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善良,都被狗吃了【求推荐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与此同时,在五行宫的深处,一座高大的祭坛上,君莫问望着眼前的一幕幕场景,嘴角咧出一丝笑意,而后,迅速抿了抿嘴唇,方才嘲讽道:

    “原来,你也有失败的时候啊!”

    可惜,他眼前的人影完全裹在了黑袍中,看不出一丝的喜怒哀愁,只是淡淡的说道:

    “一切有因,尽皆有果!”

    君莫问一声嗤笑,扬手指着祭坛四周的淡淡光芒,似乎是在自嘲,又似乎是在讥讽,缓缓地说道:

    “哦,那么说来,当初先祖留下的这道屏障,也是早在你的预料之中了!”

    孰料,祭坛下方的黑袍人毫不谦虚的点点头,而后郑重说道:

    “不错!”

    君莫问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义愤,仰天哈哈大笑道: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你还真是不要一点面皮啊!”

    而后,君莫问止住笑容,明亮的双眸迸发出愤怒的火焰,盯视着脚下的黑袍人,愤怒的说道:

    “如此说来,你既然知道他们都会死在我义弟的手下,却一点也不阻拦,就那样眼睁睁看着东荒的精英,如此自相残杀?”

    黑袍人冰冷的如同亘古的玄冰,语气简直如同上古的僵尸,冰冷、无、淡漠,平平淡淡的说道:

    “这样不好吗?他们既可以检验你那个兄弟的真正本领,免得他和你同时进入碎灵之地后,还要你分心照顾。”

    “而且,你分明对这三个伪皇恨得要死。现在又何必假慈悲呢!”

    君莫问高傲的仰起头,伸手一指祭坛四周的壁画。仿佛在自言自语,又仿佛在申诉着什么。昂然道:

    “上古以降,他们又何曾没有在东荒自相残杀?他们又何曾在敌人面前俯首?”

    “可是,若是当有一东荒面临着生死大劫之时,他们又何曾顾及过个人的恩怨?”

    黑衣人恍惚中抬了抬头,看了看那些上古先民的壁画,可是,在君莫问的眼神中,他似乎又根本动也没有动一下。

    不过,声音还是那么的冰冷。冷的彻骨,让人发出透心的冰凉:

    “不错!上古之时,他们都可以齐心协力,不顾生死、不顾个人安危、不顾族群利益,可是,上古之后呢?”

    “你知道为何无论是尔等三族的历史,还是神舟大地之上无数宗门的典籍,都很少记载中古以下的历史?因为,就算是那些记载历史的人们。都不屑于记载当时的历史。”

    而后,黑袍人的绪仿佛平复了下来,他抬起头来,露出黑袍之下那深邃的黑暗。语气淡然中带着真挚,望着祭坛之上的君莫问,平缓的说道:

    “因此。即使你妄想着依靠如意尊者那个老货的制,能够阻止我的盘算。我也没有愤怒。毕竟,这些都是东荒宗族的传统。”

    “可是。你也不想一想,为何无论是力皇、战皇、神皇,还是夔牛一族、九婴一族,他们都愿意配合我的方案呢?即使死,你何曾听说过他们有什么怨言?”

    “当然,你当时在神舟游历,可是,你也不想一想,若是他们两大族群不配合,我根本不可能展开如此庞大的计划,现在,他们两个族群都已经进入了碎灵之地,而且,他们也把自己宗族镇守万年的碎虚令交给了我,你为何就是不相信了?”

    君莫问嘴角一咧,轻蔑的一笑,俯视着脚下笼罩在黑袍之下的高大躯,郑重其事的说道:

    “那是他们不懂碎虚令的要紧之处,况且,他们真的是甘心愿将碎虚令交予你的吗?”

    “为何不是?”黑袍人仿佛被激怒的刺猬,浑透出彻骨的冷意,不过,幸好对于祭坛之上的制,他也试探、攻击了不下百次,直到而今的他,即使如何攻击都是枉然,因此,方才强自忍下了心中的愤慨。

    可是,那紧紧拢在长袍下的拳头,可是捏的“吱吱”响啊!

    或许,他也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孔雀王子”君莫问,会在关键时刻返回了五指峰,而且,居然还是这样难缠的人物。

    君莫问收起脸上的戏谑之意,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知道,你能够收服力皇、战皇、神皇这等俊杰,绝对也是非凡人物。可是,你或许忘了我东荒三大族群的真正使命,我们在东荒这个荒漠大地,并不是为了作威作福,也不是为了繁衍生息,只是为了镇压我脚下的碎灵之地罢了。”

    “我想,这个道理无论是夔牛一族的牛奋,还是九婴一族的九,都应该知道,因此,我不得不对你产生怀疑。毕竟,你说他们心甘愿的将碎虚令交予了你,并且甘愿献出灵魂,踏入碎灵之地。”

    “这个说法,你不觉得可笑吗?”

    君莫问说到这里,心中却是莫名的苦涩,以前的他,若是说道夔牛一族的牛奋,响起那个傻傻的小子,总是嘴角不由一笑,毕竟,无论是那个名字,还是那个样子,都会让自己的生活增添许多乐趣。

    可是,而今呢?

    那个憨憨的小子,说不得早已尸骨无存,就算是九婴一族的九,说不得也早已魂归别处,毕竟,即使他多么的冷,也无法想象自己的族人,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投靠了这个神秘的敌人。

    想到这里,君莫问不由看了看站在神秘黑袍人后的那个中年女子,她的相貌并不是多么清丽,可是,脸颊之上的那股冷漠,却总是让她备受关注。

    她,便是黑金等人的母亲,也是君莫问的姑母。

    可是,谁能想到呢?就算是自己的姑母,这个视名利为粪土的女子,居然也会投靠这个神秘的黑袍人呢?

    而且,自从进入祭坛的一个月里,居然和自己一句话都不说,莫非,她真的忘了父亲临终前对于自己的谆谆教诲,其中近乎一半,都是让自己照顾好她吗?

    想到这里,君莫问似乎无话可说了。

    何况,祭坛下方的神秘黑袍人,似乎也不想说话了,而是伸手一指,祭坛上空出现了一片水镜,上面清晰的展现出了外面的一切,首当其冲出现的,便是秦帆那淡淡而平和的笑容。

    君莫问心中一阵发苦:三弟啊!你又何必来这里凑这个闹呢?

    可是,望着秦帆那冷漠的脸颊,他的心中却是不由升起了一股暖意。

    秦帆一把抓住中年人的肩膀,而后,脸上带着戏谑,还有淡淡的笑意,轻声道:

    “陈总管!你不如和我一起进入吧!”

    顿时,陈总管的躯仿佛僵硬了一般动弹不得,片刻之后,他方才转过头来,“嘿嘿”笑着抱歉道:

    “公子,你是我家少主嘱咐的贵客,我只是一介奴仆,所以,你可以进入其中,我是万万不敢进去的。”

    “况且,现在外面还不知有多少的叛贼,我还要在这里防备着,要是敌人长驱直入,我也好破坏了这个传送阵,保得少主周全。”

    最后一句,陈总管说的是大义凛然,脸上赘颤呼呼的抖动着,仿佛在宣示他心中的愤慨。

    可是,秦帆依然还是那副淡淡的笑容,五指豁然张开,紧紧卡住了陈总管的琵琶骨,笑道:

    “陈总管果然是忠心可佳,不过,我大哥曾经告诉过我,他可不是对待手下多么苛责的人。况且,你应该知道,我大哥对待手下,一直是十分宽容,又怎么会因为我带你进入祭坛,而将你进行处罚呢?”

    不过,秦帆这淡淡的笑容,落在陈总管的眼中,却是如此的可恶,因此,就连他脸上的笑容,都显得那么勉强。

    他努力的想要挣脱秦帆的手心,可是,对方掌握的是如此的牢靠,任凭他如何挣扎,总是难以挣脱。

    因此,他索也不挣扎了,转过头来,淡漠的说道:

    “公子,我知道你和我家少主是八拜之交,因此,我也不瞒你了,而今,我家公子在祭坛之中生不如死,生死就在敌人的一念之间。”

    “而我,便是奉我家少爷之命,前去通报一个重要人物的讯息,因此,我万万不可耽搁。况且,无论如何,凭借公子的天纵奇才,以及我家少主的天马行空,我相信敌人在你们的手心里面蹦跶不了几天的,所以,我还是去通报少主的讯息吧!”

    “哦!这么说来,你是坚决不进去了!”

    秦帆眉头一扬,十指豁然紧握,一股钻心的疼痛钻入了陈总管的心头,可是,任凭额头挥汗如雨,他还是坚定的摇摇头,毫不动摇的说道:

    “不错,即使公子说破大天,我也不敢违背我家少爷的嘱咐!”

    秦帆嘴角一咧,而后,豁然放开陈总管的肩膀,拍拍对方酸软的肩头,微笑道:

    “好了,老陈,其实我也只是探探你罢了!”

    这一幕,顿时让君莫问微微摇头,脸上一片黯然,喟然一声长叹道:

    “三弟啊!你还是太过心善了!”

    不过,祭坛之下的黑衣人,却是不慌不忙的徐徐说道:

    “君莫问,你还是小看了你的三弟啊!”

    当然,他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绝对没有发现君莫问嘴角那一抹一闪而逝的狡黠笑容。

    果然,这一语落下,水镜之中画面骤然一闪……(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