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死无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    “咳咳——”

    秦帆止住形,躯微微摇晃间,张口喷出一大口乌黑的血液,脸sè苍白无比,带着病态的丝丝嫣红。

    “上古镇宗至宝,果然非同一般!”

    他心下一阵苦笑,yīn阳鉴能够模拟世间万千法宝,而今rì因为殷鉴的修为不足,只是模拟出了“chūn秋笔”这件上古赫赫有名的祖宝,不过,就算如此也让自己躯龟裂、神魂震,若非踏入了不破之境,恐怕今rì就要死无葬之地了。

    他抬眼四望,这是一个小小的山丘,根据方位来判断,应该是三源府的某一个府县,正是天元派的地盘。

    而且,在yīn阳谷中他可是从林洛的口中得知天元派、落霞宗都派出了三位长老协同yīn阳宗剿灭逍遥派,所以,此地恐怕也是难以久留、甚为不安全。

    于是,秦帆回望四顾间,眉心仙府霞光闪烁,无数元气、银丹在暗夜幽莲藤蔓的牵引下,向着经脉之中缓缓流入,丝丝缕缕,不断地滋润着遭受重创的经脉,此时此刻,他可是不敢马虎大意,否则,以后的修行之路会多上许多不必要的干戈。

    “体是革命的本钱!”

    秦帆心中一哼,穿越、重生,一眨眼十几年岁月过去了,恍惚中,rì夜奔波求生让他几乎遗忘了故乡,而这一句话,也不知为何突然从脑海深处蹦跶了出来。

    若非必要,此刻他定然要寻找一个隐秘之地,仔细、认真的将体打理一番,这些时rì连番大战之下,即使分宝岩孕育的青sè光晕效果惊人,能够梳理自伤口,让他顺利进入不破之境,但是,之内的暗伤、淤血,绝对少不了一丝,这些隐患若是不早早剔除,迟早会对他的躯、修为产生重大的影响。

    毕竟,太墟大陆的修行之道法宝为尊,但是,想要孕育法宝,除了天灵地宝、天地灵光,更是需要为炉,若是连这个炉子都破烂了,那么,即使拥有多么极品的材料、多么凝练jīng致的火焰,也只是空中楼阁、海市蜃楼而已。

    可是,时间不等人啊!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由一叹,飘忽闪烁的形猛然一顿,双目悠然望向远方,那里可是他踏入这个世界的根基,更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不会觉得孤单的——

    家!

    与此同时,以前云州出名的好好先生、道德真人,而今威名赫赫、凶威哧哧的“双绝侯”徐双,以及百年间一直威震云州的“杀戮侯”林东浮,也离开了宗门驻地灵鹫峰。

    徐双腰间挂着纳海碧玉葫,仿佛虚空漫步一般缓缓而行,可是,片刻之间已是百里之遥过去,显然,这是他的领域在无形中起着巨大的作用。

    纳海碧玉葫,顾名思义就算是碧海都可以纳入其中,自然包含着无穷的空间法则,虽然此时的徐双只是初窥门径,可是,在速度一道、空间一道上,恐怕诸侯强者中罕有人及。

    至于太上长老林东浮,此时再无平时的拖沓、懒散,一袭青衣迎风飞舞,脚下踏着一团赤红火焰,蒸腾的火焰让他矍铄的脸庞散发出丝丝的煞气,就那样冷冷的望向前方,心中不由得想起了林茜说起乾坤门灭宗之时的场景,回想当初“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回忆,对于yīn阳宗心中更是充满了无穷的杀意。

    这股杀意如此之凝练、冷峻,仿佛凝成了实质,在他头顶之上jīng气狼烟直冲霄汉,化为狰狞巨狼、仰天怒吼。

    一时间,两人就这样默默赶路,为灵宝级强者中的翘楚,能够拥有诸侯称号的他们,面对当前的窘境也是不由心冷。

    “师叔,这一次咱们就这样直接杀上门去吗?”

    突然,一直低头赶路的徐双目视前方,开口说了一声,同时转头看向林东浮,目光沉凝如雪,拔如剑,凌厉如刀。

    林东浮面容古井无波,可是,头顶狼烟幻化的巨浪仰天咆哮,似乎在宣示着他心中此时泛起的波澜。

    而后,他面容慈祥的看向徐双,柔声道:“怎么,小双儿,可是担忧门中子弟?”

    徐双点点头,悠然道:“不错,师叔。而今yīn阳宗、落霞宗、天元派吭沆一气,竟然将宗门在外行走的弟子全部锢起来,发来战帖要你我二人赴会,肯定所图非小,恐怕其中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小双儿,你啊!”林东浮心中一叹,摇头道:“这个道理莫说是你,就算是飞雪、金峰都知晓,可是,咱们能够不接战帖吗?”

    “不能!”

    徐双毫不迟疑的回答,既然别人发来了战帖,即使他们时界主宗门,又岂能畏惧,否则,以后等待逍遥派的命运,唯有土崩瓦解一途了。

    林东浮点点头,心中却是一赞,本以为蹉跎三十年,徐双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雄心壮志,可是,而今看来自己却是走眼了。不说这些年徐双修为jīng进,早已尊号“双绝侯”,就说这骨气,依然如此刚强不折、不屈不挠。

    而这一点,也是当初自己力排众议,非要将为宗门罪人的徐双奉为掌教的缘故。

    一个宗门,可以缺少高手、缺少资源、缺少弟子,可是,唯独不能缺少、不能丢失的便是骨气,不然,即使能够苟且一时,最终也是离心离德、不堪一击。

    “正是如此,既然他们发出了战帖,即使眼前是悬崖峭壁、万仞高山,咱们也要去闯一闯,而且,他们可是拘了咱们三百弟子呢?”

    林东浮的话,顿时让徐双沉默了下来,不错,那三百弟子只是新晋弟子,修为最高不过元宝,但是,就能以此为借口,将他们视若未闻、置之不理吗?

    当然不能!

    一个宗门,若是不顾弟子生死,那么,距离衰落、消失也就不远了,别的不说,这一次若是他们不管这三百弟子,那么,剩余的五百七十弟子,便会纷纷心生怨念、自寻出路,到时候,不用yīn阳宗前来攻打,恐怕逍遥派自就会分崩离析、乱作一团。

    到那时,那些心怀二念的弟子,到底杀于不杀、放与不放?

    因此,这一次即使明知前方陷阱遍布、荆棘一路,他们也没有丝毫的退路。

    片刻之间,徐双脸sè从青sè变成白sè,继而cháo红,然后化为一片煞白。

    “小双儿,你可是想清楚了?”

    林东浮的一语,惊醒了沉思中仿佛陷入梦魇的徐双,他躬道:“多亏师叔点醒师侄,否则差点铸成大错!”

    “无妨!”

    林东浮挥挥手,头顶jīng气狼烟乍然收起,领头落下虚空,望着远处的峡谷,悠然叹道:

    “落梦峡!”

    这一刻,他的心中感慨无比,当初就是在这里,他与林茜的nǎinǎi相识相知,可惜,最终两人还是因为各自宗门的责任,不得不分开,谁知道,这一分别就是永别。

    自己因为宗门大难,不得不隐幕后,而林茜的nǎinǎi,一介寡妇独自支撑乾坤门,终于还是因为《乾坤宝典》,落得个怀璧之罪,宗毁人亡。

    今rì,就让这一切全部归于尘土吧!

    片刻间,林东浮觉得自己似乎经过了一个轮回,当初纠结之事瞬息间便想通了,而今,宗门、弟子、传承在他的心中已经放于次要的位置,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戮。

    为了报仇,杀戮!

    为了宗门,杀戮!

    为了她,不顾一切的杀戮!

    唯有杀戮,才能有一线生机!

    “轰——”

    一道jīng气狼烟冲霄而起,化为蒸腾火海熊熊燃烧,恍惚中火海中架起一座巨大的油锅,烈烈的油烟充斥着方圆千里的空间,无形中,一股无处不在、无影无形的压力,挥散而出。

    这一刻,徐双望着前老人佝偻的躯笔直立、傲视苍穹,一股悲怆涌上心头,眼中一,两行泪哗然落了下来。

    恍惚中,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黑须如剑、长发轻狂的男子,一袭黑衣傲立山巅,仿佛护犊子的公牛,将一个面容悲苦、涕泪横流的少年护在后,淡淡的望着前方数位大妖,仿佛威压天地的妖王之威,对于他只是笑话。

    两人后,宗门火海熊熊,死尸遍地,整个末rì景象。

    隐约中,两个影最终重合在了一起,无论过去多少年、多少载,杀戮无双的“杀戮侯”,依然还是那样傲视群雄。

    灵宝、诸侯,在他眼里仿佛都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任凭岁月的侵袭,他仍然还是那样的刚直,仿佛亘古立的天柱。

    当年,那个眼巴巴望着远方一袭白衣、清冷如雪的少女,不顾后宗门的惨祸,只顾着自己醉生梦死的少年,而今已经为一宗掌教,此刻,为了宗门生死,要屹然踏入落梦峡。

    而当初扛起宗门大山的中年人,即使成为白发老人,心中壮志犹存,刀剑如雪、危险重重,可他犹自不悔。

    先天杀气,已然跃跃yù试;

    百里酒海,早已澎湃汹涌;

    此刻,徐双——

    战意冲霄、生死无惧……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