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仙府之内藏仙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什么?”

    徐福眼见秦氏小儿心神即将到手,只见从宝光之中飞出一颗山峰状黑sè石头,倏忽间变得越来越大,状若山峰,整体呈黑晶,其上遍布气孔,上有三个大字,秦帆并不认识,可是博古通今的徐福却是知之甚详,中间一字似被人生生揭去,唯余两字:

    “分”“崖”!

    “不好!”徐福心中一惊,形向后暴退,可惜,此时秦帆早已控制着宝光紧紧将其围拢,山峰更是直接无视徐福那飘忽的形,“蹦”的一声,徐福的魂体早已被镇压在了山峰之下,初始还可以挣扎些许,但是随着山峰之上一道黑sè幽光闪烁,终于不见了动静,过了片刻,山峰再次化为一颗小小的黑sè晶石,遁入了宝光深处。

    “吁——”

    秦帆缓缓长出一口气,睁开双眼,眉心的紫sè闪烁,看这形,却已经是聚元之态,这一下倒是因祸得福,以非正常态洞开了仙府之门,虽然有些取巧,但是也算一种机缘了。

    “不想了,先看看传承密藏吧!”

    站起来的秦帆,直接走到祭坛之上一看,果然,在遁去的青铜鼎之下,有着一个入口,虽然对于这个传承之地有着诸多不解,但是,现在对于秦帆来说,只要有好处,就可以了。

    “好家伙!”

    刚刚进入入口,秦帆顿时一阵旋转间,进入了一个小小的石室,而站在石室之中的居然是两个兵马俑,倒是把秦帆吓了一跳。

    这两个兵马俑的样子,一看就是正宗的西北汉子,方脸汉子拿长戟,长脸汉子持剑盾,而在两个兵马俑之后,就是一个黑sè的石案,其上放置着三个玉盒。

    “这就是传承了?”

    秦帆上前瞻仰了一阵兵马俑,心中再次肯定了那个猜测,只是一看,他就确定了兵马俑和那个世界的简直一模一样,秦皇,果然自天外而来。

    那么,自己是不是也有机会寻觅到回家的道路呢?

    一想到这,他的心中就一阵火

    不过,还是先看看三个玉盒中的东西吧?他缓缓地打开了左边的玉盒,只见其中一卷书画,倒是那所谓的秦氏先祖对于后人的嘱咐。

    原来,秦氏传承共有九层,每个地方都各不相同,其中各有一个小鼎,若是九鼎齐聚,便有着莫大的威能。

    九鼎,九鼎,莫不是大禹九鼎?

    至于祭坛之上的幽魂,为秦氏家仆,忠心耿耿之类,若有什么疑问,可以征询于他。

    忠心耿耿?秦帆心中一声冷笑,岁月悠悠,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忠诚。

    当初秦皇在世,徐福自然忠心耿耿,可惜,秦皇依然消失,成为幽魂的徐福,自然不愿意再给秦氏后人驱使,所谓的背叛,或许可以理解为想要寻找zì yóu。

    今rì若非秦帆仙府之中的神秘宝贝,恐怕真会被夺舍,不过,徐福恐怕不会知道,秦帆本来就是夺舍重生之人,因此,就算是他灭杀了秦帆的心神,到时候也是无法再次附,早知道如此,恐怕徐福会生生的气死。

    秦帆顺手将书画揣入怀中,再次探手拿开第二个玉盒,这里面倒是只有一枚玉简,他将心神浸入其中,却是一门功法:【神兵诀】。

    此法修行之术独树一帜,居然是炼体之术,将全刻画法阵、符文,最后凝结神通种子于丹田,可化后天之体为先天,炼体为兵,拳破苍穹。

    对此,秦帆倒是心中一动,若是修行此法,不说其他,本命法宝初始威力低下,倒也算是一大助力。

    他打开最后一个玉盒,顿时倒吸一口气,这才算是真正的密藏吧?

    这个玉盒内分九宫,打开之际各sè宝光充斥石室,即使三世为人的秦帆,也是心神一紧,若非此刻是传承之地,恐怕他也得赶紧盖住玉盒,揣进怀里,扭头就跑。

    “jīng金、降龙木、水影石、雷叶、玄冰铁,娘的,这些可都是六品灵材啊!”

    “天蚕衣,炼兵大师出品,水火不侵、变幻随心。”

    “飞云履,一飞冲天,直冲云霄,保命的好东西啊!”

    “令牌?”

    “乾坤袋!”

    秦帆心中高兴异常,不说其他,就光是那五件灵材,便可以让自己省却无数功夫,别的不说,六品灵材,那可是能够进阶灵宝的必备材料,自己前世都没有找到一件,不然,自己的八大玄宝,或许会进入灵宝呢!

    天蚕衣、飞云履,两件都是古宝,而且效用都很大,至少以后逃命的功夫大大加强,而且还不用洗衣服了。

    秦帆心中一动,顺手将天蚕衣、飞云履在上,至于那件破破烂烂的乞丐服,自然顺手扔掉,不过片刻,秦帆已是穿黑sè武士服,脚踏飞云履,腰悬乾坤袋,一副浊世翩翩佳公子的样子。

    “嘿嘿!”

    秦帆对着自己臭美似得一笑,而后将那张“传承帙卷”、“先祖遗物”、六品灵材全部装进了乾坤袋中,虽然这件乾坤袋只是法宝,可是秦帆却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

    所谓的乾坤袋,无不是上古之物,而且这个乾坤袋更是极品,其内分为九宫,简直就是随带着九间大啊!

    “只剩下你了?”秦帆随手抓起玉盒中仅剩的那一块黑sè令牌,上面只有一个大大的篆字:“令”。

    “滴血!”脑海中传来的这股波动,顿时让秦帆感到一股蛋疼,这个传承之地虽然好,可是,简直就是一个吸血鬼啊!

    不说别的,光是那八碗血,秦帆也算是全大换血了,不过,既然大碗血出去了,这一次点点也就无所谓了。

    一滴鲜血跌落到了令牌之上,顿时便被吸收一空,接着,令牌之上shè出两道乌光,瞬息间进入了两个兵马俑的脑后,接着,令秦帆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

    “簌簌”声中,两个兵马俑外表的陶层掉落一地,本来呆滞的神也是越发生动,片刻之后,尘土飞扬中,两个活生生的西北汉子单膝跪地,目视秦帆,开口便是两声地道的秦腔:

    “司马、杜候,见过下。”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