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只猪的自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现在的青衣,比起以往的清纯,更多了一丝媚,就仿若千凝和飞雪的结合,时而媚、时而冷艳,让人不由自主便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秦帆微微摇头,望着美无比的青衣,对方嗔的样子引人怜,可是,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久经考验的人士,虽然心中不可能无动于衷,脸上却是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康康对此自然毫不知晓,大口一张,四团火焰消失无踪,而后,四只金灿灿的熊掌出现在空中,落在了它的小蹄子掌着的一方蓝色盘子中。

    而后,康康颠的端着盘子,得意洋洋的撒开两只小蹄子,朝着秦帆和青衣跑了过来,脸上满是谄媚的微笑,简直要把五官都挤爆在猪脸上。

    至于小白,四肢轻盈的跳跃着,眨眼间便出现在了青衣的脚下,柔软的皮毛不断的摩擦着青衣的裙摆,一副撒讨好的惫懒摸样。

    眨眼间,康康和小白相继跑过秦帆边,围绕在青衣边,而康康更是托着蓝色的盘子,将四只金灿灿的熊掌放到了青衣面前,谄媚的微笑着,一副讨好的样子,小蹄子当然不忘比划着什么,青衣过了片刻方才醒悟过来,点点康康皱起的额头,嗔道:

    “你啊,真是无利不起早啊!”

    而后,青衣左手一划,两滴晶莹的露水落入了康康和小白呵呵傻笑的嘴巴,顿时,康康忘记了比划。猪脸上一副陶醉的样子,似乎在回味着琼浆玉液。

    小白不住的卷着自己的舌头。闭上双眼,后背不住的摩擦着青衣的裙摆。说不出的依恋和眷恋。

    这下,秦帆顿时气急,一声冷哼,而后,不管三个自恋的家伙,伸手一招,将巨熊消失后,悬浮在水潭之上的一粒拇指大小的金沙收入了仙府,心中却是一声长叹:

    “无奈啊。就算是两个小东西,也根本不理自己,果然,这便是运气吗?”

    这头巨熊至少也是三级星兽巅峰的存在,可是,自己一击致命下,也只是掉落了一粒金沙,如果最后一击换成青衣出手,不用想也知道绝对不会只有自己这么点收获。无怪乎青衣只是刚刚得到玉中花,便能将其彻底融入领域中,难道,这也算是人品?

    青衣望着郁闷的秦帆。抿嘴轻轻一笑,朝着金灿灿的熊掌伸手一招,张嘴一吸。顿时,熊掌化为金灿灿的溪流。碎的味道,或许会让康康的手艺大失水准。可是,至少这样不用油腻了手吧!

    而后,微微一拍康康的大脖子,示意康康将熊掌给秦帆送去,无论如何,笑闹也要有个度,即使秦帆不是小气的人,但是,从小带大的小老虎都见异思迁,难怪秦帆会感到无比的郁闷啊?

    康康眨巴眨巴小眼睛,脸上满满的都是不满,刚刚自己可是正在回味着玉露的美味,可是,那股子味道只在自己的嗓子中转了一个圈,便被青衣给打醒了。

    不过,康康可是聪明无比的一头猪啊,现在玉中花和青衣的领域融为一体,以后想要享受玉露的美味,可是全靠着青衣呢,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青衣,至于秦帆的地位,在康康的心目中早已一降再降,降到不能降了。

    如此,康康摇摇头,猪脸之上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而后,小蹄子一步一挪,慢慢向着秦帆靠近,时不时更是闭上眼睛,完全将秦帆无视的样子。

    这一下,秦帆彻底气爆了!

    此刻,他完全忘了康康这个好吃懒做的大白猪可是无视自己的攻击呢,大声吼道:

    “康康!”

    这股子咬牙切齿的味道,惊醒了回味无穷的康康,它眨巴着一双小眼睛,迷惘的看着秦帆,显然对于秦帆的质问或者愤怒熟视无睹,现在的秦帆,可是根本没有掌握玉露的青衣重要呢!

    可是,这段时的相处中,康康还是知道秦帆属于“惹不得”的那一种类型,于是,立马四蹄一顿,飞快的跑向秦帆,脸上再次换上了谄媚的样子。

    可是,康康刚刚换上笑脸,从水塘边飞奔而去,就指望着秦帆不要给自己找麻烦,忽然平静的水塘中汹涌澎湃,一道水柱直冲石室的顶部,而后,“嘣”的一声四散飘落,宛若大雨临盆,将满肚子委屈的康康浇了个落汤猪。

    这一下,一直好吃懒做、胆小怕事的康康觉得世界都塌陷了,它迷惘了的抬起头来,恰好一大滩水渍落在了它的脸上,鲜血般的嫣红,让康康苍白的猪脸,变成了猪血红。

    这一下,康康怒了!

    人们都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就更不要说本来就不是什么老实货色的康康了,为了每天能够大鱼大,享受美味的烤,秦帆的无故谩骂、青衣的偏袒小白,它都忍了。

    在它的心中,从来就没有什么伟大的想法,唯一的希望,就是每天有吃,而且,还不用自己寻找的哪一种,现在这样的生活终于来了,在泪流满面的同时康康也在警告着自己,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所以,康康每天谄媚的笑着,丝毫不顾自己的猪脸会抽筋的危险,甚至为了熊掌的美味,可以无视秦帆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意见,便将玉中花赠与青衣的举动,而后,为了能够每隔一段时间便能体会到玉露的美味,康康抛弃了原则,开始巴结小白,无他,小白总归是青衣正宗的“宠物猫”,比起自己的地位可是稳固了十万八千里呢?

    但是,自己这样艰辛的付出,换来的便是这样的结果吗?

    这一刻,康康觉得自己的心里,下起了漫天的雪花,冰冷的彻骨、寒冷的渗人。

    这些是一只猪的自白,但是,他们怎么就忘了呢?

    就算是一只猪,也有自己的尊严啊!

    尊严被践踏的猪,也是会愤怒的啊!

    于是,刚刚在血红的水柱中伸出的一个骷髅头,便成了康康发泄怒火的目标,这不能怪康康,只能怪这个骷髅头太难看了,惨白的骷髅头,无论怎么看,也足以引起康康的愤怒!

    顿时,康康扬起头颅,张开大口,露出一口银光锃亮的牙齿,朝着骷髅头就是狠狠咬去,那股愤恨的气势,简直就是择人而噬的凶猪啊!

    至于本来托盘上金灿灿的熊掌,早已被康康扔到了一边,染上了那么一层猪血红,别说秦帆那样挑剔的样子,就算是康康也无颜将其端上去啊,无论怎么说,康康也是对自己的厨艺极为自恋的猪,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作品,染上那么恶心的颜色呢?

    这一点,或许也会成为康康的怒火之一吧!

    不过,比起愤怒无比的康康,刚刚从血河甬道中无端遇到了强烈的空间风暴,而后,迷失在了时空中,无意之间进入了一个奇异的时空甬道,这样离奇的遭遇,让本来自认为这一次可以翻的鬼无常足够郁闷了,可是,更郁闷的是当他刚刚走出时空甬道,迎面而来的便是一张血盆大口。

    于是,一肚子火的鬼无常,愤然间怒声道:

    “找死!”

    随之幽幽的鬼火从口中飞出,直接飞入了那张血盆大口中,这团鬼火,是凝练到极致的幽冥之火,善能噬人魂魄,以无尽的折磨之力,让灵魂之中产生无穷的怨怒、愤恨,凭借着这种力量,迸发出尘世间最为强大的杀意。

    因此,鬼无常自然信心满满,当鬼火飘入那张血盆大口的时候,他彻底的钻出了时空甬道,后血河飘落,直冲而上撞击到石室的顶部,而后,四散飘落宛若血雨。

    全都是惨白的骨骼的鬼无常沐浴在血雨中,就如同一个从天而降的魔王,那垂直若伞的血柱,便是魔王血腥的祭坛。

    不过,鬼无常的造型还未摆足呢,那张血盆大口的主人终于完全的现了,居然是一只通体血红的大猪,而此时,这只大猪正将仇恨的目光望向鬼无常,刚刚吞入腹中的鬼火,让它腹内的空间一阵战栗,若非这个空间便是康康的领域,恐怕康康早已魂飞魄散,不知熊掌为何物了。

    而此时,这个可恶的、丑陋的骷髅,居然还站在那个猪血红的尿柱子前面,冷冷的看着自己,或许,这只死骷髅自以为很帅、很酷吧!

    这一下,康康心中被无穷无尽的恶心感掩埋了,望着头顶之上的死骷髅,康康再也压制不住汹涌而来的呕吐感,张开大口,朝着头顶的死骷髅,就是狠狠的一嘴——

    唾沫!

    康康吐出的唾沫带着淡淡的蓝色,若非鬼无常亲眼所见,恐怕还以为这是什么特殊的物质呢?

    蓝色的唾沫,也不知被康康掺杂了什么,刚刚出口便化为一团黏黏的胶膜,“叮”的一声,直接穿透了血雨,粘在了鬼无常的前,顿时,如雨般的骨骼上,出现了一点小小的蓝色,宛若白纸之上被人滴落了一滴墨水。

    当然,就算这点蓝色真是什么好东西,但是,鬼无常亲眼目睹它是从对面的大猪口中喷出,这一下,即使骷髅之,鬼无常也是一阵恶心。

    然后,便是无尽的杀意……(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