力全部凝聚到了尾巴之上,因此,才让那本来黄白夹杂的虎尾,变得莹白如玉,变得晶莹透明,变得杀意盎然的同时却又毫无声息,虎尾之上的毛发,虽然早已被裂天王做好了放弃的准备,可惜,就是,就是,即使再多么的修为低下,即使再多么的孱弱不堪,在遇到生死搏杀之际,还是会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厉害,比如现在的裂天王,他的虎尾之上发出的攻击,恐怕那些一般的尊者级修士都是不可想象,那一丝丝的虎尾之上的毛发,只要一丝,然就撕裂了长空,生生将秦帆和裂天王的战场化为了暴虐而毫无感觉的凌乱虚空,无数的空间风暴肆虐着,若是《神兵诀》没有进入第三层,或者修为没有臻至天王顶峰的秦帆,对于那些空间风暴或许还会有所忌惮。

    可惜,此刻的秦帆,不仅《神兵诀》到达第三层,领悟空间本意,开启神通六道轮回,更是修为到达天王的顶峰,也是从以前的玉骨生云烟到达无形无相的地步,若是此刻有心神足够强大的修士用自己的心神之力观察秦帆的体,就会发现虽然秦帆的外表还是一个普通人类的样貌,可是,此刻的秦帆,体只呢早已没有了骨骼、经脉、内脏,现在的秦帆,所有的一切早已化为了完完全全的,早已化为了一个完完全全的无漏之器,若是将秦帆此刻的体用那超越世俗、天生地养的灵宝来形容,恐怕那些超凡脱俗的玄天灵宝都不能比拟,唯有那些仅仅存在于想象之中的先天至宝才能比拟吧!

    因此,秦帆对于裂天王的那破碎虚空的虎尾一击,几乎可以算是无视了,毕竟,既然虎尾一击对于现在秦帆的不会造成一点一滴的影响,那么,将其无视却是最为明智的做法了。

    “砰——”

    虎尾的一剪在凡俗之中的老虎之中也是杀手锏,就更不要说裂天王这种白虎,天宝之境的了,因此,虽然虎尾剪发出的最为迟疑,但是,在发出之后却是以天崩地裂之势铺天盖地而来,在秦帆眨眼之际,就降临到了秦帆的上,发出一声裂帛似的声音之后秦帆的形略微一下摇晃,这一个淡淡的摇晃,却是让千里之外观察的小白和青衣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上,不过,也就是这轻轻地一晃罢了,在这一晃之后,裂天王那坚韧如刚、矫健似鞭、长达百里、粗若百丈的虎尾,还是以一种比攻击来的时候更加迅捷的速度,返回了裂天王的体之后。“噼啪”、“噼啪”的轻轻地摇晃着,此刻的裂天王看起来。哪儿还有白虎的威严,如同一只侥幸逃脱了被剪除羽翼的家禽一般在原地胆战心惊的抚慰着伤口。那本来遮天蔽rì的裂天王之躯,却是毫无征兆的停留在了虚空之中,再也不敢向前一步,就更不要说对于此刻四面受到攻击的秦帆进行夹击了。

    虎尾剪的攻击被秦帆轻描淡写一般化去,剩下的虎刃斩在最初就被秦帆毫无声息的一掌化去,虎啸波更是对于神魂坚若金铁,更有大千世界守护的秦帆丝毫没有作用,现在剩下的也唯有那将石内生灵全部血祭之后,威能超乎平凡的千峰在无声无息间出现在秦帆的后。才会对秦帆造成一点一滴的淡淡影响了。

    不过,在白虎的直系传承三大杀招被秦帆一一破除之后,就连xìng格最为粗枝大叶的小白也知道那看似最为yīn险的千峰的一击,或许对于秦帆来说却是最为不起眼的一招了。

    果然……

    秦帆的形在原地化为子虚乌有的四道幻影,无声无息间在原地消失,除了那四道幻影之外,秦帆的本体早已消失在了何地却是无人知晓,即使青衣这等天宝之境巅峰的也是无从观察,但是。作为千峰主人的裂天王裂天王却是心神具裂,因为,在他的双眸之中,秦帆此刻的体却是刚刚出现在了千峰的周围。

    高达百里的千峰。秦帆那小小的体出现在周围就如同蝼蚁出现在巨兽的脚下一般,但是,秦帆的体如同优雅的天使一般仅仅在巨大石的周围旋绕了一圈。就听见“啵”、“啵”、“啵”、“啵”四声轻响,而后。那本来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秦帆的后背砸来的千峰悄然停止在了虚空之中,接着。无数的细小纹路出现在了千峰的表面之上,这一次,出现在千峰之上的波纹却不是那所谓的符文,更不是天生阵法,而是被秦帆轻轻地四拳头,将这天下无双的千峰,令裂天王纵横四方不败的千峰生生的砸出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缝,接着,秦帆的体悄然出现在了虚空中,白衣胜雪,俊杰无双,就那样淡淡的站立在虚空中,仿若刚刚那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刚刚那天摇地动的威势,刚刚那令凡人为之胆颤的危险,刚刚那撕裂虚空,刚刚那风暴肆虐的世界,都从来没有发生过,甚至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整个天地,似乎都是一片的风平浪静。

    “吱吱……”

    轻微的响声传来,而后,停留在秦帆后虚空千丈的千峰悄然无声之处,无数的小小裂缝化为了巨大的缝隙,在响声中化为了道道的缝隙,接着,那高达百里的巨大千峰,整个化为了齑粉,飘散在了虚空之中,无声无息,毫无踪影。

    “你……”

    裂天王一声怒吼,心神相连的千峰被秦帆轻轻地四拳化为了齑粉,他的心神也是受创颇为严重,此刻,虽然嘴中仍然在怒吼着,可是,那本来怒睁的虎目,其中却是满满的惊慌,更多的却是失措。

    “唰——”

    秦帆的后一对黑白双翼猛然间出现,接着,无数的小小黑白符文铺天盖地的降临在了虚空之中,那无数的小小符文由小到大,从小小的眼不可见到最后连接成为一条条的细小锁链,黑白夹杂的锁链上闪烁着奇异的光彩,完全的遮蔽了周围的虚空,以秦帆的体为中心,覆盖了周围万里之内的虚空,幸亏周围万里之内的妖兽在大战刚刚爆发的最初就在裂天王这只裂天王发出一声呼啸之后逃遁无踪,不然,还不知会造成怎样的惊骇?

    可是,即使是这样,秦帆、裂天王的体被圈在了黑白符文锁链之中,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小白、青衣都被圈在了黑白锁链之中,小白看着围绕着自己的体盘旋闪烁的符文锁链,好奇之下向着四周妖力一动,想要飞出一段距离,可是,他不动则已,刚刚一动只见本来只是悄然在虚空中闪烁的符文锁链“哗啦啦”一动,将他的躯整个的缠绕了起来,符文锁链在将其的体缠绕起来的同时那无数的小小符文由小到大,再次然凝聚在了一起。最后,数十道小小的符文锁链化为了一道粗大的黑白夹杂的锁链。将小白整个庞大的躯缠绕在了一起,道道黑白符文在锁链上闪烁着。由锁链上向着小白的躯蔓延而来,不过片刻,小白的庞大躯再也不能动弹,此刻,小白才知道害怕,大声的向着青衣嘶吼道:

    “青衣,快救我啊!”

    青衣媚的向着小白斜了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怕什么?不是说少爷对你最是好吗?这些符文锁链都是少爷的神通,等会少爷自然会将你放出来!”

    说罢。青衣将目光对准了在前面淡然而立的秦帆以及脸sè铁青的裂天王裂天王,只见秦帆仍然是左手拢在背后,右手此刻却是悄然出现了一把黑sè尺余长的短剑握在手中,从那把短剑之上漫天弥漫着冲霄的杀气,让人心惊胆战。

    这一把剑,绝对是绝世凶剑!

    对面站立的这个年轻人,虽然脸上一直带着那种淡淡的笑容,可惜,这个亲和的笑容落在裂天王的眼中。却实实在在的是恶魔的笑容,裂天王的心中还在庆幸着自己刚刚没有试着逃遁,毕竟,自己的师尊狂风尊者给自己的传授之中也有一招专门是逃遁的招式。可以燃烧自己的妖力,全部凝聚与那银白双翅之中,可以使得自己的速度暴增数倍。一般xìng之下,自己的那种速度绝对可以胜过普通的尊者级尊者。特别是那种陆地称王的妖兽,即使他们成为了尊者级的尊者。但是,在空中这一片地域,裂天王从来没有恐惧过任何人。但是,此刻看着围绕着自己的那无数的细小符文形成的小小锁链——

    裂天王害怕了!不,或者说恐惧了。

    幸亏自己没有动啊!要不然,恐怕自己现在的下场和那个莽莽的大汉一模一样,即使自己再没有眼光,也可以看出这种符文锁链的厉害,这种符文锁链不仅可以锢妖修的妖力,更是会让天宝之境的显出自己的原型,不过,对面的那只小小虎妖却是为何没有显露原型呢?对此,裂天王只能归结为对方本来都是一伙,自然那个年轻人会手下留

    他却不知,小白的体内妖丹中早已充斥着秦帆的之力,虽然相对于秦帆的体之中那盈盈的之力小白体内的仅仅只有一丝罢了,但是,因为妖力本质上的不同,此刻的小白也是不可同rì而语,再加上那弥漫虚空的符文锁链本来就是秦帆从之力和《神兵诀》中演化而来,自然对于本质同根同源的之力不会排斥,这也是小白没有被化为原型的原因之一。

    但是,即使是这微小的一幕,也让本来杀意弥漫的裂天王心中一阵冰凉,可是,仍然促使着他高昂着脸庞大声的叫嚣道:

    “啊!”裂天王惊愕的看着头也不回的秦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不过,当看到四周的黑白夹杂的符文锁链开始了急速的融合之后,并且一步步向着自己紧了过来,还是止不住心中的恐惧,大声的朝着远走的秦帆大声的吼叫乞求道:“这位大人,这位少爷,这位大王,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啊,请你饶了小的啊,以后小的一定对你毕恭毕敬,为你做牛做马……”

    秦帆虽然头没有回,可是心中还是不由一声轻微的叹息,毕竟,这个裂天王不仅修为不弱,而且心xìng也算yīn沉,是个做事的料,比起现在跟随秦帆的小白和青衣两个惫懒货却是强出太多了,可惜,他的师尊是狂风尊者,而且他还背负着寻找那个神秘物件的任务,那么自然会遭到狂风尊者的关注,此刻的秦帆连土灵珠都没有找到,进阶尊者级还是遥遥不可期,可没有什么心再去招惹一位尊者级的尊者,而且这位尊者还是鼎鼎大名的狂风尊者。

    正在痛呼的裂天王看着四周无数的细小符文锁链变幻无双,飞速的凝聚成了三条粗大若小儿胳膊粗细的锁链,向着自己纠缠了过来,再也顾不得朝着秦帆祈求了,怨毒的朝着秦帆看了一眼,仰天怒吼一声虎啸后,化为了高百丈的巨大裂天王,后一对白sè羽翼狠狠地闪动着,配合着那黄白夹杂的斑斓巨大体和长达数十丈的獠牙,真是狰狞无双。

    一声怒吼之后,裂天王的体之上金黄sè光芒瞬间爆发,那双翅也是砰然炸响,而后体之上的无数金黄sè光芒瞬间再次凝聚到了裂天王的躯之上,在裂天王的体上方形成了一层金黄sè的防御罩,距离裂天王躯一尺的地方一层厚若一寸的金黄sè光罩在流转着,其上无数的上古妖文字符在迷离而诡异的闪烁着,忽明忽暗,而后猛然间亮了一瞬间,裂天王那巨大的妖便如同天神shè出的逐rì之箭般呼啸着朝着与秦帆相反的方向冲了过去,看那速度,恐怕除非秦帆全力发挥大鹏之翼的威能才能比拟,除此之外,青衣和小白的速度都是大大不及,不,就连裂天王的尾巴毛恐怕都摸不着吧!

    没有想到,这只裂天王的心思如此深沉,在伪装臣服的同时还隐藏着这样一招逃命的惊世绝招——金光遁。

    不过,就在裂天王的那道金光即将逃离时,那本来围绕着他的体缓缓流转的三条黑白夹杂的符文锁链也是微微闪烁,在虚空中悄然消失无踪,过了一瞬之后,三条锁链再次出现,却是出现在了裂天王化为的那道金光的前方。

    三条锁链,一困天,一锁地,一拿人。

    裂天王,无从逃遁,只能乖乖束手就擒,被三条锁链紧紧地束缚在了虚空之中……(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