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灵币【求月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恩恩,不错,看在你还算尊老的份上,老夫就指点你一下!”

    老头点点头,而后,捋着花白的胡须轻声道:

    “你且慢慢道来,老夫给你填写,不要忙乱,只要据实说来,自然水到渠成,不虞有什么差错!”

    秦帆点点头,急忙微笑道:

    “多谢老丈了!”

    “好了,这就开始吧!你叫什么名字啊?”

    “秦帆!”

    “籍贯?”

    “十万雪山!”

    ……

    不足片刻,老头刻刀比划着纸符,一缕缕淡淡的波动浸透在了纸符之中,而后,点点闪烁的光芒出现在了纸符上,同时,老头停顿片刻后,郑而重之的说道:

    “小子,接下来这些问题你可要据实回答,否则,你要知道名姓都是小事,但是,若是被人查出其余的错处,可是要牵连老夫!”

    秦帆匆忙点点头,巴不得赶快搞定份灵符,不然,就算是想要离开这个小镇,也得面临着被追杀的命运。

    要知道,若是没有份灵符,那么,可是无法离开小镇中,还得时时刻刻面临这些冰雪军团兵士的盘查,一个不慎,若是那个大统领派人来这里查询,自己可就麻烦了。

    老头见秦帆点头,不急不忙的问道:

    “那好,你且说来你的师承?”

    “没有师承,在下一介散修,偶然间踏入十万雪山,得以捡到一片玉符。靠着其中的功法,苦心修炼五百余年。方才得以踏出此地。”

    “嗯,那么。你的修为呢?”

    “兵级初级!”

    ……

    不过一会儿,林林总总的一大堆问题方才问完,过了片刻,老头递出了一块方形的纸符,闪烁着淡淡的光晕,而后,就在秦帆要去接纸符的时候,老头忽然缩回手去,拍拍自己的额头。懊恼的说道:

    “哎呀,真是老糊涂了,还没有验证呢?”

    于是,老头拿出一面铜镜,捏了一个法诀,顿时,淡淡的光芒笼罩在了秦帆眉心,而后,铜镜之上出现了淡淡的几缕波纹。色泽各异,老头细细一看方才点头道:

    “不错,功法是普普通通的土行功法,之前就有人修行。骨龄也是五百年,修为兵级初级,看来。你倒是没有诓骗老夫。”

    秦帆赶紧点头一笑,躬道:

    “哪能呢?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命。小子无论如何也不敢诓骗老丈啊!”

    老土满意的点点头,而后。放下刻刀,一手拿着纸符,一手伸出掌心,淡淡的道:

    “好了,手续费十个灵币!”

    “啊!”

    秦帆顿时惊呼一声,而后,大张着嘴巴,而老头缩回手去,冷笑道:

    “怎么,手续费都不知道,莫非,你想要让那些血花军的兵士,找你理论理论?”

    说着,老头猥亵的一笑,伸手一指秦帆后,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秦帆愕然的摇摇头,而后,摊开手道:

    “不瞒老丈,在下真的不认识灵币啊!”

    老头气的吹了一下胡子,而后,气哼哼的拿出一枚圆形的硬币,闪烁着黑色的光泽,淡淡的世界之力在其中涌动,一股神秘的气息萦绕其上,正中一座山峰图案。

    显然,这个便是灵币了。

    若是细细来看,这个灵币的图案并不是十分精美,可是,其中那股淡淡的世界之力,还夹杂着丝丝规则之力。

    这个便是所谓的世界规则了,这种能力,除了镇山洞天的主宰镇山尊者,可是别的人根本无法冒充的了。

    毕竟,还没有哪个尊者会无聊到去制作假币,况且,一个尊者和一个尊者之间的气息也是各不相同,就比如镇山洞天中,充斥着无匹的厚重之力。

    其他洞天、福地的灵币,若是冒然出现在镇山洞天中,顿时便是化为齑粉的下场,因此,一个洞天、一个福地,他们都有各自的灵币,不同的世界规则,构成了不同的货币体系。

    老者小心翼翼的将灵币揣到了怀里,方才吹胡子瞪眼的看着秦帆,一副你要是不知好歹,老夫绝对和你没玩的样子。

    秦帆望了一眼所谓的灵币,顿时恍然大悟,当时凌乱之中自己可是从劈峰校尉等人破碎的小世界中接收了不少东西呢,当时没有细细观看,也只是为了份必要,随带着劈峰校尉给自己办理的暂时灵符,就如同此时的暂住证。

    所以,他心神一转,顿时,在大千世界中找到了一堆灵币样子的东西,可是,任他千挑万选,就是找不到黑色的灵币。

    一百多枚灵币中,除了十几枚图案是金龙,还有十几枚是血海,其余的倒是都是山峰,可是,却不是黑色,而是银白色。

    这一下,秦帆倒是犯难了,不过,望着瞪着自己的老头,秦帆只能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枚银色的灵币,上面正是山峰图案,和老头刚刚拿出黑色灵币一模一样。

    而后,他惴惴不安的望着老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丈,你看一下,这是我从一个险地中得到的一枚钱币,应该便是灵币吧!”

    老头漫不经心的低下头,本来对于这个小子的一点好感都消失天外,在他想来这样的小子应该是有好货,而且,一看就是初出茅庐的样子,还没有师傅、没有宗门,正是欺诈的好对象。

    不然,份灵符中除了玉符需要灵币,纸符可是一文不值,只要有人办理,便必须得免费办理。

    不过,当他看到秦帆掌心那银光灿灿的一枚灵币时,却不由喜出望外,一副捡到宝的样子。

    当然,这种喜悦只是转瞬而逝,幸好秦帆也不是真的如此憨傻,早已发觉了老头对于自己的欺诈,但是,他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丈,这个灵币可以吗?”

    老头左手一翻,一把将银色的灵币抓到手中,而后,随手将份纸符抛到了秦帆手中,冷然道:

    “算你小子识相,这一枚银色灵币,正好价值十枚黑色灵币。”

    然后,老头转过去双手捧着银色的灵币,双眼之中早已银光闪闪,秦帆冷笑一声,径自朝着小镇的出口走去。

    果然,老头黑心之余倒也有一番职业道德,岗哨下的军士盘查一番后,审查了一下秦帆的份纸符,便直接放行。

    顿时,一步踏出小镇,只见前方阳光璀璨、鸟语花香,一时间,秦帆仰首向天,恍若隔世!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