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弓箭双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人枪合一,迅疾如龙。

    此刻的铁枪芒,简直就是一只傲笑长空的金色游龙,张牙舞爪之间化为一道金色流光,向着剑天王刺了过去,众人眼中的铁枪芒只是形一动,几乎是瞬间便已经飞临到了剑天王的前。

    但是,剑天王真是那种能被铁枪芒一招之间就灭杀的角色吗?当然不是,成名彩虹的高手,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在铁枪芒化为金色流光,与“金流枪”合为一体时,剑天王却是淡淡的一笑,随意从后的六把飞剑中取出了一把黑色的飞剑,轻轻地拿到了手中,然后,淡淡的微笑中双手紧握住黑色飞剑,看着即将飞到自己前的铁枪芒化为的金色流光。

    “铿——”

    果然,当铁枪芒化为的金色流光飞到剑天王的前时,看似声威煊赫,但是,孰料剑天王却只是将手中的黑色飞剑缓缓地抛起,向着金色流光迎了过去,旁观的众人不明其中厉害,但是,谁都看出来了这一次的铁枪芒是带着一种决然,带着一种不死不休似的心使出那一招的金色流光。

    但是,剑天王却是这样淡淡的抛出一把飞剑迎敌,真是太轻敌了,恐怕这一次的剑天王却是要沟里翻船了。

    就在众人这样想的时候,场中却是势大变。

    一声尖锐至极的爆响后,只见空中的那把被剑天王抛出的飞剑不仅阻挡了铁枪芒的金色流光,更是发出一种幽暗至极的光芒,如同黑色锁链般将铁枪芒的那道金色流光完全的束缚在了一起。

    “这……这……真是太惊人了!”

    不等场下的人们心中的感叹落地。那被黑色光芒束缚住了的金色流光却是砰然间炸裂了开来,如同一支箭一般飞速的逃遁到了远处。流光黯然之下,露出了其中手握长枪的铁枪芒。

    此刻的铁枪芒哪儿还有刚才的张狂。他看着剑天王那淡淡的手握黑色长剑的表,再也感到的不是蔑视,而是一种惊骇,心中更是巨浪翻滚,握着金色长枪的双手都是微微的颤抖着,长枪斜举,防范的看着对面的剑天王。

    剑天王却是没有一点动手的迹象,他淡淡的看着一脸骇然的铁枪芒,轻轻地说道:“不错。以你的修为居然能从我的困剑中挣脱,也算是不错了,以后说不定也会有进入皇级的机缘。现在是不是应该离开这里了?”

    这一声,是剑天王进入场中后第一次说话,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仅仅是轻轻地一句话,就是让声名卓著的铁枪芒离开比试,也就是自甘认输,顿时四周的人们都是哗然。都将目光对准了铁枪芒,倒想看看这个敢和名门大派的数位高手对战的铁枪芒,会怎么对待几乎是受辱似地行为。

    铁枪芒脸色涨红,手中握着的长枪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过了足足有数息时间,铁枪芒的双手才稳定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剑天王缓缓地说道:“剑天王,我尊你是前辈。实力高强,但是。在我铁枪芒的心中,从来没有自甘认输的行为,你是让我自毁道心啊!”

    “那么,”铁枪芒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战吧——”

    一声话语落下,铁枪芒的气势猛然一变,若说此前的他因为受剑天王的威名所摄,只是凡俗间的神兵,那么,此刻心中只有战斗**的铁枪芒却是真正的杀人利器,在他的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字:“杀!”

    “砰——”

    铁枪芒的体整个化为金光,手中紧握的长枪前化为一道锐利的金色箭头,以一种悍不畏死、同归于尽的气势向着剑天王再次攻了过去,而剑天王在看到铁枪芒这一次冲过去的气势后,脸色也是不由一肃,后背上背着的一把金色长剑也被拿了过来。

    这是一把长约三尺,但是宽却足足有一尺的重剑。

    剑天王将其随手一抛,顿时,一把黑色长剑和一把金色长剑双双飞起,向着正在冲来的铁枪芒化为的金色飞箭迎了过去,看来,这一次剑天王也不在托大,而是决定主动迎敌。

    金色飞箭,悍不畏死,以一种不杀人即自毁的气势迎了过去,可是,对面的剑天王却是淡然至极的双手微动,只见空中的两把飞剑各自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分两个方向向着金色飞箭迎了过去。

    黑色飞剑再次涌出无数的黑色锁链,向着金色的飞箭光芒迎了过去,虽然金色飞箭威力极大,一连穿破了数十道黑色的锁链,可是,在黑色锁链无穷无尽的阻挡下,金色飞箭的速度还是大大的降低了,最终,所有的黑色锁链形成一颗极大的黑色圆球,将金色飞箭困在了其中,任凭金色飞箭在铁枪芒如何的冲突,就是冲不破黑色的圆球。

    剑天王一看此景,双手猛然下压。

    “砰——”

    空中本来只是散发着强烈光芒的金色飞剑,终于在剑天王的控下,以泰山压顶之势落了下去,悍然间落到了黑色圆球的上空,而同时黑色锁链形成的黑色圆球也乍然裂开,正在里面左冲右突的铁枪芒一见黑色的怪异锁链形成的圆球乍然裂开,不及多想,就向外面冲了出来,可是,却正好碰到了从天而降的金色重剑。

    顿时,一阵天摇地动。

    两厢相撞之下,整个巨峰一阵摇晃,碰撞引起的罡风剧烈的散播,那些修为较低的修士直接被吹到了空中,至于那些没有防护的筑基期的散修更是被撞成了重伤,只有那些拥有王级强者修士坐镇的地方才能幸免于难。

    一见只是碰撞引起的罡风就有这样大的威势,在场的所有王级强者修士更是直接豁然变色,这个时候。他们不仅惊讶的是全力爆发之下的铁枪芒居然有这样大的威势,更让他们惊讶的是看剑天王的架势。真是来者不善,恐怕这一次的水灵珠的争夺。真是会演变成那些尘封千年的老家伙的表演赛场呢?

    可不是,剑天王可是有七把飞剑,这才仅仅出了两把,就把刚刚气势直王级强者后期的铁枪芒形不动的打了个头晕,若是那七剑齐出,在场的王级强者修士真是没有人能够挡住一招,而且,这还仅仅是一个剑天王,谁敢保证在场的这些修士中。是不是还有什么扮猪吃老虎的修士,真要等到最后大家都筋疲力尽的时候才会出场呢?

    硝烟散尽,空中只有剑天王淡然如水的站立在空中,那两把黑色和金色的飞剑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剑天王后的剑鞘中,再看对面,只见铁枪芒的手握着金色长枪,静静的闭目站立着,好似没有一丝的伤口,却是形比较诡异。

    这是为何?场下的众多修士都奇怪了。

    莫非是剑天王见铁枪芒最后时刻的爆发力十足。怜惜对方修为不易,所以故意放了对方一条生路,可是,不应该啊?这些老怪物哪个不是视人命如草芥。哪里会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王级强者修士而手下留,当初的剑天王可是每场大战都最少也要废掉对方的修为呢,这一次怎么可能会有所例外呢?

    顿时。众人一阵沉默。

    过了大概有半刻钟时间,一直闭目的铁枪芒突然睁开了眼睛。双目中爆发出灿烂的金光,继而消失无踪。晶亮的双目死死地盯着剑天王,沉声说道:“果然不愧剑天王,此番与你大战一番,倒是让我的修为和心境大涨,可惜,可惜……”说到最后,声音已经极其低落。

    既然在这次比试中有所收获,那么此刻的铁枪芒就应该见好就好,主动退场,可是为何铁枪芒居然再次失落的站立在空中,不过,接下来铁枪芒的动作却彻底的解开了众人的迷惑。

    “可惜啊,可惜!”前一刻铁枪芒的声还是十分失落的,不过,几乎是一瞬间,铁枪芒居然昂天大笑道:“说起来,到时要多谢剑天王你呢?与你这一战,居然让我的心境触摸到了皇级的薄膜,能在陨落之前体会到几乎不能体会到的皇级,也算是不枉我铁枪芒修行一场了……”

    语毕,铁枪芒头颅一歪,手中紧握的长枪悄然无声间彻底的断裂成无数节,然后,彻底的成为了片片的金色粉末,融入了铁枪芒的体,接着,铁枪芒的体也片片碎裂,两者彻底的随风消散。

    枪在人在,枪亡人亡,就看铁枪芒与自的本命灵宝“金流枪”两者的相依程度,真是无愧为“天下第一枪”。

    “接下来,谁来?”剑天王目光不再看化为齑粉的铁枪芒,而是双目微动,扫视着全场。

    顿时,场外的众多王级强者修士纷纷一滞,过了片刻,到底还是有不甘心的人,还是舍不得水灵珠那巨大的名头和传说中的功效,毅然走进了场中。

    秦帆的形隐入虚空中,看着那一人仗剑而行的剑天王,也是不由的心底一叹……

    “第三十三个了……”

    这是此刻场下的众人心中普遍的想法,而对象正是长发飘扬中前飘舞着四把飞剑的剑天王。

    整整三十三个王级强者的修士,其中有王级强者初期的初进阶的修士,也有成名百年的老牌修士,更是有数位名门大派的实力派修士,但是,即使最后这一位天律派中的长老,不仅自实力达到王级强者顶峰,更是拥有着一攻一防两件高阶灵宝,不过,还是不敌剑天王,被斩杀当场,更加令人绝望的是也仅仅出剑天王的四把飞剑罢了。

    不要忘了,剑天王的后可是背着六把飞剑,加上他一直踩在脚下没有飞行过的那把飞剑,还有整整三把飞剑根本没有出手,谁能够估量剑天王的后手到底是什么呢?而且,剑天王更是可以七剑齐出,摆出剑阵,想一想更是令人恐怖。

    剑天王虽然依然还是当初那种淡淡的样子,好似没有丝毫的事可以激起他的心里波动,但是。就是那种淡然的气质,更是衬托出了他俾睨天下的气概。他双目平和的扫视着全场。淡淡的说道:“还有谁?”

    “还有谁?”这一句淡淡的话语,却是让场外顿时一冷。

    此刻。还会有谁敢于阻挡剑天王的锋芒吗?答案好似早就注定了,足足过了一刻钟,剑天王才收回扫视全场的眼神,将目光注视到了山峰顶部的石台上笼罩在各色光芒中的盒子,里面的东西就是引起这一切的事件的东西,那传说中的水龙陨落后形成的至宝“水灵珠”。

    “涮——”

    剑天王形微动,体向着高台之上的光罩冲去,同时背在后的两把飞剑一红一白同时飞出剑鞘,同飞舞在空中的四把飞剑形成了一个首尾相交的循环。同时脚下的飞剑喷涌出绚烂的光芒,如同迅雷般向着高台上的光罩扑去。

    眼看剑天王就要触摸到高台上的光罩,只要他触摸到光罩,那区区的防御根本就不能抵挡,这样一来,这里的所有修士就是白来一场,说实话,如果剑天王真的拿到了水灵珠,恐怕在场的修士再也奈何不得剑天王了。

    不过。事总是在尘埃落定之前有着无数的变故,比如此刻。

    就在剑天王的手就要触摸到光罩的瞬间,只见从远方飞来一道血色的光箭,那速度。比流星还快,比飞火更具有威势,眨眼之间就飞到了剑天王的后。眼看就要刺到剑天王的体之中,而此时的剑天王的手。仅仅距离光罩只有一指距离。

    剑天王此刻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用自己旁的飞剑前去抵挡血色光箭。要么只有离开光罩的附近,他会选择哪一种呢?

    在看到飞到剑天王后的光箭之时,场外顿时一片哗然声,不过,在这些哗然声中到底有多少修士是心存不良,或者幸灾乐祸的修士,就没有人能清楚了,或许,此刻场外的修士们,心中想的最多的就是浑水摸鱼了。

    但是,显然剑天王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因为若是他选择用飞剑抵挡那一道光箭,恐怕那些站在场外因为他的威名所摄的修士就会群起而攻之,只有自己离开光罩的附近,才可以熄灭场外众多修士的贪婪之心。

    毕竟,虽然他的修为高绝,但是也仅仅是王级强者的修士,还没有进入皇级,或者,即使是皇级的修士,也不敢如此坦然的面对数十位王级强者修士的围攻吧!

    “嗖——”

    剑天王脚下的飞剑无声无息间悄然滑动,在光罩的附近只留下剑天王的一道残影被血色光箭击中,瞬间化为了虚无,奇怪的是那道光箭在击中剑天王留下的残影后,居然也消失无踪。

    剑天王站立虚空之中,长发膨胀开来,飘扬之下双目中出电光,死死地盯着四周,大声的说道:“妖弓尊者,我知道是你,没有想到千年没见,你还是这样的没有长进……”

    “妖弓尊者,是谁啊?”场外的众多修士纷纷低声向旁的修士问道。

    不过,接下来场外传来的一声朗朗长啸解开了众人的迷惑。

    “哈哈——”随着这一声长啸,从场外的虚空中出现了一位穿黑色紧衣的黑发男子,材清瘦,但是,看到对方后那背着的一把巨大黑色长弓之后,众人都是不寒而栗。

    并且,更加令人心战的是这个妖弓尊者走出的方向居然不是刚刚出血色光箭的那个方向,这么说来,此人不仅修为高绝,恐怕在这把长弓之上的造诣更是登峰造极,想一想,在自己的神识丝毫没有发现之下,对方先是用飞箭偷袭,自己刚刚侥幸躲过,正在全力防备着对方的攻击之时,却从自己的背后再次来了一次偷袭,这样的结果,场下的众多修士纷纷不寒而栗。

    “弓箭双绝,妖弓尊者!”剑天王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在空中缓步而行的对方,狠狠的说道。

    妖弓尊者却是嘿嘿只笑着,细声说道:“剑天王,不要这样生气吗?不就是当初你和那个牛鼻子比试的时候,我偷袭了你们,不过,我也不好过啊!被你们打伤之后,也不是销声匿迹了吗?”

    “哗——”

    场外的众多修士一听妖弓尊者的此言,纷纷哗然,谁也没有想到当初剑天王和通天道派的掌教通灵子的一番比试后销声匿迹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这个,那么,敢于在两只老虎打斗的时候等着渔翁之利的人,恐怕也不是善类啊!

    “弓箭双绝?莫非这是千年前纵横南疆的那个刺客之王?”这时,一位白发白须的老修士对着旁的众人说道,当众人纷纷露出迷茫之色时,这位老修士才缓缓的说道:“诸位不知,在下因为自知大限将至,所以,修行也就懈怠了,不过,对于以前的翻阅典籍的好却是依然保留着,而这个刺客之王的事,也是我从一位散修的手中买到的一份异闻玉简中得知。”

    “那你给我们说说吧?”众多的修士知道场中的事已经不关他们的事了,于是,将注意力纷纷转向探寻这些老怪物的**之上,毕竟,经历了这么大的场面,以后与人谈论的时候,也是一份极好的谈资啊!

    老修士捋捋自己的白须,悠然说道:“说起这个刺客之王,怪不得大家不知道,恐怕知道对方存在的修士,不是咱们各大派的老牌长老,就是那些隐士了,毕竟,即使是在千年前知道对方的修士,也是凤毛麟角啊!刺客之王,也号称弓箭双绝。他的刺杀之道,就是远程攻击与近程攻击相结合,远处时候他使用弓箭攻击,不仅速度极快,而且他的弓箭在发出后,居然神识不能发现,你们想想,对于咱们修士来说,神识不能发现对方的攻击,能不吃亏吗?”

    “什么?居然攻击不能被神识发现,这真是太惊人了!”

    老修士满意的看着惊叹的众人,继续缓缓地说道:“是啊,不仅如此,按理来说,他也就是个偷袭人的命,根本不能和修为强大的修士照面,但是,奇怪的是他在与人近战斗的时候,那把黑色长弓居然可以当做奇门武器来使用,当初就有许多修士吃亏在了这个地方,真是不可思议啊!”

    “是啊,是啊!”众多修士纷纷附和着老修士的话语,同时竖起耳朵打算打听更多的消息作为以后的谈资。

    “话说当初这位刺客之王最厉害的战绩就是一次偷袭了一个门派啊!当初在南疆有一个极其鼎盛的门派,叫做金门,他们门派全部炼体,体防御极其高强,一般的灵宝都不能伤害对方,但是,就是因为有一个弟子得罪了这位刺客之王,居然被对方混进了自己门派的护山大阵后,生生的被妖弓尊者用偷袭的手段杀死了五位王级强者后期的长老,最后更是和对方掌门一位王级强者的顶峰修为修士近战斗时,生生斩杀了对方!”

    “哗——”

    这一下,旁的修士都沸腾了,就连那些不屑于围到此处来听闲言碎语的王级强者修士也是纷纷面露惊色,毕竟,他们谁也想到了对方的厉害,应该足以和剑天王媲美,但是,没必要这样变态吧!

    这个样子,要是不能一击杀死对方,被对方逃掉后,岂不是寝食难安,特别是那些由有宗派的修士,恐怕更是最不愿意得罪这种人,不仅修为奇高,而且睚眦必报,擅长偷袭,这一刻,妖弓尊者成为了众多门派的不可招惹名单上的人物。

    正当这些修士为妖弓尊者的战绩惊叹时,旁的一位小修士大声喊道:“快看啊,剑天王和妖弓尊者在说话了!”

    一听这话,众人急忙停止了对于老修士的关注,将目光对准了场中的两人,这样子,却是让老修士一阵的郁闷,这些人,真是太势力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