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孤独的雪狼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ps:

    “嗷——”

    这一刻,似乎万千只雪狼齐声怒啸,波澜壮阔的音爆声充斥在了洞中,如同九天之上的雷暴,让人心惊胆寒。

    当此之时,秦帆沉静如水,静静地站立在司马前,而后大手一挥,只见巍峨的玄黄塔消失不见,那烈烈的音爆,化为实质般的狂暴物体,直冲秦帆而来,无匹无双,加之洞之中的震,更是增添了三分威力。

    司马面色肃然,握着长戟的双手仿佛黄金浇筑而成,和金黄色的长戟连接成了一体,脚下一弓,躯前倾,一个不好便是直冲上前的架势,这一幕,倒是让秦帆心中一暖。

    可是,在这狂暴无比的音爆中,秦帆也只是淡淡的露出点点微笑,而后,头顶高悬的青铜镜蓦然绽放出璀璨的银光,向了洞里面,直接迎向了那宛若暴龙怒啸的音波。

    “嗡”的一声,秦帆躯微微一晃,司马上前一步,通体如同黄金浇筑而成,闪烁着灿然的金光,长戟一挥,一道光幕散落在两人前,可是,那预料而来的音爆却消失不见。

    银光化为一座银光灿灿的巨钟,在音爆的撞击声中“嗡嗡”一阵颤抖,而后,那狂暴的音波,便被折而回,直接冲向了悠远的洞中,张口怒啸的无数雪狼首当其冲,“嘭嘭”声中尽皆爆体而亡。

    “吁——”

    秦帆挥手擦去额头的汗水,头顶高悬的照妖镜光泽略微有些昏暗,而刚刚还大显神威的银色巨钟。也化为点点银光,消散在了洞中。不知归于何处。

    司马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呆滞的问道:

    “下。刚刚那个是……照妖镜?”

    秦帆点点头,缓缓向前走去,同时张口说道:

    “不错,这个正是我从远古龙宫之中得到的照妖镜!”

    “可是……”司马面色不渝,手中的长戟倒卷而回,疑惑的问道:

    “可是,照妖镜对于妖兽确实有着无匹的杀伤力,但是,下你刚刚……”

    秦帆挥挥手。笑道:

    “怎么,你觉得照妖镜的光芒形成的巨钟,有些不符合常理?呵呵……”

    轻笑声中,秦帆坦然的解释道:

    “世界万物,总归有着万千不同的用途,就比如一双筷子,人们总以为那是吃饭用的家当,可是,若是这一双筷子落到了一个杀手的手中。那么,顷刻间便是让别人死亡。”

    而后,秦帆转过来,意味深长的望着司马。淡淡的说道:

    “法宝也是同理,谁说照妖镜只能出银光对付妖兽,让妖兽显现出本体的致命弱点呢?其实。镜子本来便可以折光芒,那么。对于音波它也可以折,而我更是将照妖镜的光芒凝为一座巨钟。这一下,更是可以将雪狼的音波成倍的放大,折而去的音波,自然不是之前可以比较。”

    司马眼神略微有些涣散,这个征战沙场、杀伐果断的十二金人,在秦帆一的说辞之下,觉得自己似乎都难以反应过来,但是,若是细细思量,却觉得下的道理真是至理名言。

    最终,他也只能叹服的点点头,郑重其事的抱拳说道:

    “下大才,司马汗颜啊!”

    秦帆心中一笑,无论如何,司马他们绝对不会知道在地球之上,当大秦毁灭之后的数千年时光里,历史到底产生了何等样的积淀,虽然仙道不闻、神道不存,可是,那个名为“科技”的东西,却实实在在的将整个世界完完全全的改变了。

    一路走来,地面上、石壁上全是点点闪烁的冰晶,似乎那些雪狼本来便是冰雪的产物,在音波之下死亡,也只是尘归尘、土归土,一抔冰雪,了然了一切。

    如此一来,两人在洞之中直入数百丈,居然也没有遇到一只雪狼,除了那遍地的冰晶之外,它们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忽然,秦帆脚下一顿,停住了脚步,而后,指着前方灿灿的光辉,对着后的司马笑道:

    “我就说这么多的雪狼,绝对应该有首领,而且,之前一拥而上的雪狼,也是在一声狼啸之后方才联合起来,释放了那强悍无比的音爆,看来,前面应该就是雪狼之王的领地了。”

    而后,秦帆率先踏入了光晕之中,眼前光幕一闪,却没有丝毫的攻击,只有一声声深沉的喘息声,在这个仿佛冰雪堆砌而成的石室中回不休。

    在石室的中央,趴着一只巨大无比的雪狼,可是,而今却是七窍流血,就算是黑宝石一般的双目,也在流淌着点点蓝色的血液。

    显然,这只雪狼之王主导了音爆的攻击,而今,在秦帆的反击之下,它承受的伤害,同样也是最为强大。

    于是,就算是这只曾经强悍无比的雪狼之王,在音爆的反击之下,也只能无奈的趴倒在这里,唯有冷冽的双目,还在彰显着属于王者的威仪。

    可惜,这些对于秦帆没有丝毫的作用,他左手一挥,一抹灿然的寒光一闪而逝,而后,玄冰斩豁然洞穿了雪狼之王的咽喉,一抹蓝色的血液刚刚出现,便被玄冰斩之上无双的寒气所冻结,只是片刻之间,雪狼之王便化为了一座冰雕。

    “哎!”秦帆一声叹息,对着后的司马摇头道:

    “果然,你是对的,这个洞确实诡异无比,我本以为这些雪狼便是终点了,可是,看这个样子,这些雪狼也只是开胃小菜啊!”

    原来,在雪狼之王被化为冰雕后,露出了雪狼之王后的一条甬道,吹出了寒冷彻骨的寒风,只是一眼,秦帆便发现那条甬道中全是雪白的玄冰,冷的彻骨、寒的渗人,仿佛冻结了千年万年,从来未曾消融。

    莫名的,秦帆心中却是一突:“莫非,自己和司马,是这里的第一个涉足者。”

    不过,此时的司马手握长戟,冷然的望着前方的甬道,似乎随时准备出手的死士,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回答秦帆的问题了。

    秦帆摇摇头,心知无论司马多么人化,可是,从本质上来说他也只是一个人形兵器罢了,十二金人,可是能够组成天下攻击力第一的神阵,“都天神煞大阵”的法宝,虽然这个法宝是以人的面貌出现,可是绝对不能掩盖他们从兵马俑中破土而出时带给自己那强烈无比的震撼。

    此时,他却是想起了康康那头大白猪和傲的小白,有那样两个活宝在的时候,自己似乎总是喜笑颜开呢!

    而后,他大手一挥,化为冰雕的雪狼之王,消失在了冰窟之中,“簌”的一声,一股惨白色的寒风从甬道中涌了出来,仿佛零下一千度的绝对零度啊!

    “嘶——”

    秦帆倒吸一口凉气,匆忙一挥手,淡淡的黄色光罩笼罩了自己和司马,可是,当他转头一看司马那无所谓的样子后,还是忍不住心中一阵腹诽:果然不愧是人形兵器啊!

    当然,这种程度的寒风或许对其他的诸侯级强者会造成困扰,但是,而今领域巅峰的他,早已产生了一丝世界之力,只要散发出一丝世界之力,那么,这些寒风绝对会被吸收进大千世界,对于本体是不会有一点困扰的,可是,秦帆就是怕冷啊!

    或许,这也是曾经灵魂中的烙印,无论如何也不会抹掉的记忆吧!

    不过,这样想着秦帆便将心神进入了大千世界中,正好看见大呼小叫的康康围绕着雪狼之王的冰雕欢呼雀跃,胖乎乎的猪脸上仿佛绽放了一朵小花,不时地“哼哼唧唧”也不知在说着什么,可是,看着康康旁时不时点点头的小白,还有一直巧笑嫣然的青衣,想来康康正在炫耀着它会将这头巨大的雪狼化为怎样的美餐吧!

    如此的场景,不由让秦帆会心一笑!

    康康的头顶之上,正有一座巍峨的大山虚空悬浮,仿佛泥胎汇聚而成,可是,只有秦帆知道,那里面到底有着怎样令人震撼的存在和景象。

    分宝岩,才是自己的根基啊!

    至于康康旁流淌不息的黄江,这个寄语着黄河和长江的大江,在专属于秦帆的世界里川流不息,才真正赋予了秦帆在这个世界挣扎、向上的一种源动力。

    这种感,无关其他,只是心中的一点执念而已。

    可也正是这种执念,才令秦帆不至于迷失在力量的追寻中,无论如何,在他或巧言令色、或霸道绝伦、或猥亵好色、或冷漠淡然的外表下,也只是一颗希望温暖、希望笑容的宅男之心罢了。

    任何人如果没有亲经历过,绝对不会体验到穿越者那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孤独心境,更何况苦苦挣扎之后毁灭重生而来的秦帆呢?

    这一刻,秦帆心中温暖如和熙的风,微微咧起的嘴角,如同一个顽皮的孩童。

    司马望着秦帆那千变万化的神,心中却是无比的触动:“怎样的景,才能让下产生这样发自肺腑的笑容呢?”

    无端的,司马想起了当初的铁马兵戈、尸山血海,以及那永远也不能、不会忘记的铁血豪、挥斥方遒!

    或许,人总要有一个梦想……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