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掌教,不干!【求推荐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    九天之上,白云漂浮、罡风猎猎,一行三人脚踩虚空,风驰电掣似得飞向远方,目标正是灵鹫峰。

    “妖弓尊者!”

    秦帆心中细细的咀嚼着这个名字,眼前浮现出一片尸山血海,一位白男子,手持妖弓、傲视苍穹,望着灵鹫峰顶的林东浮和徐双,如同望着两只卑微的蝼蚁。

    一袭白衣的少女,清丽绝世、艳无双,冷冷的望着苍穹,带着淡淡的忧伤,仿佛凋零的海棠,张开柔弱的双臂,挡住了破空飞来的两支飞箭。

    “怎么?还在想着当年的往事!”

    突然,一声话语打乱了秦帆的思绪,他抬起头来望着徐双,对方目光之中关切之意,毋庸置疑。

    “何处是归路,何处可望乡,望一眼月光似水,叹一声缘愁如大江……”

    徐双幽幽的轻吟声响起,正是“缘愁曲”。

    此时此刻,当初秦帆能够用这一曲子,破除红叶的“多人间”,个中缘由他早已心知肚明。

    怪不得,无论红叶如何怒,秦帆总是觉得自己提不起火气,或许,正是因为他是师父的女人,隐约中自己总是觉得亲切吧!

    徐双望着沉思不语的秦帆,心中对于这个弟子满意至极,别的不说,仅仅只是六年,便已经达到了灵宝之境。

    不过,为何还是没有获得诸侯之位呢?

    这一点,不仅是徐双感到疑惑不解,即使林东浮,也只能徒呼奈何?

    或许,正是因为当初的灵榜本体是秦帆放出,冥冥之中,秦帆的尊号会与众不同?

    这一切,终归还是需要时间来验证!

    秦帆殷切的望着师父的面容,短短少许时间,徐双似乎苍老了许多,两鬓的头花也变得花白,仿佛刚刚那一曲子,将他的灵魂剥离了。

    “师父,你……”

    秦帆yu言又止,毕竟,对于那种刻骨铭心,能够让徐双隐忍四十年的往事,绝不是自己的淡淡一语就可以抹平!

    徐双轻轻地挥挥手,沉稳的朝着秦帆点点头,而后,徐徐说道:

    “小帆,这六年还好吧!”

    秦帆点点头,这六年,似乎就是一瞬间,恍惚间,自己居然已经十八岁了。

    “哎!”徐双一声叹息,对于秦帆的动作,他认为只是对于艰辛的默认,毕竟,远离宗门的秦帆,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罢了。

    这六年时间,也不知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生死搏杀。

    想到这里,徐双的心中便是充满了温,望着秦帆的目光,也越的柔和。

    “那个女孩……”徐双声音一滞,脸上带着忐忑之sè,最终,仿佛痛下了决心似得,疾声问道:

    “她叫什么名字?”

    “红叶!”秦帆对此倒是毫不迟疑,或许,师父的这个问题,自己早就在等着他问出来吧!

    “吁——”

    徐双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旁边火云之上的林东浮,沉沉的点点头,这才转说道:

    “小帆,你去过宗门了吗?”

    “去过了!”秦帆点点头,缓声道:“而且,宗门之外布置了锢大阵的三个修士,也被我擒拿了下来,锢在法宝之中。”

    “是吗?”徐双心不在焉的说道,而后,伸手指着远处的灵鹫峰,柔声道:

    “小帆,我打算让你接替为师的掌教之位,你觉得如何?”

    “啊——”

    秦帆张开大口,目瞪口呆的望着师父和太上长老,匆忙摇手道:

    “不行,不行,这怎么能行呢?”

    而后,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师父,而今yin阳宗被灭,天元派和落霞宗各自缺少了三位长老,正是我逍遥派一统云州的大好时机。”

    “当此之时,以我的地位和名望,无论如何也难以服众。毕竟,天元派和落霞宗,虽然各自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力量,可是根基未动,因此,对待这两个宗门,咱们不能直接进攻,而要分化瓦解,双管齐下,这样的事,我怎么干的来?”

    不得不说,刚刚徐双的提议,吓坏了秦帆,他还想着好好游历神舟大地,争取在四年内突破灵宝之境,到时候,面对着楚天歌的苍天帝剑,才能有着更大的把握。

    毕竟,前世的梦魇,今生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再次上演,楚天歌这个敌人,既然不能扼杀在摇篮,那么,就只有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之后,一举将其轰杀!

    “哦,照你这么说,看来你对如何处理宗门之间的利益关系,可是了然于啊!那一句话,可是直指利害关系呢?还说自己不懂如何做掌教,我看你就是纯粹想偷懒!”

    徐双的斥责声中,带着丝丝的戏谑,显然,秦帆的小心思,被他现了。

    “呃……”

    秦帆挠挠头,摸摸自己的鼻子,而后,忽然猛地双手一拍,高声道:

    “哎呀,师父,我忘了一件事,yin阳宗的长老可是还剩了三个人呢?”

    “哦!”这一下,徐双也是面sè一整,毕竟,若是被yin阳宗的长老逃脱,然后和逍遥派玩游击战,专门袭杀外出的弟子,到时候可是不小的麻烦。

    “正是如此!”秦帆点点头,而后,将自己在yin阳谷中大肆捣乱的事讲述了一遍,特别是殷鉴都被其重伤待死,整个yin阳谷已经被夷为平地之时,徐双和林东浮不由面面相觑,不自的同时打了一个冷战。

    这个弟子,可是真正的吓死人不偿命啊!

    毕竟,yin阳谷作为yin阳宗的驻地,早已经营了万年之久,其中种种制别说徐双,就是盛名赫赫的杀戮侯林东浮,也不敢打包票自己能够安然进入其中,可是,就那样被秦帆借助天地之力,化为了一方废墟。

    而此时,秦帆脚下一顿,一缕白sè刀芒闪过,形如同一道闪电,直接飞向yin阳谷。

    “师父,我去将那里打扫干净,过些时ri,可就轮到咱们镇守界碑了!”

    片刻之后,秦帆悠悠的声音方才落下,随之还有三个捆成了粽子似得人影坠落下来,林东浮顺手接住,却是锢逍遥派山门的三个长老。

    彩霞长老望着毫无损的徐双和林东浮,脸sè煞白一片,此时此刻,她怎么能够不知道自己宗门接下来的命运呢?

    更何况,当时一脚踏破法阵,从天而降的巨大金人,更是如同天神下凡,在她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天剑长老晕晕乎乎的转过来,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逍遥派山门,依然后知后觉似得傻笑道:

    “哈哈,看来刚刚那个金甲神人,只是一场梦吗?”

    可是,迎面而来的却是逍遥派三百弟子的仇视目光,这一下,顿时让他噤若寒蝉,只得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

    可是,当看到逍遥派山门大开,从中涌出的五百弟子,以及意气风、昂然而立的徐双,这才体一晃,跪倒在地,脸sè一片煞白。

    “林东浮、徐双,你们都是胆小鬼……”

    殷龙犹自未觉的异常,望着冷冷直视着自己的林东浮,大声怒骂着:

    “你们等着,既然你们没有胆量前去落梦峡,那么,我们yin阳宗一定会杀上门来,将你们逍遥派杀的鸡犬不留!”

    “是吗?”林东浮冷声一笑,而后,伸手指着徐双刚刚从纳海碧玉葫中放出的三百弟子,以及大步走出山门,分立两旁的众多弟子,昂声问道:

    “你且看看,那些是什么人?”

    于是,殷龙目瞪口呆的望着毫无损的逍遥派众多弟子,听到他们齐声的欢呼,以及彩霞长老和天剑长老仿佛看着白痴的诡异眼神,顿时惊怒、恐惧笼罩了他的心头。

    徐双转过头来,盯着殷龙的双目,银森一笑,缓缓道:

    “还有,殷龙,你或许不知道吧!你们的掌教、大长老等等十五位长老,除了你,而今都已魂飞魄散,化为虚无了。”

    殷龙脸sè变得扭曲无比,而后,猛然站起来,怒声吼道:

    “不可能!绝对……”

    可是,未等他吼完,只闻“唰”的一声,一抹刀光闪过,整个人已然尸两分。

    同时,yin阳谷中,秦帆正仿佛幽灵一般潜行至殷鉴三人的上空。

    此时此刻,望着化为废墟的yin阳谷,簇拥在殷鉴旁的两位长老面带悲戚之sè,喃喃自语道:

    “掌教、大长老,也不知你们有没有将逍遥派彻底铲除?”

    秦帆冷声一笑,蓦然从空中现出形,高踞云端之上,俯视着脚下的三人,轻声道:

    “对不起,你们的掌教、大长老,或许都不会来了!”

    “谁?”

    “是谁?”

    空中忽然响起的声音,让已然成为惊弓之鸟的两位yin阳宗长老抱头鼠窜,秦帆站起他们头顶,忽然觉得了无兴致。

    他脚踏虚空,仿佛踩着登天的阶梯,徐徐落下。

    “唰”的一道刀芒闪过,两颗大好头颅,早已滚落于地。

    他们心中早已充满了对秦帆的恐惧,此时此刻,便是灵宝加,也只是朽木护体而已,没有战意的修士,还不如丛林中的一头猛兽。

    一刀两断,反倒是落得个清净!

    “殷鉴!”

    秦帆望着昏迷不醒、遍体鳞伤的执法长老,对于这个敬职敬责的长老,他的心中倒是有着一些敬意。

    不过,对于敌人,秦帆从来没有任何的仁慈!

    于是,一缕刀芒闪过,眼看着大好头颅就要冲天而起。

    突然,一股让人心魂战栗的气息,自秦帆后——

    徐徐走来。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