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记忆中的那一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这一些,秦帆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此刻,在他的眼前,唯有那把浩浩、代天行罚的金色巨剑,双眸一金一蓝,变幻莫测,躯之中涌而出的世界之力将后的飞雪等人护送到了远方,躯直上云霄,径直与那把金色巨剑对峙在了一起。

    一剑,长达千里,天威浩浩;

    一人,黑发飘扬,岿然不动。

    但是,两者的气势却是如此的相似,都是与天比高的人物,是的,在那把巨剑之中,秦帆感受到了一股生命的活力,即使那把巨剑不是人类所化,至少,他也不是一把普通的兵器,拥有兵魂,是为神兵!

    “锵——”

    当两者的气势共同攀升到顶峰之时,终于,巨剑如同神兵出鞘般洒出万丈金光,化为滚滚金色星海,以一种斩天辟地的气势径直向着秦帆劈了过来,剑未至,可是,那股气势早已将秦帆锁定,这让他,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但是,秦帆需要躲吗?

    此刻的他,躯早已如同天地瑰宝一般坚不可摧,手中什么都没有拿,无论是以前的五色巨剑,还是曾经的黑白羽翼全部没有出现,而是躯昂然屹立,如同一把冲霄凶刀般径直向着巨剑迎了过去。

    真是可怖,一个人的躯,居然如同上古魔刀般悍然发出无上凶威,让的整个虚空都震不安天目。

    “砰——”

    他的躯黑光涌动,刺透无数的金色障壁,与金色巨剑悍然迎到了一起。砰然巨响中,秦帆的躯向后急退千丈。而那把金色巨剑的攻势也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其上金光越发璀璨。微微的“嚓嚓”声传来,如同上古食鬼无常王在咀嚼人般令人感到恐惧,凶威更甚,灿然中一道巨剑再次攻了过来,划破虚空,割裂大地,几乎不可阻挡。

    秦帆眼见巨剑攻势更猛,不仅没有沮丧,反而战意越发高昂。口中厉声大喝:“再来!”凝若实质的音波将四周的金光排斥而出,化为金色光点,居然融入了秦帆的躯之中,若是细看,就会发现分明就是大千世界分宝岩的地带此刻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座巍峨神山,此刻吸收着金色光点的正是神山的自主行动,不过,这点点金光显然非同小可。让神山需要花费许久的功夫才能吞噬一点,不过,这也就够了,至少。这把金色巨剑显然是可以消灭的事物。

    “砰”、“砰”、“砰………

    一声爆鸣传遍天地,现在的秦帆似乎化为人形暴龙,完全是和金色巨剑硬碰硬。不用一丝一毫的神通,经过漫长的时间。其实也就是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但是。此刻不论是秦帆的盖世魔躯,还是金色巨剑的神兵之体,都是遍布裂痕,伤痕累累,丝丝缕缕的血液布满了躯体,让秦帆整个人显得如同太古大战归来的魔神归位,但是,他绝不会退后!

    终于,还是神兵害怕了,即使天地瑰宝,即使代天行罚,可是,这把金色巨剑还是没有秦帆的战意,或者,应该说他没有秦帆的那股疯狂,在退却之时,金色巨剑终于选择开始和秦帆拉开距离,使用自己的巨剑之躯,远远地攻击秦帆。

    不过,面对着盖世神兵的退却,秦帆的双眸中泛着深沉的杀意与疯狂,他仰天一声嘶吼,躯百丈、千丈的长高,最后,头颅直插云霄,变得和金色巨剑一般高大,双手如同遮天的巨手般径直向着劈来的金色巨剑抓去,双掌如同锁天之链、碎天之掌般狠狠地将金色巨剑抓在了手中,一声魔吼,边万里之内的金光完全被驱散开来,秦帆终于动用了躯之内的世界之力,双掌之上汹涌的红色光芒要生生的将金色巨剑炼化开来。

    飞雪等人惊得目瞪口呆,真是太疯狂了!即使与秦帆相交万载,可是,她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秦帆这么疯狂的一面,此刻的秦帆哪里还有平时的那种温文尔雅,活生生就是一个盖世魔王!

    不过,金色巨剑作为虚空界之中的盖世瑰宝,怎么能够容忍被人这样如同一条死狗般托在手中而后被生生炼化,只听一声惊天虎啸,秦帆巨大手掌之中紧紧抓住的哪里是什么金色巨剑,分明就是一只巨大无匹的金色老虎。

    “白虎——”

    妖狐发出怒吼,其他众人也是心中惊疑,顿时就要冲破秦帆的封锁,前去帮助,可是,不等他们有所行动,只见秦帆仰天怒吼,道:“白虎,即使你为守护圣兽,可惜,此刻你灵识泯灭,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帮你解脱吧!”

    此刻的秦帆,牙龇目裂,血流满面,躯之上滚滚鲜血流淌而下,巨大的手臂如同道道虬龙被封在里面,一种悍然无匹的力量从躯之上冲了出来,他左手紧紧地抓住虎头,右手狠狠地抓住虎尾,厉声仰天大喝:

    “开——”

    这一声,惊天动地;这一幕,鬼神皆惊;这一战,圣兽陨灭……

    只见那巨大无匹的白虎被秦帆生生的撕为了两段,接着,从他的躯之中涌出一道道世界法则,顿时,漫天的金光、迷茫的世界、通体散发着凶神恶煞的庚金白虎,完全被秦帆灭杀了。

    这一刻,秦帆顶天立地,生撕白虎的英姿,彻底的让飞雪、灵韵迷醉了。

    这,才是真正的盖世伟男子,才是真正的汉子、真正的男人!

    此刻,他恍若就是——

    神位面监狱执掌者全文阅读!

    秦帆一把将手中的白虎影躯朝天一抛,仰天怒吼中体之中一声虎啸附和而出,接着,遮天蔽的白虎之躯完全化为道道凝若实质的金光,涌入了他的躯体之中。若是此时仔细去看就会发现那些金色光芒哪里是融入了他的躯体,分明就是进入了早已和他的躯体融为一体的大千世界之中。漫天金光径直冲入了仰天怒啸的西极龙雪的躯之中,接着。漫天威压遍布,整个大千世界似乎发生了某些实质的变化,玄妙莫测,让人叹为观止。

    “走!”

    此时此刻,唯有向前才是活路,因此,所有的语言都会变得苍白无力,秦帆率先向着白虎消失之地出现的古传送阵冲去,后的飞雪等人纷纷对视一眼。目光中满是坚定,毅然紧随其后,向着传送阵冲了过去,倏忽间,传送阵爆发出冲天的光芒,众人早已消失在了原地,之后,整个虚空变得黯淡无光,继而化为点点碎片。消弭与无形。

    狭路相逢勇者胜……

    在修行的道路上,在大劫的影中,唯有一往无前的幸运者,才能得到最终的涅槃。直至浴火重生。

    这是一个树的海洋,这是一个绿色的世界,但是。那些本来点缀时光,绿化空气的高大树木现在却纷纷化为有手有脚、有脸有拳头的巨大树人。向着秦帆等人攻击着,这种漫无止境的攻击。自从他们从传送阵中走出,便没有一丝的停止。

    大地、虚空皆是一片沉默,那些远古树人如同悍不畏死的死士一般挥舞着巨大的木槌,向着秦帆等人攻击着,而他们也是只能苦苦的煎熬着,最为主要的是这些远古树人不仅防御超强,更是有着强大的自我治疗能力,除非一击击杀,不然不过片刻他们躯之上那笼罩的蒙蒙绿光便会将他们受创的躯体完全治疗好,简直如同不死之躯。

    不过,秦帆的眼神中显露出的却是超乎寻常的冷静,看着众人边的绿色海洋,那一颗颗高可遮天的巨大树木纷纷化为了远古树人、战争古树,向着自己等人面无表的杀了过来,终于数目差不多了,秦帆和飞雪等人会心一笑,纷纷停止无用的攻击,闭目独立,不只是祈祷还是杀招。

    石中火、木中火……

    慧果、地火、心火……

    不过片刻间,熊熊大火燃烧在整个绿色的世界,无论温度无止境的太阳之火,还是焚尽八荒的地脉心火,亦或者无物不化的天雷之火,还是那九霄之上的苍天怒火,纷纷在这个世界燃烧了起来,有形之火焚烧着远古树人的躯,而那无形之火,却在灼烧、毁灭着他们的灵魂,看着那即使焚烧至最后一丝残躯也要奋勇先前的树人,飞雪和灵韵等人不由的闭上了眼睛。

    他们,到底是不灭的战魂,还是不悔、不朽的精神。

    秦帆的目光,早已透过那无数燃烧的绿色,直指世界的中心,哪里,等待的又会是什么呢?

    “嗷呜——”

    一声惊天龙吟,不用回答,众人都知道了这里的守护者绝对就是那在原界早已消失万载的青龙之魂,即使只剩下一缕残魂,但是,龙魂不灭,战魂不朽,在面对着秦帆这个强大的入侵者时,它还是毅然发出了不甘的怒吼,同时,在秦帆的躯之中也传出了一声声的龙吟,却是大千世界中的东极独龙不甘之心,想要和东方青龙一争高下。

    秦帆心神微动,安抚着独龙的精神,脚下轻轻抬起,一步即是万里,无论是遍布在虚空大地之中的树人,还是那有形无形的烈焰,都似乎朝拜君王般朝着秦帆让开了道路,一步一步,终于,秦帆来到了那长达不知多少里的长龙之下,看着那飘渺不知所踪的青色躯,心中宁静而有着不知名的悲哀。

    这,可是当初自己为人时候,所崇拜的,所敬仰的——图腾啊傲冰山养成记全文阅读!

    龙!

    “嗷呜——”

    一声龙吟,似乎在咆哮,似乎在诉说,当盖世称雄,庇护世界的图腾都仅仅存留残魄之时,这一声本来震慑天地的龙吟,却让人显得那样的悲凉。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你这个曾经骄傲无比的图腾,在这一刻彻底的解脱吧!

    一人、一龙,大战起!

    小白想要上前帮忙,飞雪急忙拉住他,面对着小白不解的眼神。飞雪目光迷离的看着那纵横不败的躯,喃喃道:“这是他曾经的图腾啊。那么,就让他将自己心中的信仰。自己亲手毁灭吧!”

    对此,众人若有所思,但都明智的没有说话,只有灵韵眉心的幽蓝弯月显得越发的深邃。

    “砰——”

    青色巨龙猛然一甩尾巴,长达千里的龙尾将秦帆一击砸向万里之外,可是,秦帆对此似乎恍若未觉,轰隆一声再次从地底杀出,脚下迅捷如同雷电般双手猛然将青龙的尾巴抓住。仰天一声怒啸,嘶哑一声将不知长达多少的青龙猛然间高高的拉扯了起来,向着大地之上就是狠狠地一甩。

    “轰隆——”

    轰然巨响之中,青色的巨龙之躯变得黯淡了些许,可是,其上的伤痕却是仅仅瞬息间就再次平复了下来,可是,秦帆对此及若未闻,嘴中大声的嘶吼。“砰”、“砰”的巨响之中,将青龙之躯狠狠地摔着,不过片刻,居然就向着大地狠狠地砸了数百万下。即使以青龙的神兽之躯,但是,毕竟仅仅剩余的残魄和精魂所产生的战力。终于将要挥霍一空了。

    “撕拉——”

    只听一声破布被拉扯坏的声音,只见那长达万里的青龙之躯。被秦帆生生的撕扯为了两截,此刻的秦帆。脚踏大地,头顶虚空,手中抓着两截不知多长的青龙残躯,只见青色的龙血依然在滴滴答答的流淌着,简直恍若魔神。

    青龙残躯化为的精纯木之力,瞬息间被吸入了大千世界之中,而后,大千世界之中的东极独龙一声嘶吼,开始了莫名的进化,同时,大千世界也是产生了丝丝的变化……

    但是,对此秦帆丝毫不顾,仿佛杀气了子,他仰天一声唳啸,继续杀向刚刚出现在大地之上的传送阵之中,杀向了那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同时,月象、玄蛇、火龙也纷纷斩杀了眼前的强敌,向着前方而去;至于天地人三魔,却是行走在暗无天的黑暗之中,如同进入了母体的婴儿,似乎在孕育着什么;临虚、慧果真人、楚天歌尊者等人跪伏在地面上,向着高悬天际的一把银色巨剑祈祷着,目光中满是虔诚,如同教徒看见了自己的神灵一般……

    长发遮面的女子挥手将眼前的镜面拂去,如同拂去了一丝灰尘,对着莫名的空间冷冷一笑,再次盘膝静坐,体四周五灵之精华缓缓地旋转着,不知在思考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而此刻的秦帆,经过传送阵却是进入了一个蓝色的海洋,对,就是海洋,唯一不同于原界的苍茫之海的就是这个世界都是海洋的世界,而他们现在正在和海洋之中漫无边际的徜徉着,时不时边会掠过一丝一缕的蓝色水流,暗流涌动中,遍布着杀机,眼前早已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海兽,其中大者可以高达万里,长达数十万里,小者仅仅只有一丝微光般大小,可是,其中遍布的杀机却是一般无二。

    对此,秦帆等人早已习惯,对待这种不知名的怪兽,若是想要追寻到这个天葬之棺的尽头,那么,唯有一个字:

    杀!

    “轰隆隆”的海啸声在响彻着海洋之中,秦帆彻底化为炎黄之中的巨鲲之体,随意张口就是数十万里之内的海兽完全消失,作为天地之中的炎黄后裔,进入海洋和天空,本来就是他们的领土成仙全文阅读。

    巨鲲摇摆之间,不过片刻,便将眼前可及的所有海兽吞噬一空,此刻的秦帆发挥出的《北冥炎黄诀》,才真正的拥有了一丝那吞天沃的炎黄的影子,当看到眼前已经没有一只海兽的时候,秦帆化的巨鲲一声莫名的怒吼,鱼尾一摆,瞬息间消失在了原地,向着广阔不知边际的海洋之中杀去,看到这一幕,跟随在他后的飞雪等人简直看呆了,倒是灵韵随着越发的深入天葬之棺,显得越发的迷茫,而神之中却是显露出越发的淡然之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小白的嘴里喃喃的念叨着那传诵至上古的篇章,过了片刻,小小的鼠脸上满是愤慨,气愤的大声骂道:“狗,都是骗人的。什么几千里也,就算是秦帆这个冒牌的炎黄后裔。躯也可以伸展到万里之遥,那么。当初那只吞天沃的炎黄祖宗,岂不是简直可以和天地较量一下大小了……”

    不待小白的骂声落下,他的躯缓缓地消失在了原地,唯有大大咧咧的骂声还在海水中飘着,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秦帆早已化为了人形,就那样淡淡的漂浮在海水之中,看着远处一处高大的祭坛,目光冷冽。沉声说道:

    “玄武……”

    一只巨大无匹的青色乌龟,奇异的是在龟背上还盘踞着一条黑色的巨蛇,这个形象,自然只有五大守护兽之一的北方玄武才有的特征,但是,心中早有预料的秦帆,大手一挥,一只巨大的五色巨掌出现在海天一色中,径直向着玄武砸落而去。震得整个海水世界轰隆作响,仿佛海底将要火山爆发一般,无数的海兽随之而灭,湮灭无踪。

    龟背之上的裂纹散发着奇特的光芒。黑蛇更是蛇信“咝咝”作响,无数震天撼地的神通借助着海水世界的加持,向着秦帆的巨掌迎了过去。但是,仅仅只是徒劳。不过片刻,玄武已是奄奄一息。龟壳裂纹遍布,黑蛇更是被撕为了两截,黑色的血液滴答作响,化为千丈之鲲的秦帆双翅一振,巨口张开,一口将其吞入了腹中,所有的精华全部被大千世界吸收一空。

    同样,大千世界中的龙龟吸收全部的玄武精华,再次进化了。

    连番大战之下,秦帆的躯、意志都疲乏了,可是,现在他可是知道不是休息的时候,随之踏入出现在祭坛之上的传送阵,接下来面对的更是火焰般的红色世界,九天炎黄化为大鹏之躯,与朱雀大战而起,顿时,火焰蒸腾,无数的火中生灵在其中灰飞烟灭。

    一声嘶吼,秦帆踩踏在朱雀依然燃烧的躯之上,仰天怒吼,仿若要将心中的抑郁全部发泄而出,葬天之处,还没有发泄为何葬天,但是,原界的五大守护兽却已经被秦帆发现了四只的精魄,虽然只是残魄,但是,其中再无那丝毫对于世界秩序的守护之心,满满的都是杀意,秦帆对此虽然不解,但是知道现在并不是揭开这一切的时候,因此,他心中毫不迟疑,再次踏入了那红色的传送阵之中,轰隆一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这里,没有丝毫的光,仿佛连人的内心都要暗、冰冻起来,小白不由一声嘀咕:“这里总不是地狱吧?”

    随之,一声桀骜、狠的嘶吼从黑暗的中心想起,而后,两颗即使在黑暗之中,也恍若黑色钻石般的巨眼从黑暗中出现了,虽然神识被黑暗锢的极为缓慢,但是,秦帆依然借用大千世界的世界之力发现这是一只异兽——麒麟。

    不过,这却不是一只世俗传说中的瑞兽麒麟,而是那堕入黑暗之中的墨麒麟,代表着灾难与不详。

    墨麒麟似乎没有了丝毫的神智,大嘴一张,一大坨黑色的火焰径直向着众人飘了过来,秦帆一挥手,五色光罩照亮了黑暗,更是笼罩了众人,但是,这黑色的火焰只是轻轻地灼烧了一下,就将秦帆的防御罩烧透了,不过,正在此时灵韵眉心的蓝色幽月闪动,一片蓝色的光罩出现在了众人的躯之上,随之,一声提醒响起在众人耳中:

    “小心,这是灭世之炎,灼烧神魂,千万不要被其沾染总裁的小人最新章节!”

    秦帆心中的疑惑不及落下,只见灵韵的眉心幽月越发璀璨,直至最后甚至化为一弯蓝色的幽月,径直升腾在了这个黑暗遍布的世界之中,驱散着黑暗,浇灭着火焰,而灵韵的躯也是随之飘起,仿佛幽魂一般径直向着墨麒麟飘去,而此刻刚刚那杀气腾腾的墨麒麟却是眼神中满是迷茫,对于灵韵缓缓伸出的手掌恍若未见,躯却在微微的颤抖着,好似想起了沉浸于灵魂深处的某些回忆。

    “啵——”

    轻轻的一声,墨麒麟的神魂仿佛肥皂沫般轻易的破碎,躯径直化为齑粉,而后,灵韵将墨麒麟留下的魂魄精华径直打入了秦帆的躯之中,秦帆的躯之中一声震撼神魂的吼声,不用查看。秦帆也知道是九变天蚕终于才是最后一变了,或许。再次出现的将是那世界上最为强大的神兽——五行麒麟了。

    五行俱全,天下无敌!

    灵韵眼眸轻轻地睁开。对着众人的不解和担心,玉手遥指前方,淡淡的说道:

    “不用担心,我只是觉醒了前世的灵魂,现在的我还没有彻底消化而已,放心,我不是别人,依然还是江映月,依然还是师兄的好师妹。飞雪的好姐妹,在那里,或许就是一切将要揭开的地方了!”

    秦帆等人随着灵韵的手指看向那出现了一缕白色的幽光的地方,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众人对望一眼,再次缓缓地盘膝静坐,各自开始修养,秦帆更是借助大千世界本源全力炼化大千世界中五方神兽吸收的本源。

    此刻,所有的言语已经苍白无力。唯有实力才是硬道理!

    同时,在另外的平行空间中,妖族众多大妖经过连番大战,最终。还能够安稳站立的唯有月象、玄蛇、火龙三人了,但是,相应的是他们纷纷开启了祖脉。修为突飞猛进,堪堪到达了天妖。

    月象看着远方的那一缕幽光。回头看看浑伤痕的玄蛇,低声道:“或许。那里就是葬天之棺的真正奥秘之地,当初妖皇血战天陨落之地就在那里,我们暂且休息片刻,等一会儿咱们进入那里,才能确保安稳!”

    “恩!”

    脾气暴躁的火龙不知是不是在这个葬天之棺中吃亏太多,居然一声不吭,倒是沉的玄蛇点点头:“当初妖皇血战天早已是天妖巅峰,可是依然陨落,咱们三人虽然现在都达到了天妖之境,不过,小心无大错,等会状态达到巅峰状态后,再进入不迟!”

    三人静坐虚空,各自展开自己的妖躯,覆盖虚空,静静疗伤!

    临虚长发飘扬,手中不时掠出一丝一缕的剑气,从地上坐起,仰天笑道:“师兄,你看看啊,师弟我这不是到达天葬之棺了吗?当初你不让我进去,现在,我就要进入其中,看看当年到底是什么让你陨落其中……”

    虎目含泪,仰天长啸!

    慧果真尊和楚天歌站立其后,注视着前方那一缕幽光,心中微微一声叹息,不过,还是毫不犹豫的紧随其后踏入其中,一阵天翻地覆,眼前早已是一片光明!

    幽暗的空间之中,除了远方的那一缕白色的幽光,就只有大大小小的数团光芒在黑暗中噶沉,过了片刻,一团五色的光芒悄然绽放,其中站起一个人来,长发飘扬,双眸闪烁出冷冷的光芒。

    秦帆站起看看同样起站立在自己后的众人,望着远方的那一缕幽光,冷峻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温柔,伸出手微微的抚摸着灵韵和飞雪那丝丝缕缕的秀发,两个女孩出奇的没有出声,只是睁开星眸,丝丝柔飘然而出,这一刻,无须语言。

    他挨个的摸摸众人的脑袋或者肩膀,而后,对着小白、小贝、小白贝、妖狐、妖龙等人微微笑道:

    “好吧萌兽不易做!现在咱们走——”

    说完,纵一跃,径直跳入了那一缕幽光之中。一阵天旋地转,不过片刻,众人早已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空间之中,而在这个空间的中央,正有一个长发遮脸,材曼妙的女子悄然站立,当看到秦帆等人进来之后,整个世界一阵波动,即使长发遮面,众人也知道这是女子在笑着,这样的风姿,若是说她倾国倾城都是贬低了。

    “你终于来了!”

    女子的声音沙哑,如同铁石在沙土之中摩擦,渗人的音调顿时打消了妖狐心中刚刚升起的一缕绮念,不等秦帆说话,那个女子再次朝着灵韵点点头,轻声道:“蓝月仙尊,好久不见!”

    秦帆等人一时愕然,虽然知道灵韵眉心幽月越发璀璨,必然是前世元灵苏醒的预兆,可是,灵韵前世居然是仙界之人,并且,还是那万仙之首的堂堂仙尊。

    灵韵也是眉目一暗,淡淡的说道:“仙尊等等,只是前世云烟,现在我只是原界的小小王级修士罢了!”

    “呵呵……”

    遮面女子材慢摇,轻声笑道,若是声音不是那么难听。保管让人魂不守舍,即便如此。也让妖狐差点着了道,若非秦帆朝着他的肩头轻轻地一拍。恐怕现在的妖狐早已魂飞魄散。

    “好了!”女子微微摇摇头,朝着四周轻笑道:“既然如此,那么大家全部出来吧!”

    随之,妖族一方月象三人昂然而出,修行之人中的临虚等人也是继而出现在另一面,接着,一团黑雾笼罩中天、地、人三魔也出现在了这里,同时,女子的体周围一根尖锐的独角、一根五彩而火红色占据多数的尾羽、一块微小的三角形金色鳞片、一块纹理宗密的凸形甲板以及一块呼呼的巨大脚掌缓缓旋绕。头顶上一面白色的镜子缓缓飘舞,而后,不顾众人的愕然,淡淡的朝着秦帆笑道:“我的东西,被你保管了这么久,现在,该是还给我的时候了!”

    接着,秦帆只觉得躯一震,本来已经融入自己躯的大千世界居然开始猛烈的震。几乎要把自己的体化为齑粉,而后飞出体外,冲到那个神秘女子的躯之中,见到此景。秦帆顿时什么也知道了,不由一声大喝:“你是墨无涯?”

    “阁主!”

    天、地、人三魔愕然中躯之上的黑雾散去,出现了三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年轻人。苍白的脸上看着神秘女子却满是狂,起就要向着那个女子冲去。嘴中大喊着:“阁主,真的是你吗?”

    神秘女子手中结印。被黑发遮住的脸庞转向三魔,低声叹息道:“小三、小五、小七,你们还好吧?”

    “真的是你?阁主……”

    “不要过来……”神秘女子止住了三魔的动作,看着秦帆的躯之上道道裂纹出现,低声叹道:“炎黄血脉果然非同小可,连我的夺咒都无法将那三颗世界碎片取出,不过,你这又是何必呢?与其这样堪堪承受痛苦,还不如干脆的放弃,反正最后那些东西都是属于我的,本来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想要占有?”

    “呼啦”一声,飞雪等人围绕着秦帆的躯,瞪视着神秘女子与仙、魔、妖三方,一有不对,必然就是血溅五步的局面,但是,秦帆忍住躯的剧烈疼痛,挥手止住了众人,朝着神秘女子道:“大千世界早已与我生死相依,就凭你小小的夺咒,况且还是施展与一个世界碎片之中,怎么能够从我的躯之中夺去呢?”

    说完,秦帆双眼一闭,全力调动大千世界的力量,只见丝丝缕缕的本源之力从分宝岩中涌出,混合中五方神兽的力量,不断将大千世界中的异种气息驱赶、融炼,以前夺咒的气息隐而不发,秦帆自然发现不了,可是现在仅仅只是露出一个苗头,便被秦帆借助大千世界的力量不断地驱散、消化[法证先锋]化学方程式全文阅读。

    墨无涯感应到大千世界中的夺咒的气息越发的淡薄,不由怒笑道:“不错,真不愧是拥有炎黄血脉的命运之子,可惜,即使本源和你契合无比,但是,世间分善恶,天地分阳,不是我让你融合了原界守护兽的力量,你怎么可以抗拒夺咒呢?”

    “现在,就让五灵完善这个属于我的世界吧!”

    言毕,只见本来围绕着墨无涯的一根尖锐的独角、一根五彩而火红色占据多数的尾羽、一块微小的三角形金色鳞片、一块纹理宗密的凸形甲板以及一块呼呼的巨大脚掌,那属于五只瑞兽的本源之力完全的融入了秦帆的躯之中,就算是飞雪等人拼命的阻挡,可是,却根本无法阻挡,那是气息的牵引,那是命运的交织,人力根本无法阻挡。

    “不——”

    飞雪和灵韵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只见秦帆的躯化为了片片残躯,一个晶莹剔透的世界随之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其中天地阳、天地五行恪守职责,真是一个完美的世界,看到这一幕,就算是墨无涯那近乎无无求的心灵,也是不由的颤动。

    这个世界,可就算是自己苦求万年,前世今生苦苦追寻的目标啊!

    今一朝达成,怎能不使人心血澎湃呢?

    正在这时,只见灵韵和飞雪两人对视一眼,目光中满是决然。躯缓缓飘起,一片银色光芒、一弯蓝色幽月笼罩着她们的躯。宛如世界的宠儿,两个女孩目光清澈。嘴角轻笑,一片平静凝和。

    小白似乎知道飞雪和灵韵要干什么,尖利的爪子高高举起,凄厉的大喊道:

    “飞雪、灵韵,不要啊!”

    这一声怒吼,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以我之名,以月之型,复苏之眼……”

    随着灵韵淡漠的眼眸悄然睁开,只见虚空之上悄然出现一只硕大的蓝色巨眼。无边的威压四散而来,随之轰隆一声,只见一条硕大的蓝色雷电砸落到了秦帆的躯之上,不过被没有别人预料中的“焦炭”出现,而是无声之中融入了秦帆的躯体,随之,秦帆本来已经破碎为片片块的躯体再次缓慢的聚合在了一起,而且,那本来就要飞走的大千世界也是再次颤颤巍巍的旋绕在秦帆的体四周。仿若眷恋的游子在回家的刹那,徘徊不定的思虑是否应该冲进家门。

    “亘古悠然的自然之灵啊,请给予妖神的后裔眷顾,蝶舞秋……”

    随之。只见飞雪璀璨的眼眸散出银色的光辉,躯化为银色的飞蝶,而后。躯之上散发出点点五彩光芒,最后。汇聚为一朵七彩的不知名花朵,飞入了秦帆的躯体。顿时,那四散的血块仿佛被无形的链条聚合在了一起,飞速的向着大千世界环绕的一点精血之晶飞去,眨眼之间,秦帆的躯就化为了最初的模样,只是那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躯在昭示着刚刚那近乎一瞬间的时间里,秦帆到底承受了怎样的煎熬与创伤。

    但是,秦帆复原了,而飞雪和灵韵却是美眸凄美的看了看苍白中带着震惊的秦帆,随之如同陨落的枯叶,在天际飘然落下,凄美而且悲凉,一股悲怆之感顿时席卷了秦帆一行人的心底深处,某一处最为柔软的记忆似乎都要苏醒过来了。

    “哗啦——”

    秦帆为首的一众人等纷纷接住飞雪和灵韵,他一左一右将两个小女孩抱在了怀里,不过,此刻的他显然绪不稳,颤抖的嘴唇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飞雪用颤抖而苍白的双手捂住了秦帆的眼睛,灵韵则是将冰肌玉骨般冰凉的双手挡住了秦帆的嘴巴,顿时,所有的千言万语,却无法言语。

    “啊——”

    他仰天嘶吼,声震天地,四周沉寂而暗的天空都似乎响起了雷霆震震轮回剑典全文阅读。

    “杀!!!”

    随之,只见修行之人一脉的临虚、慧果、楚天歌三位真人对视一眼后,纷纷手中扬起法宝,一鞭、一锥、一剑,径直向着思绪陷入混乱的秦帆等人袭击了过来,三位天仙级的人物出手怎会等闲,只听三声昂然巨吼响彻天地:

    “冰封天地!”

    冰河在一条蓝色的如蛇长鞭挥洒之间向着秦帆等人席卷而来,发丝雪白的临虚一脸冷然,昂然立于最为高昂的冰山顶端,如同生物链顶端的巨兽瞪视着渺小的虫子,仅仅只是需要呵出一口气,就可以让之灰飞烟灭。

    “雷火降世!”

    硕大的雷霆,伴随着浩浩的赤色火焰,引起一阵阵轰隆隆的响声,慧果真人似乎要把人的心脏全部震碎,仿佛天上星辰俯冲而下引起的天地大变,势要把秦帆等人化为齑粉、渣滓,直至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他们的丝毫痕迹,所谓的挫骨扬灰,恐怕不及这种心思的万分之一。

    “归一!”

    楚天歌挥手间长剑飞出,随之化为千楚天歌影,而后凝为实体巨剑,杀气腾腾的向着秦帆等人遮天蔽般击杀了过来,在最后一刻,却是一声砰然中再次凝聚,化为了一把通天巨剑,向着秦帆的头顶径直杀来,谁也不能否认,在这种四海倒流、万马齐喑的剑法之下,所谓的以力破巧完全就是笑话。

    但是,仙道三人出手之后,若是仅仅这些,那么凭着两个接近神兽的妖狐和妖龙的实力,以及两个状态全满的异兽的威能,还是可以抵挡的了,不过,落井下石之事自然人人愿意做,不说喜逢旧主的鬼无常三人众,就算是以月象为首的妖族三位天妖,也是对视一眼之后,毫不顾忌的马上出手,毕竟,天地大劫、天葬之棺,莫不预示着原界将要不保,而刚刚秦帆躯之中冲出的却是一个完美的世界,若是果真如此,那么,拥有一个完美的世界,他们还会害怕大劫吗?

    “鬼无常无形!”

    道道无影无形的气息从鬼无常的躯之上冲出,飞速的化为一条硕大的无形巨龙,在人们毫不知晓的况下向着秦帆等人的躯卷了过去,鬼无常的如意算盘自然是一把手将他们一网打尽,到时候即便那个世界落不到自己的手中,但是,想一想当自己把那个所谓的世界亲手交到小姐的手中,到时候,恐怕自己再也不用畏畏缩缩的喊她阁主了吧!

    或者,可以亲切的叫她“无涯”?当然,这些只是幻想罢了,但是,对于秦帆一行人的必杀之心,却在这一招之下发挥的淋淋尽致,却绝对不是玩笑话。

    “鬼无常无影!”

    鬼无常看似骨瘦嶙峋,但是,这一招发出之后,只见他的躯化为硕大、鼓胀如同皮球般遽然膨胀如同小山般大小,而后,“忽”的一声猛然喷出口外,只见无数黑色的雾气中伴随着点点的磷火,化为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鬼,向着秦帆等人就那样扑了过来,一个魔王级的高手将自全部魔元喷出体外,不亚于一位修仙者将自所有的精血喷洒而出,对于自的伤害自然不小,同样,所发挥出的伤害或者破坏力自然更加无与伦比。

    “鬼无常无相!”

    最为瘦小的青年虔诚的祈祷,但是,低头间却将自的心脏活生生的挖出体外,真正让人毛骨悚然,只见那颗心脏刚刚飞出体外,就见“柯呲柯呲”的心脏仿佛被无形中的什么慢慢的啃咬着,不过片刻,就消失不见踪影,同时,在鬼无常的背后出现了隐隐约约无数的人影,风怒号中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最后,那些气息全部凝为了实质,化为了一个个飘忽的鬼影,却是一个个面色惨白,却没有五官的冤魂鬼影,浩浩仿佛死海中的生灵复苏般向着秦帆等人扑了过来,瞬息间布满了整个天空。

    但是,这还不算完……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