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宝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当啷”声中,秦帆随手抛动着手中的几枚黑色灵币,对于街道之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视而不见,心中兀自沉思着。

    这几天,他在野外也算是见识了灵界的杀戮,不得不说,胆敢在野外混的修士,各个都是经百战、杀伐果断。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修士,居然也是浑搜不出几枚灵币,充其量也只是黑色的灵币,至于银色的灵币,即使秦帆灭杀了好几个不长眼的劫匪,也只是堪堪得到了一枚。

    如此看来,灵币在灵界之中并非如同自己所想那样无穷无尽啊!

    其实,这也是因为灵币本便是绝佳的修行材料,虽然普通的兵级、将级、王级修士的世界无法吸收灵币,但是,那些久困于祖宝之境的修士,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收集灵币,就是想要借助灵币之中蕴含的世界规则,期冀着能够建立自的世界规则。

    当然,那样的突破,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缺憾,可是,不得不说,面对着尊者的惑,罕有人能够把持的住这一点。

    如此,也导致了普通修士手中的灵币极其罕见,或许,各位尊者也有各自的敛财手段,就是为了防止灵币泛滥,引发各自的洞天福地的混乱。

    因此,想要在洞天之中修行,或者得到天灵地宝,无论是以物易物,还是巧取豪夺,都是钻了牛角尖,唯有大量的灵币,才是永恒的硬通货。

    当然,这种硬通货也是有原则的。那便是制作灵币的尊者或者天君不要陨落,不然。那个时候其所制作的所有灵币,便会统统化为百无一用的金属。

    秦帆心头一晒。自己的这个想法自然不是杞人忧天,但是,也是异想天开了,毕竟,十万年来,还真的没有听过哪位尊者、天君真正的陨落呢!

    忽然,街角之处一个黑色的旗幡引起了秦帆的注意力,他微微驻足思虑之后,还是径直朝着这个名为“天宝斋”的店铺走去。脸上似笑非笑,心中却是不由汗颜。

    财、侣、法、地,自己这也算是走出了第一步吧!

    “这位前辈,里面请!”

    守门的小厮也算是知礼,虽然只有古宝之境的修为,可是,相对于普遍沦落于底层的众生来说也算是极高的修为了。

    毕竟,灵宝之境之上的修为,便必须参加镇山军了。即使无需终生服役,可是,至少也得服役千年。

    秦帆点点头,淡然无比的走入了大堂巨木无敌。而后,一位执事迎上前来,脸上透着精明之色。倒也是毕恭毕敬,并不为秦帆只是区区兵级修为也轻视。寒暄声中将秦帆引入了一个小屋,而后。呈上了香茗,方才坐下,等待着秦帆的宝物。

    秦帆神色平淡,随手抛出一块雪白如玉、尺许长短的皮子,透着淡淡的光泽,隐隐间露出的微微的寒气。

    这个执事也是兵级修为,也不知修行的什么功法,双目透着一股子绿光,站起来,小心翼翼的端详着放在桌案上的雪白兽皮,过了许久,方才沉吟道:

    “这个,可是……雪玉虫的蜕皮?”

    秦帆心中一动,对于这家“天宝斋”倒也是高看了几分,毕竟,当初劈峰校尉奉行镇山军一位统领的命令,进入十万雪山寻找雪玉虫,也是找寻了许久,最后方才误打误撞的见到了雪玉虫王。

    而这个执事,却只是端详了一下,虽然不是太过确定,至少,这份眼力也是极为毒辣了。

    当然,秦帆也知道,但凡当铺、店铺之中的执事,主要便是一双火眼金睛,那一份眼力和见识,怎么会是普通人可以比拟呢!

    再说,当初劈峰校尉进入十万雪山,寻找的可不是普通的雪玉虫,而是万年雪玉虫的玉髓。

    不过,他心中如此思虑着,脸上却是平平淡淡,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这一下,执事脸上方才郑重起来,拱手道:

    “这位小哥,这块雪玉虫皮也算罕见,可是,这也只是一只九百年雪玉虫的虫皮罢了,如此,小店最多只能以十枚灵币收购。”

    秦帆不置可否,喝了一口香茗,而后,在执事震惊无比的眼神中,秦帆随手一抛,十几张雪玉虫皮整整齐齐的铺展在了桌案上。

    “嘶——”

    王执事自问在“天宝斋”中几近百年,也算是见多识广,自然知晓雪玉虫的神出鬼没、飘渺无踪,因此,一张雪玉虫皮便可以算是罕见的宝物了。

    毕竟,雪玉虫的天赋神通十分强悍,对于修行冰属功法的修士,雪玉虫皮是最为匹配的战甲材料,因此,雪玉虫皮的价位一直便是居高不下。

    这一下,王执事再无丝毫的轻视之意,郑而重之的一一点过雪玉虫皮,而后,微微颔首道:

    “不错,不错,这些虫皮各个光泽***,显然也是猎获不久,更兼没有沾染其他丝毫的世界之力,所以,全部可以称为上品。”

    片刻之后,王执事便给出了一份自认为十分公的价格:

    “雪玉虫皮十三张,其中千年雪玉虫三张,作价一百个灵币,小计三百个灵币;百年雪玉虫皮十张,作价十个灵币,小计一百个灵币,共计四百个灵币。”

    “这位小哥,你觉得这个价格可否满意?”

    一时间,秦帆那平平淡淡的神色,倒是让王执事有些惴惴不安。

    毕竟,自己的这个价格虽然算是公,可是,却没有将雪玉虫皮的罕见计算在内,物以稀为贵,在雪玉虫皮极为罕见的市场上,若是恰逢一个冰属的修士,价格至少可以翻一番。

    秦帆点点头,算是答应了这个交易,虽然他知道这个执事压了不少的价格,但是,这些只算是一个试探。

    再说,大千世界之中可是收藏了无数的灵材和异宝,这一点点雪玉虫皮,权当是对于镇山洞天的交易规则的一种见识。

    王执事在看到秦帆点头之后,不由心中一喜,而后,拿出了一个寒玉匣子,小心翼翼的将十三张雪玉虫皮分层摆放,而秦帆只是淡淡的望着这一幕,一言不发无生纪全文阅读。

    最后,王执事方才略带喜色的殷勤问道:

    “这位小哥,四百个灵币,不知你可否想要全部兑换成银色灵币?”

    秦帆摇摇头,脸上平平淡淡,却也让王执事一阵尴尬。

    于是,一堆四百个泛着黑色乌光的灵币,被秦帆收入了囊中,而后,在王执事殷切的目光下,秦帆淡淡的点点头,径直走出了“天宝斋”,打算寻找一个落脚之地。

    王执事眯了眯眼,望着秦帆那施施然的样子,沉思片刻之后,还是匆匆踏入了“天宝斋”的后堂,在一面黑色的大门前小心的住下脚步,轻声道:

    “总管,小人有事禀报。”

    许久之后,后堂之中方才响起一声淡淡的回应:

    “王煌,什么事?”

    声音沧桑而冷,似乎透着一股沉沉的寒气。

    王执事弓着腰,即使明知这扇黑色大门之后的存在并不会关注自己现在的行为,可是,他依然不敢丝毫的放松,仍然毕恭毕敬的轻声回答道:

    “总管,刚刚有一个兵级的小子来到店里,出售了十三张雪玉虫皮,其中千年雪玉虫,便有三张之多。”

    若是秦帆听到这一句话,定然嗤笑一声,而后大摇其头,毕竟,三丈千年雪玉虫皮,便被冠之以多字。那么,大千世界之中那一只只活灵活现的冰冻的雪玉虫,又该如何形容呢?

    不过,就算是三张千年雪玉虫皮,依然让黑色大门之中的总管感到十分惊异,郑重的追问道:

    “你且给老夫细细叙述一番。”

    于是,王执事小心翼翼的将刚刚和秦帆的一番谈话,以及自己对于雪玉虫皮品质的判断,最后给予的价格都详详细细的叙述了一番,最后,才大气也不敢喘的弓着腰,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大门之后总管的训示。

    “你确定那个小子只是一个散修?”

    王执事郑重的点点头,“小人可以确定!”

    “嗯!”

    大门之后的总管沉思了片刻,方才淡淡的说道:

    “既然如此,你安排人手跟住那个小子,然后,等到他在黑铁城的暂住期到了,到城外和他好好谈谈,看他是否愿意将寻找雪玉虫的方法,交易给咱们天宝斋。”

    王执事拱手答应,心中自然知道这是总管委婉的说法罢了。

    毕竟,天宝斋的后台可是一位天宝巅峰的天王强者,堪称尊者之下的无敌存在,对付一个毫无背景的兵级散修,哪里来的公平交易之说呢?

    王执事躬徐徐退下,安排人手前去跟踪秦帆,同时,在黑色的大门之后那黑暗无比的空间中,传出了一声轻轻地叹息:

    “如此之多的雪玉虫皮,或许那小子真的能找到雪玉虫王呢?若是那样,主上一定会十分高兴吧!”

    与此同时,正要踏入一家店铺的脚步蓦然微微一顿,脸上疑惑之色一闪而逝,继而,淡淡的煞气涌上了心头。

    “果然,财不可外露吗?”

    秦帆心中冷冷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