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地底深渊(求支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第二更,收藏、推荐来吧!加更就在眼前,没有收藏的书友,赶紧收藏一个吧!】

    “咳咳……”

    秦帆缓慢的睁开眼睛,忍不住一阵咳嗽,心神一转,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苦笑,荒古暴猿,自己的运气还真是倒霉啊!

    就连受伤,居然也会砸落到这种凶兽的巢中,幸好,当时外面还有人替自己吸引火力,不然,恐怕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抵挡不了荒古暴猿的一击之力。

    他缓慢盘膝坐定,并不急于疗伤,开始打量四周空间,双目神光湛湛,片刻后,脸上苦涩之意更浓。

    这是一个完全yīn暗的空间,看形却是一个深渊,而自己此刻,就置于石壁中的一个洞,仔细看去,深渊仿佛深不见底,就算是这个洞,也让人感到胆战心惊。

    洞中,不时传来“呼隆隆”的鼾声,若是不差,深渊下面,恐怕就是那一只恐怖的荒古暴猿的居所,而自己被暴猿一把捏住,而后肆意扔进洞中,七拐八绕中却是掉落进了这个洞中,显然,深渊的石壁并不平整,至于三丈方圆,那也只是露出地面的入口罢了。

    仔细一想,此刻荒古暴猿沉睡,而周围应该没有其他的掠食者,在这里,倒是一个极佳的疗伤之地,因此,心中略一思忖,秦帆便决定在这里疗伤。

    片刻后,他心神进入仙府,抬头看着那越发巍峨的仙石,茁壮的宝光,心中再次涌入无穷信心,只要给他时间,那么,以后莫说是一只荒古暴猿,就算是荒兽也可以一力降服。

    淡淡的星光凝聚而成的心神,片刻后进入了仙石之中的一个气孔,这里正是秦帆冒死从云雾底层得到的暗夜幽莲。

    此时看去,暗夜幽莲之上只有一个莲蓬、三片莲叶,根植于宝光之中,丝丝缕缕的元力不断融入莲叶之中,仔细看去,整棵暗夜幽莲的乌光,比起以前更加纯洁,而同样的,暗夜幽莲也不时涌出丝丝缕缕的青sè光芒,融入了宝光之中,两者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

    “呼”的一下,秦帆心神勾连上暗夜幽莲,将那本来流向宝光的青sè光芒拦截下来,疏导着向心神而来,顿时,一丝丝的青sè光芒融入星光组成的心神之中,秦帆的心神不住的复原,甚至比起以前的神念,更加的纯粹、干净。

    同时,洞之中秦帆的躯体之上,淡淡的青sè光晕流转,受伤的躯体伤口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毫无踪影,而本来已经烙印了法阵的四肢、五脏、六腑更是完全被这一缕青sè光芒连接了起来,顿时,他的体之上散发出淡淡的豪光,就如同那些炼制数十年的刚刚启封的古宝一般,而这,正是形成了宝体的象征。

    而他的心口之上,一抹淡淡的纹出现,一只白sè的小老虎居然活灵活现在其中滚动,不时伸出脑袋、卷起舌头,淘气的将青sè光芒卷入口中,再次吐出来,循环往复,乐此不止。

    于是,一种谁也说不明的变化从秦帆上出现,躯之上所有熔炼的法阵,在这里似乎被打乱一团,而后,勾连着那个白虎纹,两者紧密相连,秦帆修行至今、勤修不辍的《神兵诀》,开始了一种莫名的变化。

    这一番疗伤,眨眼就是三天,最后,白虎纹化为了一团淡淡的光点,自动飞离了秦帆的,进入了眉心仙府。

    同时,他躯之上烙印的法阵,不论是千钧还是破浪,刚硬还是丹心,尽皆化为一个个小如蚊蝇的金sè文字,融入了他全各大窍之中,而后,一股莫名的波动震颤全,“啵”的一声,全皮肤崩裂,下面则是青铜sè的皮肤,更为诡异的是那掉落的皮被他上穿着的百变天衣“簌簌”吸入其中,似乎被消化一空。

    此时,秦帆却不知体的变化,他依然在仙府之中面带无奈的看着在宝光之中纵横跳跃、欢呼雀跃的小白虎。

    莫非,这只小白虎也算是法宝?秦帆心中只是一想,急忙摇头否认了这个想法,不过,既然它喜欢这里,那么,就让它留在这里吧!反正,仙府产生什么变故,自己都能第一时间知晓。

    而后,秦帆将目光投向仙石之中孕育的法宝,特别是裂纹遍布的玄冰斩,因为抵挡银霸的黑龙波,以及被荒古暴猿的随手一击,这把霸气凌然的长刀,此刻光芒消散,任凭无数宝光、元力在其中流转,就是不能吸收丝毫,显然,这把法宝的阵心毁坏了。

    还有幽冥招魂幡,在云雾底层中抵挡了血sè骷髅头骨的冲击波,此后血杀鬼王一直在修养,而刚刚在深渊入口处,当荒古暴猿捏来时,他更是用幽冥之力护体,一时间,幽冥招魂幡中的幽冥之力被抽调一空,顿时,其中的鬼卒全部消亡,唯有血杀鬼王苟延残喘。

    当然,剩余的只有苟延残喘的火蛟龙了,可惜,四品的蛟龙,此刻恐怕也只能吐出小小的火球了。

    哎,真是麻烦啊!

    秦帆心中一叹,这两件法宝是自己使用最频繁的法宝,可是,此刻全部重创,而自己更是要在这个神秘洞中游走,接下来,难道靠其余的法宝?

    可是,当他转头一看,立刻呆愣,只见本来宝光盎然的番天印,此刻如同一块普通的玉石,傻傻的掉落在气孔深处,他伸手一招,将番天印拿在手中,顿时差点晕了过去。

    原来,炼制番天印的灵材时大山之心,俗称“山jīng”,但是,因为荒古暴猿也是土属xìng蛮兽,因此,在荒古暴猿的蛮力侵入秦帆体内时,番天印自动护主,可惜,两者之间的差距是难以估量的,于是,番天印被撑爆了!

    所有的元气散于虚无,现在的番天印,就是一块结实点、重点的板砖罢了!

    “呼——”

    秦帆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静下心来,不得不说,这一次自己真是亏大了,而且,更加令他郁闷的是在危险之际,召唤兵符中的司马和杜候,居然失败了。

    秦帆此刻没有忘记自己仍然置于荒古暴猿的头顶之上,因此,片刻之后,他讲心神散去,整个人睁开了眼睛,可是,更加沉重的出现在了自己上。

    “这是什么意思?自己怎么变成青铜sè了?”

    看来看去,最后,秦帆不得不承认,在体内玄冰斩、幽冥幡、番天印尽皆遭受重创的况下,他的躯完全遵从于《神兵诀》的发展,整个人在向着人形兵器的方向前行。

    抬抬手、踢踢腿,不知为何,《神兵诀》赋予的千钧之力、踏浪疾步全部消失,但是,只要自己活动体,那窍内的神文便会熠熠生辉,于是,力量、速度、反应,都仿佛成为了本能,再不需要自己发动法阵了。

    可是,《神兵诀》的修行也似乎难以遵从玉简中的方法了。这到底是福是祸呢?秦帆也不得而知,但事既然已经这样发生了,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了。

    于是,收拾心,他向着空深处走去,但愿这不是绝路,不然,外面深渊中有荒古暴猿守护,他还真没有那个能力再去冒险。

    ……

    一路行来,秦帆发现这个洞似乎四通八达,走过来、绕过去,几乎全是洞,而其中,居然什么也没有!

    没有流水、没有植物、没有动物,就算是一条蛇,他都没有发现,于是,走走停停之中,除了修炼,似乎别无他事。

    就这样,走走停停,数月已经过去,洞之中不计年,就算是秦帆,也觉得枯燥无比,幸好,前世遭受的磨练仍在,让他可以强自静下心来,努力修炼。

    这一rì,洞之中恍惚温度提升了些许,秦帆心中一动,莫非此时是九月初九?

    可是,不等他心中动念,整个天地间,忽然充满了一股凌然、浩大的剑气,远远地洞之外,只听一声怒吼传来,似乎是荒古暴猿躁动不安的气息。

    而后,在秦帆的感知中,四面八方一股股属于剑的气息冲天而起,朝着西面汇聚而去,此刻,幸亏他在深渊之中,不然,这股剑气就凭他现在的修为,冒然感知到并非幸事,恐怕心神遭受重创是必然。

    “楚天歌!”

    他心神凝冻如铁,面前似乎出现了一副画面,绝壁之上的昆仑绝巅,一个小小的孩童张狂四顾,头顶昂然屹立一把刺天神剑,上面四字高悬:

    “苍天帝剑”!

    这个人,便是秦帆前世的大敌,宗门被毁的元凶,秦帆至今不能忘记当时师弟妹、师父、太上长老那临死时悲戚的面容,一时,手中的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之中,他仍然恍若未觉。

    这一刻,秦帆才真正明白,自己的本xìng仍然未曾改变,若非今rì有着一股气息干扰,若非自己心神强大,恐怕自己至今仍然迷恋于温馨的宗门,而不会奋发图强。

    “楚天歌!咱们相遇的rì子,不远了!”

    此刻,他的心中再无丝毫焦躁,待得剑气平息,脚下沉稳如山,一步步向着未知的深处走去。

    这条路,他没有回头的余地……

    PS:这是《御宝天尊》的第一个推荐,收藏不要钱、推荐票不要钱,因此,大家只要加入书架,香炉就会感恩不尽……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