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惊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 )    【老家地震了,余震不断,祈求支持……】

    林战的惊世之言,本应引起群起的附和、大大的掌声,可惜,秦帆对此却是无动于衷,就更不要说大宝等人了。 .78xs.

    于是,就在林战不知所措之际,秦帆骤然双目蓝光大放,直shè林战的躯,片刻后,蓝光戛然而止,唯有脸上淡淡的笑意,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

    “大宝,你从这个三少爷的上可曾找到储物的法宝?”

    秦帆指着林战,只是轻轻一语,却将桀骜不驯的三公子吓得浑一颤,而后仿佛见鬼似得看着秦帆,双唇哆嗦,不知所措。

    大宝脸上一滞,而后,尴尬的道:“下,我从这个小子上,还真没有发现什么储物的法宝?”

    “莫非这个小子自己上从来不带东西?”小宝凑趣的上前一步,恶狠狠地盯着林战,而后,又转过来笑眯眯的对着秦帆说道,言下之意,倒是对自己的大哥颇为维护。

    秦帆微微一笑摇头指着林战修长白皙的左手,冷声道:“小宝,将他的左手给我取下来!”

    “不,不要,我父亲不会放过你们的……”

    林战的哀嚎让愣神的小宝浑一个机灵,而后,小宝手中提着锤子,舌头着嘴唇,仿佛看见了世间的美味一般大步上前,一脚把挣扎的林战踩在脚下,还笑眯眯的一句:

    “三公子,得罪了!”

    接着,小宝憨憨的笑容不再,脸上yin冷之sè一闪而过,手中的大锤仿佛轻飘飘的羽毛,从林战的手腕边飘过,没有带起一丝风声。

    良久之后,双目瞪得浑圆、脸上呆滞的林战,这位战皇的三公子,方才一声凄厉的哀嚎,捧着自己断掉的手腕,脸sèyin鸷的仿佛一段枯藤,而诡异的便是他的断手之上,居然没有一丝鲜血滴落。

    秦帆拿着白皙的左手,仿佛在欣赏jing致的工艺品,那专注的态度,不由让纳兰一阵恶寒。

    “少爷,你这是……”

    终于,纳兰还是鼓足勇气,对着秦帆小声问道,脸sè一阵苍白,倒不是被林战的鬼哭狼嚎吓着,而是对于秦帆将别人的左手拿在手中,还仔细端详的样子,真的让她难以承受。

    “呵呵……”秦帆抬起头,看着恶寒的纳兰、皱眉的小宝,就连yin冷的大宝,就连一向只知唯唯诺诺的二宝,也是带着渗呼呼的目光望着秦帆手中的断手。

    “你们这是什么目光?”秦帆一阵大汗,而后伸出手指敲了敲林战的断手,只听发出“叮叮”的声响,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兴奋,眉心shè出一道黑光,径直落入了断手之中。

    霎时,只见本来修长白皙的断手变得乌光闪烁,“滋啦啦”的电流在断手之上川流不息,片刻之后,光芒隐去、电流消失,本来白皙的断手已然化为了一只银白sè的骷髅爪。

    而在骨爪的中指上面,一颗璀璨的白sè宝石戒指熠熠生辉,发出璀璨的光芒。

    “好美啊!”纳兰不由双目放光,如同闪烁的小星星,望着骨爪之上的宝石戒指,恨不得一把抢在手中,至于那银sè的骨爪,已经被她选择xing的无视了。

    秦帆二指轻轻一搓,朝着银光闪烁的骨爪轻轻一弹指,只听“啵”的一声,发出仿佛水晶般的声音。

    与此同时,戒指之上闪烁着无边璀璨的光芒,一道光影飞出,化作一把长刀,“噌”的一声径直向着秦帆斩落下来,无声无息间快若闪电,简直让人无法躲避。

    幸好,秦帆对此早有预料,分别站立于他旁的大宝、二宝、小宝纷纷双锤高举,轰然砸中了长刀,就在长刀化为乌有之时,只听一声冷哼声:

    “尔等是何方妖王,为何与小儿为难,林乾龙记住了!”

    风云止息,刚刚还喜sè满面的林战,带着无比的惊骇之sè,望着淡然而立的秦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父亲留给自己的保命手段,居然挡不住对方的三个仆人。

    一直以来,他貌似sè厉内荏,其实心中也有对于眼前五人的忌惮,别的不说,那个女子只是轻轻一指,便让他动弹不得,更不用说那三个材壮实、气息浩大的妖王了。

    不过,最令他恐惧的还是一直淡然从容的白衣少年,听闻那个美婢和三个壮汉都称其为“下”,可是,下这个称呼,就连孔雀、夔牛、九婴这等上古妖族的直系后裔,也不敢如此称号,毕竟,称号虽然简单,可是,若是不自量力,便会带来杀之祸。

    于是,就在林战恐惧、惊慌的眼神中,秦帆从骨爪之上将戒指取下,而后,眉心五sè光芒一闪而过,仿佛孔雀一族的至高神通五sè灵光,径直刺入了宝石戒指。

    “啊——”

    林战一声痛呼,自己烙印在戒指上的神念已然被完全摧毁,而秦帆,却连眉头都没有稍微一皱。

    “哗啦”一声,只见一座小山般的丹药落在平地上,晶莹圆润的丹药只有拇指大小,通体散发着璀璨的血sè光芒。

    “血丹!”

    秦帆沉思片刻,而后,望着林战似乎询问,又似乎自言自语。

    然后,一个长方形的盒子落在了秦帆手上,只见盒子上通体黑sè,雕琢着五sè光芒化作的飞禽虚影,只是一眼,秦帆便知道这是五彩孔雀一族的信物,里面装的东西也绝对和五彩孔雀一族有关。

    林战惊骇yu绝,双目之中已然充斥着无尽的悔意和恐惧,不过,秦帆并没有将盒子打开,而是转将其交到纳兰手中,而后,一件件的宝物从宝石戒指中被秦帆取出,既有无上的灵材,也有罕见的丹药,甚至还有“战皇”赖以成名的功法。

    林战只能麻木的看着秦帆将一件件自己搜刮而来的灵材收入眉心仙府,而后,当秦帆将三个拳头大小,包裹在水晶之中的金黄sè血滴拿在手中时,他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大声吼道:

    “你这个贼寇,放下我的东西!”

    “嗯!”秦帆正在兴高采烈的翻看着宝石戒指中的东西,林战的怒骂让他摸不着头脑,待得大宝上前将林战狠狠甩了一个巴掌后,面对着对方那yin森的目光,秦帆淡淡笑道:

    “林战,你父亲便是林乾龙?”

    林战狠狠唾出口中的血丝,咒骂道:“你既然知道我父亲的名讳,还敢对本公子如此不敬,就不怕千刀万剐吗?”

    秦帆摇摇头,轻声笑道:

    “林战,看来你也就是一个纨绔罢了,直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况,别说你父亲只是一个诸侯巅峰的强者,就算他是天王级的强者,我也不会恐惧!”

    “为什么呢?”

    秦帆自言自语,而后,将纳兰手中的木盒随手一抛,嗤笑道:

    “若是我猜得不错,你这木盒中应该装的是孔雀一族的神皇给你父亲的回信吧?”

    “你……你……”林战一副见鬼了的神,本来急速咒骂的嘴巴,都变得口齿不清。

    纳兰傲然一笑,这段时间以来她将自己所认识的人物与少爷进行比较,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林战也算是东荒大地之上少有的俊杰,年纪轻轻便手段老辣、yin狠,可是,下只是一言,便让他无言以对。

    小宝上前狠狠踢了一脚林战,怒声道:“小子,现在知道我家下的厉害了,如果再敢随意骂人,老子生生活吃了你!”

    这一刻,小宝如同嗜血的妖兽,双目散发着yin森森的光芒,吓得林战差点失

    此时此刻,他方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凶人太多,怪不得父亲一直告诉他自己只是被宠坏的孩子,如果遇到凶人,恐怕xing命难保。

    “不过……”秦帆话语一转,拿起三颗水晶包裹住的金黄sè血滴,啧啧赞叹道:

    “你小子还真是好人啊!这三颗血jing,可是对我的帮助大,而且,这一卷功法,应该就是东荒秘传的血炼之法吧?”

    秦帆望着手中的羊皮卷,其上散发着神秘的波动,恍惚中,自己的似乎在适应着这种波动,淡淡的波动,似乎在排斥着自己体内的暗伤。

    林战直到这个时候,方才明白了一句老话:“人为刀俎,我为鱼。”顿时一言不发,只是垂头丧气的瘫倒在地。

    秦帆淡淡的挥挥手,而后两根手指轻轻一捏,只听“啵”的一声轻响,本来光辉灿烂的宝石戒指,顿时化为了齑粉。

    至于地上的那些宝物,早已被他收入麒麟甲的腰带之中,纳兰、二宝、小宝紧随其后,马首是瞻。

    大宝则是狰狞一笑,心领神会的走到林战面前,温和的说道:“小子,下大慈大悲,让我送你回去!”

    林战眼中迸出无尽的求生之意,可是,当看到眼前的壮汉手中高高抡起的巨锤之时,他便明白了一切。

    “砰”的一声,大宝擦擦手,紧走几步,赶到了秦帆的后,低眉顺眼、一言不发。

    秦帆蓦然顿住体,高高举起双手,大声吼道:

    “东荒,我来了……”

    纳兰粲然一笑,大宝三兄弟则面面相觑,根本摸不着头脑!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