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武炼、成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    【群里有书友问香炉:为何近期更新不给力,对此,香炉实话实说,都是因为腰闪了,而且已经二十天了,每天香炉都是爬在上码字,如何景可想而知,所以,最近香炉也从来没有求过推荐、收藏、打赏,但是,即使如此本书也一直没有断更,更不会太监,至于成绩,香炉已然不敢奢望……】

    不得不说,徐福、成空、武炼三人中的任何一个,在上古之时绝对都是傲视群雄的人物。

    当此之时,徐福以区区魂体驱使秦帆,成空、武炼则是苏醒了一缕元灵,可是,即使这么微微一丝,仍然让四周的众人恍然山岳临、沧澜落顶,根本无可阻挡。

    幸好,无论是混世三宝、红叶,还是慧果的两个追随者,都得到了庇护,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更加直观的感受到前方三人的强大,几乎不可匹敌。

    “轰隆”一声,仿若天雷炸响,只见回梦走廊之中戛然出现一把巨锤,闪烁着滚滚紫雷,呼啸间化为山岳大小,轰然中朝着鬼无常砸去,在徐福魂体控制之下,秦帆更是刹那间遁入虚无,不知所踪,唯有幽幽的话语传来:

    “武炼,不论你是十万年前的武炼,还是现在的鬼无常,今rì,且让老夫看一看你的能耐到底苏醒了多少?”

    鬼无常形往后一闪,如同瞬移般出现在拐角处,脸上属于鬼无常的半边脸遽然一闪,消失不见,脸上已然全部是森然白骨,深深地眼睛孔洞,刻薄的颧骨,稀疏的牙齿,几乎是在刹那间便被森严死气笼罩,仿佛锯齿拉动的声音响彻在走廊之中:

    “老狐狸,这个世界早没有武炼,只有生死无常间流转的鬼无常,而今没有了秦皇作为依仗,本尊倒要看看你能奈何得了谁?”

    话音未落,只见鬼无常本来定在头顶的拘魂幡,唰的一闪,同样化为山岳大小,往后一侧,而后,朝前猛然一挥,顿时,滔滔的死气如同汹涌的天河,化为狰狞的白骨巨龙,朝着紫雷锤豁然迎了过去,两者相撞的一瞬间,回梦走廊之上充斥着无穷的毁灭之力。

    死气,生于幽冥之间,仿若有形,其实无踪,如同跗骨之蛆,让人防不胜防;紫雷,生于九霄之上,凌然生威,如同天罚,在极致的毁灭之中却蕴含的无尽的生机。

    于是,雷声滚滚、死气滔滔,而回梦走廊不愧为妖皇所建立,澎湃的紫光中,依然岿然不动。

    “徐施主,今rì同样没有了上古的成空,只有如今的慧果,你附的小施主与佛有缘,你却是逆天行事了。”

    慧果口宣佛号,头顶rì轮煌煌,左手拈花微笑,右手月轮流转,散发着阵阵森然银光。

    “往事成空,慧果,你倒是好算盘,莫非以为这天地气运,真的就如同那山上野果,任尔摘取不成?”

    徐福赫然冷笑,左手一挥,一块土黄sè的板砖豁然飞出,迅若疾雷、快若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径直向着慧果的头顶砸去,只听“当”的一声,番天印砸中了慧果的头顶rì轮,金铁之音传出,钟鸣也似间rì轮遽然分为九轮,而慧果本来岸然的举止,也不由一滞,片刻后,却是火冒三丈,煌煌大rì周飞舞,在澎湃的紫光中仿佛天神下凡,金刚怒目中,轰然一声暴喝,右手月轮猛然一抛,一弯明月划出一条银河,浩浩、迎面而来。

    “伪君子,就是伪君子,刚刚还是道貌岸然,现在已然恼羞成怒,也罢!”

    徐福一声叹息,在分宝岩之上的魂体蓦然一叹,而后朝天一指,脚下一顿,豁然道:

    “指天画地,煌煌天威!”

    下一刻,只见秦帆的躯仿佛铸上了一层五彩琉璃,已然化为铜人之躯的体,高达三丈,眉心一颗神眼,蓦然喷出无数霞光,滚滚之中席卷了整个回梦走廊。

    鬼无常措不及防之下,勾魂锁护住自、拘魂幡愕然一晃,躯向后遁去,可惜,霞光席卷而来何等速度,微微一卷间,只见头顶拘魂幡被一道霞光破开防御,汹涌的天火汹涌间淹没了他,周死气磅礴中,那顶巍峨的黑sè冥塔再次出现,微微一转,无边天火尽数被吸入其中,而冥塔再次定格在头顶。

    慧果金光怒目之sè不及收回,眼睁睁看着那弯银月被霞光卷走,嘶声发出一声怒吼,头顶九**rì煌煌之间尽数飞出,凌然的金sèrì光散发出万道光芒,向着无边霞光迎去,两者交融之间,生死幻灭演化,yīn阳八卦之象四shè,一时间,除了战斗中的三人,无论红叶、三宝,还是恐鳄、海鼠,尽数目光迷离,注视着空中寂灭、涅槃的国度,陷入了顿悟。

    鬼无常望着头顶的冥塔,略微松了一口气,他也不知徐福这只老狐狸到底催动了何物,居然发出万道霞光,道道都是一种大道,让他几乎不可抵挡。

    幸好冥塔为死之力的大成,这才堪堪抵挡,不过,自也只是苏醒了一点点的元灵,法力仅有玄宝巅峰,而今却是有些力不从心之感,不过,望着三丈金、披靡四方的秦帆,他同样不相信老狐狸能够有用之不竭的元力。

    可是,不等他心思放下,只见一道紫金sè的霞光蓦然分离而出,豁然间化为一条紫金sè的长绳,如同灵蛇摆尾,轻轻一甩居然缠绕在了鬼无常的躯之上,瞬息间,锢之力笼罩四周,仿若整个时空被定格在了这一方微小的天地。

    “哈哈,武炼,任你jiān猾似鬼,今rì也得喝了老夫的洗脚水!”

    徐福放声一笑,一道五彩霞光猛然一卷,五道剑形灵光形成一个玄妙的图案,猝然一闪,下一刻,鬼无常揣入怀中的照妖镜却是早已消失无踪。

    他不由龇牙怒目抬头看向五sè灵光,只见照妖镜如同一块普通的铜镜,在锢在五sè流转的灵光之中,一闪之间,消失在了秦帆那三丈金之上,已然遁入了神目中的仙府。

    “啊啊啊啊……”

    鬼无常勃然变sè,这块照妖镜对于他有着非同寻常的含义与作用,好不容易得到此物,现在居然眼睁睁看着落入了秦帆仙府中,不由他不愤怒,一时间,头顶冥塔一闪,轰然中变得高达百丈,四周缠绕的紫金sè光芒砰然碎裂,在回梦走廊中肆虐的万千霞光在汹涌的死气下纷纷回旋躲避。

    同时,他脸上再无丝毫黑雾,唯有森森白骨间,双目闪动着无尽怒火,狠狠地盯着前方的秦帆,黑sè的冥火化为神光,似乎要直透入秦帆的仙府中,将那个jiān猾的老狐狸徐福揪出来,此刻,他的心中再无丝毫犹豫,豁然道:

    “成空,今rì你我联手,杀死这个老匹夫,否则,你今生想要摘取慧果,也只能是堪堪妄想!”

    九**rì高悬间,双臂如同jīng钢铸成的慧果,此刻虬龙也似的双臂,丝毫不能掩饰他心中的杀意,化为金刚之的他此刻借助九**rì之力,已然将四周霞光尽数驱逐,十世轮回间,他早已成就了九大金,尽数化为煌煌大rì。今rì齐出之下,就算是徐福借助分宝岩,施展了上古寻龙秘术,暂时激发了无边大道,可是,终究还是威能不足。

    慧果往后一退,双手合十,刹那间无悲无喜,神sè淡然道:“好,今rì你我便让他上古鬼狐,寂灭涅槃!”

    徐福昂然屹立于分宝岩之上,望着前方那三个大字,左手一抛间银月融入分宝岩、照妖镜高悬山顶,左手轻轻抚摸着脚下的小白虎,轻声道:

    “白虎,从明rì起你还是跟随下去外面吧!若是不经历杀戮,你终究还是难以证得四方大道!”

    “呜呜……”

    小白微微摇首,小嘴张开撕扯着眼前的老者,以它柔弱、简单的思维,也知道眼前略有哀sè的老者,似乎将要离它而去,不由哀声乞求。

    “迟了……”

    徐福微微一叹,沧桑的双目似乎穿过了千山万水、百世千生,眼前那个面容冷酷、杀伐果断的男子,似乎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陛下,老臣今rì定然不负所托!”

    鬼无常白骨森然中狰狞一笑,头顶冥塔微微摇晃,十八层宝塔中传出无数恶鬼哀嚎、亿万孤魂惨叫,四周光影在冥塔四周扭曲、折shè,迷离中整座冥塔似乎存在于亿万时空之下,可是,那赫然令人变sè的威力,却让人不由变sè。

    慧果双手合十,头顶九**rì散开来形成一轮佛光,金光灿灿的佛光中,他的脸上时而悲苦、时而欢笑、时而忧愁、时而嗔怒,种种喜怒哀愁、悲欢离合,似乎在一张英俊的脸上展露无遗,可是,在那合成十字的双手中,却又一轮小小的金轮,缓缓成型,其中似有亿万佛子齐声祷告、万千众生同宣佛号,金轮夹着无尽的佛光,带着圣洁、凌然、煌煌、煊赫的声威,在他手中砰然跳出,仿若真正的大rì,高悬头顶,一时间,一轮小小的金轮,似乎遮蔽了他头顶的九**rì、刺透了无边无际的澎湃紫光。

    同时,徐福缓缓抬头,望着四周无尽的虚无时空,脚下巍峨仙石,头顶赫赫神文,嘴角微微一笑,本来凝实的魂体化为一团虚无黑雾,轰隆中卷起无边元气,融入了分宝岩。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